膛线 第一卷 退役 第十章 演习中

海猎潜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从营部出来后,白鲸径直的跑到了营部的作战指挥室,把自己关在了里面,看着偌大的沙盘,仔细的盘算了起来,这个沙盘就是这次演习的地点,而这次的演习明显的是以多打少,因为全集团军的人都知道,蓝军是精锐中选出的精锐,每次的演习他们只用很少的人就打的红军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每次的战术无疑都是,斩首行动,或者是挖心战术,这两种作战战术的概念都是一样的,以一个小组或者小队以尖刀之势直接突袭敌军指挥部,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少的伤亡,最捷径的办法干掉敌军,而这样的战术蓝军是屡试不爽。

而对于那飘忽不定的蓝军指挥部,红军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没办法,技术力量装备都不行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找到敌军的指挥部,而且就单兵素质而言,这红军对于来讲来说无非是一群绵羊面对一支嗜血的恶狼,毫无还手之力啊。即使羊再多那依旧是羊,一只狼就可以将其完全消灭。

虽然面上说的,红军打蓝军,红军必胜,但是参加过演习的人都知道,蓝军对于红军的布防是了解的不能在了解了,人家蓝军都知道红军在哪儿,红军根本就不用侦查,就算侦查了,人家也不来。到了最后,蓝军还不是过来挨个点名,然后快结束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蓝军又输了。

既然是以多打少,为什么还会输呢?这就表明了,红军的指挥员的能力照比蓝军差了不是一个档次,而对于蓝军的猛烈攻势,红军这方面的指挥员无疑就是一个连一个连的往上走,这种添油战术无疑是兵家大忌,按照白鲸的想法,既然是以多打少,那就把全部的优势全部都拿出来,一股脑全冲上去,我一个打不过你,我十个人还打不过你?就最简单的人海战术,堆也堆死你了,但是这样的做法也是对自己的士兵的不负责,战斗当然是零伤亡最好,少量伤亡也是可以的,但是每一次都是让蓝军打落荒而逃然后再莫名其妙的胜利,虽然说最后的结果是胜利了,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最后的胜利,只是上面安排的,这蓝军虽然输了,但是却比那赢的光彩的多了。

其实白鲸一直很纳闷的,为什么红军多与蓝军十几倍的兵力,到头来却是输的一塌糊涂呢?总结了一下,无非三点,一,技术装备不行,二人员素质太低,三,指挥员能力低下。

对于少于自己十几倍的兵力,人多的一起压上去,能不赢?或者围而不战,供应全部消耗殆尽之后,也能不战而胜啊。为什么老是输呢?

白鲸刚刚离开作战室不久,作战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分别是营长刘翔元,教导员姜刚,和其他的几个连长。

“老白,我还以为你回去了你,没想到你小子在这里,怎么样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姜刚笑问。

“我想听听其他人的看法。”白鲸笑着看着其余的几个连长。

“没有什么看法,这样的演习我不打,红军打蓝军没法打的,装备,训练素质等等都跟不上,大吃亏了。” 三连长张建勋说道。

“老白,对于蓝军这样的精锐部队来说,没有多与他们百倍的兵力,想都不要想,这个你应该比我们都清楚,他们要装备有装备,要素质有素质,我们呢,装备不行,人员就更别说了,上去也是待宰的份,怎么说都是一个输,怎么打啊。在者,我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按理说,多打少,我们又有重火力,直接炮兵对准他们的指挥阵地一排急射就完事了,哎不,偏偏要搞什么排兵布阵,我真无奈了。让我们侦察连的单兵对他们的精锐,傻子都知道是个输。”九连长郝斌说道。

