匕首 正文 第二十六章(6)

墨檀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队员中有百分之六十的人脸上写着赞同。 陈风很淡定的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谁能告诉我真正的战斗什么样的情况最后一定能赢?” 队员们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对这个问题他们有些难办。 “老于你说。”陈风抻着头叫坐在后排的老于。 “没有。”老于的回答有些让人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队员中有百分之六十的人脸上写着赞同。

陈风很淡定的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谁能告诉我真正的战斗什么样的情况最后一定能赢?”

队员们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对这个问题他们有些难办。

“老于你说。”陈风抻着头叫坐在后排的老于。

“没有。”老于的回答有些让人惊讶,除了几个资格最老的队员,他们也是刚刚不同意的百分之四十,其余的年轻队员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惊讶。

陈风笑了,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老于来队里多长时间了?”

老于笑了:“最少六年了,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忘了,跟你一年来的。”

陈风点点头,说:“是在一个队一年,都这么久了。你也还记得成建国吧?”

老于几个脸上一紧,回答道:“记得。”他们明显不愿提及。

“外号成大老实,就是太老实了。”陈风脸上不再是那种自在的笑了,他低垂下头,然后抬起,这次是对着全队队员。

“一个平时乐呵呵的老兵,脾气好的惊人,有的时候我都以为他是怎么来当上这种兵的,他的性格太随和太平淡,和我们的争强好胜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刚来这的时候跟你们一样,自命不凡,心比天高,经历过几次小场面就觉得了不起了,我也很能闹腾,就我说的那个成大老实,我们当年经常组团开他的玩笑。”陈风说到这里的时候队员们有些笑了,队长自报家门有些让人意外。

“你们觉得我太严,演习的时候,就是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我都不允许你们开玩笑,我承认这有些不近人情,但是这也是为你们负责,”他继续说成大老实的事,“我以前比你们还疯,战场上有个‘三人帮’,我和老成就是其中的两人,我们互相配合,几乎达到了完美。我很骄傲,看不起任何人,我认为战场就是我的地盘,我能掌握所有的变化,就在一次所谓的一定能赢的战斗中,我和另外一个‘三人帮’以为危险已经解除,毫不防备拎着枪暴露出来,我们还在讨论晚上怎么玩,可是我们疏忽了一个藏在身后的罪犯,他最然中枪了,手上的枪也被我们踢了出去,但还有一把我们不知道的枪藏在他身上,我们也没有确认他是不是已经死亡,就在那时,他手里的枪响了,两个没防备的特种兵被一个一直处在最高警戒状态的特种兵挡在身后,那个特种兵就是老成,由于我们的年轻和自大,我们失去了战友。”

队员们沉默下来,他们脸上除了悲伤的表情更多的是顿悟。


“没有最后的胜利,就像我们一样,没有最后,最后也在坚持,”老于开口,“那件事之后就没有了战场‘三人帮’,我们一直在坚持。”


陈风点点头:“昨天我看到大家的表情之后在意料之中。平时以你为我们的成绩突出,你们在队里横,几个分队长我也老大,你们的血里流着一股傲气,但这不是用来在争强好胜上的,就昨天的那种情况,谁怀疑过身边的队友是内鬼?怀疑过的举手。”

几乎每个人都举了手。

陈风让他们放下:“你们怀疑过,最后动手的只有徐青林,除了他提前知道我是内鬼之一。卫光南,昨天我听说你怀疑过徐青林,为什么不动手,我不是告诉你觉得谁是内鬼就打了他吗?”陈风看向卫光南。

卫光南有些愧疚的说:“看他把你打了之后我就觉得不是了。”

陈风笑笑:“是,他把我打掉了之后你就觉得不是了,正常人都会这么想,这也是卧底的目的,为了获得你们的信任他会用尽一切手段,比如像昨天那样的情况,如果昨天你最后还在怀疑徐青林的话,那么你就可能是赢家,可是在我被打掉了的情况下你们都轻信他,不过这也不怪你们,一个队中的最高指挥官都是内鬼,我做的有些过了。”他看着队员们责怪的眼神。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了最后的胜利,你们会不会像徐青林那样做?”

“真正制胜的不是义气的盲目信任,而是在经过考验之后的托付,这才是信任,”陈风看着一圈人,接着说,“你们是匕首,在不经意间出击,隐藏在不经意的位置上,对对手,出奇制胜。”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队员们脸上的答案不一样。

“有时敌人远比我们想的复杂,他们会研究我们,会研究我们的装备,指挥甚至是作战方式等等,但很少会研究我们的匕首,”陈风叫一个队员的名字,“王辉,你习惯在哪儿放刀?”

王辉想也没想:“腿上。”

“赵刚?”

