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亲历抗美援朝第一战:敌军正准备抢占鸭绿江

ezagt 收藏 13 13051
导读:1950年10月19日(时年19岁)我所在部队(第四十军)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誓师出征,奉命率先入朝参战。由安东(现丹东市)慷慨激昂迈着雄壮的步伐,直奔鸭绿江大桥。 往日繁华的市区、宽阔的中央大街显得异常宁静,整个城市显露出临战气氛。市区机关、国营企事业单位门前都派上了岗哨。工人纠察队佩戴着袖标荷枪实弹沿街巡逻。部队战士人人都感到肩负着神圣的使命默默地行进着。接近鸭绿江桥头时,看见桥头西侧路边停放着几辆黑色的轿车,有几位身穿黑皮大衣戴黑色礼帽,手插在大衣兜里的苏联人(大概是顾问吧),庄重地站在那里。嘴里叽里咕

1950年10月19日(时年19岁)我所在部队(第四十军)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誓师出征,奉命率先入朝参战。由安东(现丹东市)慷慨激昂迈着雄壮的步伐,直奔鸭绿江大桥。 往日繁华的市区、宽阔的中央大街显得异常宁静,整个城市显露出临战气氛。市区机关、国营企事业单位门前都派上了岗哨。工人纠察队佩戴着袖标荷枪实弹沿街巡逻。部队战士人人都感到肩负着神圣的使命默默地行进着。接近鸭绿江桥头时,看见桥头西侧路边停放着几辆黑色的轿车,有几位身穿黑皮大衣戴黑色礼帽,手插在大衣兜里的苏联人(大概是顾问吧),庄重地站在那里。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有时还含笑向行进队伍点头示意。部队四路纵队前进,沉重的脚步踏得桥面嗵嗵作响。在大桥中部,两国的哨兵守卫着一条宽约20公分的白线,这就是庄严的国境线!在举步跨越时刻,心境神圣而庄严,情不自禁地回头张望即将离开的祖国江城。从此刻起我军雄赳赳气昂昂跨出国门抗美援朝!途经新义州时,看到这座城市尚未遭到严重破坏。有不少朝鲜的群众自发地站在街道旁,热烈鼓掌或挥手致意欢迎中国军队,两国人民的心永远在一起。走出新义州沿途山野和乡村显得空旷和冷静,放眼望去山峦起伏山林茂密,满眼郁郁葱葱。入夜秀丽的河山陷入昏暗和寂静之中。只有敌夜航侦察机不时地在头顶的天空上轰鸣,不断地投下一串串照明弹进行空中摄影。部队加快了步伐急速前进,像一条黑色的长龙在崇山峻岭穿引延伸。部队奔向朔州北地一带村庄宿营。20日我所在的侦察排先于部队出发。沿左傍山右依河的公路向温井方向行进。途中偶尔遇见惶惑不安避难的小股人群,有的妇女顶着包袱,有的妇女背着用毛毯围着的孩子,有的老人牵着黄牛拉着的大轮牛车,艰难的由南向北走着。看着部队向南行进便会迎在部队前面站在路边,目视着每个战士,眼里流着热泪似乎是在说:“中国是朝鲜人的后盾!”此情此景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虽然语言不通但都感同身受。

24日夜静时刻已经听到了隐约的炮声、敌机轰炸声。温井方向几处山林在燃烧,烟雾弥漫火光冲天。逐渐地迎面碰到三三两两,满面征尘刚刚突破重围北撤的朝鲜人民军战士。起初他们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侦察排向前开进,后来我们排的朝鲜族侦查员用朝鲜语和他们讲解:“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先遣侦察分队,是来抗美援朝参战的,主力部队就在后面跟随呢。”他们立刻精神振奋,举手敬礼,并说他们从平壤撤出去安东或辑安集结,以后和我们并肩战斗,打击美国侵略者。而后我们挥手告别。我队沿公路两侧继续前进,忽然远处有汽车灯光,由南向北驶来。我侦察排立即沿公路两侧展开准备战斗。汽车临近后被我们拦阻下来,发现是一辆嘎斯吉普,里面乘坐的是朝鲜人民军的一名少校军官还有一名随员端着苏式冲锋枪。我们朝鲜族侦查员上前联络对方说他是最后撤下来的,又说敌人已经进占宁边,而且温井方向已有敌人活动,情况紧急要回总部报告。而后挥手向我们道别上车向北驶去了。排长提醒我们说:“看来敌人离我们不远了,随时有可能遭遇,大家要提高警惕!”随后派出先行小组沿公路两侧继续前进。

