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一个在蒋介石身边参与最高机密的智囊,但他同时又与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他功成身退之前,绝少提及个人经历。对于他的前半生,国民党党史专家称他为“导致神州陆沉的军事共谍”,蒋纬国说他是“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毛泽东对他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周恩来曾称赞他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军衔。中共军事情报工作领导者李克农上将之所以称他为“隐形人”,因为他有着奇特的经历、多重的身份、隐秘的角色,令人难以明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韩练成(1908-1984 02.27)

原名韩圭璋。宁夏固原县人。一九二五年参加西北军。曾任国民联军排长、连长,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营长、团长。参加过北伐战争。后任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师参谋长,独立第十一旅旅长,第一七○师副师长、师长,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国防部研究院研究员,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高级参谋,第四十六军副军长兼师长、军长,海南岛防卫司令官。积极参加抗日战争。一九四八年脱离国民党军队,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一九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三届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传奇经历

1947年2月20日开始,解放军仅用三天时间就把盘踞在莱芜的5万多国民党军队歼灭,并活捉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时任国民党省主席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得知消息后大为震惊,惊叹骂道:“5万多人,不知不觉三天就被消灭光了。老子就是放5万头猪在那里,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

莱芜战役的背后还隐藏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莱芜战役中李仙洲部推迟突围时间,战役打响后46军因没有主帅而乱成一团束手就擒,都是韩练成将军“从中作梗”,因此说,莱芜战役的胜利韩练成将军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韩练成将军是深入龙潭虎穴的四大传奇将军之一(其他三位将军是熊向晖、郭汝瑰、钱壮飞),是被蒋经国称为在“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最隐秘的隐形将军”。他的传奇故事人们津津乐道,成为文艺创作的题材,先后多次被搬上荧屏。80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将军从战场归来》就是根据韩练成的这段故事改编的。

韩练成1908年出生在宁夏固原一个贫苦的牧民家庭。1925年从军,曾在冯玉祥将军的部队参加过北伐战争,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后改名韩圭璋考取马鸿逵的军官教导团。1926年他结识了在西北军开展兵运工作的刘志丹、邓小平,接受了共产主义教育。期间刘志丹曾让他填写了入党志愿书,韩练成是否是正式党员也随着刘志丹在东征中牺牲而成为“悬案”。1929年,蒋冯反目,开始了生灵涂炭的中原大战,蒋介石被冯玉祥的部队包围在归德车站,蒋介石命悬一线。马鸿逵命令韩练成指挥部队声东击西,把蒋介石从重重包围中解救出来。因为韩练成对蒋介石有救命之恩,蒋介石特许其黄埔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这样韩练成成为未进黄埔军校的黄埔生。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赞成国共两党一致抗日的正确主张,投入抗战一线,并升职为副军长,后又调任重庆国民党军侍从室高级参谋。

在重庆期间与共产党人周恩来、董必武、李克农同志相识交往,深感共产党的伟大。在聆听了革命家讲述的革命道理后,有了一种醍醐灌顶、大彻大悟的感觉。当他提出参加革命时,周恩来建议他,当务之急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为抗日救国出力。董必武告诉他,到时候共产党人会派人和他联系。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想搞独裁,发动内战,派他出任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进攻山东解放区。由于第四十六军属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该军完成整编后,随即派到海南岛接受日军投降。这时韩练成想与我琼崖纵队联系,因琼崖纵队与党中央没有建立电台联系,韩练成的尝试没有成功。1946年6月内战爆发,四十六军从青岛上岸调往山东,配合国民党南北夹攻与山东解放区进行决战。

1947年元旦这天,华野首长陈毅收到了一封军委的电报,电报的大意是,国民党46军已由广东海运青岛,该军有起义的可能,望华野派人以董必武的名义与该军军长联系。陈毅与华野粟裕、黎玉、舒同等商议决定派广西人陈子谷前往46军。陈子谷乔装打扮来到46军驻地兰底镇见到了韩练成,韩练成向陈子谷道出了不便率部起义的苦衷,因为46军的三个师长一个是李宗仁的外甥,一个是桂系的少壮派,他根本不好调令,但他把蒋介石重点进攻山东的计划和盘告诉了陈子谷。同时向陈毅提出恳请派一位级别高的代表前来谈判。陈子谷向华野首长汇报后,陈毅决定派华东秘书长魏文伯前往,韩练成依然摇头。此时华野政治部主任舒同自荐请缨,深入虎穴。舒同与华野敌工部长杨斯德一同前往,舒、韩坦诚相见,达成五条协议,并安排杨斯德、解魁留守韩部,随时进行联系。