“小腿和胸前,有点像外军。”他摸摸自己不到一寸的头发。

陈风笑笑:“我们的装备差不多,我们因为装备而有训练方式,不同的枪械会让我们选择不同的方式,这些可以逐渐被人掌握,但只有我们的刀,他们掌握不住,刀的用法远超过枪。”陈风逐渐道出关键,手上做了几个玩刀的动作。

徐青林想到什么:“队长,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敌人会研究我们整体装备,因为这些他们给他们带来的杀伤力最大,却忽视细节,很多时候,细节才是关键。”

陈风点头:“很正确,敌人怕我们,因为我们武装到牙齿,身上的每一处都好像随时能杀人,他们也有枪,为什么怕我们,因为我们总是出其不意,当他们认为不可能的时候,我们制造了可能,这些可能就是细节,就是你们的‘匕首’。”

陈风站起来,看看每个人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匕首需要锋芒内敛,只有不被敌人发现,才有机会制胜,不被自己发现,才能出其不意。”


“隐藏,才能出其不意。昨天徐青林为了换取信任迫不得已将同是内鬼的战友射杀,这在实战较量中是常有的,为了换取敌人的信任,面对已经暴露没有希望脱身的战友,当敌人在怀疑你的时候,当你面对考验的时候你们会怎么选择。我知道这样的选择很残酷。”陈风仔细的观察他们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这样的选择的确是最残酷的,要么背负一辈子良心的愧疚,要么眼睁睁的看着甚至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作为匕首,很多的事情不公平,而战争本身就没有公平可言。


老王嘴角一动,缓缓的说:“一辈子的良心债。”


陈风看向老王,转而目光回到大家中间:“我现在告诉你们也是给你们下令,必须那么做。”

他坚定的看着每一双眼睛,“你们不怕死也不怕杀人,因为你们知道杀的是恶人,在这个阶段我担心你们沉没于杀人带来的感觉,最后没让我失望的是你们走出来了,现在你们要学会使命第一,在保证最小的牺牲率下完成最大的任务,”他用手指比划了一下,“当你们真的有一天迫不得已做出这样的事的时候,你们想着你们的身后是祖国,大家都是祖国的捍卫者,同样也要为国家牺牲。你们平时的配合很好,有的甚至达到了让别人难以企及的程度,但是真正的上战场并不一定是你们这些人。”

队员们还有些疑惑,他们不明白队长今天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他们是特种兵,可不是特工,今天队长的话更像是训练特工一样。

“队长,我还是有些不能信服,我感觉您在让我们抛弃信念和理想。”一个少尉说。

陈风深深的吸口气:“你们最不能抛弃的就是你们的信念,那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但是你们的信念不是我,不是徐青林,有的时候甚至不是所谓的神圣使命,是你们心底的召唤,如果我没看错你们的话,今天以后,你们会逐渐发现自己心中的那股力量,它没有任何依赖,完全由你们心底而生。至于理想,他不是说抛弃就能抛弃的。”陈风补充道。

“好好想想吧,战场很复杂,正面战场给我们的已经不是一般的冲击,后面战场的压力更大。你们要互相信任,国家利益,首当其冲,这是你们需要从最初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信条。继续玩吧。”陈风挥挥手。

队员们散开,有的人坐到座位上想着刚才的话,有的又开始拿起篮球,体育馆内逐渐有了笑声。

“夸的我都脸红了,还好不是在训练。”徐青林拍拍屁股走过来。

“夸你还不好啊?”陈风伸了个懒腰。

“他们能理解透吗?他们以为自己是剑,每逢亮剑必有制胜决心,可你现在让他们做匕首。”徐青林有些顾虑的看着几个玩篮球的队员。

陈风瞥了他一眼:“你以为跟你似的,谁揍得你都不知道。”

“迎面过来一篮球您还有工夫看谁扔的啊?”徐青林摸摸脸上的印子,现在已经消失了。

“一群年轻人啊!”陈风有些故意感慨。

“你也不老啊!”徐青林说,忽然他用一种突然想起什么的语气说,“队长!我刚想起来,大队长要你十一点到他办公室一趟。”

陈风一看体育馆上的钟已经十点五十五了:“你脑子留着干什么的!”

“真忘了。”徐青林一脸无辜加天真的表情。

陈风回头往雷震霆办公室跑,嘴上顺便时候说着:“谁让你那个时候跑到前面的!”

徐青林一开始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气急了的想找陈风,陈风已经没影了。


在雷震霆办公室里陈风又一次挨了一顿狂批,对于昨天陈风的演习雷震霆有些不好评价,他只告诉陈风:昨天的训练和纵容队员醉酒,下不为例。

从上次醉酒和集体被记过之后,一二分队的来往更加密切了,其余的几个分队长看的酸溜溜的,三分队长现在是找着陈风要求也一起聚餐,陈风的回答是,大队长说了,下不为例。三个女队员倒是回队看过一次,她们在三分队几天就表现出了她们特殊的优势,现在很好,高芸芸,下一步很可能会提前授衔,大家都为她高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