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牛嫂,您一定要坚强

zfwzzc 收藏 6 469
导读: 处理完繁杂的事情,值班参谋送来通知,要我到L市武警学院参加一个研讨会议。本来,我有计划利用星期天到L市,看望在L市居住的我的牛嫂。并把战友们商量的给牛嫂救助和给她女儿燕子买电子琴的钱款送去。到L市开会这不正好吗。 牛嫂是我同乡战友老魏的妻子。我和老魏是同年兵,老魏年长我一岁,我俩一同参军,分在一个新兵班,新兵集训完后,在一个监护中队,我俩一同考上军校,毕业后一同分配到D市边检站。真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二十多年前一同参军的战友有的当了三年兵复员回乡了,岁月的时光把我们这批兵消磨的只剩

处理完繁杂的事情,值班参谋送来通知,要我到L市武警学院参加一个研讨会议。本来,我有计划利用星期天到L市,看望在L市居住的我的牛嫂。并把战友们商量的给牛嫂救助和给她女儿燕子买电子琴的钱款送去。到L市开会这不正好吗。

牛嫂是我同乡战友老魏的妻子。我和老魏是同年兵,老魏年长我一岁,我俩一同参军,分在一个新兵班,新兵集训完后,在一个监护中队,我俩一同考上军校,毕业后一同分配到D市边检站。真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二十多年前一同参军的战友有的当了三年兵复员回乡了,岁月的时光把我们这批兵消磨的只剩下五个,到2005年老魏和另外三个战友转业,边检站就剩下我孤身一人。老魏2005年转业到L市公安刑侦部门,由于职业的关系和军人天生的认真和坚持原则,老魏很少照顾家,教育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一直没有工作的妻子牛嫂身上。老魏有一女儿燕子,天资聪明,清纯善良,多才多艺,不光文化课好,还喜欢唱歌跳舞,不论在中学还是在小学只要举办歌舞比赛,她一准拿第一。我们四个战友的妻子都很喜欢她,以至于没有生下女儿,光生儿子的妻子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燕子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被誉为“明星摇篮的”的L市艺术中学。老魏每次给我打电话时总要提到燕子的成长与进步。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老魏难得抽出一上午的时间,要带着燕子去公园。因为奥运会期间,作为警察恐怕他没有一点自己支配的时间。谁知到了公园,遇上一伙混混持刀抢劫,警察职责使然,老魏只身一人同犯罪分子搏斗。小燕子光顾着打手机报警,没想到一根铁棍击中她的腰部,她一下子瘫在那里。虽然老魏在游客的帮助和赶来的警察一同制服了罪犯,但终因在开始势单力薄身重数刀失血过多,离开了他的亲人和热爱的事业。燕子经治疗也落下残疾,下肢瘫痪,坐上了轮椅。对老魏的不幸,战友们非常痛心,每年都会自发的拿出一定数额的钱物救助没有收入的牛嫂,资助燕子的学费,帮助她们度过难关。

在去L市之前,我电话告知了我们这批兵已转业到D市的三名战友,人事局的柳、人寿保险公司的冯、港务监督的程,以及我和老魏军校时的女同学和我一样仍在服现役的李上校。晚上刚吃过晚饭,四人象是商量好了似的来到我家,每人拿出5000元,递给我。让我转交给牛嫂。一来补贴牛嫂没有工作入不敷出的生活,二来,给燕子买一架她心仪已久的电子琴。这也是今年八一期间我们五个人聚会时商量好的。

总部安排的三天会议日程排的非常满,以至于在会议期间竟抽不出时间到牛嫂家去看望她和燕子。散会后,我让随行的杨参谋给站里打了电话,告知站里,我在L市因事再逗留一天。晚上我打手机给牛嫂,说我已在L市,明天一早要去看她。没想到她竟极力推辞,电话那端显得苍老和疲惫的声音使我惊讶,她略感沉重的声音给我的印象中的她判若两人。第二天去牛嫂家的路上,我让杨参谋和司机小赵顺道买了燕子非常喜欢的水果,又到附近超市买了两箱精装牛奶,又买了一大堆薯片、虾条、西瓜子、果脯之类的小食品,当我们大包小包的拿着这些食品到收银台结账时,收银员 看到三个着装整齐的军人买这么多的小食品,惊讶的问我们:不是你们自己吃吧。