10月25日拂晓当我们侦察排进至龙古洞地区时隐约听见汽车轰鸣声,用望远镜观察前方发现两水洞(距龙古洞五公里)公路上停有数辆汽车,车顶架着机枪。后面的汽车牵引着大炮人影在汽车周围晃动,据判断大概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似乎是昨夜在此宿营现在将要继续北进。天色逐渐放亮晨雾慢慢消散,我军主力得到情报后在龙古洞地区展开,抢占有利地形构筑火气阵地,准备阻击敌人。并部署部分兵力沿公路两侧山麓向敌迂回包抄。我所在侦察分队,在龙古洞河西岸占领高地,派出战斗警戒,保障龙古洞团指挥所侧翼的安全,掩护主力部队沿龙古洞投入战斗,向沿两水洞公路行进之敌攻击。8时30分发起攻击部队似猛虎下山奋勇突击,敌突然遭到我军正面和两侧的攻击,一时被打得晕头转向。敌尖兵车队被打垮,敌后续部队迟疑片刻后继续开进。我部队迎头猛烈开火拦阻敌人。两侧迂回包围,一场疾风暴雨似的围歼战不到30分钟基本结束。这部分敌人遭遇迎头痛击,汽车未熄火,火炮未下架就被俘虏,击毙美军顾问约翰,活捉赖勒斯。经打扫战场后统计,此仗共击毙 25名,俘敌161名、缴获汽车38辆、榴弹炮12门、各种枪支163支。歼灭了南韩第七师第二团的先遣第三营及一个炮兵中队。经审问战俘得知他们是准备当天赶到鸭绿江去的。此战打响了抗美援朝揭幕之战,初战胜利,经中央批准这一天(1950年10月25日)被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纪念日。这是我所在部队特殊的历史荣誉。

10月26日,据上级电告:敌南韩第六师第七团已于10月24日从温井北上,经桧木洞、古场进至鸭绿江边的楚山镇。10月25日夜我所在部队由温井地域回师楚山,协同兄弟部队夹击歼灭这股敌人。情况万分紧急,官兵义愤填膺。部队抄近路翻越大山连夜兼程。正当部队翻越海拔2000米的北岭山时,天空下起雪来天黑夜暗、坡陡路滑增加了行军困难,越爬越高好像钻天入云。身上的汗水和外面的雪水互相渗透,山风一吹凉冰冰的不住的打颤。但是战士们依然拼力坚持着夜晚40公里的强行军。大家喊着口号互相鼓励:“战胜饥寒、爬过高山就是胜利!”“切断敌人伸向祖国的矛头!”“坚决消灭李承晚的急先锋!”28日进犯楚山之敌,南韩第六师第七团正沿着公路回撤,已放弃楚山撤出古场向龙古洞开来。我所在部队经三天急行军,在龙古洞以南地区,占领阵地构筑工事。10月29日拂晓敌搭乘汽车,进入我军阵地前沿,我军突然开火,猛烈阻拦射击。敌来不及调头前拥后挤地撞到一起,敌先头部队遭我严重杀伤,被压制在山沟里,敌赶忙向空军求援,调来十几架飞机扫射、投弹。敌炮兵抢占阵地,向我军阵地开炮轰击。我所在的侦察排在阵地前沿监视敌人的行动,也遭遇敌炮击。我隐蔽在一处松树丛后用望远镜正在警惕的观察敌前沿阵地情况时,突然就听“吱………..噗通”一声响一颗炮弹落在离我右侧一米远的地方。我立刻卧倒可是炮弹半天没有动静,我抬头一看一个一尺多长的炮弹把地砸出一个土坑,炮弹冒着烟半埋在土里炮弹居然没有爆炸我真是免遭一劫。身旁左侧一名步兵同志跳出战壕喊着说:“真悬乎啊!”跑过来一把把我拉到他们挖的堑壕里。对我安慰的说:“没吓着吧?不要紧,我看的准准的没爆炸”我感觉真的很热情,也很感激他。在我周围的几名侦查员也都很快的进入堑壕里。敌炮兵继续向我阵地无目标的由前沿向纵深开炮乱打一通,企图以炮击为假象掩护敌人翻山越岭逃窜,我所在部队突然发起攻击,逼进龙古洞时听到发动机马达轰隆声,敌人准备逃跑,经我炮火射击把敌人给打散了,我所在部队穿过拥挤的汽车空隙,跨过横在公路上的敌军尸体,一鼓作气直插龙古洞俘敌700余人,活捉美军少校顾问弗朗明。战场上无线电台、电话总机、各色的电线丢得满地狼藉。《南韩国战史》记述了第七团被歼过程,哀叹道:…….悲痛哉!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英勇将士,最终也未能从这狂风恶浪中冲过来…..昨日善攻的精兵,今日却成了分散突围的决亡士,怎不怨老天爷无情!

