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士兵不堪军队虐待 在阿富汗用机枪自杀

zwyunong 收藏 5 2522

转自军迷王者回归博客。



综合报道,因遭同袍虐待,华裔陆战队士兵廖梓源(Harry Lew)在阿富汗军营中饮弹自尽的事件发人深省。案件内幕最近浮出台面即引发美国各界尤其是华人对军中霸凌的广泛关注。华裔政要要求调查人员着重调查事件是否涉种族歧视的同时,更不满军方初期隐瞒真相。有专家指出军中虐同袍举证并不容易。而华裔老兵则指出并非人人适合从军,建议新兵在军营中应学会自我调适。



处理较前严厉 军中虐待案举证不易过去甚少重判



三名涉嫌虐待华裔士兵廖梓源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已于上周受到刑事起诉,但专家表示,这样的审判非常罕见,结果实难预料。现在,廖梓源的家人正准备参加一连串不寻常的法庭听审。专家表示,虐待同袍的控罪很难证明,而且被告往往不会因此被判重罪。但这些受到指控的海军陆战队队员行为显然太过分。



军方虽未有提供有关士兵在服役期间因为不堪同袍虐待而自杀的资料,但据《圣荷西信使报》审查媒体报道及政府报告发现,很少有美国士兵因为集体虐待同袍导致对方死亡而公开受到刑事起诉。代表圣荷西的联邦众议员本田表示,海军陆战队将此案视作优先处理项目,指派一名高级上校负责调查,并且严厉对待涉案士兵,希望维护大众对军方的信任。2004 年美式足球明星提尔曼(Pat Tillman)战死沙场,后来才传出他是遭到同袍意外杀害,军方初时极力隐瞒事实真相。相形之下,廖梓源一案获得了更多重视。



自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只有一宗士兵不堪虐待自杀案被报道出来。来自俄亥俄州的19岁陆军士兵,在2009年8月于伊拉克服役期间因不堪同袍虐待自尽,但涉案的两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之后只被判处数月监禁,另一人遭罚款。第四名涉案士兵愿意主动申请退伍并作证指控其它士兵,而获得撤销控罪。该案中自杀士兵威尔汉 (Keifer Wilhelm)的父母在审讯结束后告诉记者,虐待儿子的士兵只受到轻微处罚,令他们对军方感到非常失望。



廖梓源案与上案颇为相似。军方经调查后建议将涉案3名寥的同袍,以骚扰及攻击21岁廖梓源的罪名起诉。廖在今年4月使用机关枪自杀。但这3名被告——驻扎于夏威夷的海军陆战队队员21岁下士Jacob Jacoby、22岁下士Carlos Orozco III及小组领导26岁中士班长Benjamin Johns将遭到什么处罚,要等数月之后才能知晓。廖的表舅舅、前辛尼维尔市长赵中求表示,廖的家人仍希望举行审判,不仅是要揭开真相,也要使那些士兵为自己的行动负起责任。



是否涉种族歧视引关注 华裔政要不满军方初期隐瞒真相



廖梓源(Harry Lew)在阿富汗自杀的事件引起美国联邦众议员赵美心、加州众议员方文忠等华裔政要的密切关注。然而人们最关心的则是这一悲剧是否暴露了种族歧视的冰山一角。



鉴于美国历史上种族歧视的污点,以及近一段时间出现的“Qing Chong Ling Long”事件,赵美心在24日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排除种族歧视也同样存在于军队的可能。“此案还在调查当中,三名涉案士兵已经接受法庭的预审,我目前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赵美心表示,她已要求调查人员就这一(种族歧视)问题着重进行调查。



毕业于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高中的廖梓源今年21岁,在Mission学院就读一年后参军。他的父母都是移民,和表舅妈赵美心一直保持来往。在赵美心的印象里,廖梓源从小就是个爱玩、喜欢逗趣的孩子。如果不是受到严重的虐待或肢体伤害,她不相信如此热爱生活的年轻人会轻易产生自杀念头。“我们的士兵,尤其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而远赴阿富汗的战士们,他们应当得到所有美国人的尊重,而非虐待,甚至殴打。”



方文忠于27日接受访问时对廖梓源之死发表意见称,他对美国军方在廖梓源死亡后一直隐瞒事件真相很不满意。军方一直和廖家和大众提供虚假数据,指廖梓源是在阿汗富作战时部队遇袭而死亡,但军方早知道廖氏的死是有可疑,否则不会主动派调查人员进行调查。



他说,军方应在开始时说出真相,因为廖家现要向外重新公布儿子的真正死因,再一次忍受丧子之痛,对廖家是极不公平。而他因在州议会曾提出决议案,要求表扬廖梓源为国捐躯,现他再要向州议会提出修改决议案内容,所以他认为军方应在开始时就要公布事实。



军中霸凌事件与族裔关系不大 华裔老兵:非人人适从军



对于廖梓源不看同袍虐待饮弹自尽的事件,两位美国华裔军人指出,军中霸凌事件偶有发生,但与族裔关系不大。新兵在军营中应学会自我调适,适当舒缓紧张情绪。



同样出征过阿富汗的华裔特种部队军人Roc对廖梓源之死表示可惜,他说,军中是磨练人的地方,也要看自己是否适合军队。他认为,华人当兵不多,读书好的华人体能通常较弱,比较适合技术兵种。许多华裔看似性格阳光开朗,实际上内心脆弱,并不适合当兵。Roc是科技兵,在军中负责维修直升机。他说,美式体能训练,尤其是海军陆战队,“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被军官训斥更是家常便饭,“吃饭要挨骂、生病要挨骂,但军营本来就是这样。”Roc说,自己开始觉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但久而久之知道军中训练“一个命令,一个动作”。他变成“厚脸皮刀枪不入”,全赖军官天天“心理生理摧残”。



Roc 认为,不只军营,很多团体里都有人被欺负,重点是要调适与解决。华人参军多数为了美国身份或退伍后的发展与福利。他说,军队里欺负人的情况不多,但因训练压力大,加上人在异乡孤独寂寞,自杀事件时常发生。他认为,当兵与美国人朝夕相处,更容易打入美国主流生活。军队存在平权规定(Equal Opportunity Policy),不因任何原因、任何种族实行不同政策,对每个人都绝对公平,“其实军队不比外面的世界残酷,主要靠自己应对。”现在美国经济不景气,工作难找,许多家长希望孩子去当兵,退伍后有较好的福利待遇,“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兵,软弱的孩子当兵容易出事。”Roc建议参军前应考虑周全。



今年刚从陆军退役的Steven表示,军中上级体罚下级很正常,通常是罚做几十个伏地挺身,而且没听说有明文规定体罚底线,但一般上级看受不了就会喊停,虽然严厉但还是“有人情味”。长官可以训斥和体罚,但不能与手下有任何身体接触。Steven认为,是否受欺负主要看个性,而不是族裔。陆战队训练强度比其它兵种都大,且初进入军营接触完全不同的世界,新兵训练最易出状况,生理和心理都容易受到伤害。Steven认为,当兵是自愿的,应做好充分心理准备。若发生不公平事件,军队有开门政策(Open door policy),长官的门永远为下属打开,有事可直接向上级反映。Steven建议新兵寻找适合自己的解压方式,若不让打电话,就多给亲人朋友写信,“对我来说,睡觉就是最好的解压方法,我抓紧时间睡觉,醒了就轻松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傻逼,用机枪自杀不如用机枪在军营扫射!

高喊米利奸the hope of humanrace的狗们赶紧跟上

4楼acwumu

不同情香蕉人,可参考朝鲜战场冒充志愿军的美籍华人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