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伊朗核危机、预想冲突路线图和原教旨主义的困境

克莱因瓶里的猫 收藏 20 1088
导读:美国借二战的犹太人苦情戏将犹太复国主义者顺利塞入特拉维夫,并乘机建国。数千年前的旧约预言出人意料的成为现实。通过五次中东战争成长为小霸王的以色列成功的成为美国控制中东局势的棋子之一。这个棋子占据着亚伯拉罕诸教的圣地 --- 耶路撒冷,同时影响着巴勒斯坦的未来。

伊朗核危机、预想冲突路线图和***原教旨主义的困境

一、伊朗 --- 二十一世纪的宗教“苏维埃”

美国借二战的犹太人苦情戏将犹太复国主义者顺利塞入特拉维夫,并乘机建国。数千年前的旧约预言出人意料的成为现实。通过五次中东战争成长为小霸王的以色列成功的成为美国控制中东局势的棋子之一。这个棋子占据着亚伯拉罕诸教的圣地 --- 耶路撒冷,同时影响着巴勒斯坦的未来。

由于成功催化了以色列国内鹰派(主要是利库德集团)和巴勒斯坦极端派(主要是哈马斯)之间的对立。这种对立成了质量优良的引信,可随时点燃。同时因伊朗在宗教革命后开始有了称霸***世界的野心,这体现在霍梅尼提出的“***主义”和“输出***革命”等意识形态口号上。其战略武器计划、对以色列政策的调整以及对巴勒斯坦建国问题的指指点点都显露出了明显野心。尤其是他将巴列维时代的亲以政策改成了伊朗时代的反以灭以。这种极端化的调整被伊朗官方表现的斩钉截铁和不容妥协。身为雅利安人后代,和以色列并不接壤也毫无世仇的伊朗,居然会比巴勒斯坦人更仇视以色列,并通过霍梅尼之口叫嚣出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这对于一个声称爱好和平的学者型领袖来说是有点不可思议的。而“抹去”这样的词眼就为前述引信添加了一个绝佳备择,而且是危险因数更大的。为什么呢?因为以色列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拥核国家。而伊朗本身又正在制造和享受着中东核扩散,现在谁又敢拍胸脯保证伊朗绝对没有核武器呢?

第一个引信的拆除取决于以巴各自阵营中的鹰派和极端派,第二个引信的拆除取决于持灭以立场的神权时代的伊朗。而这两个引信的拆除又都取决于美国的中东政策。以巴和谈的根本条件是上述第一个引信的拆除,而第一个引信能否顺利拆除又涉及到第二个引信。美国中东政策直接关联到犹太人、穆斯林和原油。这三方面和美国内部存在重大牵连。犹太人涉及到了美国国内犹太集团和以色列;穆斯林涉及到了少数民族和宗教政策;而原油则涉及到了太多的东西。那为什么说神权时代的伊朗关系到了美国中东政策呢?那是因为就像朝鲜一样,伊朗也是美国影响中东势力均衡的棋子。这个棋子具有类似朝鲜但远远超越朝鲜,直追前苏的鲜明特色,对于美国中东政策的顺利推进是不可或缺的。

伊朗作为中东大国,在霍梅尼的领导下成功的发起了***教复兴运动。在这场运动中,霍梅尼提出了契合穆斯林下层社会口味的“***主义”。这种主义具有典型的乌托邦、意识形态统一、均贫富和由下至上的底层革命特征。同时还带有极端性质的反世俗和宗教狂迷色彩。霍梅尼利用《古兰经》做粘合剂将平民信众和原教旨主义流派的宗教人士聚合起来,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合力。同时为这股合力明确了今后的斗争对象 --- 对***世界内部来说是世俗派、修正派、掌权的军官团和各国王室这样的对象,对***世界以外来说是西方世界,主要是美以。在此,他还特意将以色列树为国家级标靶。认为只要以色列存在,那《古兰经》的圣辉就无法光照耶路撒冷,“***主义”革命就不可能成功。当然不出所料,他也将反美打造成了重要口号,但似乎在这方面热情欠缺。

