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三幕 东亚崛起 第二章 《莫斯科条约》 第二节 形势报告

台海争锋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第二节 形势报告会(上) 从天津返回宿舍,已是凌晨一点多,可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周扬那空荡荡的裤腿,还有他那张颓废的脸,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到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晨7点45,吃过早餐,机关团(处)以上的干部们,便陆续到战略情报与反应部那间巨大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第二节 形势报告会(上)


从天津返回宿舍,已是凌晨一点多,可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周扬那空荡荡的裤腿,还有他那张颓废的脸,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到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晨7点45,吃过早餐,机关团(处)以上的干部们,便陆续到战略情报与反应部那间巨大而又略显简陋的阶梯会议室集合。在会议室内,除了第一排安排了部里面的常委座次外,其他座位前的桌子上,并没有标明各人所坐的位置。所以提前到的干部,几乎全都集中在中间靠后的位置,资格老一些的大校、少将们,则索性坐到了最后几排。进门之后,我扫了一眼会议室,看到张立坐在会议室的前半部分,心想反正部里熟人也不多,便走了过去挨着他坐下。

“最近忙什么呢?赵锐还好吧?”张立看着手里的书,头也没抬便问了一句,我注意到,那本书的页边上,布满了张立自己的笔记和批注。

“哦,他左边的肝切了四分之一,但康复得还行,就是脸色有点差。老师,你在看什么书?”我问。

“哦!柏林写的《自由四论》,政治学方面的原著,主要谈美国人价值观里面关于自由概念的基础理论。”张立合上书,让我看了看封面。

“政治学!你看这书干嘛?”我有些不理解地问。

“老头子交代我看的,说以后不仅要打军事仗,还要打政治仗,不理解美国人对于自由的理解,我们在舆论上、心理上的战斗,要么是被动防御,要么是无的放矢,都是自欺欺人,一点作用都没有!”张立叹了口气,接着说:“另外,现在东亚联邦三个国家互相取长补短,下一步,三个国家都要搞******,为政治上的整合做铺垫,所以要借鉴一些西方的有益经验,特别是美国那种复合联邦制,对我们三个国家组建联邦,还有有很多借鉴意义的。所以,咱们当兵的也需要了解一些政治学方面的基本原理,到时候容易领会中央精神,不然真跟不上趟儿了。”

听了这些,我觉得有些道理,便说:“老师,那你推荐我几本书,咱也学习学习。”

“行!到时候给你开个书单!”张立点点头,突然,他又拒绝了,还微笑着说:“让我开什么书单啊?直接找你老丈人啊!对了,最近跟白羽然进展得怎么样?啥时候吃你们的喜糖啊?”

“你是我导师啊!你不给我开谁给我开啊!”我笑了笑说:“白羽然还在莫斯科!上周通了次电话,她说《莫斯科条约》执行得不是很顺利,特别是俄罗斯方面,老是扯皮。”

张立听了,叹了口气说:“不知道老毛子心里在想什么?盖不住只是用条约忽悠咱们,其实他们就是想坐山观虎斗,根本就没有出兵阿拉斯加的计划。”

我们继续聊着,到了8点左右,白望南部长准时地出现在主席台上。值班干部报告之后,他从容地坐下,并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材料,摆在桌上,然后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水,开始了他的开场白:“同志们,中央军委要求各大单位主官,做一次形势报告,谈一谈我们国家以及世界热点地区的战争形势,当然,重点还是在国内。这个形势报告分两次完成,军事方面的由我来报告,政治方面和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由政委报告。会议内容机密,希望大家遵守保密纪律。”

随后,他举起桌上的材料,有些出乎大家意料地说:“这份讲话稿,是咱们部办廖秘书,组织作战部、组织部的几名同志,熬了三天三夜赶出来的。他们很辛苦,我看了一下,写的也不错,层次分明,辞藻华丽,工整对仗,从这份讲稿的质量来看,我认为,我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的笔杆子们,水平是不低的!”