1947年1月28日,韩练成到徐州参加蒋介石、陈诚召开的军事会议,回来后马上把国民党进行鲁南作战、全迁临沂共匪的方案这一重要情报通过解魁传达到临沂的华野。

2月1日,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下达了占领新泰、莱芜的命令。韩练成马上把这一情报告诉杨斯德要他立即报告华野,华野迅速制定了在莱芜一带打一仗的作战方案。

2月6日毛主席代表中央军委发出A三密电,同意了华野的作战方案。

2月12日,李仙洲的部队占领口镇、莱芜、颜庄、新泰,摆出“一”字长蛇阵。

2月14日陈毅率领华野昼伏夜出到达蒙阴地区,20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莱城,李仙洲大惊失色,于21日晚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决定22日早八点向北突围。韩练成以46军部队分散不好集中为由建议推迟一天突围。他的建议得到了李仙洲的支持。李仙洲万万没有想到因为推迟一天突围,他的部队会葬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因为晚走一天,给了华野部队运动的时间,一天的时间不到,李仙洲的三个军就被牢牢地装在了华野的口袋里。

23日一大早,李仙洲就来到城北的北埠村,按照21日的约定,部队突围之前他和韩练成、73军军长韩浚要召开一个碰头会。到了突围时间,韩练成突然提出到城东找苏团长商量一件要事,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他的消息,李仙洲隐隐约约感到事情不妙,派46军的人在全城寻找,并交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10:30分,李仙洲下令突围,部队刚一行动就有稀稀拉拉的枪声,46军因为没有了主帅乱成一团。11时战役全面打响,华野的几个纵队一块出击,从莱芜到口镇的这片狭窄的土地上杀声阵阵,炮火连天,不到两个小时时间,李仙洲的六万大军被歼灭,莱芜战役取得了辉煌的胜利。那么,莱芜大战的关键时刻,韩练成怎么会神秘失踪呢?他到底去了那里?这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谜团。

26年后,李仙洲获特赦,从济南老家到莱芜重游,中共莱芜县委书记周兴礼同志,陪同李仙洲参观后泛舟雪野水库,谈到莱芜战役的往事后,李仙洲说:“我对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只身突围一事曾长期存疑:我率六万大军杀不出一条路,韩练成如何只身突出重围呢?”李仙洲说,周恩来总理给他解开了这个谜。1973年,李仙洲获特赦后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李仙洲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对周恩来执弟子礼。临别时,周恩来问李仙洲有什么要求,李仙洲就提出了他存疑20多年的上述问题。他得到了一个含蓄的答复:“韩练成同志就在北京,你们可以相见。”李仙洲虽然没有去见韩练成,不过他的20多年的存疑已经得到了解答。原来,韩练成离开李仙洲后,他就被杨斯德和解魁转移到莱城西关一家地下党联系的商店里,在商店的地下室里躲了起来。由于46军群龙无首,失去了指挥,部队立即陷入一片混乱,造成敌李仙洲司令长官指挥失控,拖住了73军主力,使人民解放军赢得了包围全歼二大主力军的机会,促成了莱芜战役的胜利。莱芜战役的胜利和随后进行的孟良崮战役的胜利彻底破灭了蒋介石重点进攻山东的美梦。

战役结束后,韩练成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陈毅和粟裕。在同华野首长共同生活的一段时间里,他萌生了再入虎穴的想法。经过中央批准后,4月16日韩练成带共产党得力干部张保祥经青岛去上海,然后到达南京。第二天面见蒋介石,把自己早已编好的故事向蒋介石表述了一番,什么孤身突围啊,什么扮成乞丐啊……蒋介石听后不但不怀疑他,而且对他格外热情,赞扬他是“孤胆英雄”。

