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毁灭世界8种方法:黑洞吞地球可能性为零

t233 收藏 0 1287


电影中毁灭世界8种方法:黑洞吞地球可能性为零

毁灭世界的8种方法


导读:我们的世界每年都要在银幕上被毁灭几次,这些故事有多大的可能性呢?


黑洞吞噬代表作品:《蜘蛛侠2》


你记得章鱼博士制造出的那个能把周围的一切都吞下去的大火球吗?虽然它不是黑色,但确实是一个黑洞的雏形。很难说如果不是章鱼博士最后良心发现把它沉入了河里,它会不会把整个地球都吞进去,虽然我们不理解为什么沉到水里就能把它消灭。


可能性:0


“现代物理学无法在地球上制造出具有破坏性的黑洞。”美国加州大学物理学教授Steve Giddings这样告诉我们。大型强子对撞机(LHC)进行的粒子碰撞可能导致黑洞的产生,但是这样生成的黑洞对地球无害。这是因为所有的黑洞都要释放出宇宙射线,小的黑洞所释放的物质要远远多于其吸收的物质,因此,在它们吸收物质之前自己就早已瞬间蒸发了。事实上,整个宇宙原本就是一个类似的粒子对撞机器,具有高能量的宇宙射线和粒子不断地碰撞在地球的大气表层、太阳或者是其他的白矮星和中子星的表面,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这样的粒子碰撞。如果这些粒子碰撞会产生危险的话,天文学家很早就会发现这一现象并对其展开研究。“LHC的建造是为了揭开宇宙大爆炸之谜,而不是制造黑洞毁灭地球。”Giddings说。另外,离地球最近的黑洞距离我们足有约5000万光年之遥,你还担心什么呢?


小行星撞击代表作品:《绝世天劫》


电影中毁灭世界8种方法:黑洞吞地球可能性为零

小行星撞击代表作品:《绝世天劫》


当一颗足有二十多个北京市大的陨石朝着地球砸过来时,你是准备闭目等死还是想拼死一搏?Bruce Willis扮演的主角从一名石油工人摇身变成航天员和救世英雄,而他们采取的策略与科学家现实中研究的技术不谋而合—去小行星上挖个洞,然后用核弹把它炸掉。


可能性:极低。美国航空航天局行星观测小组在Twitter上留言说:“几乎每天都会有小的太空岩石在地球和月球间穿过,但它们太小,因此不会被观测到,也不会造成威胁。”今年2月4日,一颗名为2011CQ1的小行星在距地球约5471千米处飞过。这颗小行星直径为1.3米,即使它落入地球大气层,也会因下坠时的摩擦高热而燃烧殆尽。但是假如一颗直径几千米的小行星与地球相撞,结果就截然不同了,它可能导致类似恐龙灭绝这样的毁灭性后果。1994年7月,“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与木星迎头相撞,成为人类史上第一次直接观测到的天体相撞。自此之后,人们就加强了对可能与地球产生撞击的近地天体的监测。天文学家一直在密切观测各种可能撞击地球的天体,在过去的几年里,天文学家在已经监测到了784颗直径超过1000米的近地天体,幸运的是,这些天体撞击地球的可能性都已经基本被排除。如果要说最近的威胁,来自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大学的María Eugenia Sansaturio与同事通过数学模型计算发现,一颗编号为1999RQ36、直径约560米的小天体将有1/1000的机会撞击地球,而最可能的时间是2182年。但对此不必过于担心—首先1999RQ36与地球撞击的几率依然极小;其次,很多科学家认为,利用现有技术,例如通过核弹爆炸或飞船撞击等手段,都可以将威胁地球的小行星等天体推离轨道。

电影中毁灭世界8种方法:黑洞吞地球可能性为零

气象灾害代表作品:《后天》



温室效应造成地球气候异变,全球陷入第二次冰河纪,自由女神像、艾菲尔铁塔、伦敦大笨钟都将被冻成冰柱。福克斯公司用近1亿美元打造出了影史上最逼真的灾难特效。当然,那是在《2012》出现以前。可能性:中地球在一天之内突然急剧降温进入冰川期,这种场景只有在电影院才能出现。美国国防部负责撰写气候极速变化报告的未来学家Peter Schwartz告诉我们,即使真的冰河期席卷全球,也至少应该是在几年之内逐渐发生变化,电影中那样仿佛把纽约放进速冻冰箱的做法实在是太儿戏了一点。“幸运的是,我们还生活在两次冰河纪间的‘间冰期’,”他说,“在我们所生活的1.1万~1.2万年内,全球气候恰好变得温暖舒适。”也就是说,对于冰川期的到来我们无需过分忧虑。但他也提醒我们全球变暖正在对气候造成影响。虽然全球变暖是一个缓慢的进程,但是一旦导致过多的北极冰川融化,就可能改变海水的温度和浓度,扰乱洋流,进而造成全球范围内的气温剧烈波动,这需要多少时间?“快的话,地球的气候在10~20年就可能发生剧烈变化。”华盛顿大学的地球和太空及生物学教授Peter Ward说。后果是什么?“连年饥荒,经济崩溃,全球混乱,这是最可能的结果。”Schwartz回答道。

