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六章(5)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看他们我真想回到当兵的时候。”陈风看着赵刚被抓后衣领子。 “都这么说,可又有几个人能回去呢?你那个于晴怎么样?”二队长忽然说。 “说什么呢!”陈风装作不知道。 “别骗我了!”二队长看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我干的就是情报工作,说,怎么回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看他们我真想回到当兵的时候。”陈风看着赵刚被抓后衣领子。

“都这么说,可又有几个人能回去呢?你那个于晴怎么样?”二队长忽然说。

“说什么呢!”陈风装作不知道。

“别骗我了!”二队长看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我干的就是情报工作,说,怎么回事?”

“你也知道啊?”陈风惊讶的看着他,原本有些发昏的脑袋也清醒许多。

二队长摇摇头:“我知道的就是我看到的,不该知道的我从不涉及,这我能分得清楚,你喜欢于晴吧?”

陈风用半瓶子酒证实了二队长的话。

“先声明我不知道你们干的什么啊,出了这门我也就忘了,不过我告诉你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就跟她说,耽误下去有什么意思,还一分队队长呢,怎么这么磨叽了!”

“我说了,人家不愿意啊!”陈风差点以为他也知道一些内情。

“追,别像我一样,都三十郎当了还连个准也没有。”他跟一个过来敬酒的兵喝了一些。

“你这条件也不错啊,不行的话让大队帮忙。”陈风有些好笑。

“不想找,也不愿找。”二队长有些醉醺醺了,他靠着椅子仰头冲着天花板。

陈风没好意思问,二队长自己打开了话匣子。

“我不想让她也承受跟我妈一样的痛苦,我爸做情报死了都没人知道,我妈天天看着外面希望我爸回来,等有一天知道我爸再也不能回来的时候,她在我爸最后的一张照片前哭了一晚上,等第二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原本只有几根白头发的老妈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过了一年之后她也郁郁而终,临走前她要求把骨灰带到遥远的海边去,说撒进大海,那样就能和我爸团聚了,我爸被害之后就是被扔进大海的,尸体都没找到。”二队长眼角忽然淌下一滴泪,这个平时胳膊被摔断都没哼一下的铁汉子现在流下了不可思议的泪水。

他擦擦眼睛,把后面的泪水憋回去:“后来我接替了我爸的工作,档案上是在一个地方担任陆战的军官,其实我也去了那个地方接替了我爸的工作。”

“你主动请战的吧?”陈风听着这段往事,凝重的说。

二队长点点头:“终于那个地方被端掉了,我也圆满完成任务了,记功受奖,荣誉……”他把手抬起来在灯下看着,“不过我换不回我老爸,换不回我妈临死前都没埋怨我爸的眼神。”

“我敬你,你们一家都是好样的!”陈风举起手中的瓶子,这一瓶酒,是今晚喝的最值的。

“不要和任何人说。”二队长也举起瓶子一饮而尽。


应付过几个过来敬酒的兵,陈风和二队长都有些撑不住了,好歹撑到聚餐结束,两个队的不少酒量不佳的队员直接被喝到桌子底下了,第二天两个队长因为纵容队员醉酒被记过一次,所有队员被通报批评一次。

“大队长让我转告你,你记的过和你立的功一样多。”徐青林靠在陈风宿舍门口,看着陈风揉着太阳穴,昨天的酒劲还没缓过来。

“不能喝就别跟人家喝啊,我看见你和二队长就拼了五瓶!”徐青林用一种可算逮着了的表情说。

陈风看着门口徐青林幸灾乐祸的表情:“咋的?落井下石啊?从打我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第一,你安排的,第二,你自找的。”徐青林明显是有备而来,“第三,你什么时候小心眼了?”

陈风看了他一会儿,说:“进来坐。”

徐青林毫不客气的坐下:“咋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内鬼的?”陈风也早有准备,他纳闷了很久了。

“我在战场上说了啊!”徐青林坦诚的说。

陈风点头:“你知道我是内鬼你是卧底,为什么还要打死我?”

“这样他们才能信任我啊,我这个卧底也就更有一分完成任务的把握,你说过,万不得已的时候就要做万不得已的事。我是根据事态分析的。”徐青林说。

陈风欣慰的看着徐青林:“大队长没看错你。”

“队长,你说这次整这么一下——会不会影响队里的协同能力?”徐青林忍不住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了。

陈风看起来没那份担心:“这话怎么说?”

“你让大家互相猜忌,最后故意让大家失败,这事您做的有些缺德了。”徐青林毫不掩饰的说。

“缺德吗?我没怎么觉出来。”陈风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二队长还真能喝!“说来听听。”

“咱们队很要强,比赛根本没怎么输过,大家相扶相持走到今天不容易,上次就说老于给卫光南挡子弹那事吧,要不是身上的防弹衣够厚,咱们又失去一个队友了,你昨天还用那种方式那种手段让他们怀疑身边的人,这事我觉得不地道。”徐青林拍着自己的大腿说。


陈风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些,他也早想了徐青林或者队员们来问的时候给怎么应答,他准备的太久,至于他只是很平静的说:“你现在这样子跟个饱经沧桑的大爷似的。你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怎么告诉你啊?”