我们如果把霍梅尼比作列宁,那么伊朗就可以看成是二十一世纪的宗教“苏维埃”,而霍梅尼提出的“***主义”就成了不同于“东方”和“西方”的新型意识形态。将霍梅尼和列宁做对比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两者都有被前政权驱逐出境、流亡国外的经历;两者都怀有超越国家的大同性质终极理想;两者都搬出了原著者已不在人间的“圣典”作为理论依据,列宁搬出了《资本论》,霍梅尼则搬出了《古兰经》;两者都热衷于搞跨国界的意识形态同盟;两者都爱以自我为中心,拒绝同盟内部的修正主义倾向;两者后期的革命成功又都得到过来自自由世界的帮助,列宁是从德国,霍梅尼则是从法国;两者都将反美作为必不可少的口号。。。这样的巧合是值得深思的。对于这样的意识形态发源地国家,美国的区域性政策当然得重点照顾。

二、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主义 --- 上世纪的三次巨型意识形态社会实验

[ 一个无法控制其传播的意识形态兴起是不能用武力加以扼杀的,无论是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还是现在局限于中东的***主义。 ] 资本主义显然明白这点。比如对于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社会在明知“共产”两字和“资本”水火不容的情况下居然能积极资助列宁这样的流亡者回国去创建事业。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们可以假设以下的情形:我承认你的意识形态有道理,也确实可以蛊惑一批人,但是不是有长久的生命力和更强的竞争力就得通过时间来检验了。虽然你口口声声要“共产”我,和我不共戴天,但我不会从摇篮里扼杀你。因为我明白:暴力扼杀不能决定一种重要意识形态的未来,而只能通过社会实践的检验来决定。所以,哥现在出钱出力让你回去搞你的意识形态实验。成功了,最好,大家都听你的。不成功的话,那你就得反思了。这只是笔者在听闻当年列宁流亡期间秘闻后的臆测。这种想法会否被认为是过度阴谋论?对此,笔者毫不忌讳。因为在私有制无法消除的前提下,或大或小的阴谋只能常态的存在于人性本私的群体之中,尤其是国家。如果观者能认同这点,那请继续看下去。

回到前述话题。列宁的共产主义社会实验在进行了一个世纪后,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社会实验则短得多。谁叫小胡子太过疯狂和极端呢?所以只能提前 GAME OVER 了。而霍梅尼在引经据典的搞起***主义革命之后,这场运动将走向何方?是被资本主义社会扼杀于摇篮之中还是重复先前对待列宁的手法?各位在比对之后应能得出自己的结论。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只要一种想法具有一定民意基础和理论基础,而且阻止不了它的传播,那你就不能看它不顺眼就扼杀它,这无助于人类社会的有效进化。如果霍梅尼要搞“***主义”革命,那就应该扶上马,送一程,让他去搞。看看能搞成什么样子。如果霍梅尼提出的“铲除以色列”真是广大信众心中所想和有道理的,而且也堵不了他的嘴,那就应该让他去干。有些人光和他讲道理没用的,只有让其在现实中撞了南墙才会回头,见了棺材才会落泪。即使基本条件都OK了,还有最后一点:他具有实现自己“***主义”和“铲除以色列”的必须能力吗?所以我们看到:伊朗顺利建国了。

这里有人可能要提到拉登,并以宗教狂迷者的视死如归来证明霍梅尼只要一有能力就肯定会灭了以色列。确实,要真有这个能力的话,霍梅尼本人肯定不会食言,以色列恐怕也在劫难逃。但要霍梅尼没这个能力,或者就算有也必须付出巨大代价的话,那么他就得考虑以下两个问题:

1. 以色列会眼睁睁地坐以待毙吗?会允许伊朗发展出这种能力吗?

2. 伊朗民众允许当权者这么做吗?他们愿意成为当权者的陪葬品吗?

