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


那一行英文如同一个耻辱的标记一样,清晰地留在瓦良格号的飞行甲板上。大牛愤怒地用脚把那些粉笔留下来的字迹涂得稀烂。看来瓦良格号停泊在公海上非常不安全,虽然这次那架国籍不明的飞机这次只是来做一些测绘,但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回会不会被装上炸药。在请示了国内之后,瓦良格号又被重新拖回了乌克兰尼古拉耶夫造船厂。马拉松一样的谈判不知道会进行多长的时间,王亚东一行留在乌克兰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在最后望了一眼朝夕相处几十天的瓦良格那庞大的身影之后,这群海军官兵登上了汽车,启程返回国内。

土耳其人现在就像发现了两棵挂满了果子的树一样,只要摇晃几下树干,那些美味的果子就会毫不费力地落下来。这两棵果树,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中国。负责在拦截瓦良格号事件上对中国唱黑脸的米尔扎欧鲁部长,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克林顿政府的邀请。为期两周的美国之行,将为土耳其带来巨大的利益。土耳其人深知,这件事情拖得越久,对土耳其的利益就越丰厚——至少要等到美国兑现了他们的承诺之后,土耳其人才会开始与中国接触。

这种龌龊的拖延足足进行了一年零八个月,也就是在美国答应给土耳其人的武器装备以及经济援助全部都到位之后。土耳其人的这些技俩,并不能瞒过中南海。在证实了美国给土耳其的利益已经大部分到帐之后,中南海不失时机地邀请土耳其参谋总长凯维芮柯鲁访问北京。这位总参谋长开口就要中国的军火,而且指名道姓地要卫士2型火箭炮。要知道,这种世界上最先进火箭炮,射程甚至可以从土耳其一端的边境达到另一端的边境。在土耳其军方心满意足地回国之后,一分“建议放行”的照会就递交给了土耳其总理府。但土耳其人的胃口显然不止这么大,总理府又要求中国开放对土耳其的旅游之后,这才同意放行。

命运多舛的瓦良格号,再次被拖轮拖带离港。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还增加了希腊籍的一艘大马力拖轮,以及从国内调去的另外八艘大马力拖轮。参加拖带瓦良格号的拖轮已经达到了十一艘。在这么多拖轮的协作下,瓦良格号从11月1日起,“瓦良格”号航母经地中海穿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不允许其通过),出大西洋,经加那利群岛,2001年12月11日绕过非洲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经莫桑比克的马普托,2002年2月5日通过马六甲海峡。2002年2月11日晚抵达新加坡外海,2月12日进入南中国海,2月20日进入中国领海。经过600多个昼夜,行驶1.5万海里(约2.82万公里),2002年3月4日,“瓦良格”号航母终于抵达航行的终点大连。

在瓦良格号抵达大连的当天,瓦良格号的购买公司,澳门某娱乐公司的博彩业许可证被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