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媒:对中东一直保持中立 北京无法做到

阿联酋《国民报》8月28日文章,原题:中国面临新现实:不能总保持中立 分析人士说,中国愿意放弃对中东濒临垮台政权的支持,并在早期即对利比亚反对派表现出兴趣。这或许说明北京正在调整其“不干涉”的外交政策。

专家们还预测,若叙利亚反总统的抗议活动加剧,中国将随时准备接受看似可能上台的任何新政权,尽管其与大马士革关系密切。从事中东和东亚关系研究的韩国专家徐贞敏说,随着(一些国家)权力更迭,北京“迅速改变对待每一个政权的立场……很快就会支持新的执政力量。对中国而言,经济更重要。”

北京本周再次强调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立场。但遍观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中国公司一直积极地获取建筑和能源合同。出于保卫自身经济利益的需要,中国有时不得不调整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与利比亚反对派进行数月谈判后,北京本周暗示会支持利全国过渡委员会,正如在突尼斯和埃及的政权倒台后,它与两国的反对派建立联系一样。尽管北京称反对分裂主义并与喀土穆保持着强劲关系,中国还是很快承认了石油储备丰富的南苏丹。

詹姆斯顿基金会本周的一份报告称,北京的不干涉外交在南苏丹和利比亚“与实际行动相脱离”,“中国表现出重新调整立场的意愿,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现实。”

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贾庆国教授说,中国并不认为已背离了不干涉立场。他说,阿拉伯国家理解中国在今年的中东动荡中所采取的立场,“只要他们能保持国内政治稳定,就会获得中国的支持。但如果他们不能保持稳定,也不能指望获得中国百分之百的支持。”

前几年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类似事件时,中国只是“等待结果出现后才做出必要调整”。(如今)中国的海外利益越积越多,迫使北京对(他国)国内政治形势表现出明显兴趣。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李明江认为,利比亚是“中国外交政策当中务实主义”的代表例子。北京对新政权的支持意愿将令与其关系密切的中东威权国家的统治者们担忧。

中国不应幻想在叙利亚“变主动”

叙利亚局势持续恶化,利比亚的故事有可能在叙利亚重演。这对中国外交显然是个考验,中国不可能加入到西方推翻大马士革现政权的阵营中,但若站到西方政策的对立面,对中国的风险同样相当大。

利比亚半年的局势演变再次证明,西方诸国如果下决心颠覆一个小的政权,它们是能够做得到的。特别是当这个政权已在国内遭到尖锐挑战的时候。叙利亚现在的情况与利比亚内战早期有些相像,巴沙尔政权面临的险境,总体看上去是在增加,而不是减少。

中国政府在利比亚内战进行到一半时,开始接触在班加西崛起的反对派。这为中国赢得了一定的主动,使我们避免了出现对利比亚外交真空的尴尬。对叙利亚的反对派,中国大概也不能视而不见,及时接触不是坏选项。

然而即使这样,中国也比西方“被动得多”。西方是中东新局势的塑造者,我们只能疲于跟从。我们能现在就宣布“巴沙尔政权非法”吗?这太有想象力了。为了跑到局势前头的主动,我们得颠覆一贯的外交做法,放弃“不干涉内政”的基本原则,这样做将制造的不确定性是中国外交根本就把握不了的。

其实中国一直就是中东事务的“被动者”,我们从未有过塑造那个地区政治方向的力量,我们甚至没有动过那样的念头。在“阿拉伯之春”之前,中国人经过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把脚伸进了中东,但那只能说是我们适应了那里的游戏规则,勤奋并且艰难地“垦了几块荒”。现在中东大变,我们一些煮熟的利益要飞,这个风险是我们无论如何逃不掉的。

除了在叙利亚参考利比亚内战时对双方都接触的模式,中国大概没有更好的选择。“不干涉内政”这面大旗中国还得举,举这面旗帜很累,因为举着它,本身就是中国的无奈。中国不是国际政治的强者,可以随意在干涉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当中国也不时成为西方干涉的对象,包括中国一些“小盟友”都是西方的潜在干涉目标时,尽可能维护“不干涉内政”原则,比让干涉变得肆无忌惮,显然更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没有更好的选择时,最不坏的选择就是顺势而为。这个“势”既有叙利亚的局势,又要看西方的力量投入,当然也包含与中国的一贯政策对接。总之我们不应在叙利亚问题上与西方激烈对抗,当然也没必要与它们打得火热。我们应安于自己“有点被动”的现实地位,并以这个心理为出发点,尽可能主动工作,为中国在新中东的利益多打几个楔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