司机小赵来过牛嫂家,不用指引,轻车熟路。没想到,到牛嫂家门时,门锁的严严实实,家里空无一人。我掏出手机打她的手机时,却无人接听。杨参谋还要再敲门,我制止了他。看到两个军人在牛嫂家门口徘徊,一个老大爷主动过来问我们找谁。我们说明找牛嫂后,老人长叹一声“她搬走了,搬到他弟弟家去了”,随后告诉了我详细地址。向老人致谢后,我不免有点生气,牛嫂一直把我当亲弟弟看待,怎么搬家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今天打手机也不接。

按照老人提供的地址,司机小赵和杨参谋一路打听,费尽周折,总算找到了地方。我和杨参谋走进楼道,楼道里很暗,墙上贴的全是皮癣似的小广告,登上二楼,杨参谋敲了西套的防盗门,里边一个男人问我们找谁。杨参谋问:牛嫂住这里吗?我们从D市来,郑政委来看她了。里边悉悉索索一阵后,门打开了。一个身穿睡衣和拖鞋、乱乱的花白头发、身形消瘦的女人站在我的面前。这是我一年来没有见面的牛嫂吗?

“小郑”(她总称呼我小郑,尽管我的年龄与小郑不符)她的声音有点发涩,笑容有点僵硬,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双手,我感到她的手冰凉,全身在激烈的抖动。“请进来吧。请进,请进。”一个年轻的男子热情的向里边让我。“嫂子,您病了吧。”我关心的问她。她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不知是向我介绍这个男子,还是把这个男子介绍给我:“这是我兄弟”。我向杨参谋使个眼色,杨参谋下楼取东西去了。

我扶着牛嫂走进客厅,客厅里很乱,牛嫂的弟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招呼我坐下。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牛嫂紧挨着我坐下来,爽朗善谈的她竟一言不发。我详细的打量她一下,人很憔悴。我大大咧咧的对她发起脾气“嫂子,您病了怎么不说一声呢?还有,搬家了也不说一声,叫你兄弟我这通好找,你是不是不要您这个兄弟了。”她歉意的笑笑,连声说“怎么会呢”。“老柳、老冯、老程、李姐都惦记着你们哪,他(她)们托我给你和燕子问好,给小燕子买琴的钱也带来了,哎,燕子呢?”听到我问燕子,空气一下子似乎凝结,她表情凝重,突然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放生大哭:“兄弟,小燕子已经飞走了,永远的飞走了,她没了。”我的脑袋轰的一下,怀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看着她抽泣的后背,留下的泪水已把我的前襟湿透,我想这是真的。我想起已逝的老战友老魏,小燕子也没了,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司机小赵和参谋小杨兴冲冲的拿着东西刚进门,看到这一幕,不知所措的抱着东西傻在那里。

等牛嫂情绪稳定,才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了解的事情的经过。

“老魏出事后,你嫂子我死的心都有,面对丧夫伤女的沉重打击,我真想一死了之,但又放不下躺在医院的女儿。燕子父亲的去世和燕子的瘫痪,对燕子说也是个飞来横祸,女儿总是要死要活的闹腾,哭哑了嗓子,哭肿了眼睛。幸好L市公安局的领导纷纷出面,帮助我处理了老魏的后事。L市政法委还给了牺牲干警困难救助,小燕子的学校班主任和几位要好的同学,主动到医院看护小燕子。要不我还真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料理完老魏的后事后,我就把整个全部心血用在了女儿的身上。为鼓励燕子的生活勇气,我抓住一切机会,给她讲保尔、海伦、张海迪的故事,鼓励她一定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坚强的活下去,在阳光下快乐的生活。不管怎样,她终于振作起来。之后,在组织的关心下,燕子上了一所音乐职业学校,专修音乐,由于成绩优秀,毕业后被L市音乐学院破格录用为教师。小郑,这些你都知道的。我不担心她的工作,因为我相信她的能力。我最关心的是她的归宿。因为把她的人生安排好,我才能无牵无挂的去找老魏。”

牛嫂的弟弟递给牛嫂一块毛巾,并招呼司机小赵和参谋小杨坐下,给在座的每个人倒了一杯水。我轻轻地问牛嫂:“燕子是怎么去的呀?”

