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看到的民主的台湾,民主的政治,民主的社会

494946398 收藏 0 2930
导读:4月26日,有台湾“黑道仲裁者”之称的“憨面”李照雄告别式在台中市举行,台湾政商名流、演艺圈及各大帮派齐聚,逾20000人致哀,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慈济台湾四大法门2000多名居士诵经,108辆名车组成的引灵车队和人潮绵延2公里,丧礼承办人说:“仪式规模应是台湾空前。”台湾黑道教父「蚊哥」去世 台湾黑道风风光光地给「大哥中的大哥」送行,媒体动员十多部SNG卫星转播车现场报导。为了怕盛大的场面带来的人潮与车潮,警方多派人手疏导交通。这一幕幕好莱坞经典黑帮大片的场景,竟然是近日台北真实的街景。

4月26日,有台湾“黑道仲裁者”之称的“憨面”李照雄告别式在台中市举行,台湾政商名流、演艺圈及各大帮派齐聚,逾20000人致哀,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慈济台湾四大法门2000多名居士诵经,108辆名车组成的引灵车队和人潮绵延2公里,丧礼承办人说:“仪式规模应是台湾空前。”台湾黑道教父「蚊哥」去世


台湾黑道风风光光地给「大哥中的大哥」送行,媒体动员十多部SNG卫星转播车现场报导。为了怕盛大的场面带来的人潮与车潮,警方多派人手疏导交通。这一幕幕好莱坞经典黑帮大片的场景,竟然是近日台北真实的街景。


「被封为岛内中部纵贯线教父级大哥,绰号“憨面”的李照雄,3月11日肝癌病逝,享寿72岁,由于他生前交友广阔,治丧委员会特别找了一块5千坪的空地,搭2千坪的灵堂,送他最后一程。僧侣跟灵车后为逝者超度亡灵。台湾竹联帮前帮主“么么”黄少岑、天道盟盟主“济公”萧泽宏、四海帮主“弟哥”张建英都带帮众到场致祭,尊称李照雄为“师父”的黄少岑说:“黑道大哥形形色色都有,邪气的师父绝不往来,是不一样的黑道大哥。”警方在得知会有2万名帮派组织人士前往送行后,派出300名警力在现场及周边维持交通与秩序,并进行道路管制,帮助告别仪式顺利完成王金平、胡志强、“立法委员”余天、陈明文、颜清标、嘉义县长张花冠、台中“市议长”张宏年、台中“县议长”张清堂及艺人吴宗宪等政坛与演艺界人士,都参与这项告别式。王金平说,与李照雄只有一面之缘,但感受到李照雄相当热心公益,是值得尊敬的人。胡志强表示,李照雄在离开世界时,能够捐款作公益,帮助台中市的残障人士,他相当肯定这项作法,也值得鼓励,所以特别到场表达谢意。李照雄亲属向到场者鞠躬致谢。为维持秩序,治丧委员会事前要求勿动员未满18岁青少年、勿穿印有“组织名称”衣服到场,但仍有上百名穿“苗栗吕氏企业”团体出现,也有青少年混杂其中,警方拦下148人联络家人领回。

道上重量级人士纷纷到场送别李照雄。全台各地黑道动员手下以亲友名义致哀,日本冲绳黑帮“旭琉会”本部长上江洲丈二,泰国副总理秘书“坤超”、马来西亚总统代表“摩哈马”拿督等人也去致意。警方在会场入口处,架设录影机全程搜证,周边道路管制,设置路检站,另外还有员警骑摩托车加强巡逻,以及霹雳小组干员,荷枪实弹在场警戒,避免在李照雄公祭会场上,出现任何擦枪走火的意外。台湾影剧大亨杨登魁、名导刘家昌、艺人吴宗宪、猪哥亮、齐豫均出席葬礼,齐豫更是献唱李照雄生前最爱的《橄榄树》。到场送行的“立委”颜清标表示:“他是一个很值得,有很多值得我向他学习的地方,很敬重的老大哥、长者,不管是谁他都乐意帮忙。”蚊哥」传奇


五月二十九日,台湾度过了有史以来治安最好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台湾南北黑帮大老们共同协订的「黑道和平日」。为了就是向台湾黑帮组织当中辈份最高、有「黑道最后仲裁者」之称的「蚊哥」,致上最后敬意。


