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一章(1)

辛十三郎 收藏 0 46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太多,那种生与死、血与火留下的记忆,深深地烙在还健在的一代人的心里。 1985,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报社要我编发一组稿件,来纪念这个中国人民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胜利。 我在编辑大量来稿、收集资料与了解日军在华所犯下的罪行中,注意到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太多,那种生与死、血与火留下的记忆,深深地烙在还健在的一代人的心里。

1985,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报社要我编发一组稿件,来纪念这个中国人民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胜利。

我在编辑大量来稿、收集资料与了解日军在华所犯下的罪行中,注意到这样两个日本人。

一个是仪我诚也少将,任日军华北特务机关机关长。此人在二十年代,就随同土肥原贤二在东北活动,任关东军司令部副官,参与了皇姑屯事件及七七事变等阴谋,杀害了许多抗日志士。他在担任第三十联队联队长时在东北修筑了大量秘密军事工程,为防止泄密,工程结束后竟然将大批劳工全部杀死。此举,日军侵华将佐日后纷纷效尤。在日军进攻平、津的过程中,仪我诚也主要负责收集中国军事情报,给中国军队的作战带来极大危害。日军占领平、津后,他参与安排、组建伪政府。

仪我诚也因“战功”累累,曾获四级金鵄勋章。其后调任华北,是日军在华北最大的特务头子之一。


另一个人是华北特别行动部的海龟纯夫大佐,被称为日本陆军的后起之秀。他曾是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的部下,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军大举进攻我根据地前夕,受命组织一支特别行动队,深入我根据地突袭八路军总部。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出版的《华北治安战》一书中提到了这件事。

该书指出:这支别动队的编成,包括海龟纯夫在内有将校4名、下士官兵102名、雨宫宪兵曹长率领的中国特务工作队18名,其总员124名。其全员穿上八路军的军衣装具,同时配备有重机枪和无线电装备。在主力作战开始前3天的5月21日,装扮成八路军的日军在夜幕掩护下从辽县出发。海龟纯夫领导的这支别动队作战10天,负伤2人,全部人员平安归还。八路军方面包括副总参谋长左权、朝鲜独立同盟主席金白渊在内的293名八路阵亡,俘虏包括华北局秘书长张永清在内的165名八路的惊人战绩,并且打破2000名上下的八路围攻,且一路连续追击比自己多起码几十倍的八路达到6天。

海龟还破获了军统华北站,令其几乎全军覆没。


奇怪地是,一九四二年秋末冬初,这两个对我犯下滔天罪行的人竟然消失了。日军官方称仪我诚也为“战病死”,因此未被我国史料列入消灭日军将领的列表。但一直有传说其在任上,被我特工秘密处决。

海龟纯夫,一个这样重要的人物突然人间蒸发,日军的材料中没有任何解释,只说海龟纯夫在中原渔阳执行任务时消失,更是令人疑窦丛生。

我查阅了能找到的国、共两军的战报,在被我击毙的日军将官名册中,也从未提起这两个人。由外山操编著,芙蓉书房1981年出版的《陆海军将官人事总览》中,仍然没有海龟纯夫的名字,倒是提到仪我诚也病故后被追认为少将。可是在他生前拍摄的照片上,他佩戴的就是少将的军衔。

在后来的东京审判中,仪我诚也和海龟纯夫自然也未例入战犯的名单之中。

仪我诚也和海龟纯夫,真的如日军宣称的那样,一个病故一个失踪?

我查阅报刊时,在一九八一年出版的人民日报上看到一条只有几百字的消息,我将最重要的部分摘录于下:

一九四二年秋,八路军某部为保护一部佛教重要经典,派出一支小分队在中原渔阳地区,与日寇展开殊死血战,在作出重大牺牲后胜利完成任务,同时还击毙日军指挥抢夺佛经的指挥官。

这条消息引起我的注意:一九四二年秋,中原渔阳,八路军小分队,佛经,击毙日军指挥抢夺佛经的指挥官。

时间、地点与海龟纯夫在渔阳失踪吻合。我大胆地设想:被我军击毙的日军指挥官,就是海龟纯夫!就他受命孤军深入我根据地突袭八路军总部一事来看,很有可能执行那个特别任务的日军指挥官就是他。

但这只是设想,需要小心地去求证。


一天,编辑部收到一篇来自香港的特稿,通联部将这篇稿件转给了我。

稿件的题目是《为了忘却的回忆》,有些和鲁迅先生为纪念白莽、柔石等五烈士而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大体相同。

作者为什么要用这个题目?他想忘掉什么,纪念什么?

文章很长,有十几篇纸,我一字字读了下去。不料,一读就再也放不下。作者真挚地感情,简练的文笔,深深地打动了我。更为重要地是,其中提到我正在苦苦搜寻的仪我诚也和海龟纯夫,明确地指出两人后来的结局!

……

我出生在四川重庆一个书香世家,父母中年得女,视为掌上明珠。

女大十八变,我十九岁时,被誉为高中第一校花。

记得快毕业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客人,年龄与大哥一样,比我大七八岁。身高与相貌,却是大哥不能比的。总之,他是属于那种女孩儿一见就倾心的男子。尽管他西装革履,身上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军人的气质,和大后方男孩子缺少的阳刚之气。

他与父母,还有两个哥哥在客厅喝茶、谈话,我从外面回来,像往常一样风风火火地跑进客厅。猛一见到他,我楞了。

父亲让我叫他“哥哥”,说他刚从前线回来述职,是我八外婆的孙子。我是属于性格外向的那种人,不知为什么一见到他,竟然有几分羞涩,向他点头示意之后,借故要换衣服,就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

吃晚饭时,家里特意添了许多菜,父亲还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席间,他几乎不说话,吃得也很少,父亲问一句他答一句,从不多嘴。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