泪水又从牛嫂的眼窝中流出。“七月二十六号上午,她摇着轮椅到市音协找人修改曲谱。在穿过音协前面的斑马线时,横穿人行道本来是绿灯,却被高速行驶的一辆闯红灯的宝马轿车撞飞十好几米。在医院弥留之际,她还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她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帮助她完成学业的郑叔、柳叔、冯叔、李姨、程叔,对不起所有关心她的人,更对不起她的学生,她没有教好他们。她告诉她的同事尹老师,要完成她做的《遥远的星星》词曲的修改,音协的李会长一定会修改的非常成功。她告诉我,要把她《遥远的星星》原稿与她一块火花,她要在天堂同她的爸爸一起唱《遥远的星星》,一起修改未完成的曲子。到现在,只要我一和上眼睛,她那被撞飞的双拐,撞坏的轮椅、沾满她鲜血的歌谱,以及她遗憾的不肯合上的美丽眼睛就无情的浮现在我的脑海。小郑啊,这一个月,我真的要崩溃了。”

听到这些,我的脑袋涨的很大,泪水凄然流下。多年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我不再伶牙俐齿,我不知道该怎样用恰当的语言,来安慰遭受这么大的打击的可怜的牛嫂。上天怎不睁一下眼睛,把灾难都降临到一个弱女子头上。我语无伦次,哽咽地说:嫂子,你要坚强,节哀顺变,务必坚持,坚持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当我下意识的掏出战友们交给我带给牛嫂的钱时,牛嫂说:用不着了,用不着了。我执意交给她时,她非常严肃告诉我:仅此一回了,仅此一回了。我看到这次给燕子买的水果和小食品时,我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给牛嫂说些什么?我想去燕子的墓地看看,又怕再次刺痛了牛嫂的心,不说吧,如梗刺在喉。我把牛嫂的弟弟叫在一旁,说了我的心愿。牛嫂的弟弟愿意陪我前往。他还嘱咐我不要把去燕子墓地的想法告诉他姐姐。我起身告辞,牛嫂紧紧拉住我的手,生怕我的离开使她失去什么。她不解的看着她弟弟拿了这些小食品,送我们出门,她坚持要送我们到楼下,她弟弟坐上我们的车,骗她说送我们一程,她竟糊涂的同意了。车窗玻璃降下来,我鼻子酸酸的挥手向她道别:嫂子,我会经常来看你。我又把手握成拳头:你是军嫂,坚强,一定要坚强。她也挥手说:小郑,路上慢点,千万注意安全。汽车已走出很远,我回头一看,牛嫂还站在楼下,孤单的身影还在向我们挥手。

在去燕子的墓地路上,下起了小雨,我也不知道天什么时候阴的,来的时候天气还是好好的。燕子的墓地,就在郊外,L市城区不大,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墓地。燕子的坟没有墓碑,只是一个黄黄的土堆。杨参谋要到汽车后备箱取雨伞,我制止了他,我站在燕子的坟前,让司机小赵把我给燕子买的小食品放在坟前。我摘下军帽,对燕子说:燕子,叔叔来看你了。我想起了小燕子和她妈妈刚随军,在机关大院里,扎着蝴蝶结,一边跑一边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岁岁来这里”的身影。在此却阴阳相隔,怎不使人心碎。我站在那里,不知是清愁,还是思念,只站的脚跟发麻,脖子发酸,任由细雨浇湿我的军装--------。

在返回D市的路上,雨似乎下的大了一点。在燕子的墓地湿透的衣服有点凉。参谋小杨一言不发。我默默地不知是问天还是问地:你这天杀的马路杀手,你是司机还是杀人犯?你这高级宝马是坐人的还是杀人的?这可怜的相依为命的母女,是招你了惹你了,竟平白无故的遭受如此伤害,妙龄少女被歹徒致残,现被马路杀手夺命。一个中年丧夫,现在亡女,悲惨至极。请老天爷查一查,这都怨谁?

飞车狂捍,戗我小飞燕。洒下人间都是怨,悲煞军人铁汉。从前笑语可人,自此燕断鱼沉。再有悲欢曲作,倩影托付瑶琴?

我对燕子的横亡感到惋惜和悲伤,作为长者对燕子是绵绵不尽的怀念。

一个急刹车,把我从悲痛中惊醒。汽车差一点撞上一个披着红雨披的中年妇女。悲痛、气愤、焦虑夹杂着无名怒火撒向司机小赵:你个混蛋,会开车不会。看到小赵委屈的样子,我后悔感情用事了。杨参谋惊愕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政委可从来没有骂过人啊。等我冷静下来,我拍拍小赵的肩膀:对不起呀,小赵,我有点悲伤。慢点开。

回去后,我怎样给战友们讲述看望牛嫂的L市之行,怎样告诉他们燕子已遭不幸离我们而去。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眼泪是暂时的,坚强的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祝福牛嫂吧,愿她以后的生活越过越好。

命运对牛嫂太不公平,在短短的时间里,失去了两个至爱的亲人!愿牛嫂能坚强地活着!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