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十一章 飞龙在天 第十一节鲜血浇灌的大国尊严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一节 鲜血浇灌的大国尊严


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破灭了,美国被迫在一场它不能打胜的战争中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一个前国民党军将领由衷而又意味深长地说:“我是在那个时候才真正被共产党俘虏的。”

毛泽东:“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两样都可以干。”

相差四十多个百分点,无论什么样的产权和所有制,旧中国都无法与外国竞争……


朝鲜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第一场大规模的现代化局部战争。战争的一方是以美国为首的十六个国家以及南朝鲜军队组成的所谓“联合国军”,另一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这场战争中, 美国先后投入了近两百万军队,投入了它的三分之一的陆军、五分之一的空军和二分之一的海军,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先进武器,掌握着战场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地面部队全部机械化。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武器装备相当落后,基本上是靠步兵和少量炮兵、坦克兵作战。在小小的朝鲜半岛上,交战双方投入的兵力最多时竟高达三百多万,兵力密度远远超过了二战的水平,敌空军轰炸密度和许多战役、战斗的炮火密度也都超过了二战的水平。

然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在完全没有空中掩护,武器装备与后勤运输均处于绝对劣势的极困难条件下,不畏强敌,英勇无匹,扬长避短,机动灵活,历经两年零九个月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终于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侵略者,迫使敌人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了字,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以铁的脊梁维护了国家安全和远东及世界的和平,用鲜血浇灌了大国尊严。

1961年5月,为了防止吴庭艳政权垮台,美国出动特种作战部队进入南越,开始介入越南内战。

通过曲折的渠道,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严正警告 ——美军地面部队不能越过北纬十七度线,威胁中国边境,否则,中国要管!

美国大佬掂出了这个警告的份量,它已不可能再把这个警告当作耳旁风了 ——因为在东北亚那个小小的朝鲜半岛上,它花费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明白了这一点。

这一次,美国人牢牢地吸取了教训,尽管美国总统约翰逊的军事顾问曾力劝他向北越出兵,但约翰逊表示他“相信共产党中国说的话”,一直到战争结束为止,美军地面部队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以避免引发中国出兵。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著名军事历史专家齐德学先生高度评价抗美援朝战争,他这样写道:


美国兰德公司的一位学者说:60年代,“美国选择对越南进行军事干涉时,限制美国参加越南战争范围的主要遏制因素之一,是美国对朝鲜战争的记忆犹新。用约翰逊政府国务院主要官员的话来说,‘我们考虑过中国干涉的可能性。我们肯定是非常深刻地牢记鸭绿江的教训。’美国决策人心目中把美国参加朝鲜战争蒙受的巨大损失和风险已铭刻心中。”60年代末理查德﹒尼克松当选美国第38届总统后,主动要求同中国打交道,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建立外交关系等,都有中国人民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这个因素在发生作用。


十四年后,美国人在越南顶不住了。

当美国人终于知难而退,撤出印度支那时,已经死伤三十六万人。其中死亡五点六万余人,伤残三十多万人。损失飞机和直升机八千六百一十二架,直接军费开支达一千四百亿美元,加上间接开支则高达三千五百亿美元。战争期间,美国经济出现大幅度滑坡,美元的霸主地位遭到沉重打击,并出现了巨额财政赤字。并且越战也彻底改变了美苏两霸争夺世界的战略格局 ——整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转为战略守势,而苏联则由战略守势转而处于战略攻势地位。

美国发动的侵越战争,不仅给越南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战争创伤,而且也给美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参加过越战的美军士兵更是深受其害。据1993年2月23日法国《费加罗》杂志发表的文章透露,在三百一十万越南战争参战士兵中,将近三分之一的人患有程度不同的“创伤后紧张紊乱症”,至今有的人还生活在丛林中。

