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成中国丑闻最多城市--当之无愧!!(图)

sya25962725 收藏 0 646
导读: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如果要从中国661个城市中评选出“丑闻”之最的话,大连当之无愧。你所听说的,包括地铁塌陷、油罐爆炸、化工厂泄漏、防波堤溃坝……而拆除凤鸣街老建筑、被国家园林城市除名、疯狂的围海造地……你或许尚未听闻。 一个曾经享誉全国的海滨明星城市,如何变得连安全都堪虞? 一个至少从经济数据上依旧保持光鲜的大连,为何与普通市民的生活渐行渐远? 一个曾“不求最大,但求最佳”、致力于打造精品城市的大连,又如何在“大大连”的高歌猛进中迷失? 20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如果要从中国661个城市中评选出“丑闻”之最的话,大连当之无愧。你所听说的,包括地铁塌陷、油罐爆炸、化工厂泄漏、防波堤溃坝……而拆除凤鸣街老建筑、被国家园林城市除名、疯狂的围海造地……你或许尚未听闻。

一个曾经享誉全国的海滨明星城市,如何变得连安全都堪虞?

一个至少从经济数据上依旧保持光鲜的大连,为何与普通市民的生活渐行渐远?

一个曾“不求最大,但求最佳”、致力于打造精品城市的大连,又如何在“大大连”的高歌猛进中迷失?

2011年8月9日,当看到“央视记者采访大连福佳大化防波堤溃坝受阻被打”的新闻时,王禹程愤怒了。

这名大连小伙已不记得这是大连第几次成为负面新闻的头条了。肇事者福佳大化是国内最大的PX(即石油对二甲苯)项目,这个年产70万吨PX的化工巨无霸距离大连市区直线距离仅二十余公里,被媒体称为悬在600万大连市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泄漏的传闻在网络迅速流传,而央视记者采访被打,使得远在北京的王禹程既担心又愤怒,“真相到底是什么,大连还安全吗?”

和他一样愤怒的,还有无数没法了解真相的大连市民,他们在网上肆意宣泄着淤积已久的不满。

24岁的王禹程想做点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既能让大家接受,又可以唤起对于家乡最原始的一种情感。”

他决定写一篇比较理智的文章,没有太多的酝酿,仅仅一个半小时,王禹程就完成了长达2500字的日志《你受苦了,我的家大连》,并录制成网络音频。第二天,这段音频被疯狂转载,无数人被王禹程的文字和声音感动。

王禹程说,“这几年,大连的形象确实让大连人很惭愧。”

丑闻奥斯卡

公众熟知的大连“丑闻”中的大多数,发生在重化工行业,“大孤山半岛石化区”是丑闻的主要出产地。此前,和大多数大连人一样,在王禹程的印象中,大孤山只有一个个默默无闻的渔村。

这是大连近些年来精心打造的主打产业。“重化工行业尽管高污染、高风险,但因其高投入、高回报而备受地方政府的青睐。”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说,“大的石化项目,成为地方政府明争暗抢的香饽饽。”表面看来,大连是这场争夺中的胜出者。

乘着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东风,短短数年,大孤山半岛石化区已经聚集了22个包括西太平洋石化、福佳大化PX在内的石化生产、油品储存运项目。

福佳大化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这个投产后年产值约260亿元,纳税20亿元的化工巨无霸,被寄予了厚望填补大连石化只有“油头”,没有“化尾”的空白,作为单体最大的PX生产企业,它同时还是国家“十二五”PX产业规划中的重点项目。

国家、地方政府、企业,三者的利益在这个大连城市边缘的半岛区域内被高度统一了。即便是2010年7月16日,震惊世界的那声中石油爆炸亦没能对此局面产生任何动摇。

危险却接踵而至。

2010年10月24日,“7·16”中石油爆炸100天后,在同一地点发生了第二次爆炸,当时媒体提醒,距离爆炸地点仅200米的PX项目,恰恰是2011年8月8日防波堤溃坝致险的主角。

五年前,新兴的大孤山半岛石化区就被国家环保总局列为高环境风险区,通报中称,大孤山半岛已设立众多化工石化项目,区域环境风险问题十分突出,环境风险评价专章深度不够,风险防范措施与风险应急预案不完善。

这个“警示”直到“7·16”中石油爆炸后才被人记起。这个至今尚未向公众公开过区域环评、风险评估的石化基地,正迫不及待地做大、再做大,8月12日,距离福佳大化防波堤溃坝的第三天,填海造地的运土卡车依旧在园区内穿梭不息。

这其实是一个产业为城市服务,还是城市为产业服务的问题,也一直都是大连当地学者、官员争论的焦点。

原大连市长薄熙来在2001年曾说过:如果市长的兴趣不在城市而只在企业,这个城市就会因疏于管理而荒废……市长的第一责任无疑是抓好城市本身。所以,他提出因地制宜“经营城市”的理念。

而当年被定位为大连城市两大优势的口岸和环境,如今正不断被弱化,反对者称“不管是GDP还是财政收入增长,最终还是要靠重化工”,现在看来,无疑是反对者的声音主导了大连的城市发展。

王禹程的愿望很简单:无论多大的产业,首先得至少保证城市安全吧!