11月26日我所在部队和兄弟部队开始围歼清川江北岸柳洞之敌。这座小村南抵江岸,背靠大山与新兴洞隔岸对峙。我所在部队首先以小股部队攻占柳洞西南山,然后主力部队多路出击,协同作战激战了3个小时扼制山脚公路,打退敌人多次突围歼灭美军近一个营攻占了柳洞。当夜美二师第九团残部向新兴洞、球场和院里方向退去。11月27日美二师便从球场地区向军隅里退却。为配合兄弟部队,强渡清川江攻占军隅里断敌后路,我所在部队拟于清川江上游从球场渡口过江,迂回新兴洞与敌作战。为查明渡口情况,27日中午,我所在的侦察排,命老兵李金山同志和我两个人由柳洞出发沿清川江北岸,向上游球场渡口方向侦察活动。我俩装扮成当地居民模样,边走边观察或试探江水流速、深度、江面宽度、江底性质。不时的捡起石头向江面砸过去,此季节江面已经结成薄冰,有约2米宽没全封冻,一石头打在冰面上就听咔嚓一声掉下江水里。我俩装模作样的有时在沙滩上摔上一跤玩玩,一前一后他跑我追,多端的伪装行为使我俩一路上未被敌发觉。快接近球场渡口的时候,突然由新兴洞方向飞来四架“油挑子”喷气式战斗机,临空就向我俩扫射。我俩当即散开就地卧倒在沙滩上,待敌机再次升空盘旋时趁机爬起。李金山喊声“快躲开”我俩就跑向北岸山根下掩蔽,敌机再俯冲扫射时,江滩空无一人了。敌机飞去后,我俩继续到渡口查看,江水水面宽2米未结冰,砂卵石底没有桥,仅用两根圆木搭在冰面上的一座便桥,单人可以通过,江水深1-1.5米可徒涉过江。李金山叫我原地掩护,他顺圆木桥过江上对岸侦察,对面岸边就是东西走向并行的公路和铁路。他沿着公路和铁路往来走了一趟,还看了几间房子都是空的没有发现敌情,我俩圆满完成了侦察渡口任务回队报告去了。

当晚19时许,我所在部队向球场渡口开进,渡江时江水冰冷刺骨,部队跑步涉水,衣裤和鞋子都没脱,3、5步就冲过江水上岸了。过江时敌从新兴洞方向对渡口进行炮击,企图阻止部队过江。部队快速上岸后战士们的棉裤都湿透了冷风一吹冻成了冰,腿都不能打弯,无法走路,只好先把冰敲碎,鞋底上冻满了沙石块行动艰难。我军官兵克服困难各个奋不顾身沿着公路铁路两侧,向新兴洞方向疾进。接近鱼龙浦时遭敌炮火拦阻射击,把前进道路打成一道火墙,部队被压制在鱼龙浦以东的公路、铁路两侧前进受阻。部队离开公路钻山沟翻越几座山,绕过鱼龙浦再直捣新兴洞火车站,切断新兴洞与鱼龙浦之间的联系。我所在部队出敌不意,将新兴洞车站包围站内一列货车约10多节车厢,火车头正冒着白烟缓慢的启动着企图向军隅里逃跑,侦察排和随部队勇猛向前边跑边向火车头射击,火车司机被击毙机车被截获。我部队一连三排战士周德高手持汤姆森冲锋枪冲在最前面边冲边向敌车厢一节一节的扫射,战后周德高荣立特等功,并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此战缴车抓俘虏,毙伤敌30多人,俘敌100余人,缴获轻重武器和机车车厢移交给朝鲜人民军接管。我部队配合强渡清川江部队继续向军隅里方向攻击。