3. 伊朗承受得了因外部制裁而导致的内外压力吗?

我们说:

1. 以色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一个平时嚷嚷要灭了你的亡命徒即将造出一个大杀器,你会眼睁睁的坐在那儿等他下手吗?你会允许他把杀器造出来吗?

2. 伊朗国内民众当然不会允许当权者这么做。他们中的年轻一代连点本教的清规戒律都受不了,难道还受得了当权者拉他们一起去做亡命徒?就算老一辈的甘当霍梅尼意志的陪葬品,年轻一代呢?

3. 这个倒比较难说。死硬派当然能承受,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当权者或和当权者走得近,受到的照顾也能多一点。但年轻一代受得了因外部制裁而导致的国内经济问题吗?

同时我们还要考虑一个问题:霍梅尼的灭以观点成立吗?

他的观点是:以色列是外族侵略者建立的国家,这个国家即使被联合国承认也没用,因为联合国代表不了***世界。***世界不承认以色列的建国,侵略者必须被赶走或被铲除。他的观点如果是被侵略者,也就是巴勒斯坦说出来的,那当然成立。但问题是这不是巴勒斯坦官方的观点,而是另一个国家的越俎代庖。巴勒斯坦官方也就是受到联合国承认的法塔赫组织并未要求以色列归还全部被侵占领土,而仅仅是要求回归1967年以前的分界状态。也就是说:法塔赫已经代表巴勒斯坦认了,认了以方侵略的事实。因此,霍梅尼的灭以观点是不成立的。霍梅尼或者伊朗怎么有资格代表巴勒斯坦呢?

说到这里,我们就要深究一下霍梅尼提出这个灭以观点的目的和动机了:

霍梅尼的“***主义”主张全世界穆斯林在***教旗帜下团结起来,建立统一的***实体,实现统一的***世界秩序。这是不是挺熟悉?是的,这类似马克思的政治景愿。但区别是从一开始就挑明了要抛弃世俗的“国家”概念,实现以宗教教义来凝聚的,超疆界的,大同性质的信仰集合体。也就是说:伊朗这个国家暂时只是霍梅尼大计划的第一阶段产物,只要还有其他***国家没有被彻底改造,并且大家合并,那么就只能算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因此,霍梅尼明确提出了其他***国家必须抛弃现有政体形式,复制伊朗模式。如果当权者不愿意这么做,那么底层民众就应该为此抗争。然后霍梅尼又提到了巴勒斯坦的特殊性。作为***教的圣城 --- 耶路撒冷位于先前巴勒斯坦国境内,而现在被犹太复国主义者占据,因此这些亵渎了圣城的侵略者不光是巴勒斯坦的敌人,同时还是整个***世界的敌人。光复巴勒斯坦不仅仅是巴勒斯坦人的使命,而是整个***世界的共同使命。并且光复后绝对不能走像法塔赫所主张的世俗国家路线,而应是复制伊朗模式,否则就是世俗主义对安拉的亵渎。这是霍梅尼的目的。而他提出这个目的的动机就在于他所声称的复兴整个***世界。

简要概述:霍梅尼的目的就是将占据圣城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赶出巴勒斯坦,建立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的,霍梅尼理想中的,包括了伊朗等全部***国家疆土的统一实体。所以对霍梅尼来说,以色列是必须被铲除的。没这步,那就没有下一步。而偏偏巴勒斯坦的正统领导层 --- 法塔赫和他意见相左。那么出于技术操作的原因,伊朗就必须消除前述越俎代庖的不利局面,以达成这样一个新的有利局面,即:“铲除以色列”是作为被侵略者的巴勒斯坦的自主意志,而不仅仅是伊朗的意志。这样一来,被雀占鸠巢的国家当然就有权要求侵略者撤离,然后收复全部被占领土。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任何正义的主权国家和联合国都无法反对的。你反对了,那你就失去了正义性。