电影中毁灭世界8种方法:黑洞吞地球可能性为零

核威胁代表作品:《奇爱博士》

一名美国空军将军精神失常,没有通知上级就派遣了一批B-52轰炸机,向前苏联境内的军事重地投下核弹。苏联大使知会美国总统,如果任何一枚核弹在苏联境内爆炸的话,“末日机器”会随之自动启动且无法关闭,地球上没有人能够生存。作为美国总统的幕僚之一,“奇爱博士”被要求找出方法来避免世界末日,但他显然更像是一个末日爱好者。最终,银幕上一片空白,世界终于毁灭。


可能性:较低。即使在核战争阴云笼罩全世界的冷战时期,蘑菇云也没在地球上此起彼伏。因此就算我们依然处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各种条约和协议似乎足以保证核按钮永不被触发,美俄两个核大国也都在按照条约削减各自的核弹头部署数量,看起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云似乎正在离我们而去。但是刚刚在日本发生的核事故提醒我们,类似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泄漏这样的危险依然存在,发生在乌克兰的事故迫使数十万人逃离家园,导致的人员伤亡数字至今难以进行确切统计。虽然这不至于毁灭世界,但却可能对局部区域产生持久的影响。20多年来,切尔诺贝利周边30千米范围内依然被划为禁区,禁区内残留的辐射强度超过安全值几倍乃至几十倍。“没人能保证它明天不会再次发生。”负责切尔诺贝利受害者社会援助中心的Nikolai Tarakanov说。


外星生命入侵


代表作品:《独立日》


这算不上什么有深度的影片,但是足够热闹,而且票房也相当可观。在《独立日》之前,银幕上很少有外星人敢开着几百千米长的母舰明目张胆地来侵略地球。这部影片为后来的各种科幻大片树立了一个典型:一眼看上去就领先人类几百年的外星飞船、各种炫目的爆炸特效、稀奇古怪的高科技武器、被毁灭的地标性建筑(白宫),还有美国总统出来鼓舞士气。影片中充斥着一种典型的“美国式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不管外星人多厉害,美国人总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能性:极低


“如果外星人来拜访我们,我认为其结果会像当年哥伦布到达美洲大陆时那样,使原住居民深受其害。”我们这个时代最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之一、斯蒂芬·霍金对于人类与外星生命的接触持有悲观态度。但现实情况是,目前为止,人类还没能发现地外生命存在的确切证据,更不用说可以“侵略”地球的智慧生命了。


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Richard Hoover在今年3月发表了一篇论文,宣称在陨石中发现了微生物的存在。Hoover认为这些物质是“在彗星、月球和其他星球生活的活体有机生物的遗留物”。但是,他的观点很快遭到了质疑。美国航空航天局科学探索局的首席科学家Paul Hertz发表声明指出,Hoover的论文没有完成同行评议的程序,美国航空航天局不支持他的这份研究成果。美国天体生物学研究所负责人Carl Pilcher则认为“这些陨石早在一二百年前就落到了地球上,已经受到了人类活动的严重影响。”换言之,无法证明这些微生物来自外星而并非地球上的污染物。当然,人们始终没有放弃搜寻地外生命的努力,自上世纪60年代始,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空间科学实验室负责的SETI(搜寻外星智能)项目就一直在通过分析射电望远镜采集的无线电信号来搜寻外星智慧生命存在的证据,50年过去了,人们得到的仅仅是毫无意义的无线电噪音。但SETI项目的科学家依然满怀希望,他们正在建立一个巨大的天线阵列用以接收外星无线电信号。并计划到2028年,完成对100万颗星球的监听。美国航空航天局2009年发射升空的开普勒探测器肩负着搜寻可能存在生命的地外行星的任务,目前它已经发现了1235颗候选行星,其中53颗行星位于适宜生命居住的区域。我们的银河系内有3000亿颗恒星,最终可能会存在多达5亿颗地外行星位于适宜生命居住的区域。“假如在这些星球上存在任何外星生命,下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拜访我们。”开普勒天文望远镜项目负责人William Borucki说,紧接着他就给出了回答:“我不知道。”