10月28日晨,我所在的侦察排奉命,由军隅里出发沿公路两侧向南侦察活动。出发时副班长老田带小陈和我作为尖兵组前行,排长带领本队一路纵队随后跟进。走出军隅里约5公里处时,尖兵组发现“敌情”,向排长报告:“前方约200米处傍山有一村(地图上无名村)有十几户房屋,其中靠近公路旁有两座瓦房,屋侧的烟囱正冒着炊烟。有敌人在房屋附近进进出出活动,屋前停着几辆摩托车,公路边停着一辆十轮卡车,车头向南车上架着机枪。”排长聚精会神的听了报告而后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敌情。排长“嗯”了一声说:“瓦房周围有持枪哨兵警戒。”排长当即分配任务组成了两个包抄小组。部署路东侧5人小组,迂回到村后包抄瓦房之敌,阻击敌人可能向村后山上溃逃并相机抓俘虏。公路西侧3人小组沿公路西侧壕沟隐蔽,包抄瓦房之敌阻击敌汽车逃跑。副排长带领机枪组占领前方路东侧距敌约80米处的山岗,相机向前接近敌人以火力掩护全队的行动。排长带领本队人员沿公路东侧从正面抵近突击,尖兵组随排长行动。分派任务后各组隐蔽前进,迅速向各自包抄的目标行动。东路包抄组机警地向瓦房后接近发现敌哨兵后,来了个声东击西先向哨兵一侧扔小石头分散其注意力,而后另一侧战士从敌人背后摸上去,出其不意猛地一个前扑将其扑倒在地,并用劲搂住他的脖子将其擒获。排长带本队人员隐蔽接近到距瓦房约40米处,被敌哨兵发现,敌哨兵鸣枪报警并向我方射击。我队人员立即就地散开掩蔽,排长持驳壳枪一甩手几个点射将敌哨兵击毙。敌军闻听枪声急忙从瓦房内纷乱的跑出,不明情况的敌军惊慌失措漫无目标的放空枪。有的争抢着往汽车上爬,有的钻到汽车下面依托车轮寻找目标还击。一时间喊声、叫骂声、枪声乱作一团。敌汽车上的机枪向我方扫射,我机枪组也向敌汽车和敌群猛烈开火,战场上枪声大作,敌军两辆摩托车被击毁冒起烟火驾驶员被击毙,抢爬上汽车的敌军被击毙摔下车来。路西侧包抄小组沿着公路边接近汽车,利用公路边的土坎掩护隔着公路向敌汽车驾驶室射击,敌副驾驶当即被击毙。随后又向汽车底下投出两枚手榴弹炸伤敌军数人。趁手榴弹爆炸的硝烟,排长带领本队人员向瓦房和汽车冲过来抵近射击抓俘虏。敌发觉自己已陷入被包围的困境束手无策,已无力抵抗不得不设法逃跑。敌军中一名军官摸样的人,慌张的骑上一辆摩托车,对着汽车摆手向前方打手势嘴里狂喊着:“巴利卡!”随后向南逃去。汽车司机急忙启动汽车,对没上车的士兵弃之不顾,丢下多具尸体和伤兵沿公路向南仓皇逃窜。我方机枪火力追杀射击未能奏效。敌汽车逃跑后我尖兵组立刻向敌逃跑方向派出警戒。各包抄小组人员分别进入两座瓦房内搜索。现场已是敌逃屋空了,屋内一片狼藉。转出屋内进入一间厨房,发现锅台下灶坑边有一名敌军士兵,这人没带帽子双手抱着低垂的头全身颤抖畏缩在灶坑旁。我队一朝鲜族侦察员向前弯腰把他拽起来,用朝鲜话反复地对他说:“不要怕,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俘虏!”我们检查了一下厨房,一口大锅里煮着白米饭、另一锅里炖着土豆和鸡。在另一座瓦房的厨房里烧着一锅开水还有一锅糖炒苞米豆。我们侦察排全体战士和几名敌军被俘人员美美地饱餐了一顿白米饭和土豆炖鸡,剩下的糖炒苞米豆大家分别装入粮袋备用。本队人员分工打扫战场、看押俘虏、掩埋敌人尸体、清点缴获武器。此遭遇战前后仅用了20多分钟就结束了,我队无一伤亡。俘敌七人、毙敌6人、击伤3人在敌人原停车处有多滩血迹,可能是逃跑的伤兵留下的。击毁摩托车两辆、缴获卡宾枪2支、美国造自动步枪6支子弹若干发,取得了一个小胜利。排长同朝鲜族侦察员审问俘虏得知:这股敌人是南韩所属第八师24团,10月27日夜间从阳德院里方向北上,向军隅里方向来侦察巡逻的。刚到此地不多时候正准备吃早饭,这不!就挨你们打还当俘虏了。排长派人将俘虏押解回军隅里团司令部。小小一仗显示了我们敢打必胜的信心和力量。

12月16日我军和朝鲜人民军一道收复平壤我们侦通连进驻沙里院附近的一个山沟准备吃午饭。这时敌四架“佩刀式”喷气战斗机临空盘旋,我们却误以为是祖国的“米格式”喷气战斗机,人人都抬头仰望,欢呼雀跃起来,有的人手举帽子频频摆动向飞机打招呼,有的战士高喊:“祖国的飞机!” 这种样式的战斗机我们出国前在安东(丹东)看见过它的飞行,而此次战役前首长们曾对部队说:“此次战役可能有我们的坦克和飞机配合作战。”两种飞机的样式很接近。故此就麻痹大意了,没曾想的是空中的飞机盘旋一周后竟然开始向我们俯冲扫射,连长高喊:“是敌机!快!散开!掩蔽!”四架敌机轮番扫射,打得地上硝烟弥漫,尘土**。附近的高机连忙架起高射机枪,向敌机猛烈射击打得一架敌机冒着黑烟向南方飞去,剩下的三架也随着逃跑了。连队集合清点人员、武器受损情况发现只有通讯骑兵的马伤了两匹,炊事班的饭锅被打翻了,粥饭趟了一地,好在人员、武器无损,只认警惕性不高,暴露了目标才遭到敌机扫射,但是伤两匹马、洒一锅饭换来击伤一架敌机也值了。