在美国,有一千多名退伍的越战老兵选择了这种隐居生活。他们无法忍受恶梦的折磨,纷纷藏匿在蜿蜒的群山中、夏威夷的丛林里或者渺无人烟的沙漠里。他们在自己生活的地方重新创造了实战条件 ——测定陌生人方位的监测系统,测定“敌人”距枪口距离的秘密路标,有时甚至还有埋在各处的土制地雷。他们梦想远离一切人类文明的痕迹,以逃避他们记忆中的恐惧。

研究这种行为错乱的美国专家最后把它定名为“创伤后紊乱性紧张症”。据统计,从越南活着回来的人之中,有三十万人在战争结束后陆续死于毒品、精神分裂和其他各种莫名其妙的怪毛病,约有十万名越战老兵自杀。至少有二十五万到五十万人战后无法正常生活。他们面对心灵创伤,面对良心的自我谴责,面对社会甚至亲人的鄙视和仇恨。二十多年以来,从越南回来的老兵被不断地送进美国监狱中。

越战老兵伦道夫﹒巴克在战争中失去了双腿。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愤怒地控诉道:


“(政府)要我们为了自由和理想去(越南)战斗,而战争却使我永远失去了自由。而且至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一种什么样的理想和自由去战斗。每年我除了与那些悲惨的战友们泪流满面地团聚外,似乎痛苦与孤独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美国的资深参议员乔治﹒麦戈文则是这样说的:


“我认为,印度支那战争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军事、政治、经济和道义上的错误。”


越战结束之后,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众多越战反省者的鼓励下,写作了《回顾:越南的悲剧与教训》一书,并于1995年发表。麦克纳马拉认为,美国政府决策人没有认识到:


“无论是我们的人民,还是我们的领袖,都不是万能的。在不涉及我们自身存亡的事物中,要判断什么是另一个国家和人民的最大利益,应由国际社会进行公开辩论来决定。我们并不拥有天赋的权力,来用我们自己的理想或选择去塑造任何其他国家。可是直到今天,在世界上许多地方,我们仍然在重复着类似的错误。”


话虽说的漂亮,但这一用血和泪总结出来的教训,在冷战思维根深蒂固的美国政府的一潭死水之中依然荡不起一丝涟漪。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成为美国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美国是一个历史虽短却非常注重传统教育的国家,在华盛顿的白宫和国会之间的中心区,坐落着多个展示本国历史的博物馆,里面相当多的内容又是炫耀其征战成就。不过参观者却可以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这些馆内有大量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乃至海湾战争的陈列室,甚至连1986年轰炸利比亚的卡扎菲那一场小仗都辟有专室,每个馆内却都故意略去了两场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不过在华盛顿市中心的草坪旁,却建有两座类似坟穴式的建筑物,即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战死者纪念墙,上面分别刻着数万名阵亡者的姓名。据专家解释,这是因为这两场战争没有打赢,不能立碑,而只能建墙。

山姆大叔称朝鲜战争为“被遗忘的战争”,但实际上,美国人并没有忘记这场战争,不过到此纪念物前只是抱着苦涩的悼念之情……

然而历史就是这样冷峻无情,它常常会出现惊人相似的一幕。有的人吸取了教训,有的人呢却不能吸取教训。

数年之后,苏联也重蹈了美国在越南的覆辙,只不过剧情虽相似,地点却不同。苏联在中亚的“高山之国”阿富汗陷入了泥潭,长达十年、损兵五万、耗资数百亿美元的阿富汗战争,成为苏联“流血的伤口”,小小的阿富汗,成为了压垮庞大苏联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世界各大国的军事将领及研究人员纷纷开始研究局部战争的战略战术。

而从朝鲜战争开始,中国军队每次对外谨慎地、有限度地使用武力,都是只限于制止别国对我国领土或者对我国邻邦的侵略,而不再像国内战争那样,追求以彻底消灭对手为目标的全面胜利,作战目标也总是定位于在有利态势下迫使敌人停止战争,获取和平。

所以在每一次对外战争中,新中国都立于不败之地,有效地保障了国家的战略安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