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围城打援

雪山猎人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围城打援”在现代解放军的战术术语中称为“围点打援”,指以部分兵力包围敌城市或据点,诱敌增援,集中火力歼敌于增援路上,在野外无堡垒的空旷环境里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 恩格斯有句名言“技术决定战术”,红军时期,重火力很少,攻坚战术一向都不是红军所擅长的,这是因为从红军时期到解放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围城打援”在现代解放军的战术术语中称为“围点打援”,指以部分兵力包围敌城市或据点,诱敌增援,集中火力歼敌于增援路上,在野外无堡垒的空旷环境里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

恩格斯有句名言“技术决定战术”,红军时期,重火力很少,攻坚战术一向都不是红军所擅长的,这是因为从红军时期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的武器装备始终不如敌人,除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让我们感受了一把强大的武器装备带来的优势外,几乎没有一场战争是压倒敌人的。有什么样的武器只能打什么仗。这就决定了我们为了弥补重火力的不足就需要歼敌于运动之中,歼敌于野外。

叶俊如今手里的重火力在火炮方面还只有四门迫击炮,而且炮弹也不是非常充足,因此他也很希望能够引蛇出洞,歼敌于野外。这种想法正和黄志辉副连长不谋而合,不由对他高看了几分。

这小子打仗真行,是很好的参谋人才,放在第一线冲锋陷阵似乎可惜了,在如今,红军科班毕业的指挥员还不是很多,人才难得啊。

叶俊一挥手“很好,就照黄副连长说的这么办,现在我命令:林松带一连,配两门迫击炮,四挺水压式重机枪埋伏在据此十里的489高地;黄志辉带二连,携两门迫击炮,三挺重机枪埋伏在左侧的534高地;林梅带特攻队配五十名战士偷袭李家洼;我亲率警卫排和四十名战士前往马家套。老烟袋率直属连驻防严家庄,林大伯带人继续守卫后山的高地。多插旌旗,多点炮仗,发动老少呐喊,造成人多势众的假象。各位都清楚自己的任务没有?”

众人一齐挺直身体向叶俊庄重敬礼,转身准备去了。只有林梅站着没动,眨着眼睛问道:“队长,你凭什么认为我哥和黄副连长要同时埋伏在那么邻近的地区呢?如果他们不是同时到达呢?”

叶俊赞许地看看她,“因为他们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家底投进去,打援也是交易,赔本的买卖这些老地主是不会干的,即使一方到了,也不会急于进攻,而是会两家聚集,再考虑联合进攻的。严家庒打了三天,他们没有动静并不是不想增援而是在观望,如果知道严家庒已被攻下,他们会很快缩回去的,林松他们埋伏的地方离严家庒不远,可以看到战场环境,他们会在那里犹豫观望的,那时正是我们消灭他们的时候。好了,执行任务去吧。注意你的进攻方式是乘乱混进李家洼。”

林梅甜甜地一笑,向他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转身带着特攻队去了。

叶俊亲自带着警卫排和四十名战士,悄悄地前往马家套。

山路上一队歪歪斜斜,步伐散乱的团丁排着稀稀拉拉的队伍在不紧不慢地行军,领头的是一个虾公腰,戴瓜皮帽,斜挎盒子炮的地主,气喘吁吁。旁边有个师爷打扮的人为他撑起阳伞,一边为他扇着风。

“我说仁智啊,你说咱们这次倾巢出动是危险哪还是发财捡洋落啊?他奶奶的,看这天热的,都快把老爷我熬油啦。”地主发话了。

旁边的师爷屁颠屁颠地赶紧追随“老爷,您忘了吗,这只是红军的散兵游勇啊,都是溃兵,不足为惧啊。前两星期,严老爷不是截杀路过的红军而且大获全胜吗?便宜可占了不少,武器弹药捡了不少哪。听说这次虽然打得猛,可也不过是虚张声势,严家庒地理优越,红军没有重炮难以攻下去,这会估计他们双方已是精疲力竭啦。咱们这回去定能捡着便宜。您老又发财了,呵呵……”

“是吗,老爷我就借你的金口啦,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给你两双鞋穿穿。”地主乐了。

师爷却在心底骂开了“操你姥姥的,打胜仗老子才有鞋穿,打发老子像叫花子哪。待会没事还好,有事老子先溜,谁他妈管你啊,个铁公鸡的。”想着这他可没敢说出声。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队伍行进的脚步声“等等,老李啊,赶这么急是去投胎那还是娶媳妇啊?哈哈……”李地主回头一看是马家地主赶上来了,马地主留着山羊胡,面黄寡瘦,一呲牙露出两颗被烟熏黑的大板牙,“老李啊,咱比不上老严哪,他财大气粗,手下兵丁两百出头,有重火力,迫击炮就有两门。儿子是省城辎重营长,武器弹药充足啊。你看看咱哥俩,两家的团丁弄一块还只有三百不到的,武器和人家没法比啊。老严他还可以撑一时,咱们何不坐山观虎斗,歇会歇会哪?”