1951年2月6日恰好是旧历年初一,我所在部队发起第四次战役。部队没过春节便连夜出发向阳得院里、洪川、横城以北地区集结,准备向原洲、横城方向实施突击,相机歼敌。部队经过4天4夜的急行军,翻山越岭踏着没膝深的积雪终于在9日晨进至洪川西南之花田里、阳得院里地区集结。11日晚19时30分发起攻击,向上苍峰 至鹤洞突破敌南韩八师的防御阵地,敌机发现目标,顷刻之间临空12架喷气式战斗机,轮番低空盘旋扫射投弹、企图阻拦我军前进,进攻部队也不隐蔽一路跑步前进。晚17时我军开始炮火急袭,疾风暴雨般的炮火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围歼南韩八师的战斗打响了。我所在部队突破敌人两个连的防御阵地,打下了上高岱东山,兄弟部队穿插迂回攻占鹤洞南山,到达上榆洞沟口遭敌炮击。12日晨团指挥所于上高岱村开设,架设电话线,竖立电台天线杆,警卫排和侦察排派出警戒。刚吃罢早饭,一股南韩散兵游勇约两个排从山上下来沿着上高岱村前河谷向上榆洞沟口逃窜,团指挥所受到威胁。这股敌人来势凶猛野蛮可恶,见人就开枪、见房屋就放火,把在河谷边的草屋碾坊给点着了,屋内休息的我军对空联络组人员不幸遇难罹难。警卫排全力保卫指挥所和电台,侦察股长指挥侦察排前去迎击。我们迅速占领村前河谷堤坝向敌猛烈射击,我猛劲的向敌群投出两颗手榴弹可是都在河谷的砾石缝间爆炸,给敌人的杀伤较少威力大打折扣。机枪组用火力向敌群猛烈扫射,两名朝鲜族侦查员手中的苏式弹盘冲锋枪也发挥了强劲的威力。他们边向敌射击边向敌人用朝鲜语喊话:“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优待俘虏!”敌人被阻击负隅顽抗一阵子后丢下几具尸体带着受伤人员,沿着河谷向上榆洞沟口方向逃窜下去。上榆洞沟口的兄弟部队加强了部署,架起轻重机枪向敌群猛烈扫射把这股敌人截住,敌人被打得横尸遍野,活着的全部缴械当了俘虏。此战斗结束后,我到团指挥部后山巡逻警戒。巡逻中发现一处山沟雪地上有一行脚印从山岗上顺山沟往下来又顺河沟过山梁直奔上高岱村后方向去了,我立刻提高警惕端起驳壳枪打开机头,顺着脚印找下去,一直找到上高岱村后一山崖下,雪地足迹很明显崖口还用块石堵着,这时正好连部卫生员王云山同志来山沟解手,看见我就问:“你找什么呢?有地雷吗?像真事儿似的。”我说:“快来看看这儿有脚印。”他过来看看说:“可不是吗,还是新踩的呢。”我说:“脚印一直走到这山崖下。”于是我向着石崖下打了一枪,并喊道:“出来投降,缴枪不杀!”不一会石崖哗啦一声石块被推开了,先从石崖里面扔出一支自动步枪,跟着出来一名南韩士兵,我示意他举起双手转过身去,我近身搜查除了子弹带和匕首别无他物,卫生员王云山拿起自动步枪,我俩押送俘虏向团保卫股走去。路上王云山对我说:“怎么救你一个人巡逻啊?你抓俘虏的动作还挺麻利呢!几天不见你又有长进了!”呵呵我又被他给忽悠了一把。我说:“排长带队打扫战场去了,担心背后有闪失,怕我先来巡逻,排长真有预见啊,姜还是老的辣呀!”

3月12日,我所在部队接替兄弟部队在东起洪川北、西至座房山、南起洪川江、北至金化南的广大地区运动防御。部队进入阵地展开“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防御部署。以此减少敌军“火海战术”的杀伤。有效发挥我军火力,以便更多地消灭敌人。

春寒料峭残雪未溶部队正处在最艰苦、最疲惫、最困难的时刻一套棉衣已经破烂不堪一冬天都没脱过,棉裤的膝部都已经磨露。我们侦察小分队曾有的同志把毛毯,剪成两片上宽下窄围成圆筒裤状,内侧用电话线的芯线穿缝起来和裤子一样穿上,轻便又暖和。战士们风趣的说这是“呢料裤子”。连队几天来没有集体开伙了,我所在小分队便以小组为单位,用大的铁罐头盒烧开水煮松树针叶喝、冲炒面糊粥吃。无论战地生活怎样艰苦,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都能克服艰难困苦,经得起考验的。不管多么艰难我们都敢于执行侦察巡逻、通讯联络或作战任务。

3月15日敌逼近洪川江,向我所在部队试探性进攻。16日晨,美骑一师第五团出动一个营,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向洪川江北岸353高地进攻,美军在猛烈炮击和轮番空袭后,以为我军阵地不会再有人守备了,竟然像羊群般密密麻麻的拥上山来。在接近我前沿阵地40余米时突然遭到我军轻重机枪猛烈扫射和投掷大量手榴弹。打得敌人扔下30多具尸体慌忙败下山去。几天来敌攻我守反复冲杀,毙伤美军近百人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新战绩。

