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三二节 剿匪、扩编、前路

cdl1985 收藏 0 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这一次的宴会,陈雨德几人成了主角;陈雨德、祝福德、陈德华、杨以军四人被安排到杨湘、张剑侯、赵冰岩坐在一起。等所有人都坐好时,唐百万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本来有点闹哄哄的厢房在唐百万站起来时,就渐渐安静,等唐百万说话时,所有人都安静的等着唐百万说话。

“今天诸位都看到了,保安队以二十人战死消灭土匪二百零五人、活捉三百零五人,我想现在诸位可以放心了!在此,承蒙诸位抬举,在下谨代表阆中乡绅向道台大人和知府大人敬酒,感谢两位组建保安队,保我阆中!”唐百万见所有人都不说话后说道。

唐百万的话说完,那些乡绅都端着酒杯站起来,嘴里说着“是啊,谢谢大人!”“当然要谢谢大人组建保安队!”之类的恭维话语。杨湘、张剑侯他们在听完唐百万的话后,都满脸笑容,等所有人都站起来敬酒时,杨湘和张剑侯嘴里说着“这是本官职责,诸位不必介怀!”之类客气的话,心里已经在骂这些视钱如命的家伙,要不是这些人不肯出银子,他们也不用分批招兵!

“这第二杯,在下敬保安队在坐官长,谢谢几位训练出虎卉之师,还阆中安宁!”唐百万在第一杯喝完后,又举杯。

陈雨德他们本来以为今天没他们什么事情的,没想到唐百万居然敬他们酒,几人连忙站起来,陈雨德急忙说道:“不敢,不敢,这乃是我们保安队本份所在!也是保安队全体同仁之荣誉,我等不敢贪功!”

“雨生这话错了,如若不是你们训练之功,指挥之才,保安队同样不能取得如此成绩!巡防队就是最好例子!”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杨湘会当面夸赞陈雨德几人,在所有人的印象里,杨湘是一个优柔寡断、猜忌心重的人,他一直奉行的是中国官场盛行的平衡原则,绝不会对某人或某事露出喜欢或赞赏之意。没想到今天他会在陈雨德等人身上破例,头脑灵活的人都知道:陈雨德等人可能离发迹不远了。

杨湘的话让本来有点不情愿的人,也心甘情愿的端起酒杯敬酒;陈雨德几人看到这样的情形,也知道自己这杯酒是非喝不可了;等唐百万又要端酒杯时,杨湘突然说道:“诸位乡绅,本道在此要向诸位说一件事情,那就是泸叙一带佘熊叛逆已经打下南溪、宜宾、江安、长宁等地,而且还有越来越盛之像,总督府已经下令调走潼顺两府巡防队和各地巡警南下。”

“这样的结果就是保安队必须扩编,而总督府已经答应今年川北税银可自留三成,用于保安队扩编之用;但是以前商定保安队人数就不够,所以今天我希望各位能商定保安队扩编名额,和诸位能捐银的数目!以便尽快扩编成功,不然各地盗匪又起,受损的还是各位。”

“当然,这次诸位不会像上次那样捐,这次是全川北道之事,诸位只需出力能满足阆中名额之用便可!为防备佘熊叛逆北上,扩编之后的保安队可不能只有长枪了,也该装备格林炮和短枪之类军械,不然无法分清官佐与兵丁;大家也看见了,就连保安队最高官长都背着长枪,这也不像话了吧!”

“是的,希望诸位能快点决定,总督可是下令,最迟二月底所有巡警必须南下的,到时如果保安队没有扩编完成,恐怕又要盗匪四起了,职位的损失恐怕也会不小!”张剑侯见杨湘在这时候提出保安队扩编之事,他知道现在如果不逼着这些人表态,恐怕又要花费几天甚至半月!

本来还热闹的气氛,在杨湘说完话后陡然安静下来,就连本来笑眯眯的唐百万这时也眉头紧锁;这样的结果好像在杨湘的意料之内,他说完话后,也不看众人表情,端着茶杯低下头喝茶。

大约过了十分钟,唐百万看到没人对应答杨湘,他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他抱拳对杨湘说:“大人,您也知道,上次捐饷小人们都是唯大人命令行事的,可这才几天,又要捐饷;在坐的掌柜都要银子周转,实在是……”

“唐老板大可放心,本道不是要各位现在捐饷;在六月之前,潼顺两府的银子、税银的截留部分可以维持保安队的开支!这次只要各位捐足保安队四个月的粮草就可!”杨湘见唐百万也开口叫苦,他知道这些人银子可能真的不够了,就开口安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小人无话可说了!这点银子小人还是出得起的!”杨湘的话让唐百万放心了,他可是知道按照杨湘的话,他出不了多少银子的!其他人见唐百万这样说了,知道自己反对也没办法了,这些人可都想从杨湘手中购买持枪凭证;要是在这小事上与杨湘作对,恐怕自己就得受罪了;毕竟在中国可是县令也可抄家灭族的,更何况作为一道之首的杨湘!

