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二章(1)

辛十三郎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死无对证!他被当作反革命分子惩处。 他想起一个名叫萧寒的人,是他在黄埔军校的同学,两人曾一起参加北伐,非常要好。那次在渔阳击毙日军特别行动部的海龟纯夫大佐,就是两人共同完成的,此人当年是八路军的旅作战参谋。如果萧寒能出面替他证明,起码可以不死。他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向最高当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死无对证!他被当作反革命分子惩处。

他想起一个名叫萧寒的人,是他在黄埔军校的同学,两人曾一起参加北伐,非常要好。那次在渔阳击毙日军特别行动部的海龟纯夫大佐,就是两人共同完成的,此人当年是八路军的旅作战参谋。如果萧寒能出面替他证明,起码可以不死。他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向最高当局申诉。在申诉的过程中,准许他给家属留下遗言,他就写下这封信。在信的末尾,他再三说对不起我,不仅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还连累了我……他叫我忘了他,如果可能的话,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如果孩子妨碍了我,可以把孩子送给善良的人……

读完这封信,我的泪已经流光了,再也哭不出来。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回大陆去找他,无论如何也要见上最后一面,并要他看看自己的孩子;另外,我想去找那个叫萧寒的人,求他帮忙,看能不能刀下留人……

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我联系上两个哥哥,他们已经是大陆上相当一级的干部。我很快就通过香港回到重庆,原来的家已经没有了,只好住在哥哥的家里。

大哥利用他的关系,很快就打听到我的他关押在渔阳,并为我办好去渔阳的一切手续。临行前,大哥劝我忘掉过去的事情,甚至处理掉我们的孩子。说如今这个社会,容不下过去的污泥浊水……当时,我理解不了他那番话的含意,我想凭我的能力,可以把孩子扶养大。

女性的直觉,非常灵敏。在去渔阳的途中,我无时不处在莫名的恐惧之中——感觉他要出事!我带着孩子,千辛万苦地赶到渔阳,连住的地方都没去找,就直奔监狱。

万幸地是,我见到了他。当他被人押出来时,我已经不能把他与过去的他相提并论了……我与他隔着粗大的木栅栏相见,他惊奇地看着我,仰天大笑后说老天待他不薄,公然在最后时刻还见到我和孩子。我惊问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笑着说,明天一早,他就要上路,这回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早已枯竭地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他伸出瘦得犹如干柴棒的手臂,抚摸着孩子的头,说像他,鼻子和嘴像我,总结了我们俩的优点。孩子一点也不畏惧,在我的鼓励下,怯生生地喊了声“爸爸”……

我看他紧紧咬着嘴唇,不让泪水在孩子面前流下来。站在一边监视的人提醒我们,还有几分钟就结束探望了。我赶紧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他认真地说: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和倒在战场上,反而在天亮后死在恶梦中,这是他一生的遗憾……他说他不后悔,毕竟做了许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也曾经活得畅快淋漓,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以问心无愧地离去。他最为担忧地是我和孩子。

我告诉他,我已经托人去找他在信中说的那个萧寒。

他苦笑地望着我,说不用找了,此人现在和他关押在同一间牢房里。天哪,我最后一线希望断绝了,我紧紧抓住隔着我和他的栅栏,大声地问他:怎么会呢?你不是说萧寒是八路军的作战参谋!

他低下头,没有回答我的问话。

看守冷着脸说时间到了。

他突然扑到栅栏上对我说,他想亲亲孩子。我抱起孩子凑到他面前,孩子也许被吓着了,哇地一声哭了,拼命扭着身子。他眼里含着泪,呆呆地望着我。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把脸靠近栅栏。他把嘴死劲伸进缝隙,轻轻吻着我,对我说如果有来生,再见……

隔下来的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几天后我领到一具封上盖的棺材,我按他的嘱咐,将他运到潼关,安葬在菩提寺后面一片树林里。他说那儿有几座坟茔,你找到一个叫李雄的碑,就埋在他的旁边。如果实在找不到,有一棵大杨树,你就埋在那儿也行。

我没有找到李雄的墓碑,倒是看到了那棵老杨树,请了当地几个村民,把他下葬在一个没有墓碑的野坟旁边。

从那天起,我就带着孩子守在坟边,陪伴着他,向他倾诉新婚后他离开就再也没有听我说过的话……

一天黄昏时,天上下着小雨,我看天快黑了,就想带着孩子回到寺里借宿的房间去。风雨中来了一个男人,他手里抱着许多香蜡钱纸。

在几座坟茔中寻找着什么。当他看到我和孩子,我身边的新坟,就蹲在无字的墓碑前,点燃了一对蜡,在烛火中引燃一柱香。他插上香后,向着新坟鞠躬。蓦然,他一下跪在地上,痛哭出声……

我扶起他,问他是什么人。他拭着脸上的泪,望着我。他若非蓬头垢面,脸上过早地出现皱纹的话,曾经是个英俊的男人。

他凝望着我,轻轻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萧寒。

天哪,眼前的人就是我想救丈夫要找的萧寒,那个同样被判处死刑的人!他怎么活了下来,并且还出现在这儿?

萧寒从我眼里看出我的疑问,他避开我的眼睛,拿出一张纸片,上面写有他将要去的地方,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去找他。

我感激万分,能在这种时候全力相帮的人,实在是不多。我小心地收好那张纸片,说不定哪一天我真的会去找他。

天黑了,雨也比原来下得大了一些。萧寒对我说他还要去看望几个人。他再次对我垒的新坟鞠躬,嗓音嘶哑地说:如有机会,我会再来看你的……

我跟着他走到几座荒芜的坟前,他一一将香蜡钱纸点燃,喊着每个人的名字,他的声音那么悲痛,令我永远也忘怀不了那些长眠在地下之人的名字——小李飞刀、觉慧、鄢然……

最后,他走到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前,同样点燃了香蜡钱纸,只是没有下拜。我问萧寒坟里躺的是谁。他反问我,听没听说过一个叫海龟纯夫的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