3月21日我所在部队转移阵地进入春川以南莲叶山阵地,进入阵地前途径志愿军四分部兵站,兵站的同志们说:“这里物质丰富什么都有,你们可以随便拿去用”这一说我们可乐坏了,赶紧用粮袋装大花生米、用空罐头盒装豆油,再背几条冻刀鱼。我们是人人满载而去,连声谢谢都没说就赶队伍了。走到一处干枯的河沟部队开始休息,我们就架起石板倒上豆油烤刀鱼吃,用大罐头盒煮花生米都饱餐了一顿。黄昏后进入阵地,我所在侦察排派出五人小组于前沿设伏,步兵派出巡逻小分队担任前哨警戒。拂晓前美军一小分队,大背着枪若无其事地走过来。途径我小组设伏圈,待敌接近约40米左右的地方,突遭我伏击小组和巡逻小分队袭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乱了套,有的往回跑有的就地卧倒不敢动。在步兵小分队支援下我小组缴械俘敌三人。退出战斗时有个俘虏耍赖,哇哇的喊叫着骄狂傲慢的熊态怎么推拉他、打手势他就是不走,眼看天快要亮了,不能在拖延时间啦,我情急智生也顾不得俘虏政策了,就从挎包里掏出一根尼龙绳(降落伞绳)对俘虏说:“哈喽!对不起了,你受点委屈吧。”随后把绳子紧紧的系在耍赖不走的俘虏兵的生殖器根上,从裤子的前开口牵出,我还抖了抖问走不走?俘虏兵哇哇的直叫,我就摆手势:“快走”。在步兵分队的掩护下俘虏们乖乖的被我们押解着回到我方阵地,我解下尼龙绳把战俘送往团指挥所。3月22日美军又出动两个营同样在大炮、坦克、飞机支援下对我军阵地发起猛攻。我前沿阵地岿然不动,完成第一阶段防御任务后,部队遂向金化以南地区转移,守备“三八线”上高达千米白雪皑皑的高大山岭。正面和纵深都达十多公里,部队高度分散,几乎看不见部队在哪里。敌人更是摸不到头绪,只能频频出动飞机侦察并派出小股分队试探性活动。4月初敌发起试探性进攻,我部队在敌必经之路控制要点,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战斗五天杀伤敌人两百余人,我军仅伤亡数人,战斗逐渐升温。我军守卫正面1200余米的华岳山阵地,敌军连续攻击数日,我军英勇抵抗阵地丝毫没有撼动。

4月5日敌军恼羞成怒,向我军守卫的鹰峰高地大举进攻,敌久攻不下便施展“火海战术”向我阵地倾泻成百吨的炸弹,几乎把山头削平。我守卫部队沉着的迎击敌人,众寡悬殊交火激烈战斗异常残酷。我守军虽有伤亡减员仍坚守阵地,越打越勇、越打越巧。因势利导运动防御节节抗击,总结经验继续战斗。最大限度发挥人的因素,英雄、功臣层出不穷,表现英勇顽强,有的灵活机动、有的威武不屈有的坚忍不拔……。这是一幅瑰丽多彩的英雄画卷,这是一部气势磅礴的历史诗篇!

我所在部队圆满完成四十二天的运动防御作战。顶住了美军陆战一师、骑一师、二十四师、二十五师、南韩第六师的各路进攻,经190多次大小战斗歼敌五千余人,其中美军4200多人。砥平里没攻取下来,但是消灭了南韩第八师,又在运动防御战中杀伤了五千余敌军,整个四次战役是取得了巨大胜利。战地快报鼓励部队说:

运动防御阻击战,歼敌近五千。

人民战士不怯阵,英勇无畏善战。

枪没弹拼刺刀,忍饥耐劳坚持干。

雨雪交加灌身上,虽然疲劳不用换。

战胜困难千千万,士气高涨依然。

4月22日,我所在部队从上甘岭前出60公里,直插加平,割断东西线敌军的横向联系,保障我军主力分割围歼西线的敌军。战斗于当日16时打响,迅即突破南韩六师的防线插入敌军纵深,首战两水洞,冒着敌人的炮火,大胆穿插勇猛追击,翻越1040米的高山—云霄岘,沿途打败敌五次阻击,歼灭南韩六师和美二十四师各一部。以每小时7.5公里的速度于24日凌晨插到加平北面的沐洞里,又与敌遭遇混战,打到拂晓才发现对手不是被冲垮的南韩第六师而是装备大量“百人队长”式重型坦克的英国装甲部队。我军先遣营穿插特猛,闯入敌军腹地,后续部队被敌军猛烈炮火所阻击,被压制在地形狭窄的公路上,左面是山崖右面是条河谷。部队前进受阻分散在左面山崖下躲避炮火袭击。正是狭路相逢,敌人一辆在前面开路的自行火炮向我方先头部队开来,突然遭我打击,惊慌失措车身一斜陷在弹坑里,怎么加油也拱不出来。后面的炮车、坦克、汽车全部被堵住了,你冲他撞乱成一团,我军抓住战机立刻出击,霎时冲锋号、小喇叭声响遍山谷,突击部队的勇士们像潮水般扑向公路,用手雷、炸药包、爆破筒、无后坐力炮、火焰喷射器等各种火器射向敌群,迎头痛击杀得敌人尸横遍野,“缴枪不杀、举起手来”的喊声惊天动地,战斗异常激烈。敌军混乱了不顾抵抗争相弃车而逃。杀得敌人遗尸遍野,还从车下、坦克里捉了俘虏。战斗结束天已大亮,查看战场只见水椿洞村边公路上堵塞着许多坦克、汽车还有崭新的火炮。打扫战场总计缴获12门自行火炮、10门105榴弹炮、25挺高射机枪还有几辆坦克。部队退出水椿洞一带分散隐蔽。我所在侦察分队在一处山沟隐蔽休息。我趁机在一朝鲜空草屋里面用锅烧水准备下“挂面”做早饭,可是怎么煮这“挂面”也不熟。排长走过来问:“做什么好吃的呢,热气腾腾的?”我说:“改善生活下挂面吃,可这挂面咋煮也不熟啊”排长说:“哪来的挂面啊”我说:“刚从敌人汽车上搬下来一箱,刚开封的。”排长拿起几支看看还闻了闻,用明火一烧“噗”的一声,一股烟面条变成灰烬了。排长乐了对我说:“你这个小迷糊,这东西是重迫击炮条状药包,外观像挂面似的。哈哈,算了吧还是开水冲炒面糊吃吧。”排长说完转身要出草房,我说:“等等,排长”转身从兜里掏出五个灰色的扁圆铁盒,对排长风趣的说:“请您喝酒!”排长接过去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一股酒精味,排长又问:“哪来的?”我说:“也是从汽车上拿来的,这固体酒精盒用火一点就燃烧,烤车、烧水、烤饭盒什么用的。”排长说:“用开水冲泡等凉了能代替酒喝啊,可不能多喝啊。”排长对我笑了笑说:“真是少见多怪,尽出洋相,赶快把灶火熄了,敌机来了注意防空啊!”

