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三十章:设计抓捕(中)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长脸似乎是又发了什么命令,矮个子就慢慢的朝着里面走来,不过这个时候刚才插在腰上的五四手枪已经拿在手上,那手枪的左手与身子始终保持45度角,一看就是个行家。

没当矮个子前进一步,我的心就更跳的厉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外国人,同时也是第一次看到越南人,如果是换在其他时候,当看见外国人的时候,我会很惊奇的凑上一眼,但是今天很不幸的是我我第一次碰见的外国人竟然使我们的敌人,一个虐杀我人民的一个外国刽子手,并且他手上还拿着一个热兵器,要是我凑上去,不用想,回报我的微笑绝对没有,枪子倒是肯定有的。

我劲量放松心情,以便在矮个子靠我近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矮个子离我还有两米,不能在让他靠近了,不然的话。肯定会被这机警的家伙发现我,那我们也得不偿失了。

我大喝一声,朝着矮个子扑去,身子刚腾起的时候,趁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早已经在手上准备好的石-灰朝着矮个子的眼睛扔去,效果不是很好,因为我刚才的大吼一声不仅是向外面报信,同时也惊醒了矮个子,所以偷袭的效果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在他转身的时候有一些石灰进了他的右眼。所以,在他还没有时间开枪的时候,我又不得不把五六式步枪向他砸去,刚好砸在他握枪的左手手腕于我用力过猛,他的左手承受不住,五四手枪也跟着掉在地上。

长脸和另外一个光头的越南人也反映过来,准备帮忙,在没有发出枪声的时候干掉我,但就在我喊的时候,装酒醉在外面的吴福生,张大庆以及跟在他们后面的二狗,和另外三个方向过来的大毛,铁牛,小虎提着56式半自动步枪冲了进来,把长脸跟光头逼近仓库的一角。

而在另一角,我与矮个子抱着一团,别看这狗日的个子矮,我比他高一个头,但是这家伙全身是力量,特别是那双手,如同钳子,卡住我的脖子,让我呼吸不了,大脑由于缺氧发生脑胀,但是这家伙也不好受,被我死死的压在下面,动弹一得,最后,还是我使了一个阴招,在他把精力都集中在上身的时候,用用膝盖在他的裆部狠狠的顶了两下,效果是立竿见影,我不敢说我顶这两下就让他爆了卵蛋,但是我知道这两下已经够这个狗日的痛上一段时间了。

趁着他松手的时候,我也把身子骑在他身上,用自身的力量把他紧紧的压在下面,不巧的是屁股正在他的脸上,我把他的双手反弯过来,正准备捆绑的时候,没想到的是这家伙也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家伙,竟然在我屁股上咬了一口,疼得我大叫起来,弄得毛子他们吓了一跳,都以为我被干翻了,连忙转过头来看,小虎还过来帮我,把我的屁股与那家伙的嘴分开,之后还疼的我一跳一跳的,这屁股肯定是被这家伙咬坏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大毛他们转过头来看我这边时,那光头确实举着手枪,朝 着 我们这边开了一枪,可能是太紧张,再加上光线不好,太黑了,这一枪并没有打中我们,而是打在了旁边的一个箱子上,但是,他的枪声确实惊醒了我们,这家伙手上还有枪,我也没用做出太多反映,就是下意识的掏出匕首,向着发出火光的地方使劲扔去,由于从小在河便扔石子,砸鸟蛋,所以我的准星还是很准的,刚好砸在他的左膀子子上,握枪的手也抖了一下,开第二枪的时候也就更没有准星了,而趁着这个时候,吴福生,张大庆冲上去,把光头按在地上,抢出他手中的54手枪,而长脸看着还有好几支枪口对着自己,知道反抗也只是做无谓的牺牲,所以把枪丢在地上,举起了双手。乖乖的投降了。

周围的人听到枪声也冲到这边,但是看到我们押着几个我们“自己人”时,连问我们是怎么回事,而这个时候,矮个子也操着一口纯正的广东口音,说我们乱抓人,还朝着自己战友开枪,说我们的不是,那些不明是非的人还真以为使我们对战友开枪,在旁边对我们指指点点的,听得我心里很是生气,我二话不说,走到被小虎押着的矮个子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他的脸上就轮了几个大耳瓜子。我可是对屁股被咬这件事耿耿于怀,虽然使我先耍诈,但是称王败寇的道理摆着,他输了,就得任我摆布,相反我要是输了,一样的结果。

边上的几个人对我还当着大伙的面大自己的战友,,在旁边说起我们的是非来,我让我很是恼火,吼着对他骂道:

“你们是猪啊,他奶奶的这几个人就他妈的是越南鬼子,还说是自己人,要是哪天越南鬼子捏爆你们的卵蛋。把你们干回了老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我骂完,没想到血腥王带着人冲过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为这几个人头头,我赶忙向他答道:“报告排长,一班在值班的时候抓到三个越南鬼子来偷袭我们的仓库。这是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枪。而那两枪就是那个越南鬼子打的。”

排长看着被我们押着的三个人,也是皱了皱眉头,还特意检查了那支刚发射过的手枪枪管上还有阵阵余热,但是显然并不是很相信我的话。生怕引起误会。

没有过多久,张营长也带着连长他们过来了,我依旧是刚才那样的回答,并且还把二狗拉上来作证,因为他是这几个人中唯一一个听见他们讲越南话的人

这下,营长他们是相信了,叫人把他们押下去,并且还对我们大大的表扬了一翻,然后又叫我们回去,休息,但是,唯独把我留了下来,其实我也知道他把我留下来的原因。

在回去的时候,张营长刻意放慢步子,让我俩与大家相隔一段距离,然后就开始问我:

“你个粪坑里的臭石头,说说今晚的事吧,你不想让我自己问吧。”

自从那次张营长让我在师长团长面前露脸后,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熟悉,我两的关系也是快速增进,私下里经常厮混在一起,由于张营长是京城出身,将门虎子,但是对于我们农村来的兵并不是很排斥,在我一翻精彩的演讲中是怎样干掉黄狼后,顺藤摸瓜的就把和麻子他们结怨的事情也倒了出来。又是怎样戏弄侦察大队的队长。

张营长可能是在城市长大的原因,没有过过我们农村人的生活,于是我就把我们童年时候的事情一一倒出来讲给他听,什么偷看寡妇洗澡,偷翻生产队长家的碗柜,打野猪什么的事情都将翻完了,最后,等我把故事讲完,他还是一副听得津津有味,言犹未尽的样子,他的这种表情,很是让我怀疑他的童年是不是就是一片空白,每当我问起他的时候,她总是一副沉重的样子告诉我,就三个字:“惨,惨,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