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大哥问他现在在哪个部队,他犹豫了一会儿,才说他所在的部队是保密的,不能对外讲。

大哥不高兴了,责怪他把我们当外人。我看他急得涨红了脸,就有意替他解围,说大哥不该问的偏要问,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他身为军人,当然有他的难言之隐。他感激地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这是我俩第一次四目相对。这时,我才发现他眉宇间有着一股英气。

饭后,他告辞要走。两个哥哥早就先溜了,父亲叫我送送他。

山城重庆,已然是万家灯火。

夜色,把白日里的满目疮痍掩盖了。

我和他走在坡坡坎坎的路上,开始他一言不发,我就有意引他说话。谁知他非常健谈,说话的语速也很快,看得出他是那种豪爽的人。我问他在我家里时,为何闭口不谈。他回答说我父亲是大知识分子,我两个哥哥也是有学问的人,他怕班门弄斧、弄巧成拙。

说到他的家时,他沉默了许久才告诉我,家里的人都死在日本人的炮火中,由于他在部队,才幸存下来。不过,他也是九死一生的人,好几次都是从鬼门关爬回来的……

我要他讲讲,他说还是不讲的好,回忆起那些往事,他就心痛。我也不强求,两人就一直默默地走着。就在那时,我突然生出一种感觉,我与他不是第一次见面,似乎我俩好熟好熟,熟到可以无话不谈的地步……事隔多年,他对我说就在那一夜,他也有那种感觉。

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我主动向他伸出手。他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放,他身上的暖流,通过他的手,流到我的身上,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心跳……

就这样,他的音容笑貌,深深印在我的心里,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

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来到我家,父母好像也把他淡忘了。我每天都在默默祈祷,盼望他出现在我们家……快一个月了,我终于忍不住问父亲,父亲说也不知道他的行踪。人的思念,是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我发现自己几乎无时不在想他——那个仅仅见了一面的人,由于想得太多、太久,他的面容已经在我心里模糊了……

从此,我变得郁郁寡欢。

母亲好象看出了点儿什么,经常悄悄对父亲说什么。我被他们宠坏了,他俩也不敢问我。眼看秋天到了,有一天父亲问起我的打算,是上大学呢,还是做点儿别的。我突然冒出一句:我要参军!

这句话把父母吓坏了,不停地劝我。其实,我哪儿是想参军,潜意识是想到部队去找他!人说,心有灵犀,感觉会相通。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我认定是他打来的,不让父亲去接。我拿起话筒一听,果然是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他向我告别,说他马上就要上前线。我问他现在在哪儿?他说在江边。重庆的江多,他不说在哪条江边,我上哪儿去找?他听到我哭出声,才说就在望龙门那儿。

我风急火燎地赶到望龙门,果然在江边看到一个孤寂地身影。是他,是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他!

我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扑在他身上。而他也紧紧地抱着我,吻去我脸上的泪……我突然笑了,含着泪问他为什么失踪了。

他说他不敢来见我,怕我的影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他是军人,随时准备为国捐躯,爱情、家庭对他来说,他既不能承担责任,也尽不了义务,所以他不敢想……

我告诉他错了,自古英雄与美女惺惺相惜,只不过你别冲天一怒为红颜就是了。要像项羽那样,和虞姬既然不能执子之手共同偕老,就在乌江悲壮地生离死别!

他眼里泛出了泪光,轻轻吻着我的额头,小声告诉我他是军统的人,是军统华北站的上校站长。那时国共一致抗战,我在乎的是他,不在意他是谁的人。便对他说,你做事对得起良心,我就相信你!

他指着滚滚东去的江水:我生于厮、长于厮,决不会做有辱我人格的事情……

我相信他,我对他说,我等着你回来!

他说:日本人长不了,最多两三年我们就会胜利,到时候我们就结婚!他还告诉我,由于他的工作与身份的特殊,不可能给我写信、打电话,希望我理解。

我答应了他……

他走了,在跳上来接他的吉普车一刹那间,我看他眼里闪烁出泪光。男人并非无情,只是未到动情时。

他走了不久,一天报纸上登载一条消息,我军在潼关大捷,击毙日军华北特别行动部的海龟纯夫大佐,令其妄图实施的X计划胎死腹中。报纸称这个海龟大佐还刚兼任华北特务机关的机关长,是日军在华北最大的特务头子。看完报纸上的消息,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象这件事与他有关。不久,一个青年男子来家找我,说是有人给我捎来一封信。我问是谁,来人不肯讲,把信给我就走了。我回到客厅折开信,信纸包着一个东西,打开一看是个玉雕的芭蕉。这是一块用和阗玉雕琢的,雕工巧妙地利用玉本身的绿,雕成非常漂亮的芭蕉。玉的一侧,有切割的痕迹,边缘还有一丝丝红,似乎这支玉芭蕉原来与什么东西连在一起的。信纸只一篇,几句话。那几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我读了第一句,就知道信是他写给我的。他在信里写道:

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也就省略了称呼。

望龙门一别,我奉命前往渔阳处决日军仪我诚也少将,他是华北特务机关机关长。遗憾的是我未能得手,被人称浪子燕青的江湖侠客抢了先!然而,老天有眼,华北特别行动部的海龟大佐,在潼关倒在我的枪下……


读到这儿,我的心不禁呯然而动,情不自禁地吼了一声,惊得编辑部的同事都奇怪地看着我。这封来信证实了我的猜想:海龟纯夫在渔阳被击毙,不是失踪!仪我诚也到渔阳,肯定是实施“X计划”,从这封信看来,仪我诚也不是病死,而是死在一个叫浪子燕青的手下。我迫不及待地捧起放下的信,继续往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