1951年5月5日,我所在部队奉命由金化北上,奔赴平壤附近的中和、沙里院、祥原地区,守卫朝鲜西海岸。此期间我由侦通连调往团司令部作战股,时常跟随首长勘察防御作战地形,并按首长意图拟定作战方案、绘制作战地图、勘察定位战地工程、部署检查部队的实施作业。

5月19日,我所在部队接防东起临津江经马良山到高旺山的阵地,交接防务胜利完成。上得阵地便连战连胜,捷报频传。首先是依托坑道工事挫败了敌人挑衅性的进攻,6月22日和7月2日连续击退敌人一个加强连的两次进攻,毙伤敌英军二十七旅百余名官兵。同时各部队还纷纷派出小分队活跃在阵地前,设伏袭击和捕获俘虏,连连获胜。据敌俘说:“志愿军新换上阵地来的部队武器的火力强、密度大。和以前阵地上火力稀疏的大不一样了。”我所在部队用缴获的美械装备了部队。战士们手中的枪全是美式的自动步枪,班长全换成冲锋枪或卡宾枪,连队装备有美式山地轻重机枪,战斗火力密度非常强劲。美英军队依仗优势装备、强大的炮火,向我军马良山阵地和前沿阵地倾泻了成千上万吨的钢铁,把我军阵地炸翻起很厚的层层浮土。放眼望去,座座山峰寸草不生,弹坑累累一片黄褐色,就像是烈火烧过的焦土。然而南望敌人阵地则是草深树茂郁郁葱葱一片碧绿,这是军事和经济实力相差悬殊的标志啊。我军只能望山兴叹!美英官兵竟然敢三五成群地离开工事,坐在草地上晒太阳。他们有恃无恐,因为有坦克开到前沿,为他们放哨保镖。你打他们一枪,敌人立刻还击一炮。敌人的机枪和大炮,也时刻瞄准我军阵地,急不可耐地寻找发泄目标。我方要是主动挑战,无异于引火烧身,莫不如视而不见以求相安无事。然而我军广大指战员,对于敌人的骄狂与放肆是无法容忍的。对当面的英军骄横狂妄早已忍无可忍了。于是就潜入阵地前沿距敌最近的高地,悄悄地瞄准晒太阳的英军射击,敌人毫无戒备,一枪撂倒一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再打。英军发现有人打冷枪开始疯狂报复,可是又弄不清子弹从哪打来的,只能开炮像我军阵地瞎打一阵子。步兵冷枪射敌开了个好头,炮兵也不甘落后,把轻便的无后坐力炮也隐蔽地进入到前沿阵地,抵近射击专打敌人坦克,吓得敌坦克也钻进工事,只露个炮塔在外面,后来干脆藏到山后去了。我军的小口径高射炮也潜伏到阵地前沿打游击,曾经一天击落两架敌炮兵校正击,打得敌机不敢低飞。大口径的野、榴炮也抽冷子参加,利用冷炮杀敌。群众性的冷枪冷炮战法开展起来,敌方被打怕了、打熊了再也看不到他们骄狂和放肆的身影。在靠近我方的前沿阵地上,敌人大小便都不敢出地堡,只好便在罐头盒子里,从地堡眼里往外扔。我军马良山主阵地坑道多层多口,以屯兵为主,互相贯通,有直通山顶部的(井口式)瞭望哨工事,有直通山顶前斜坡(向敌面)重机枪阵地,有直通山顶(背敌面)60迫击炮阵地,都是从坑道引申出来的,出入口都有柳条编成的伪装网盖板。领导曾派我去主阵地和前沿绘制坑道和前沿火力配置战地要图。在主阵地值班的郭副营长引领下,我俩走遍上下层坑道和从坑道引伸出的火器阵地、战斗工事。我发现了几个问题便和郭副营长说:“有几个问题提出来供你们参考,坑道口、颈部位要加支撑,窗井式工事从坑道内向上流出的气体易在出口周边遇冷结成冰霜,很容易暴露目标。特别是在清晨易被敌发现要严密伪装。坑道内底部边侧应构筑出倾向坑道口处的排水沟,坑道口处再挖个集水井储水。另外坑道口部要筑有防卫工事。”夜间在巡逻小分队伴随下,我深入阵地前沿绘制战地要图、重火器配置位置。前沿野战工事都有交通壕联接,堑壕内有防炮洞也有交通壕连接到主阵地,前沿堑壕内还挖有浅短矮的小坑道。巡逻小分队的副班长说:我带你看看去。走进堑壕在拐角处有一坑道口,猫腰进去下几个台阶用手电一照才看清坑道长十几米,宽0.6米高1.2米顶部积土厚度3-5米为硬沙土性质,用锹镐可以挖动,是在原防炮洞基础上发展的,坑道内侧交错挖有猫耳洞和放灯用的凹台。我正看得聚精会神也想到战士们想的挺周全,这时一名四川籍战士小赵进洞来向副班长报告说:“外面有情况。”副班长答应说:“知道了。”随后把冲锋枪交给我并问我:“你会用吧?”我点点头说:“会用!”他又和小赵说:“你和参谋俩在坑道口堑壕里等着,哪也不能去也别紧张,我去看看就回来。山上有机枪值班必要时会支援我们的。”我说:“你去照顾小分队吧,战斗要灵活些。”副班长拿出手榴弹出坑道,几分钟后就听到双方激烈交火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而后小分队都回到堑壕内并在附近警戒。副班长对我说:“敌人都被我们先开火给打跑了,没什么事。”接着指着坑道说:“这小坑道不错吧。”我说:“不错,小坑道防敌迫击炮和敌机枪扫射还能抵挡一阵子,以后有时间再挖个口,便于进出和通气。”副班长说:“排长他们也有这个想法。”他用手指着左侧方的悬崖:“预想从那边挖个出口和小坑道连贯起来。”时近半夜巡逻小分队要换班了,他们一班人沿交通壕依次而行一个小组在后担任掩护,领着我向连队主阵地方向返回。半路上我看见班长从地上捡起几块小土疙瘩,向值班轻机枪阵地上扔去两块。我问副班长:“这是干什么啊?别打着人。”他笑着说:“这是我们自己除口令外规定的联络暗号,不能误会了!”这时对面沿交通壕过来一个班,这边的班长迎上去交换口令交代情况。我看得真切心想我们的战士办事认真有序警惕性真高啊!我回到团司令部后,将马良山主阵地坑道、野战工事和小坑道,以及重火器配置绘制成战地要图和平面图和提出的建议一并报给团首长和上级机关。我因不顾险情深入前沿出色地完成绘制战地要图受到了表扬,并荣立三等功一次获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军功章一枚。