那巴勒斯坦先前和以色列之间的边界协议算不算一种障碍?对这个协议,他们可以说那只能代表前领导层,后来者完全可以不承认,就像希特勒不承认《凡尔赛条约》一样。再说了,先前的协议仅仅是关于如何划定巴勒斯坦自治区的边界,而不是国界。所以就算承认这个协议也仅仅是承认自治区边界,而不是国界。所以伊朗如果不能扭转法塔赫的对以立场,那就必须扶持一个听话的来取而代之。于是我们看到了伊朗扶持哈马斯。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9/1 6:13:20 被共产主义青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内容已编辑至一楼


二、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主义 --- 上世纪的三次巨型意识形态社会实验


[ 一个无法控制其传播的意识形态兴起是不能用武力加以扼杀的,无论是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还是现在局限于中东的***主义。 ] 资本主义显然明白这点。比如对于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社会在明知“共产”两字和“资本”水火不容的情况下居然能积极资助列宁这样的流亡者回国去创建事业。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们可以假设以下的情形:我承认你的意识形态有道理,也确实可以蛊惑一批人,但是不是有长久的生命力和更强的竞争力就得通过时间来检验了。虽然你口口声声要“共产”我,和我不共戴天,但我不会从摇篮里扼杀你。因为我明白:暴力扼杀不能决定一种重要意识形态的未来,而只能通过社会实践的检验来决定。所以,哥现在出钱出力让你回去搞你的意识形态实验。成功了,最好,大家都听你的。不成功的话,那你就得反思了。这只是笔者在听闻当年列宁流亡期间秘闻后的臆测。这种想法会否被认为是过度阴谋论?对此,笔者毫不忌讳。因为在私有制无法消除的前提下,或大或小的阴谋只能常态的存在于人性本私的群体之中,尤其是国家。如果观者能认同这点,那请继续看下去。


回到前述话题。列宁的共产主义社会实验在进行了一个世纪后,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社会实验则短得多。谁叫小胡子太过疯狂和极端呢?所以只能提前 GAME OVER 了。而霍梅尼在引经据典的搞起***主义革命之后,这场运动将走向何方?是被资本主义社会扼杀于摇篮之中还是重复先前对待列宁的手法?各位在比对之后应能得出自己的结论。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只要一种想法具有一定民意基础和理论基础,而且阻止不了它的传播,那你就不能看它不顺眼就扼杀它,这无助于人类社会的有效进化。如果霍梅尼要搞“***主义”革命,那就应该扶上马,送一程,让他去搞。看看能搞成什么样子。如果霍梅尼提出的“铲除以色列”真是广大信众心中所想和有道理的,而且也堵不了他的嘴,那就应该让他去干。有些人光和他讲道理没用的,只有让其在现实中撞了南墙才会回头,见了棺材才会落泪。即使基本条件都OK了,还有最后一点:他具有实现自己“***主义”和“铲除以色列”的必须能力吗?所以我们看到:伊朗顺利建国了。


这里有人可能要提到拉登,并以宗教狂迷者的视死如归来证明霍梅尼只要一有能力就肯定会灭了以色列。确实,要真有这个能力的话,霍梅尼本人肯定不会食言,以色列恐怕也在劫难逃。但要霍梅尼没这个能力,或者就算有也必须付出巨大代价的话,那么他就得考虑以下两个问题:

1. 以色列会眼睁睁地坐以待毙吗?会允许伊朗发展出这种能力吗?

2. 伊朗民众允许当权者这么做吗?他们愿意成为当权者的陪葬品吗?

3. 伊朗承受得了因外部制裁而导致的内外压力吗?

我们说:

1. 以色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一个平时嚷嚷要灭了你的亡命徒即将造出一个大杀器,你会眼睁睁的坐在那儿等他下手吗?你会允许他把杀器造出来吗?

2. 伊朗国内民众当然不会允许当权者这么做。他们中的年轻一代连点本教的清规戒律都受不了,难道还受得了当权者拉他们一起去做亡命徒?就算老一辈的甘当霍梅尼意志的陪葬品,年轻一代呢?