徐青林脸上一阵憋屈的表情,最后他挥挥手:“你说你说,我看你怎么解释。”

陈风喝完杯子里的水,又倒了一杯:“就是因为你们赢得太多,你们忘记了输的感觉,昨天你们也没有认输吧?我早就猜到了。”他看这徐青林脸上露出的骇然的表情。

“单纯,自负,这会让你们很容易产生的优越感,当这种这种优越感被破坏的时候你们就会失去自控力,先不说国际战场,试问当今国内战场,你们有几次战争是占有绝对优势的?”

徐青林无以复答,答案是没有,真正的优势从来就是不确定。

“这就是了,你也是指挥官,跟你说实话吧,每次看他们争强好胜斗志昂扬的,我有的时候就会担心,万一哪天有人告诉你们这些都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呢?万一在战斗中你我都无法领导这支队伍之后他们该如何跟新的领导融合,如何让放下自己的信念选择更高的战斗?这都是问题,是我太惯着你们了。是该找个时候杀杀你们的锐气了,这东西太厉害了伤人伤己。”他叹口气。

徐青林不语,只有脸上的表情说出他心中的豁然明了。

陈风继续说:“昨天的那个情况你也看见了,当他们知道有内鬼之后他们的战斗力还有几个人保持着最佳状态?如果昨天那是真正的战场,他们最后连指挥中枢都到不了!我上次被误认为归位之后发生的事大队长跟我说了,那个时候我就在担心,你们应该有自己的精神支柱,我只是你们的领导者。未来战场咱们这种部队往往要单兵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当你的支柱你的理想慢慢消失的时候,你们靠什么来支持?只有一条信念!”

“昨天你主动开枪打我,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还会吗?”陈风忽然问。

徐青林犹豫了,他不确定。

“于晴做卧底的时候,你看见她奄奄一息的时候为什么还能撑住没冲上去?”陈风想到那次狙击。

“那枪不是我们开的,还有如果我冲上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当时真想冲上去,还好后来你把我叫回去了。”徐青林明显的有些后怕。

“看来那天如果我不叫你你真有可能冲上去。”


徐青林默认表示同意,看到自己的队友随时可能牺牲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是他们这些人最受不了的。

陈风淡淡的微笑:“昨天最欣慰的就是你最后开枪了,这在实战中式至关重要的,有的时候会决定以后的成败,知道在国共两党交战的时候我们党的前辈逼不得已做这种事的前辈有多少吗?他们往往要接受一辈子良心上的谴责,可是为了国家的胜利,值得了,记住,祖国利益,首当其冲,这是我们的信条。”

徐青林心里服了嘴上不服:“这话说的我真内疚的就差钻地缝了,不过说了半天还不是说我们幼稚吗!你说现在队里的情况怎么办?今儿个早上吃饭的时候大家就过来日闹我,说真打仗了我真能毙了你吗。”

“日闹呗,都是年轻人还怕这些啊?”陈风笑嘻嘻的说。

“队长啊,好人都让你做了,这坏人我就必须做了是吧?”徐青林有些气结,他现在真想朝他那脸上捣一拳。

陈风从椅子上拿起外套套在身上:“他们现在骂我比骂你还厉害!”

“怎么说?”徐青林站起来,陈风一般做这种动作就是要出门。

“去看看。”陈风对着镜子整理一下。

大家今天调整,在篮球馆里进行比赛,都只专注自己的活全然忘了陈风和徐青林已经在旁边站了能有十分钟了。

陈风揶揄的看徐青林一眼:“你看他们像有芥蒂的样子吗?”

“队长来了,要不要玩一局啊?”赵刚冲这边嚷嚷,大家的兴致还是很高。

陈风接过篮球,说:“好啊,对挑,徐青林你也上,看看你小子球技怎么样了!”

徐青林脱了外套就上来,几局下来,两队的实力相差不多,大家有些累了,陈风让他们随意的坐到一起,不是正规训练,大家还是不用那么拘束的。

“怎么样啊?”陈风看着满头大汗的徐青林。

“哪个小子中途传球扔我脸上了?”徐青林在队里寻找着,他脸上还有一块印子没消失。

队里哄的一下笑了,就是没有站起来主动承认的。

“你皮实,挨两下没关系。”陈风冲他眨眨眼。

“王辉啊,回头看人家那篮球有没有坏啊,坏了记副队长账上啊!”陈风不怀好意的放大嗓门。

大家的笑声更响了,徐青林一副哑巴吃黄连的表情。

“刚刚看大家配合的不错,着实不错!”陈风带头鼓起了掌,队员们没有太大的反应,互相看看不知道这位鬼灵精的大队长有什么下一步的企图。

陈风看着队员们脸上狐疑的表情,对徐青林使了个不明显的眼色,那意思是你看见了吧。徐青林装作不知道。

“好久没跟大家拉拉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也不少,一下子还真没法全说完,就说昨天的演习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队员们心里大叫果然,这队长每一步的安排都是阴着来的,没人说话,馆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看看你看看我,保留意见,不过每张脸上的表情都写着不咋地。

“说话啊,怎么忽然安静了,这不是正规训练,都放松!”陈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队员们也稍微意思的换了一下。

“王辉你说。”陈风见没人说话就开始点名。

王辉见没地方藏了,他站起来,陈风让他坐下:“不是正规报告或者训练什么的,刚刚不是说了吗!”

王辉坐下,说:“为什么昨天要那么做,如果昨天没有那样的安排的话,我们肯定能赢!”他有些不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