杨湘见自己的提议被这些人接受,他笑着对其他人说道:“既然诸位对扩大保安队没有意见,那么我们现在讨论的就是保安队具体人数了!这个问题还是让保安队的队长陈队长来说吧!”说完话,他看向陈雨德说:“雨生啊,你说说吧!川北道需要多少保安队方可保全道平安!”

杨湘的话刚完,就见所有人都“唰”的看向陈雨德,杨湘可是说了,保安队的人数可是他说的算;那些乡绅都在心里祈祷“千万别说多,不然我们就要破产了!”而杨湘他们则希望陈雨德能多报数字,这样自己捞的就多!

陈雨德在心里权衡后,站起来对杨湘说道:“卑职上次提到是每县300人,只负责城防;现在巡警调走,那加上原来巡警人数便可;可是卑职担心川北不能负担如此多的保安队,所以卑职建议,可把保安队与巡警分开设置,巡警可用受过训练的保安队员,这样粮饷就可节约部分;再者不必每县都驻兵,在重要关口,交通要地可以驻兵,这样保安队人数就可大大减少。”

“保安队也不必一次招满,新兵最起码训练四月方可成军,再加上剿匪练习,需需半年时间,所以还是按照原定计划便可。至于各地匪患,可让新招队员边训边剿,这样即让队员有实战机会,又可熟悉各地地形,为以后防备佘熊二逆北上做准备!这样的话,潼顺二府的保安队就要足额招人,这样方可防备叛逆北上!”

“好,好,老成谋国之言;按余之言,人数几何方可?”杨湘一激动,居然说出半文半白话的话,让那些文人想笑又不敢笑。可能也知道自己刚才出丑了,杨湘又说道:“保安队扩编之事,雨生你需全权负责!”

没想到杨湘又把事情推给自己,陈雨德只好又站起来说道:“是,大人,卑职绝不辜负大人期望!”

“大人,卑职还有一事请大人恩准!”陈雨德想到那些土匪背后的人,他知道自己如果想安安稳稳的等到辛亥革命,这人必须的找出来。 “何事,但说无妨!”杨湘见陈雨德又对自己提条件,觉得自己已经得到陈雨德的忠心,他就高兴的说道。

“卑职请求大人,让保安队继续未完的剿匪行动;这样既震慑了蠢蠢欲动之徒,让保安队进行实战演练,又可绥靖地方!”陈雨德见杨湘没有不高兴,他就提出自己的建议。

“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今天只谈风月,不谈沙场杀伐之事!”杨湘没想到陈雨德居然在这种场合说这件事,他可是知道在坐的土豪乡绅没有一个事干净的。他不好明说,只好先稳住陈雨德。

陈雨德见杨湘这样说,刚刚提起的劲头又呼哧一下没了,他只好坐下来,强作笑颜。杨湘看到陈雨德本来兴致勃勃,现在却沉默不语,知道他在为自己不答应他剿匪而暗自生气,反而觉得安心,如果陈雨德还是像刚才那样,他就要考虑是不是放心的吧保安队叫给他了!在他看来陈雨德前后变化,说明陈雨德思想单纯,是那种只知道做事,不懂官场那种潜规则的人,也没有那种官场老油条那种笑里藏刀的本性;想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人,最讲究的就是泰山临顶而不变色,这样的人才是自己的威胁。

在酒宴的最后,还是唐百万提到购枪凭证之事,杨湘此时也差不多了,借着酒话,杨湘想所有人表示:等下一批枪运回阆中,到时各位可凭票领取,如果没有持枪凭证,那就对不起了!

