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醉汉在铁轨上走,一个抱怨道:"这楼梯怎么没个完!"

另一个哼了一声,说:"它的扶手还那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