“既然已经注定是输了,那么起码我们不能输的太难看是不是?既然常规的作战战术不行,我们不能用歪门邪道吗?多打少,空间很大的。白鲸说道。

“郝斌说说你的看法!”刘翔元倒是不矫情,要知道,红军真的需要一次胜利来鼓舞人心了,从这两个连长就看的出来,虽然有一身的本事,但是面对强大于己多倍的敌人,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这样,假如蓝军是300人,我们怎么也有几千人了吧。而这次战斗蓝军不可能把全部的兵力全部投入战斗,那么这样就给了我们机会,我们营有500多人,分出来300,攻击他们的左右两翼,不论怎么样,先分化他们的兵力,他们不是素质高嘛?那么我们人多,多与他们十倍百倍,也不跟他们打什么扰袭战,这点我们没有优势,我们只要看到他们的人,就是扫射,打掉一个算一个。他们人少,干掉一个少一个,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有的是后继资源。”郝斌当仁不让站在沙盘边上说道,说完了回头看了看几人见他们没有意见便继续说道:“剩下的一百五十人在分成两部分,他们蓝军不是有雷达无线电监听吗?好,我们一百人,每个人都是一个活动的无线电,穿插于我们和敌人的中间,跑,随便跑,无规则的跑,他们不是会监听技术吗?那我们用雷达频繁发报,无线电里面闲扯淡,随便发什么说什么都行。而对于战斗人员的指挥,我们用拉线电话,我不信他们连这个都听得到。”

“你小子够损的。”段松峰笑道。

“下一步,我们需要上面的炮火资源,随便在什么位置,炸他一通,然后我们前面部队的全体雷达静默,改用接地电话指挥。电子部队,采用无线电压制,无线压制,其实压制不住,做做样子也是可以的。不过,这点很难,不知道上面同意不同意。”郝斌也是有些拿不准上面的意思。

“你继续。”姜刚来了兴趣。

“至于剩下的五十人嘛,我想在全营抽调,就不信找不到五十个好兵,这五十人从演习场的边缘绕道而行,最好能绕到蓝军的后方,到时候只要电子部队给我们蓝军指挥部的大概方位,我们就直接插进去。我想这个时候的蓝军兵力应该都会骗到前方去了。后面即使有人也不会多。我们这五十自杀式攻击,能给他造成多大的麻烦就弄多大,反正,我们只是先头部队,后面有的是兵力。到这里我想我们的任务应该就算结束了。但是要记住,左右两翼的那些人,见到了蓝军部队,马上开火,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掉头就跑,边跑边打,能拉多远算多远。没子弹了,就等着他们来抓好了。演习而已,被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主要的任务就是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郝斌说完了之后,在边上倒了一杯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哈哈哈……不愧是人才啊,这样的方法都能想得到,但是白鲸,五十人长途奔袭,要绕过几乎整个演习场啊,你确定可以?”刘翔元问道。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说白了这五十人就是敢死队。”郝斌笑道。

“营长我看可以,我们几个连队就按照郝斌的办法来吧,反正都是输,倒不如拼一把。”二连长杨昊笑道。

“我看也可以虽然阴损了点,但是这样无异于给我们了机会。以前都是直接向前插,然后被对方的尖兵干掉,没意思了。”段松峰笑道。

“白鲸,你一直都没有说话,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刘翔元笑道。

“如果我是蓝军的指挥官,你这500人我就给放过去了,你连我影子都看不到。”白鲸笑道。

“为什么?”郝斌疑惑的说道。

“如果你是蓝军的指挥官,为了500人暴露你自己,划得来吗?”白鲸没有回答反而问道。

“我先说几点,第一明知道对方部队是精锐,明知道自己部队的人员素质不行,还用小兵力做诱饵?而你采用蓝军嘴常用的手法去打击蓝军,我不相信我们的战士会比蓝军的战士更优秀?战斗力会更强吗?第二最好的就是后手,留在最后用,前面那些探路的,自然用糟糕的连队不是么? 难道一出手就是最好的,然后最好的挂了,用糟糕的兵力和别人打?以你这样的小兵力作诱饵,即使说对方暴漏了,但是你认为你们可以坚持多久?一小时?还是十分钟?如果这样你不如直接把500人全部都堆上去,基层部队打出坚韧不拔的特点,和蓝军拼了个实力相当。要么我们被一口吃掉,要么两方成胶着状态。我认为还是比较好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代表所有人。”白鲸说道。

其他的几个连长听了之后,仔细的想了一下,郝斌的战法固然很好,但是以这种战术对更加精通这种战术的蓝军无异于以卵击石。

总的来说针对自己部队素质制定出合适的战术才是基层的指挥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