2010年12月10日,大连街头,“大海哥”王禹程试图用行为艺术唤醒大连。 (资料图片)


迷失在“大大连”

2003年,大连主政者提出了“大大连”口号,试图做大做强这座城市。大连在“大大连”的口号声中高歌猛进,很少有人真正梳理过,八年来,“大大连”究竟给大连带来了什么?在王禹程看来,大连大了,却在发展中“迷失了”。

2006年,王禹程刚读大一,寒假回家,父亲带他去了海之韵广场,这里一度被称为大连的名片,大连特别漂亮的宣传画就取景于此,“看见大连港进出的货轮,还能看到飞机,还有很多铜像雕塑,近处是海,远处是高楼,特像香港的维多利亚港。”

2008年,王禹程带同学参观海之韵广场时,发现这里已经消失了,偌大的广场被围成了工地。按照规划,这里将建成大连的CBD-东港商务区,被定位为大连新地标的“钻石港湾”,意即土地比黄金还贵,规划显示,该CBD陆地面积2.78平方公里,填海面积3.19平方公里。

这个市民广场曾让许多大连人留恋,政府一再解释,“海之韵广场不会消失,甚至会更大”。扩建后的海之韵将向大海方向延伸3平方公里,这些靠填海造出来的土地,才是政府的用心所在,只是很少有人琢磨,自然海岸线的消失,对以海著称的大连意味着什么,也很少有人琢磨,所谓的高档商务区和高档住宅区,距离普通的大连市民有多遥远。

地铁是“大大连”的重要内容之一,不仅拓宽了城市空间,还丰富了城市名片,更加之高额的投资对地方经济的直接带动,地铁正成为牵动大连这座城市神经的重要话题。然而,接二连三的塌方事故,让王禹程一度迷惑:初中的时候,地理老师说大连属于丘陵地带岩石层,不适合造地铁,“这是老师说的地理常识。”地铁塌方最密集的地方,恰巧是王禹程父亲上班的必经之路,每每听说地铁塌方事故,他就给父亲打电话,而父亲的反应已经很淡定了,“除了去年的第一声爆破还稍微有点震撼外,现在已经习惯了。”

“大大连”的蓝图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生根结果。

城市拆迁从凤鸣街到胜利路,从日据建筑到苏俄老宅。王禹程读初中时,胜利路的老建筑就被拆过一次,两年前,胜利路又拆迁了,房子建起来还不到10年时间。

2010年冬天,王禹程所在的剧组在大连拍戏,剧组想找一些大连的老建筑,王禹程走遍了凤鸣街,愣是没找到完整的老宅子。大连人无奈地说:老房子都已经被挥霍完了。

在“大大连”口号中,消失的还有位于西岗区五四路66号存在了84年的大连体育场,这是一个承载着大连城市记忆的标志性建筑,两年后,这里将耸立起一座投资额超过45亿的世界级购物中心恒隆广场。

2009年,体育场拆除时,许多热爱足球的大连市民来为它送行;2010年,恒隆广场隆重的开工典礼上,大连市委的众多领导悉数到场祝贺。

足球是绝大多数大连人的共同记忆,王禹程的母亲是一个大连足球的铁杆球迷,每每大连队进球,他母亲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窗外是整个城市的“嗷”声一片。那是一个穿大连队服多于穿校服的时代,“校园里满眼都是9号队服”,9号是郝海东的号牌。

大连人总说,大连足球的霸气,就是大连海滨城市的霸气,在油锤和挖掘机的轰鸣声倒下的,除了大连足球,或许还有大连的城市形象,大连足球八座桂冠,恰恰是这个城市赢得外界最高美誉的时期。现在,大连人看球需要到20公里以外的金州体育场,20公里或许正是这个城市过去和现在的距离。如果不去劳动公园,看到那个硕大的足球雕塑,很少有人还会记起,足球曾是令这个城市骄傲的名片。而这,仅仅就在十年前。


大连成中国丑闻最多城市--当之无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