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一章(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

随信寄来一块绿玉。这块玉芭蕉,是我亲手击毙海龟纯夫大佐后,他在倒地时从他衣领里滑落出来的。玉,是我新疆的和阗玉,我猜想不是海龟的私人物件,就当作战利品没收了。在此之前,我与海龟在一茶楼相遇,他打了我三枪。我负重伤跳楼逃脱之后,我亲自用刀将子弹从身体里挑出来。我在潼关菩提寺击毙他时,打尽了两支枪里所有的子弹……这不是为报私仇,而是代表人民处决那个日猷!这块玉,我献给你,你有了它,有如我在你身边……

想你!

我足足等了一年,才等来这么一封信,和一块有着特殊意义的玉芭蕉。我欣喜地哭了,哭得是那么地伤心,又特别地痛快!我想给他回信,但不知道寄往何方,只有几回回在梦里向他倾诉我的思念……

没日没夜地等了三年,这三年里没有一点儿他的消息。我怕他战死,更怕他忘怀了我,常常在梦里哭醒。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投降,整个重庆沸腾了,我的心也激烈地在跳动,我在等他归来。抗战胜利了,他也应该归来!

我的事情,父亲知道了,宽怀地对我说,如果这个人还在,他还回来,我就亲自给你们操办婚礼。我笑着哭了,扑在父亲怀里。

那年的九月四日,也就是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的第二天,他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他瘦了,黑了,不像是才三十多岁的人。我不在乎,只要他回来就够了。

父亲没有失言,两个月后就给我和他举办了婚礼。由于他没有家,他也不想在外面住,父亲就将楼上两间房子给我们做新房。婚前婚后那几个月,我幸福极了,他各个方面都非常优秀,至于优秀到什么程度,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

我幸福甜蜜的日子,很快就被内战破坏了。

一天,他阴着脸回到家,对我说他奉命重回华北。我要跟他去他不同意,说有我在他身边,他会为我担心,无法工作。他还告诉我,他正在争取留下来,或者换个环境,但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希望非常渺茫……果不其然,他的担心变成事实,上峰命令他即刻返回华北。

他走的那天,我告诉他我可能怀孕了。他惊喜地贴在我肚子上,听里面的动静。我发现有滚烫的东西落在我手上,扳起他的头一看,他哭了,满脸是泪。我从没有看过男人哭,那种克制自己无声地哭,让人撕心裂肺……他流着泪说,有些事情不能对我讲,让我理解和原谅他。

他是我的亲人,我有什么不能理解与原谅的呢?

几天后,他像上次离开我那样,悄无声息地走了。这一走就是一年多,音讯全无。很快,全国的形势急转直下,连南京政府也迁到了武汉,还准备南迁广州。家里也发生了变化,两个哥哥出差去了外地,捎信回来说被战火滞留在外面回不了家,后来才知道他们俩早就暗地里加入了共产党,秘密出行去了解放区。

我和他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样子像他,也像我。

一天,保密局来了一个处长,说我是局里的家属,要我全家准备一下,要把我们转移到台湾去。我说什么也不同意,要求要见他,并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帮人软硬兼施,连哄带骗,在一九四八年的夏天,把我和父母带到了台湾。

到了台湾不久,我收到他从邮局寄来的信,说局里把我在台湾的

地址给了他,他才知道我们的下落。他要我们安心在台湾生活下去,一旦有机会,他就会赶来与我们相会。

不幸之人的愿望总是善良的,但往往难以实现,哪怕是低微地希望,也是虚无缥缈……我只盼望能与他团聚,他也想和我母子不再分离,这种愿望对我和他来说,已经是天方夜谭……

不久,国民政府和残存的军队全部来了台湾,我每天都抱着孩子在码头上,急切地盼望能看到他的身影,然而,每次我都失望而归。撤到台湾的保密局,我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从来也打听不到他的消息。

他就这么失踪了?我不相信!

我在台湾生活了三年,孩子一天天长大了,每次听他在我的教诲下喊出“爸爸”两个字,我都会流出辛酸的泪……

记得在一九五二年,突然有一天,我收到辗转从香港寄来的一封信,当我认出是他的笔迹后,忍不住嚎啕痛哭,因为他总算有了音讯。他在信中告诉我,他公开的身份是保密局北方站的站长,实际上是潜伏在国军中的中共地下党员,多年来,他只接受一个人的直接领导,除了那个领导他的人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请我原谅,为了遵守组织纪律,一直瞒着我。

我看到这里,心里说不出是喜是忧,我这样一个女孩儿,那时不知谁是谁非。接下来他写下的每一字,令我心惊肉跳!一九四八年中原会战时,他在渔阳被俘。审讯他时,他说出一个人的名字,要求见那个人。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个要求被拒绝了。由于他是保密局北方站的上校站长,属于新政权严惩不贷的要犯,很快就被关进监狱。他在狱中,迫于洗刷自己的罪名,也是澄清事实,说出了真实的身份,和与他单线联系的领导。遗憾的是,没人相信他,他也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他在狱中关了三年,写了三年的申诉材料。一九五二年,大陆进行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他被判处死刑。最后一次审讯他时,他才知道与他单线联系的领导终于找到了,不幸的是,此人在两年前病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