在南京,韩练成担任了第八绥靖区副司令兼46军军长(因国民党经费紧张46军未组建成),后担任高级侍从参谋。就他孤身从莱芜战场回南京这件事,很多人持怀疑态度,如果不是他的沉着冷静应对很可能惹大事,他也越发感觉待在南京的危险。1949年初,韩练成担任甘肃省保安司令,到任后的第二天南京国民政府的拘捕令就到了省政府主席张治中的手里,原来在他离开南京的当天特务就破译了他和我军联系的密码。和平将军张治中秘送韩练成远走高飞,很好地保护了韩练成。韩练成先是逃往香港,后经东北到达解放区。建国后,韩练成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及甘肃省副省长等职,并于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多年的夙愿。他还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1984年2月27日,传奇将军韩练成在北京逝世,终年76岁。


马鼎盛:战略间谍韩练成 一人改写内战历史




凤凰卫视2009年9月26日《风范大国民》节目:隐形将军韩练成




马鼎盛:韩练成是国共内战的传奇人物。在国民党内部,他凭着机敏善战,深得三个对立派系高层的信任。冯玉祥把他当成“在北伐时期共患难”的战友;在抗日正面战场他还率领过桂系主力作战;甚至在莱芜战役惨败后,他反而钻到蒋介石身边成为参与最高机密的中将。在共产党方面,周恩来和他建立了密切的单线联系,称他是“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泽东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蒋纬国在一九九六年还说他“是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马鼎盛:1955年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一级解放勋章;但是在解放军的公开履历上只有:1925年从军,参加过北伐战争,后在国民党军任职,1948年参加解放军。曾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军科院战史研究部长,甘肃省副省长。而他在莱芜战役立奇功的历史却讳莫如深。




韩兢(韩练成之子):我的父亲韩练成被人称为“隐形将军”,不仅是因为他在解放前的隐秘,更因为他的传奇经历一直到他去世,也就是1984年,也没有完全公开。




解说:韩练成生前,绝少提及个人经历。他之所以被中共军事情报机关称作“隐形人”,除了有着奇特的经历、多重的身份、隐秘的角色,令人难以明辨之处,还在于他在抗战相持阶段秘密联络周恩来之后,将自己的旧照连同旧军人的历史付之一炬……




韩兢:他的性格开朗,思维敏捷,也很健谈,但从不炫耀自己的功绩。他绝口不提往事的原则是:“我在解放前为党工作是由周总理直接领导的,周总理不说的我不说,中央没有公开的我也不说。”




解说:韩练成自幼家贫,为了长大后能出头,父母坚持受苦也要让他进私塾。1925年,16岁的韩练成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黄埔军校到固原城招收学生,韩练成的母亲从做零工的东家借来甘肃省立第二中学韩圭璋的毕业文凭,让韩练成冒名报考黄埔军校。然而招生的老师却把名为“韩圭璋”的韩练成带到银川,进入了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当了一名学兵。




马鼎盛:1926年9月,马鸿逵的陆军第七师编为西北国民联军第四军,参加北伐战争。“韩圭璋”担任军警卫手枪营排长,随军向西安进发。联军总司令冯玉祥,推行“联俄、联共”政策,实施“固甘援陕,联晋图豫”的进军方略。而马鸿逵第四军的军阀积习很重,联军总政治部派来共产党员刘志丹出任政治处长,传播新思想、新作风。




马鼎盛:在进军西安途中,警卫营抓到两个逃兵剥光衣服绑着示众。刘志丹命令:“把衣服穿上,先关禁闭,明天再叫他们团里领人”。“韩圭璋”不理解,抓到逃兵打个半死甚至枪毙是军中常事,刘志丹说:“违反军纪一定要处分,但是,处分处分,处理得要有章法、分寸。咱们是革命军,不能沿袭旧军队、旧军阀随便打人杀人的恶习。”“韩圭璋”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点,很感兴趣。“他直率地说;”国民联军的革命精神是冯总司令发起的,但不是所有长官都像冯总司令一样联俄联共。“刘志丹启发他说:革命军人不但要作战勇敢,还要有个清醒的政治头脑。刘志丹认准”韩圭璋“是个好苗子,发给他一份”革命军人登记表“,指定专人作为培养他加入共产党的联系人。




马鼎盛:不久,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冯玉祥联蒋清共,刘志丹等共产党人被”礼送出境“。韩圭璋还没入党就和组织断了联系。韩练成被被指为”共产党潜伏分子“,是冯玉祥保他过关。




