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四章 巧打洛川

ld6365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高敬一脸惊鄂,道:“就我们这一百多号人,敢打洛川?那里可是驻守着一个民团小千号人,他们不敢打我们,可我们更不敢打洛川城啊。再说,洛川可是榆林道入关中的咽喉,我们这里一打,胡大帅那里怕也不肯啊。他可是有几万人枪。”其他几个中队长也一脸惊慌,这个大当家,屁股没坐热,就想当县长了。

李想笑呵呵的看着大家,道:“不错,你们说的这些都在理,”

正当大家一脸不解,他又笑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打下洛川,洛川是榆林道最富庶的地区,地处延安南部,北与鹿州(今富县)、西与中部(今黄陵县)、东与宜川黄龙相接,南与宜君、白水等县相邻,是连接关中和陕北的重要枢纽,亦是延安南部的中心。这里在陕北一带是少有的地形平坦地区(俗称洛川塬),亦是极为重要的农业区。盛产小麦、玉米、糜谷、高粱、烤烟、油菜籽,此外还有油松、侧柏、栎等林木,俗称延安粮仓。你们再看,我们有了洛川,向南,可以与胡景翼对峙,向北,我们可再拿下鹿州,这里属渭北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带。东靠黄龙山系与宜川接壤,南与中部相连,西隔子午岭、关山梁与甘肃宁县、合水为邻,北缘丘陵沟壑与甘泉、延安接连。古名五交城,以‘三川交会,五路噤喉’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有了这两处,我们进可谋取关中,退可独占榆林,这里矿产,农林资源丰富,假以时日,发展工业,必成一番事业。”

这番话一出,不只其它六人,三个队长也是两眼放光。这一番深谋远虑,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目标定了,就该拟制作战计划了。

这方面倒是李想的专长,自然也就不劳眼前这些外行了。

高敬不禁问道:“成之兄,你们不远千里离开北平繁华之地,跑到这穷山恶水,为实现革命之理想,莫非受中山先生之影响。”

“不瞒你说,弟等几人的确留过洋,有去过德法的,有去过英美的,苦求救国之策,中山先生之伟大理想,我们以为,却不能完全救治当今之中国,所以,我们想以自己的所知所想,探索一条真正的救国之路,为未来之中华振兴,为数千年文明古国之傲立世界,贡献自己一份力量。”李想诚恳的说。

“明白了,完全明白了,我高文伯也是西安望族,少年求学,一心寻治国之道,见天下生黎涂炭,想到治天下须平天下,才投笔从戎,却不想当今之中国,只有军阀互相杀伐,鲜有为国为民者,中山先生开创之大好革命,却被瞬间埋葬,而我成为这无聊棋局中的小卒,打来打去,毫无意义,所以我才流落到这里。今天听了成之一席话,使我重燃希望,愿今后以成之兄马首是瞻,死而后已。”高敬心中激荡,这一番话说的又急又快。

“好,有文伯这句话,不枉相识一场,我们七人组成了农工社,欲吸收有志之士加盟,今后希望更多象文伯兄这样的有志之士加入我们,共创伟业。”

第二天一早,李想集合队伍,开始进行整编。将人员精减为一连三排一百112人,三个步兵排,每排两班共24人,排部3人,一个机炮排25人,两个步兵排人人有枪,两个班汉阳造,一个班竟然凑齐日制三八式,其它则是老套筒之类的杂枪,火枪土统不再列装,一个机炮排一轻一重两挺机枪,一门七五野炮,虽说膛线受损严重,必竟有了他,就有了攻城利器。自己的七人里,其它五人不列为战斗人员,自己换了一支恩菲尔德快枪,只保留了龙海的97式通用机枪,关键时刻,这就是最强大的伴随火力。自已在未来的时代只不过是作战参谋,并不能调动重武器,带来的军上,装的多是以后用作样品的设备和资料图纸,武器极为有限,还是让自己快速适应现在的时代为好,龙海只是预备役,将来有了立足之地,他也是最重要的科技人才,就不可能再上前线了,为了他的安全,大威力的武器是必不可少的,除了机枪,他还带了一支MP5,保留了近战强悍火力,以他的臂力,单手持枪毫无问题,这种枪近战火力猛,枪口稳定,后座力小,是未来世界特警的标准装备。

为了保证作战成功,李想对他们进行了半个月的强化训练,那门克虏伯大炮,也被龙海将毛病都修好了,当他展开工具箱,娴熟的操持着各种工具,修理着火炮时,不只其它人看呆了,就连李想六人也看呆了。

景珩奇道:“你怎么会修这种古老的火炮,给博物院修过?”