1952年8月我所在部队调防,进入高旺山西侧,经大德山到板门店以东的后川洞,总共24公里。部队进入阵地后加修工事,挖掘坑道改变以往带有运动性的防御为固守防御。我随所在部队的机关人员深入战地,帮助部队按照战术要求勘察选择坑道口位置并指导施工。施工缺少钢钎连队就开设铁匠炉自己锻造,缺少炸药有工兵培训出来的技术骨干,卸炮弹和炸弹抠出里面的炸药。放炮后炮眼有残孔这是个技术问题,后来采取空心装药和拔心装药解决了难题。像打一场战役一样突击构筑一道坚不可摧的地下长城。这是与敌人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的继续较量,是依靠自己战胜敌人,夺取胜利的保证。坑道顶部积土要求达到30米以上,宽1.3米高1.8米。要求构筑成能防空、防炮、防毒,口径部支撑加固,每条坑道要有两个以上的坑口,坑道口部筑有战斗工事的永备性坑道,做到既能作战,又便于生活。我将各战地构筑工事部署设计绘制要图,坑口位置、坑道形状都在放大的军用地图上绘制成平面图,并用不同的颜色标明掘进的进度。每周报首长和上级机关一次,以供首长和上级机关准确的掌握施工进程。1952年11月底我所在部队共竣工坑道116条,总长34412米。堑壕、交通壕12万余米,各种火器掩体3245个。地面建成了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各坑口都协同有交叉火力网掩护。地下建成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钢铁长城。1952年12月下旬,我所在部队奉命北上,至博川一带执行反登陆和反空降任务。三八线防务交给了兄弟部队。进驻新防区地域后,勘察地形并拟定协同作战方案。在控制要点地区构筑野战工事及火炮、坦克阵地,并修筑了供部队机动的军用道路。

先期入朝的兄弟部队已经回国,只有我所在部队在警惕的守卫北朝鲜的西海岸。

1953年7月27日中、朝、美双方首席代表在开成的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此举彰显了中朝人民军队与美国及其仆从军奋战三年赢得这场惊世骇俗的战争最后胜利之日。我所在部队于7月28日奉命回国,这支部队率先入朝与美帝作战直到停战,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在历时五个战役和阵地防御作战中毙伤敌43365名其中美军25073名。


本文内容于 2011/9/1 17:24:45 被小编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是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战略气魄和无数英雄儿女保家卫国的坚定意志换来的。我国那时的军人多艰苦啊,要不是对新中国有着强大的热情和爱,以及中国志愿军的勇敢顽强,和那么强大的美军打是很困难的。


新中国刚刚成立,就和美国打了这么大的一场战争,何等艰难啊!新中国不容易啊.......

那时候的老兵,战斗经验确实丰富,希望这身本领能传给下一代共和国军人

向老兵致敬!!没有抗美援朝,就没有中国今天的地位!!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