杨湘这句话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杨湘还没起床就被那些购买持枪凭证的土豪乡绅围在床上;当天一共卖出多少凭证,没人知道,只知道那天杨湘和张剑侯两人师爷的手晚上吃放时已经端不起来饭碗。

当天买到持枪凭证的土豪乡绅,拿着杨湘、张剑侯写的手令,请陈雨德打开军械库,取枪填编号;到晚上陈雨德看着空空如也的军械库,开始担心自己把宝压在杨湘身上是不是正确的。当晚陈雨德、陈德华、祝福德、陈加洋和岳萌在会议室里商量了4个小时,结果就是他们必须掌握保安队,不然说不定哪天他们就要丢掉性命。

说到掌控部队,几人开始就想到后世G党打土豪分田地的方法,但是最终被几人排除;要知道,此时的中国,无论军队中军官、地方上官员、新知识青年、各种各样的人才,家中都是地主或者商人,只有这些人家才会有钱财让子女都新式学校;而这些人又大多是一族之长或者在地方上有威望之人,如果他们提出这样的口号,不用谁来打,那些士兵就会在土豪乡绅的说动下造他们的反!

最后还是陈德华说道问题的结症所在:那就是钱!自古中国就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传统,如果没钱这些人肯定里他们而去!可是几人想来想去,他们是分文没有,有的也只是每月杨湘给的军饷;根本不可能动用,而且那些大头兵也都知道这些银子是道台府给的,而不是陈雨德他们给的!所以说来说去,还是怎么才能搞到钱收买这些手下!

其实陈雨德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传统式忠于个人而不是忠于国家,在普通老百姓看来,外省的人跟外国人没有区别;这种情况就是在后世仍然存在,更别说还是民国了!所以陈雨德他们只要对那些保安队员用后世军队的洗脑方法,是可以保证这些兵到最后还是以他们的命令是从!

几人说道赚钱时,陈雨德把目光看向陈加洋,其他人见陈雨德看陈加洋的目光好像看到金子一样,都不解!还是岳萌受不了,她用手在陈雨德眼前晃了晃,开玩笑的说:“喂,你在这样看加洋,我可要吃醋了!”陈雨德这才回过神,陈德华也好奇的问:“小德,刚才怎么了,你不会是真的想……!”

“别胡言乱语,你们不是说钱吗!这不现成的吗!”说着他用手指了指陈加洋。

“怎么回事,别打岔,什么加洋是现成的钱!”陈德华对陈雨德的回答明显不满。

“就是,你怎么说话呢,我家加洋怎么是现成的钱,说清楚点,不然我饶不了你!”岳萌也被陈雨德弄糊涂了。

祝福德也不知道陈雨德到底怎么了,他就推了推陈雨德说:“说话别说一半不说一半,你到底想说什么?”

“加洋,你的专业是药剂学吧?那你应该在书上看过最原始的青霉素的生产工艺吧!”陈雨德说。

陈加洋听到陈雨德说青霉素,他就知道他想什么了,他断然拒绝道:“不可能,我是知道,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生产,我们学的都是当时基本的工艺,现在根本不可能达到那时的工艺水平!再说了,别忘了我们所处的年代,就算我们掌握生产工艺,可是我们就能保证自己产品的垄断地位吗?我估计没等我们赚多少就被英美那些列强抢去了!”

“是啊,小德;就算我们要靠这些赚钱,也得我们有自保的能力!”陈德华也不同意陈雨德的意见。

“不过青霉素不可以,我们可以做另外一种消炎药磺胺;虽然他的效果没青霉素好,可是在现在也做够用了!”陈雨德本来已经低落的心情又被陈加洋的话吊起来,“磺胺是什么,生产工艺复杂不复杂?”

“还记得祝老二提到的洞库里的生产设备吗?我估计就是生成青霉素的,但那个需要原材料,我们用不了!我们可以用那个设备生成磺胺,原材料我们自己生产,不过时间就要长点!”陈加洋想了想说道。

“看来这个还是长期投资,短期用不了了!”陈雨德叹息的说道。

“其实我们还可以生产一种药,原材料在广元及能买到!那就是感冒药,这可是我家药厂的主打产品之一,生产工艺问题你们完全不用担心,销路也不用担心!”岳萌突然的说道,岳萌说完见所有人都盯着她看,她只好继续说道:“我以前看到过一篇介绍病毒变异的文章,它举得例子就是感冒病毒;文章里说道流行性病毒感冒美国死亡了六十万人,那时候我们就好了!”