龙海哈哈一笑道:“你忘了,我刚入首钢时,可是钳工出身,平时爱好,战时又修过上百种坦克火炮,这算什么。”

众人听不懂他说什么,可坦克却听到了。纷纷问他是什么东西。李想一笑,对大家说道:“以后每天早晚各一个时辰,我们给大家上文化课,让大家明白什么是步炮协同,什么是机械化部队。我丑话说在前头,等局面好转了,大家都要学习文化,我们的部队,不能让大字都不识的人带队,那将来就是草菅人命。”

大家虽说练的热火朝天,也觉得这位大当家的,现在叫司令的,教导有方,可以区区不足百人的实力,夺下洛川县城,怎么想都觉得是痴人说梦。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大家看李想还是天天练兵,毫无动静,更是摸不着头脑。

这天下午,李想看完大家的训练成果,道:“明天,我们就拿下洛川城。”一个班长离的近,轻轻嚼了一句“吹牛”。

吃过晚饭,李想将各排各班的骨干集中在会议厅(原聚义厅),开始讲解明天的战斗任务。

侦察员汇报了这段时间的侦察情况,原来,李想将编外人员中抽调出几个头脑灵活的,和自己一同去县城侦察,这个年代,由于战火不断,虽然洛川地处偏僻,但仍然常受波及,城墙多处破损,并不象西安城那样青砖砌成,坚固难攻,城中居民不过两万余人,民团九百余人,两挺马克沁重机枪,还有几门旧式火炮,射程近,射速慢,构不成有效威胁,没有轻机检。县长叫许绍宽,是洛川一个有名的粮绅,因是捐出来的官,本性贪婪,响应刘镇华的命令,在洛川大种鸦片,不得民心,九百民团没受过正规训练,战斗力不强,难就难在他们名不正言不顺,一但攻城久攻不克,鹿州地方军,靖国军,或镇嵩军,都有可能来援,自己顶着个土匪的名号,想不被剿都不可能。

李想开始布置自己的作战计划,一排由高敬带领,配属机炮排,于明日下午四点布于洛川北门外,先向城内发射两发富传弹,打着工农民主军的旗号,宣传除贪官,禁烟,广纳民意等政策,为攻打县城求正义之名,后勤人员多带烟火,工具,在阵地后的树林里埋草点烟,造成大军压境之象,夜晚十点,由李想和龙海带两个排从城内率先发起攻击,困住民团军营,城内打响后,城外即以强大攻式击破城墙,攻入城内,占领县政府,邮局等要害门,再合兵一处,击破兵营,力求将其歼灭,不能打成击溃战。

见李想说的如此轻松,部下不免惴惴。

当天夜里,李想和龙海就带着二排,三排出发了,第二天下午,高敬带着一排和机炮排直奔洛川县城,第一排全部由原陈树蕃部组成,经过半月训练,已恢复原貌,气势更盛,军容严整,顿时引起守军一阵骚动,杨竽笙和钱复作为机炮排的技术指导,开着东风铁甲,拉着火炮和重机枪随军行动。

城上守军见又是机枪又是大炮,外面树林里还有大军迹象,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跟着对方阵地两声炮响,城中立刻纷纷扬扬落下无数传单,这种宣传战还是洛川第一次见,县长和民团团练尚不知如何应对,开始还以为是土匪,见了传单,才知是来历不明的革命军,慌忙向白水及鹿州方向发出电报,却发现线路已经被人破坏,急忙派人骑马出城告急。一面加派部队,守住城门。却见来敌并不攻城,只是与城门守军对待。

夜已深,忽然一阵爆炸从军营响起,李想和龙海发难了,原来这半个月,李想并没有闲着,见县城守卫不严,就利用夜晚从城墙破损之处挖好地道,将大量火药运进城里(从未来携带的炸药有限,所以没用),埋在军营四周,引爆之后,即以二排一个班急攻军火库,自己带两个班堵住营门,并占领四周民房制高点,四面八方的一阵排枪,又一阵手榴弹雨,将军营里士兵打的抱头鼠窜,城门守军急分一部回援,却被早已占据有利地形的三排一个半斑顽强阻击,守步难进,正当城里打成一团时,西面城墙外几声巨响,原来趁着夜色,机炮排机动到城墙外,一阵炮火炸开城墙,钱复两人开着东风铁甲,载着马克沁重机枪,冲进城里,一排紧随车后,在机枪火力掩护下,迅速占领了县政府,邮局,捉住了县长许绍宽,跟着掉过头号来,支援军营,两军合在一起,在马克沁和97式通用机枪的火力掩护下,三个排冲进军营,以手榴弹结束了战斗,消灭了民团指挥部,民团大部投降,跟着杀了个回马枪,击溃城门援军,夺取城门。

整个战斗进行的异常顺利,战至凌晨五点,李想所部占领了洛川县城,除了零星战斗,县城已没有了有组织的抵抗。

李想并没有将县长许绍宽正法,而是连同民团团练一起礼送出境。随即命部队迅速修复通信线路,整顿城防,发布安民告示,宣传政策,严申军纪。

第二天一早,老百姓听了一夜的枪声,战战兢兢打开家门,却发现街门几队巡逻的士兵军容严整,秋毫无犯,心中大定,李想命令县城军管,各政府机关照常办公,尤其是警察局,确保社会冶安。由于事先已作好周密安排,战后的洛川,没有产生大的骚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