会议室里传出了一阵笑声。

“但是,我个人认为,这篇稿子上的东西,新闻里、报纸上,都已经讲到了,也是大家所熟悉的东西,最多添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数字和数据。但一些该讲透的问题没讲透,对于一些敏感的问题,也不敢大胆地抛出来研究讨论,处理得有些过分和谐了。今天到会的,都是团以上干部,我相信大家的觉悟和纪律观念都是过关的!所以今天,我们就脱开稿子来讲一讲,讨论讨论那些报纸、宣传材料上没有的东西,为什么讲这些,因为我认为,这是你们这些军队中层干部、机关干部,应该、也是又必须了解的东西。”

白望南在做开场白的时候,我的目光不自觉地盯着左前方的廖秘书,只见他的眉宇间的表情,在短短的瞬间,便完成了从紧张到喜悦,从喜悦到惊讶的转变,最后流入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

“另外补充一句,会上大家就不要做笔记了!”白望南说道:“今天会上说的内容与下发给大家的学习材料,如果有出入的地方,一切以学习材料为准!空口说的总是比不过白纸黑字嘛!”

听完这话,会场内出现了一小阵窃窃私语的嘈杂声,几处角落,也传来轻轻的笑声,会场的气氛,也开始轻松起来,一些新到部里的同志,原先也都是带着闲书和报纸来的,听完开场白后,便纷纷合上书本,收起报纸,打算认真听讲。

“看过战报的同志已经了解到了,咱们华东地区最大的出海口——上海,已经失守。尽管在报纸和新闻里,我们宣传的是东亚联邦正在集结兵力,准备反攻上海。但实际情况是,在东南战区,我们仍旧处于劣势,当前已经不是反攻不反攻上海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守得住南京的问题。”

“所以,下一场战役,不是围绕着上海来展开,而是围绕着南京进行攻防,美国人依旧扮演攻方,我们,则还是扮演守方。关于南京方面攻防战的细节问题,我在这里就不展开了,你们各处工作需要的话,可以到作战部保密室去查相关的电报和资料。在今天开始形势报告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认为,美国人攻打南京的目的是什么?换句话说,美国人在我们国家的战略企图是什么?不知道你们中间有人思考过这个问题没有?谁能够代表美国人,来给我解释一下?”

一听到提问,大部分人迅速地低下了头,因为熟悉白望南开会风格的同志都已经了解,这个原国防大学训练部长、副校长,在开会的时候,总是喜欢像上课一样,点名叫人起来回答问题、发表意见。

“报告部长!”这时,一名年轻的中校站起身来,大声地说道:“夺取南京,是为了建立一条继续北上的通道。美国人的战略目标,最终还是北京?”

“马光明,第三特种作战旅的政治部主任,和你一批调来部里的,现在在干部部调配处当处长,肥缺!”张立的目光依旧在那那本《自由四论》上,头也没抬,光听声音就认出了此人,并给我介绍了情况。

“好的,请坐!有没有不同的看法?”白望南不置可否,扫视了一下会场,见没人说话,便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美军要北上,并最终占领北京,还需要攻占合肥、徐州、济南、天津等重镇,你们觉得,如果你是美国的指挥官,你有没有这么大的承受能力,并且顶住巨大伤亡所带来的压力,与我们东亚联邦展开逐座城市的争夺?”

白望南顿了顿,接着说:“上海保卫战,我们伤亡近八万人,敌人伤亡的总人数与我们大致相同。在敌人的阵亡人数中,有将近3万名美国士兵。如果按照马处长的研判,美国人如果要北上,那么,在后续的战役中,仅仅只计算南京、合肥、徐州、济南和天津这五座重要城市,美国人至少就要准备十五万套裹尸袋。而这么大的伤亡,并不能保证换取占领北京的荣誉,甚至连兵临北京城的战略态势也未必能换取?美国人是否有这么坚强的决心呢?”