“那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我们能不能赶上?”祝福德问。

“无论如何我们是赶不上了,我记得好像世界第一次的病毒性流感好像是1918年,有这个时间,我们还不如先想着生产磺胺,那时候我们在一次大战说不定还能赚钱!”陈加洋提岳萌回道。

“唉,别管了,我们现在反正不要自己的钱养活这些人,我们完全可以等到辛亥革命开始再说,不过从今天起,所有人都得学习如何自保了!”陈雨德见这么弄也想不出快速赚钱的方法,就打消大家空想的念头。

最后几人的讨论不了了之,不过几人还是做出了一些决定,入以前他们从来没注意士兵的思想活动,这次几人就弥补了空白!其实他们不知道的事,清政府新军编练条例就明确要求,新兵晚上要分棚议论战术战法,这都是他们所忽略的!其他的诸如教士兵认字、学习等事情他们都想起来了,以前的兵最起码是初中毕业,他们从来没有过这些想法,也就没有注意这些事情;他们把自己以前没注意的度想了一遍,做出记录;最后他们发现,他们居然回到解放前了!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怎么做,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看似不起眼,可是却对后世影响深远!

这一天,参加过博树剿匪的保安队员加上其他平时训练突出的一百多人,组成了300人的队伍,在陈雨德的带领下正式进驻阆中城;在以后的日子里,城里的居民每天早上都会看到300人的保安队喊着口号跑过自己的家门,而靠近军营的人也都习惯听着保安队的起床号开始一天的生活、熄灯号结束一天的劳作!

这一天,杨湘下令扩编保安队,不过这件事没有惊动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都是道台府和知府衙门的人,等其他人知道时,在苍溪、南部、昭化、剑州、巴州等地招的兵丁已经在城外军营开始训练!

这一天,杨湘在道台府召见了陈雨德,跟陈雨德商定了剿匪之事;陈雨德如愿以偿的获得了杨湘的正式剿匪命令,开始了自己私人力量的培植!

这一天,在武汉的庄宏远送走了满载军火的轮船,这批军火造就了以后西南王陈雨德的初始班底,为以后陈雨德控制全川埋下了伏笔!

这一天,在保安队的军营里,有200人打起行军背囊,在杨以军的带领下,离开军营循着昨天归来保安队人员的足迹开始自己的实战之旅!

这一天是清宣统三年正月二十六日,公元1911年2月24日;这一天,在叙泸的佘英、熊克武补充军械弹药后,开始朝成都进军,川督赵尔巽令新军十七镇三十三混成协立刻南下围剿革命军!


注*新军条列:

装备:官兵每年发单、夹、棉灰色军装和绑腿。军官军服袖口绣龙,军帽是大盖帽,有金线,帽徽是圆形上有一条龙。士兵军帽镶红边。夏天发凉帽,还发内衣裤、毛巾、牙刷、鞋(一年一双皮鞋,士兵是短统,军官是长统靴,另发帆布鞋一双,草鞋不限)。26装备四川新军的武器,最初是通过北京陆军部向日本订购,包括步兵,工兵骑兵辎重兵的全套武器装备。如,在1903年底,锡良就派道员罗崇龄等赴日本订购步枪二千余支,配足弹药,耗银二十余万两;派道员章世恩赴德国订购制造新式小口径毛瑟步枪和造弹、造无烟火药等项机器运川,耗银六十余万两,加上扩办兵工厂等项需款,共耗银达一百二十万两左右。而四川本来是有兵工厂的。丁宝桢为四川总督时于1874年(清光绪元年)开办机器局,但只是能够维修枪械和制造四瓣火、单响毛瑟、抬枪等之类简单枪支,规模很小。后来逐步得到更新换代。1908年,成都的兵工厂得到一次大规模改装,生产能力大大提高,成为四川新军武器的主要来源,能够供应除大炮以外的其他一切武器装备。其军马主要从青海购买。

饷银:作战时,兵每月发银7两2钱,下士8两2钱,中士9两2钱,上士10两2钱。军官排长20两,连长30两。月底集合发放。平时只发5两2钱。

训练:早晨出操、晚上熄灯都吹军号;每天三操两讲,练射击、刺杀。中午午睡起来唱军歌,做体操。白天听长官训话,晚上分棚议论。星期天放假,士兵可以穿便衣外出。另有春节、端午节、中秋节。

伙食:一日三餐均有荤菜,三天小牙祭,五天大牙祭,可以饮适量的酒。粮食每月每人预发40斤,超过补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