地质灾难代表作品:《2012》


《2012》堪称灾难片之集大成者。世界末日如同玛雅人的预言那样如期而来,随着地球磁极发生偏转,超级火山爆发、地震、海啸接踵而来,最后整个世界都被洪水淹没,人类通过建造方舟渡过了这一全球性灾害,获得了继续繁衍和发展的机会。可能性:低“岩石中的某些磁性迹象表明,地球的磁场变化是一个持续数百万年的缓慢过程,以至人类根本感觉不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地质学家Adam Maloof这样说。平均每40万年地球确实会发生一次“磁极倒转”,在最近的几百万年时间里,地球的磁极已经发生过多次颠倒,但都没有给地球带来过灭绝性的灾难,因此像《2012》中这样的灾难并不会发生。但是地质活动确实可能影响人类的生存,其中威胁最大的当属超级火山的喷发。2010年4月,冰岛火山喷发出的火山灰致使欧洲的空中交通瘫痪了几天,但与超级火山相比,这只能算是小儿科。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和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计算机模拟中证明了超级火山爆发可能会造成全球性的毁灭影响。1815年,印尼坦博拉火山喷发是现代历史上惟一记载的超级火山事件,此次火山喷发所形成的灰尘柱到达了大气层中高达7万米的高空,甚至破坏了1816年地球的季节性循环。麦吉尔大学地球和行星科学系主任John Stix说:“大型超级火山的破坏性相当于一次‘全球核冬天’,火山喷发点附近数百千米范围内将遭到毁灭,由天空中落下的灰尘将导致全球农作物大幅减产,更重要的是会造成气温快速下降。”但是考虑到超级火山的爆发周期往往以几十万年为单位,我们似乎无需过分担心。


变异病毒代表作品:《我是传奇》


世界上的其他人都因为病毒变成了丧尸般的怪物,他们躲在黑暗中,只有夜晚才出来活动。一位年轻的科学家似乎是惟一的免疫者—灾后纽约的最后一位幸存人类,甚至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在3年时间里,他每天固定透过无线电波广播传送信息,希望能够找到其他幸存者,依然誓死陪伴他的,只有身边忠实的狼犬和手中冰冷的步枪。与此同时,他还在坚持着自己的研究,希望能够找出方法,使用自己的血液制造免疫血清,治疗那些被感染的人类。


可能性:中。对人类来说,疾病似乎一直是摆在眼前的威胁。但有史以来,还没有任何一种致病细菌或病毒能够对人类整体产生毁灭性威胁。更何况医学研究者已经拥有了一整套包括监控、隔离、免疫在内的有效控制传染病大规模蔓延的手段。因此虽然借助于宿主、气候变化和旅行这些方式进行传播的病毒能够导致致命的传染病出现,但像使4000多万人丧命的1918年流感那样的致命性传染病大爆发,几乎是不可能重现的事了。不过,现代医药技术在减少疾病对人类危害的同时确实也在制造潜在的威胁。“我们必须对‘超级细菌’产生足够的重视,否则人类可能退回到没有抗生素可用的时代。”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抗生素耐药性中心教授John Conly说。以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代表的“超级细菌”能够对主要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令医生们忧虑的是,主导耐药性的基因很容易从一种细菌传递到另一种细菌。而更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全球在抗生素新药研发方面没有显著进展,因此类似H1N1甲型流感这样的全球性流行病在未来还可能继续出现。


机器人暴动代表作品:《黑客帝国》


这部世纪之交的科幻三部曲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完整的机器统治人类的景象—我们的意识被放入虚拟的母体,身体则像植物一样被放在“农场”中进行培养,成为机器的“食粮”。作为无所不能的救世主,Neo肩负着率领反抗者推翻机器、还人类以自由的重任,但随着他逐渐接近母体的真相,他的命运也将面对无法逃避的抉择。


可能性:极低。我们相信机器人可能会干出向工人挥舞电焊枪的蠢事,但是要说它们能够有组织、有预谋地颠覆整个人类社会并取而代之,那实在是对它们过于抬举了。不可否认,人类在超级电脑的研究上已经取得了不少突破,举例来说,就在最近,IBM的超级计算机Watson在美国电视问答节目《危险边缘》中击败了两位人类选手获得了总冠军,并赢取了7.7万美元的奖金,但没人会认为计算机已经能凌驾于人类之上。计算机在数据运算和存储等领域早就超过了人脑,但在理解自然语言方面一直表现不佳,这是因为自然语言中存在大量的模糊、双关、俚语等计算机程序难以准确理解的元素,因此,Watson的获胜标志着机器对自然语言的理解能力提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但计算机距离赶超人类还差得很远。“在我看来,这表明人类智能吸收了机器智能,而不是相反。”Watson的创造者David Ferrucci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人类的智能和机器是不同的。我们的智能是互相连接的:人脑内部有着复杂的连接,和身体的所有细胞之间也有着复杂的连接,它是和语言、社会以及周围的一切共同进化的结果。人是一台会学习的机器,我们随时都在从外界输入的信息中学习,而在我们的创造物中,还没有哪一个往这个方向尝试过。”他接着说。除了学习能力外,我们对自己的情感是如何产生的也所知甚少,而这似乎也是人工智能与人类之间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同样参与了Watson项目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Eric Nyberg说:“计算机和人类智能之间似乎永远有差距,我甚至不能肯定人工智能最后能否成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