人称「蚊哥」的台湾黑道教父许海清,出生于一九一四年。父母双亡的他与外婆相依为命,早年在台北市市场捡拾废弃的果菜湖口,靠拉板车替人搬果菜为生。许海清长大后在复杂的市场生态中,因为个性善于帮人斡旋协调、排解纠纷,逐渐成为地方角头。由于他活动地点在台北万华区,原本大家都叫他「万哥」,后来因为他个头瘦小,像蚊子一样,而且长相也斯文,所以有「蚊哥」的称号。后来「蚊哥」并在艋鸡角头的支持下当选第一届台北市议员,成为黑道首名民意代表,「蚊哥」的声望首攀高峰。而出身菜市场的「蚊哥」也是首任的青果公会理事,在一九六零年代推动台湾香蕉输往日本,赚取不少外汇,在台湾当时以农产品出口为主要经济活动的商界闯出名号,横跨政商的势力让他更有条件成为道上的仲裁者。


风云一生的「蚊哥」最后的离世也颇为传奇。因吃饭时不慎噎到、缺氧过久昏迷十二天之后,于四月六日宣告不治,享年九十三岁。台湾全岛跨族群的各帮派大佬们闻讯后纷纷出面协商共同治丧。「蚊哥」出殡时,有上万名来自各条道上的兄弟,前住台北市立第一殡仪馆悼念。


作为台湾的黑道教父,「蚊哥」的影响力其实不仅止于台湾一地,包括日本黑道最大帮会之一的「住吉会」派人来台,专程来台的「野口会」会长野口松男,带领帮中十二名干部跨海参加告别式。野口松男向台湾记者们表示,与「蚊哥」私交长达三十年,特地来送他最后一程,他还感性地说:「将来也要到天堂找他喝喝茶。」香港极具影响力的黑道「十四K」,虽然表示帮中有重要会议,帮中大哥们不便离港,但也由「驻台代表」出面致意。另外,澳门赌王何鸿燊本人无法来台,还是亲自指派贴身亲信总管前来台北。因「蚊哥」曾当选过第一届台北市议员,台北市议会议长吴碧珠也率领十多位市议员前来致意。


大腕的葬礼


从「蚊哥」丧礼的筹办事宜,就可以看出是真正的黑道大事。治丧委员会事前郑重其事地开记者会,与会人员绝口不提帮派;均以社团名义相称呼。「蚊哥」葬礼当天现场有来自四面八方,穿著各式整齐黑白服装成队的黑帮人士,由在当地的牛埔帮「中联」为主力,先到公祭会场鞠躬致敬,随后各路人马依序整队进入灵堂致意。面积约半个足球场的台北市第一殡仪馆被上万名黑道兄弟塞爆了。因此黑帮大哥跟执事们纷纷把集合地点约定在隔一条马路、有宽大绿地的「荣星花园」,解决了人员集合、列队、等待的问题。由于「蚊哥」的家属选择遗体火化后将骨灰「晋塔」, 就是送往纳骨塔的塔位中奉祀,一个半小时的追思仪式后,要送「蚊哥」最后一程的移灵过程更是场面浩大。现场旗帜飘扬,并由管乐队与仿自台湾军方「三军仪队」的民间仗仪队开道,随后由数十辆插满鲜花的花车车队,护送载着「蚊哥」灵柩的灵车。下午三点半移灵,要到西北郊外北海岸的「金宝山」墓园前,灵车还先绕行几条市区街道,由黑帮人士队伍列队步操,鱼贯而出。但由于这些黑道兄弟都是穿著以所谓某某「公司」或「企业」的制服,掩人耳目,因此警方也只能在场搜证监控,并且放话会逮捕有案在身者。于是有多人在媒体或警方搜证镜头前就赶紧低头,不愿露脸,以免被人认出。


面对黑道们摩拳擦掌、风风光光为「蚊哥」送行,「白道」的警察们也总不能闲着。台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庆龄就表示,台北市警局中山分局当天派出六十四名便衣刑警、四十名制服警员,全部配枪,只要有人闹事,一定会强力执法。不过为了怕盛大的场面带来的人潮与车潮,警方还是多派了交通警察在外围疏导交通。碰巧的是「蚊哥」出殡日,刚好碰上台湾学生们的大事──国中学力基本测验日。台北市的家长们紧张了半天,纷纷避开丧礼附近区域,绕道而行。但讽刺的是还有上千名放弃中学学业的中辍生,穿著黑衣黑裤,被游览车载来祭拜,这也形成强烈的对比。


台湾黑道的过去与现在


台湾帮派文化原本在中国漳泉移民争夺地盘时代,械斗风气盛行下,逐渐壁垒分明。但在日据时代,因为涉及抗日行动,因此被日本人强力镇压后逐渐瓦解,但蒋氏政权来台后,为了深入社会基层巩固政权,蒋经国就以情治单位运用资助黑道、借刀杀人打击异己的手法,形成所谓「黑道治国」的不良现象,也曾被反对党当做大加挞伐的污点。近十几年来在台湾治安单位强力地以「一清项目」等各种名义的扫荡,软硬兼施地让所谓的帮派「自动解散」,让不了解实情的外人以为台湾黑道都被瓦解了,但其实台湾的黑道却都向日本学习,走企业化漂白之路。以各种行业隐藏帮派组织,尽管许多财源来于色情酒店等特种营业非法所得,但多多少少有些人头公司行号在运作,也让警方投鼠忌器,平常只能以吸引线民,得到确实的情报之后,才能采取行动。