见大家还是没有反应,白望南直接点将,点出了自己的学生,我身旁的张立。

“作战部的张部长,你分管我们部的主要作战任务,还是个军事学博士,来,你来为我指点一下迷津,你认为美国人夺取南京的目的,是为了北上吗?”

张立一听部长点自己的名,也不紧张,只是轻轻地把书合上,然后张了张肩膀,站起身来说:“不会!”

“你的理由!”

“如果美军夺取南京后继续北上,台湾、海南,以及其他沦陷区空军基地的数量和规模,都很难支撑其大规模的战役行动,那么,为了继续维持海空优势,美国海军就势必要出动航母战斗群,可惜,即使航母战斗群参与战斗,但其一旦前出至台湾以北海域,那么,不仅要受到我山东、河北两省岸基火力的威胁,而且以战机作战半径来计算,它们还会受到来自我国辽宁,韩国以及日本南部空中力量的威胁。”

张立略微思考了一下,接着说:“从东亚联邦战争委员会联合战役研究所上周发来的报告看,徐州郑州一线,已经成为当前美国与东亚联邦海空优势的分水岭,换句简单的话说,徐郑线以北,我们的海空力量占优势,徐郑线以南,美国人占优势。因此,我可以肯定地说,美国人绝不会以北上为目的,套用我们空降兵第十六军136团团长,同时也是我的学生程晓的一句话‘不占据天空和海洋,美国军队什么都不是!’来说,美国人如果选择北上,只能是自取灭亡。”

当大家以为他发言完毕时,张立略带挑战地看了马光明一眼后说:“况且,美国人如果要北上,完全用不着攻打南京,直接沿海北上就可以了。”

张立的分析似乎是白望南想要的,但他并不完全满意,于是接着问:“既然是这样,那么张部长,你认为美国人攻打南京的战略企图是什么?”

“沿长江西进!如果美国人有能力攻占南京,那么,他们下一个目标就是武汉,而最终目标,将会是重庆。”张立不加思索地立刻回答。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坚定而锐利,呈现出了一名军人应有的果断和凶狠。

“理由!”白望南满意地点了点头。

“北方有我们的首都北京,因此,我们兵力部署的重点,全都集中在山东、河北、河南以及山西四省。其实,这种兵力部署,也是韩国和日本所愿意看到的,因为北方不仅有我们的首都,同时,也有韩国和日本的领土,因此,中国华北地区是东亚联邦三国共同的关注点。”张立顿了顿,接着说:“从韩国反面愿意派出五万地面部队,协助我构建长江防线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另外,如果日本方面的十万陆军毁于美国的核打击,我相信,他们也会协助我们防御华北。”

“但是,从中国的角度出发,这种兵力部署是以牺牲我国西部地区为代价的。”张立话锋一转说道:“目前,能够调动的主力机动部队,全部部署在鲁、豫、冀、晋和京津地区;而从上海撤出的主力部队,则全都集中在南京周边。当然,我们在中蒙边境、中印边境,还有新疆和西藏,还有很多颇具战斗力的部队,但大家也知道,这些部队是不可能调动的。所以,南京一旦失守,换句话说,一旦东南战区雷林的部队消耗殆尽后,美国人将沿长江长驱西进,从武汉到重庆,我们将没有任何防御和反制力量。即使有,长江在成为我们防御的天然屏障的同时,也会成为阻碍我们南下支援的屏障。”

“那美国人西进的目的呢?”白望南还是不肯放过张立,逼问道。

张立低头瞅了我一眼,有些尴尬地说:“美国人想必是分裂我们的国家吧!”

听了张立这个近乎敷衍式的答案,我觉得他肯定不能蒙混过关,张立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冲着我也尴尬地笑了笑。

但令我们没想到的是,白望南竟然猛地拍了下桌子,大声说到:“很对!讲到点子上了!张部长,你请坐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