解说:1929年,军阀混战全面爆发。5月,冯玉祥通电讨蒋,自任”护党救国军西北路总司令“。属下马鸿逵等部先后投蒋倒冯,马部被改编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驻守徐州。




解说:1930年,蒋、冯主力在豫东鏖战,蒋介石在归德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上指挥作战。




韩兢:这种诡异的变局,使我父亲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他不知道该跟着谁去打谁,作为一个政治上还不成熟的青年,他还没有形成独立的判断力,作为一个中下级军官,他也没有选择的资格,不管他是否心甘情愿,他只能跟随着他的长官,用自己的生命去闯世界。除了生命之外,他没有任何本钱。




韩兢:蒋介石用“银弹”打败很多战场上的劲敌




解说:韩圭璋时任马鸿逵部第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守备归德。31日,冯军包围了蒋介石的”列车行营“。韩圭璋奉命前去”救驾“,危机之下,韩圭璋率部冲入火车站,成功解围。也因此被召进”总司令列车行营“,第一次受到蒋介石的接见。




韩兢:那天晚上,蒋军12架飞机全部被炸毁,机师、地勤50余人被俘虏。而我父亲,却在火车站的”勤王“之战,打出了头!




解说:蒋介石手谕江苏省主席陈果夫:“学生韩练成,着以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尽先任用。”在这一纸手谕里,蒋介石按照韩的愿望:用回了韩的本名“韩练成”。从此韩练成进入黄埔系。这段史实,无论在解放前,还是解放后,知之者甚少。




马鼎盛:仕途顺利又深得蒋介石信任的韩练成,迫切希望有用武之地能报效国家、报答校长知遇之恩。但他一直不认同蒋介石的积极“剿共”政策,他认为:共产党和别的派系不一样,他们有思想、有主义,又有军队,即便没了地盘,也决不是轻易能剿灭的,与其大动干戈去打内战,真不如集中全民族的兵力、物力、财力去打日本侵略者。




马鼎盛:1935年秋,蒋介石特批韩练成进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深造,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对督促“剿共”的蒋介石发动兵谏。陆军大学停课,教育长杨杰要求师生推测事变走向、推演事变对策。韩练成分析:“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这次事变是因政治而起,必须由政治途径解决。他的对策力排众议,但与杨杰“由蒋主动,和平解决”之上策不谋而合。杨杰因韩练成归德救蒋认为他是“有战术头脑的勇将”,此时更是刮目相看,认为他是“有战略眼光的将才”,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推荐韩练成去德国学习军事。韩练成开始恶补德文,尽管后来并未成行,但是向德国教官学到治学严谨的作风,行为、举止发生很大改变,以致许多同僚都误认他在德国深造过。




解说: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身在陆大的韩练成也要求去前线,当时的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在此前与直奉联军作战时,就对韩练成的英勇表现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保荐他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并指派他为李、白两人与各方联络的军事代表。已被蒋介石钦点列入黄埔系的韩练成,此时又进入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桂系视线。1939年,韩练成在昆仑关战役后升任师长,蒋介石非常高兴,给了他一笔5万元的特支费,要他与各方人士联络感情,站稳脚跟。




韩兢:我父亲事后知道,蒋介石笼络,有价值的师长,用4至5万元,笼络军长,要15至20万元,对级别更高的将领,那就更多了,这就是蒋介石的“银弹”,很多战场上的劲敌,都被这个秘密武器打败了。




解说:深获国民党各方信任的韩练成,有机会参与各种高层会晤,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一次在陪同白崇禧会晤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共产党代表时,韩练成第一次见到了周恩来。




韩兢:我父亲在投身北伐时,虽然有反帝、反封建的热情,有建立大同世界的理想,但在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对前途的选择仍然多是在利害、利益这两种取向中摇摆。




解说:一九四二年五月,韩练成进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作研究员,期间韩练成得以梳理自己的人生轨迹:从军17载,以自己当时的军衔、职务,在军中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但苦闷、压抑、孤独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各派系的明争暗斗,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荒谬,都让韩练成觉得报国投错了门。