像「蚊哥」出殡的场面,就可以从被动员来的各帮派的古惑仔身上穿的黑色制服身上看到这些帮派堂口的名号,例如本土挂的天道盟以「天呜公司」字样来识别,竹联帮的直接以竹联企业,或更直接地以堂口「忠义堂」为名号,这项做法其实也是为了在场面上立威。这次的治丧事宜由所谓的「中联帮」为筹备的主体,还制作了发给工作人员镶有蚊哥照片的徽章,别在衣襟作为识别。徽章还分等级,白色的是「蚊哥」亲信,限量版的纪念徽章只有少数辈分够高的道上「大哥」才能获得。由此看来,台湾的帮派文化还真是发展得自成一格。而本省挂与外省挂的关系,这几年的互动也是各自为政,虽然没有祥和到相敬如宾,但也还算互不侵犯。例如牛埔帮帮主叶明财也是丧礼要角之一,因为葬礼是在牛埔帮的地盘上,最先以阵头出动,而与牛埔帮同为本省挂的天道盟,也动员四百多人,台湾俗话说「输人不输阵」意思就是个人输赢事小,但团体较劲的场面上绝不能丢脸,这句话形容这天黑道的动员最恰当。外省挂势力遍及全台的竹联帮、还有以台北松山区为主要地盘的松联帮,除了帮主们出面致意、也都出动数百人到场,算是为过去排解各帮派纠纷的「蚊哥」表达谢意,毕竟一有地盘或利益纠纷,真的要争夺到底互不相让,铁定要有不少人流血,因此大哥往往会权衡利害得失,找仲裁者出面,并找个下台阶。也因过去与做事公正的「蚊哥」互动良好,同为外省挂的老帮派「四海帮」帮主贾润年,首先倡议要把出殡日订为「和平日」,应该也是对最近黑道间伦理辈分的观念渐渐淡薄有所担忧。此外,演艺圈中与黑道互动良好的台湾演艺协会会长余天,以及演艺工会理事长杨光友,也都亲自来到会场致敬。显见演艺圈也还是需要黑道「照顾」的行业。


「蚊哥」许海清丧礼办得风光,媒体动员十多部SNG卫星转播车现场报导。警方被各界批评只有录像搜证,根本就是鸵鸟心态。这样的批评让警察面子挂不住,于五月二十九日晚间紧急公布多盘搜证录像带,表示已辨识出四十多名黑道分子,还放话说会有新一波扫黑。但讽刺的是,警方讲话的同时,各帮派七百多人却在台北外双溪一家餐厅晚宴,共推天道盟大佬陈仁治〔圆仔花〕为「共主」,还当场划地盘。这是包括天道盟、竹联帮等七百多名前天帮「蚊哥」治丧的黑帮分子,各帮派为了展现「大和解」的诚意,外省挂的竹联帮捍卫队,还当场与本省挂的天道盟新成军的北海联盟订下盟约,将基隆、淡水、金山与万里一带的北海岸,全部归天道盟的北海联盟管辖,这种划分地盘的动作,简直是不把警方放在眼里。台北市警局在看到电视新闻报导后也紧急在黑帮餐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派了八名警员到餐厅路口以「酒测」名义,拦下几名黑帮分子「临检」,想扳回一点面子。台湾的传煤大幅报导还引发一段插曲,有人批评部分报导将黑道「英雄化」,会造成年轻人的价值观扭曲。媒体耸动且未经平衡的报导的确会让涉世未深的人有仿效之尤。


[提要] 台湾竹联帮过世的精神领袖陈启礼8日举行告别仪式,台湾警方出动近千名警力,居历年来黑帮丧礼之最。同时,借调两套行动SNG卫星视频传送装备,全程搜证录像。“刑事局”重申丧礼人士遵守三不原则:不动员、不串联、不以帮派名义参加。陈启礼逃亡海外长达12年,今年前往香港就医,10月4日病逝。