3. 这个倒比较难说。死硬派当然能承受,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当权者或和当权者走得近,受到的照顾也能多一点。但年轻一代受得了因外部制裁而导致的国内经济问题吗?


同时我们还要考虑一个问题:霍梅尼的灭以观点成立吗?

他的观点是:以色列是外族侵略者建立的国家,这个国家即使被联合国承认也没用,因为联合国代表不了***世界。***世界不承认以色列的建国,侵略者必须被赶走或被铲除。他的观点如果是被侵略者,也就是巴勒斯坦说出来的,那当然成立。但问题是这不是巴勒斯坦官方的观点,而是另一个国家的越俎代庖。巴勒斯坦官方也就是受到联合国承认的法塔赫组织并未要求以色列归还全部被侵占领土,而仅仅是要求回归1967年以前的分界状态。也就是说:法塔赫已经代表巴勒斯坦认了,认了以方侵略的事实。因此,霍梅尼的灭以观点是不成立的。霍梅尼或者伊朗怎么有资格代表巴勒斯坦呢?


说到这里,我们就要深究一下霍梅尼提出这个灭以观点的目的和动机了:

霍梅尼的“***主义”主张全世界穆斯林在***教旗帜下团结起来,建立统一的***实体,实现统一的***世界秩序。这是不是挺熟悉?是的,这类似马克思的政治景愿。但区别是从一开始就挑明了要抛弃世俗的“国家”概念,实现以宗教教义来凝聚的,超疆界的,大同性质的信仰集合体。也就是说:伊朗这个国家暂时只是霍梅尼大计划的第一阶段产物,只要还有其他***国家没有被彻底改造,并且大家合并,那么就只能算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因此,霍梅尼明确提出了其他***国家必须抛弃现有政体形式,复制伊朗模式。如果当权者不愿意这么做,那么底层民众就应该为此抗争。然后霍梅尼又提到了巴勒斯坦的特殊性。作为***教的圣城 --- 耶路撒冷位于先前巴勒斯坦国境内,而现在被犹太复国主义者占据,因此这些亵渎了圣城的侵略者不光是巴勒斯坦的敌人,同时还是整个***世界的敌人。光复巴勒斯坦不仅仅是巴勒斯坦人的使命,而是整个***世界的共同使命。并且光复后绝对不能走像法塔赫所主张的世俗国家路线,而应是复制伊朗模式,否则就是世俗主义对安拉的亵渎。这是霍梅尼的目的。而他提出这个目的的动机就在于他所声称的复兴整个***世界。


简要概述:霍梅尼的目的就是将占据圣城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赶出巴勒斯坦,建立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的,霍梅尼理想中的,包括了伊朗等全部***国家疆土的统一实体。所以对霍梅尼来说,以色列是必须被铲除的。没这步,那就没有下一步。而偏偏巴勒斯坦的正统领导层 --- 法塔赫和他意见相左。那么出于技术操作的原因,伊朗就必须消除前述越俎代庖的不利局面,以达成这样一个新的有利局面,即:“铲除以色列”是作为被侵略者的巴勒斯坦的自主意志,而不仅仅是伊朗的意志。这样一来,被雀占鸠巢的国家当然就有权要求侵略者撤离,然后收复全部被占领土。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任何正义的主权国家和联合国都无法反对的。你反对了,那你就失去了正义性。


那巴勒斯坦先前和以色列之间的边界协议算不算一种障碍?对这个协议,他们可以说那只能代表前领导层,后来者完全可以不承认,就像希特勒不承认《凡尔赛条约》一样。再说了,先前的协议仅仅是关于如何划定巴勒斯坦自治区的边界,而不是国界。所以就算承认这个协议也仅仅是承认自治区边界,而不是国界。所以伊朗如果不能扭转法塔赫的对以立场,那就必须扶持一个听话的来取而代之。于是我们看到了伊朗扶持哈马斯。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9/1 6:14:42 被共产主义青年编辑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