韩兢:抗战爆发,责任和道义开始出现在他的选择取向中,他经常思考作为军人的意义,他逐渐固化了救国救民的人生目标,个人的利害和利益已经不足道、已经无所谓了。


蒋纬国:韩练成是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最危险的共谍




解说:1942年6月,经过缜密的考虑,韩练成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他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与周恩来的第一次单独会面。由于与周已不是初次见面,又有“黄埔师生”关系,谈话直入主题:韩练成向周恩来简要通报了军事、政治形势之后,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要求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则坦诚地希望他在国统区、在蒋、桂高层好好工作,为国家、为抗日统一战线作贡献。




马鼎盛:在韩练成与周恩来秘密见面时,周恩来问:“有个西北军的,也是你们西北老乡,名叫韩圭璋的人,你认识吗?”韩练成惊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韩圭璋”。周告诉韩说,刘志丹早就跟我提起过你了。




马鼎盛:一九四三年五月,韩练成从国防研究院毕业,被蒋介石调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担任高级参谋,由于中原大战救蒋有功,韩练成在侍从室内的地位比一般参谋要高,也被人称为“组长”。蒋介石还亲自介绍蒋经国、蒋纬国认识韩练成,蒋家兄弟则称韩为“师兄”。韩练成作为蒋介石的心腹将领,自然在大批黄埔将领中建立起密切的关系,对他等待时机、里应外合、反戈一击作好准备。国民党百万大军倒戈,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了大功,立了奇功;吴化文率2万人战场起义,帮解放军攻克第一个省会——济南;曾泽生献出了长春;刘昌义4万官兵起义,助陈毅轻取大上海;卢汉、刘文辉率四五万钦军,献出了云南、西康;20万国民党军相继起义,看看,在四年国共的决战当中,共有114万国民党正规军倒戈。




马鼎盛:运用特殊身份,让蒋介石的内战彻底失败!韩练成决心已定。机会来了。




马鼎盛:1947年2月韩练成率四十六军和七十三军等合编为北线兵团,按照蒋介石“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的战役设想,投入了“鲁南会战”。当时山东陈毅、粟裕的华东野战军只有十来万人,国军则有三十一万机动兵力。韩练成将国军计划密报给陈毅,陈毅虽然知道韩练成有心投靠,但是兵危战凶,防人之心不可无。2月20日,莱芜战役打响,陈毅令谍报员潜入敌阵,但务必拖延到总攻的炮响才联系韩练成,大致告知作战计划以便配合策应。第四十六军是桂系的基本班底,各师师长都是李宗仁、白崇禧的亲信,韩练成根本不可能指挥四十六军战场起义,只能拖住各师不入莱芜城。在二十一日共军肃清外围,集中四个纵队吃掉七十三军一个师之后,国军准备二十二日晨突围,韩练成极力拖延一天。二十二日共军血战夺取吐丝口合围国军。韩练成趁乱出逃,原计划五个师互相掩护突围变成大溃败,陈毅以轻微伤亡全歼敌五万五千人。活捉韩练成的解放军团长接到陈毅的电话:“你马上放人,甚么也不准问!”这战略间谍还要潜回到南京继续提供超级情报。




马鼎盛:虽然国民党变节将军有不少受封为共产党将军,但是像韩练成那样没带千军万马“战场起义”,而是丢掉部队只身被俘却获授中将军衔的确是异数。




解说: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五万六千余人被歼灭,李仙洲、韩浚等21名将级军官被俘。战役结束后,韩练成带着另一联络员日夜兼程赶往青岛,经上海回到南京。蒋介石不但没有怀疑,反而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全军覆没的韩练成未受到处分。




韩兢:我父亲在莱芜战役之后,只身返回南京,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但是他有把握过这一关,因为“鲁南会战”的战役想定在十几天内没有根据战况作出任何相应的变化,我父亲只是由于坚持了蒋介石和陈诚的错误判断而战败,之后又及时返回并作详细的战役会报,这是一个服从上级命令而战败的败军之将能作的一切,也是一段一段准确定位的连续结果,绝不是有些文人编的什么“由于白崇禧包庇韩练成、蒋介石没办法”,或者“蒋介石为了在剿共中消灭桂系异己而包庇韩练成”,或者“韩练成救蒋有功被赦免”等等非军事专业的猜想。




解说:一九四七年三月,蒋介石亲自下令,调韩练成入国民政府参军处任参军。参军处时由上将参军长1人、陆海空三军将级参军10-15人组成。这次韩练成在蒋身边参与机要的程度要高很多:送蒋看的战报最后经韩过手,蒋批出的命令最先经韩过目。




韩兢:1996年,一位和蒋纬国私交甚好的一个台湾世家子弟告诉我,纬国将军说,令尊是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蒋介石指着何应钦大喊:韩练成出走都是你们逼的!




