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三十一章:设计抓捕(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对于今晚的事情,我也并没有隐瞒什么,只是如实的讲出来。张营长他也是仔细的听着,深怕漏掉其中任何的一个情节,等我讲完后,张营长却是停下脚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看着他的样子,问着他:

“怎么了,营长。”

他深切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隐瞒的对着我说道:“今晚你们抓到这三个越南人,确实是值得表扬,特别是你们的计划不错,布置也很巧妙。”

正当我准备乐一下的时候,没有想到他有把话一转,继续说道:“但是,这个行动中,你们出现了两个失误,你要知道,上了战场,任何失误带来的后果就是死亡,第一个就是要是那三个越南人有无声手枪,先把吴福生张大庆给做掉了,你们都还不知道什么怎么回事,这是这件事最大的失误,第二个就是这是什么时候了,快要深秋了,你要是蛐蛐你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发情乱叫吗。”

我狡辩到,其实这个我想到了,但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好,张营长憋了我一眼,继续说:“亏你还是大山里出来的呢,妈的,山上什么没有啊,老虎,豹子,狮子,随便雪一样不久知道了嘛。”

确实,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把这季节算进去,要是越南人在精灵一点,那我们的计划也泡汤了。

当营长问我受伤没有,我大伙都没事,我屁股上给咬上一口,他以为我说得咬上一口是被子弹咬的,先是惊愕的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我的屁股,还顺便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弄得我好不尴尬,然后又继续琢磨不透的问我说你这屁股是不是石头做的,被子弹咬上还不流血,你小子是不是炸我玩呢。

不过从刚才营长的那一番动作跟表情来看,还是非常关心我的,这让玩的心里很是受用,不过感情是他理解错了,当我再次解释说是那个矮个子咬的时候。

没想到营长却笑了起来,笑着对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屁股上有花啊,越南人专门咬你屁股,没事,回去去医务室消一下毒,回头我叫炊事班长给你整两碗红烧肉,把那咬去的肉给补回来。。

问了怎么多,还是最后那句管用,因为在任何年代都一样,物质安慰总比精神安慰强。精神的安慰可能就只是用来强奸一下肉体,而物资安慰却是可以补充肉体。


等我们回到宿舍,收拾一翻,可能是兴奋,大家并没有睡意,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起今晚的行动,一个个先是把我的主意吹到天上去,说我什么什么厉害,虽是一个锅里吃东西的战友,但我还是不得不谦虚一翻,小虎也夸张的说道,其实啊,当我听到二狗的暗号以后,我心里就沸腾起来,想到咱学的这身本事终于有用场了,老子就他妈的来劲。

毛子也说道,其实我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很慌的,我还把一个手榴弹的后盖打开了,把他插在屁股上,可在冲进仓库的时候,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可把我吓了一跳,水生也说怕是怕,拿枪的手抖得厉害着呢,不过。经过这次战斗越南鬼子也不像广播;里放的那么厉害啊,你们说说这次上面能给咱们一个什么奖励。

弄得大伙猜来猜去的,今晚就连不善言辞的二狗也来了兴趣,把他的经过跟大家讲了一翻,听得我们个个也是提心吊胆,惊心动魄,同时也在为二狗庆幸着,要是长脸他们在树下的时候,山神爷爷不保佑,从上面掉下一帊鸟粪,长脸他们抬头向上一瞧,准瞧见在树上的二狗。那还不当场就把二狗给干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相待刚才营长跟我说得那番话,我向着吴福生张大庆问道:“长脸他们从你们面前经过的时候,你们心里害怕嘛。”

吴福生跟张大庆两人对看了一眼,然后由性格外向一点的张大庆回答道:“妈的,死神从你面前经过,你怕不,要是那越南人有无声手枪,一下就把我们给纠纠了,我俩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们刚才还埋怨我们把那只烧鸡跟两瓶酒干完了,当时老子们是抱着吃最后一顿饭的想法,不然,你们去试试。”

打死也不说上两句话的吴福生也来了一句:“我们命好,阎王还不想收我们去。”


看来,他们两人已经把越南人有无声手枪考虑进去了,但是我却是没有想到,要是我想到的话,我一定抢着在那里,就是没有烧鸡跟酒也成,但是他们并没有说,而是顶着脑袋上了,我不得不为他俩给感动了一下,心里也想着,老兵就是老兵,心态就是不一样。

其他几个人也沉默了下来,最后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看着天色马上就亮了。大伙也就躺下了。

但是那晚我却是没有睡着,大脑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要是我把越南人有无声手枪的事情,考虑进去,我能不能也跟他俩一样,当然,越南人要是用匕首的话,那肯定是结束不了我们的,其实我的思维也只是停在上次越南人偷袭营地用冷兵器解决了我们的战友,但是并没有想到热武器,我就一直徘徊着这个问题,我究竟敢不敢在那里装睡死,能不能沉向他们两人那样沉得住气。

最后的结果是:“不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