“老马你说的是人话吗?这救兵如救火,上次人家截杀红军,可也分给咱不少好处那。”

“老李,他给你球好处啦,几杆破枪就让你猪油蒙了眼?他妈的那老小子如果不是害怕红军报复,没准就这点还不舍得往外掏那,你当那老狐狸那么大方么?”

“可也是,老严是不够仗义的,抓获什么土里吧唧的赤匪女交通,这小子都舍不得让咱沾沾腥。是他妈够抠门的。”马地主的一番话激起了李地主的怒火,甩甩袖子“老子不干了,他爱咋咋地吧,老子开路了。”回头欲走。

马地主一把拉住了他的袖子“老李,咋还是这脾气,不就几个土妞嘛,土的掉渣,回头我给你找几个乐和。不过这会你可不能走,你走了,老严真出事,他省城的儿子绝对不会放过咱,安上个‘通匪’罪名,你全家就完了,几十年的积蓄都是人家的啦。到时家破人亡可别怪我没提醒啊。”

李地主吓得一哆嗦,可不是嘛,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那咱接着走?”

“是得接着走,不过就这么去不中的,咱得选个好地方看看风景,如果真的是老严打得漂亮,击溃红军,咱再跟着秋风少落叶,乘胜追击捞好处;如果老严招架不住,咱就虚张声势、放枪鸣炮高声呐喊。你看咋的?”

“高,实在是高,老爷,马大爷说得没错啊。咱看风景去。”李家的师爷不迭地点头。

李地主乜斜了他一眼“去去去,一边去,老爷们说话啥时轮到你啦,别没大没小的胡咧咧。”心里却想:老马真刁啊,这主意咱怎么没想到呢?让他露脸了。

想着故作沉吟半晌,“那前面的山坡可以瞭望到严家庄的动静,咱去那儿看看吧。”

师爷在旁闪出“老爷,咱派出的小六子还没回来,是不是再看看?——”正说着,前面跑来一个装丁打扮的人“老爷,严家庒还没丢,庄上庄下炮声不断,人声嘈杂,两方还在激战哪。”

“你看清楚了?”马地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老爷,枪子无眼哪,咱哪敢凑那么近哪,远远看到的就是这样。”

“没用的东西,还得老爷我亲自去看,罢了,老马,咱也不用等了,咱上山看个清楚吧。”两个地主带着家丁正要往两边山上去,忽然间两边山上,弹如雨下,枪声大作,手榴弹的轰鸣声不绝于耳。两家的队伍霎时躺倒一片,两人都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不要乱,顶住顶住!”马地主声嘶力竭地狂喊,这时一发子弹飞来,他的保镖天灵盖被掀飞了,红白脑浆撒了一地。马地主也傻了,赶紧逃命吧,恨爹娘没多生两条腿啊。什么诡计都想不出来了。

“我的姥姥,这里怎么会有红军?快撤,快撤!”李地主在师爷的拥护下,带着一伙团丁就想溜,临走时却把师爷留下来了“仁智,过去我待你不薄,今天老爷我的生家性命就交给你啦,说什么也要拖住赤匪啊。”李地主几乎带着哭音说。

师爷也是面无人色,“老爷,老爷,求您啦,别丢下我。我不行啊——”

李地主无可奈何,挥一挥手“快跑吧”,也有两家的庄丁冒死架起机枪准备抵抗,能打机枪的主都是当过兵打过仗的老兵,平时待遇是别人的两三倍,地主都是当眼珠子看着自己的大杀伤力器,连带着伺候他们的主儿也没亏待。这伙主儿在战场上不像一般的庄丁,确实卖命,当然他们要跑了,家人也完了,老地主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没法子只有愣充好汉。

刚刚扫出一梭子弹,红军的迫击炮弹就吊了过来,这些红军的炮兵原本就是国民党的炮兵,加上叶俊这位现代特种兵的技术指导更是如虎添翼。虽然比不上红军神炮手赵章成,但基本上也是十中八九。只见打机枪的庄丁连着机枪都在烟雾中飞上了天,逃跑的庄丁也是被炸得落花流水。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对付两家地主的机枪火力,任务完成了,他们也抬着迫击炮跟随部队冲锋。毕竟炮弹金贵啊,没有许可不能多打的。

李地主好容易带着二三十人逃回庄园大门,暮色中吊桥刚刚放下,李地主逃上吊桥正想喘口气“蓬”脑袋被颗开花子弹打飞了,红白之物溅得周围人身上都是,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魂不附体。这时只见吊桥旁的树林里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出一支队伍,领头的正是女红军林梅,只见她扬着一支带瞄准镜的步枪当先杀进寨门。庄丁一见,纷纷跪倒举手投降了。

马地主好容易也逃回马家套,呼喊着寨门大开,只见迎面是一只整齐的队伍,当先是一个中等个的国军连长,腰插驳壳枪,英姿飒爽。他像抓了根救命稻草一样竭尽余力奔过去,跪倒在地“谢谢国军大爷——谢谢,老天长眼啊,我们,我们得救了!”激动的无以复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不,你被俘了,我们是红军。”当先的国军连长冷冷地说,“马家套已经被我们拿下了,你举手投降吧。”

“啊——”马地主一听真的是魂飞九霄云外,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