解说:五月的孟良崮战役前,对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到底是走还是守,韩练成在关键时刻对蒋说了一句:“共军善打运动战,我们在鲁南(莱芜)就是在运动中吃的亏。”促使蒋介石下了决心:七十四师死守孟良崮、吸住共军、四面合围、歼灭陈毅主力。结果七十四师全军覆没。




解说:1948年4月,蒋介石单独召见韩练成,决定派他去作甘肃省的保安司令,利用过去的关系,在西北巩固自已的地位。韩练成欣然受命,他想利用这个机会,用蒋介石的钱再拉起一支部队,为以后的西北决战做准备。遗憾的是这个计划没能实施。1948年10月,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将他调回南京,准备向他下手。在友人的帮助和地下党的掩护下,韩练成机智地利用国民党上层各派系的矛盾,成功躲过了特务的追捕,取道香港,最终于1949年1月到达解放区。




马鼎盛:一九四九年八月,韩练成担任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一九五零年一月,韩练成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主席是彭德怀,副主席习仲勋、张治中。张治中当着彭德怀和习仲勋等人的面说:“在何应钦向蒋介石报告:韩已到了解放区时,蒋一把打落了桌上的玻璃杯,指着何应钦等人大喊:‘都是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贬他一个中将当旅长,他怎么会走?’”张治中还说,他问过周总理:“韩是蒋身边的红人,并非常人从表面上看到的‘杂牌’军人,也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跟了共产党走?”周恩来答道:“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解说:一九五五年九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原来根据他的条件和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军军长对待,完全可以授上将军衔,可韩练成却明确表态,他坚持按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最后,韩练成不仅没有接受对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连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都没有接受,看都没看,就一次性地交了党费。一时间,韩练成要党员不要上将,成为军中的美谈。




韩兢:我们是西北人,他是很怕蛇的,但他曾不止一次说到蛇。




解说;蛇是没有手、没有脚、甚至近于盲、哑的动物,它还必须年复一年地、在毫无御寒被覆、毫无能量补给的状况下熬过漫长的冬季,但它却具有远超于其它动物的忍耐力和感知力,它居然能在不声不响的匍匐中突然出袭,完成那致命的一击!




韩兢:父亲说,蛇是一种令人恐怖、令人厌恶的动物,但它绝境求战致胜的精神和能力却不得不令人敬佩。这是他是体味自己的一生:为军人者,可以像恐龙猛犸狮虎熊罴一般惨烈拼杀,死它个惊天动地!但是为谍者,却必须像蛇那样,隐忍终生,死也死得无声无息。




马鼎盛:韩练成1984年2月27日病逝于北京,他的葬礼简朴,却哀荣极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xxx、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和陈云都送了花圈。骨灰撒进黄河。他的一生是“高谋一著潜渊府,澹泊半生掩吴钩”。




马鼎盛:晚年韩练成常对儿子韩兢说:我这后半生不争名、不争利、也不喜欢扎堆凑热闹,死后最好落个清净,不管按规定先得装进什么盒子、安放在哪个革命公墓,最后还得靠你把我接出来,和你妈的骨灰合在一起,随便撒到哪条江、哪道河、哪条渠都行。韩兢说我家没有祖坟,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把骨灰撒进水里,可能是“仁者爱山,智者爱水”。




马鼎盛:韩练成还要儿子韩兢分析“军人”和“武夫”的异同,分析“和”与“战”、“诚”与“诈”的时空需求和道德价值。韩练成认为:军人本是暴力冲突的主体,但军人的真正职责却是“以战去战”、“止戈为武”,古来为将五德“仁、智、信、勇、严”之中,只有“仁”是“道”,其余都是“术”。只要献身于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就是最大的“仁”、遵循了最大的“道”!




本文内容于 2011/8/31 17:58:05 被htwandcsh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