11月8日,台湾竹联帮大佬陈启礼举行出殡仪式,数千黑衣人士前往送别。




11月8日,台湾竹联帮大佬陈启礼举行出殡仪式,数千黑衣人士前往送别。


人民网11月8日电 台湾前竹联帮帮主陈启礼8日举行告别式,台湾黑道中,有五千人涌入灵堂。此外,警方严阵以待,自上午7时起,台湾“刑事局”成立监控小组,再度出动造价千万的“行动SNG(卫星新闻采访车)”,同步监看灵堂的最新画面,由台湾“刑事局”局长黄茂穗亲自坐镇指挥。陈启礼的好朋友、当年参与江南案的吴敦在丧礼上播发了自己制作的、长达11分钟的纪念录像带。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8日上午设在台湾“刑事局”8号分机的指挥中心,由“刑事局”局长黄茂穗亲自坐镇指挥,只见监控小组成员各个神经绷紧,眼光不断在灵堂及告别式会场入口的二个画面来回仔细端详,黄茂穗更是低头猛作笔记,并不时与小组成员交换意见,现场气氛严肃。


警方严阵以待


为制约黑道串联,“刑事局”副局长胡木源指出,除早前发起的一整天的全台大扫黑外,为担心有帮派份子藉上香名义,夜晚聚集在台北县市声色场所滋事,7日桃园以北的四个县市也进行扩大临检,8日警方一大早也在台北县市进行重点式盘查及监控。结果,台湾警方就一早在台北市大直的敬业三路的拦查点上,拦到一台车内有四人准备来参加丧礼,里头搜出二把空气枪、三支球棒及一支电击棒;及盘查到一名诈欺通缉犯及15名未成年少女,都被带往派出所了解动机。


“刑事局”指出,针对陈启礼丧礼已要求各县市警局,对于想要参加告别式的黑帮及角头成员,进行约制、告诫,并要求这些人遵守三不原则,苗栗及云林地区原本各要动员数十人参加丧礼,也在警方告诫下取消北上行程。


“刑事局”说,警方已对拟参加黑道帮派、角头成员实施约制,目前并未发现有违反警方的要求,不过,警方一早还是动员了上千警力严阵以待。


而据“刑事局”掌握到的情报显示,目前来参与丧礼的人员包括北县帮派共动员50人、桃园地区来了两辆游缆车共计80人、台中及嘉义各6人,另外,动员最多就属台北县市共有500多人。




11月8日,台北市警方也出动近千警力在现场戒备。


五千人参加公祭


台湾各路帮派算是给足了竹联帮面子,即使警方事前再三约制,陈启礼出殡竹联帮各堂口不得动员及串联,但是8日清晨6点开始,陈启礼的灵堂就陆续涌入来自各地堂口的兄弟,全身上下清一色着黑色西装、白衬衫进场,到了8点,已涌入超过两千多名的竹联帮众。


前来参加告别式的人数,远超过警方的预期,到了公祭时,人数已经超过五千人,整个告别式会场挤得水泄不通,全省各地的角头几乎都率领弟兄前往吊唁。从陈启礼遗体回台后,一直尚未现身的竹联帮名誉帮主赵尔文,8日也终于出现在告别式会场,破除外界对于赵尔文与“么么”黄少岑不合的传闻,但两人在会场的互动并不多。


包括天道盟精神领袖“圆仔花”陈仁治、四海帮主贾润年、牛埔帮主叶坤财、“中联集团”〈中庄帮〉张忠信、北联帮、猪屠口帮、永和角头白鸟、中坜角头、台中角头等本省帮派,纷纷出现在告别式会场。


而当日出席阵势最大的帮派就属天道盟精神领袖陈仁治所率领的团队,警方估计人数超过两百人。其余各帮派或是堂口,都只派出20至60人左右,警方忙着在现场拍摄搜证存档。


岛外的帮派方面,香港新义安、日本山口组也有派人前来。日本山口组因为遭到限制入岛,这次派来的四人,包括高桥源纪、松本州岛弘、宫崎学等都为组织的中生代大哥。


丧礼中也出现许多岛内政界人士,包括担任治丧委员会荣誉主委的民进党“立委”柯建铭、以及新党主席郁慕明、国民党“立委”周守训、亲民党“立委”刘文雄、台联党“立法院”党团总召罗志明也都陆续代表出席。


因警方大力约制,外省挂帮派这次显得相当低调。据了解,包括四海帮、松联帮、北联帮各堂口,都已经在前几天凌晨,由帮中大哥凌晨率帮众暗中前来上香,以免遭到警方搜报。


11分钟影带叙述生平


陈启礼告别式中,老友吴敦送给了他最后一样礼物,一部纪录陈启礼生平的11分钟纪录像片。据称,11代表着陈启礼11年未走完的归乡路。该录像带就在8日上午的告别式前,在灵堂公开播放。


陈启礼11年前遭通缉避逃离台湾,这11年来,陈启礼最大且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回到故乡台湾落叶归根,但是他的的归乡路相当遥远,一走11年,当他好不容易踏上家乡的土地,却已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对于从年轻时就与陈启礼一起打天下,甚至一同执行暗杀作家江南,一同逃亡、一同蹲苦窑的好友吴敦来说,陈启礼走得太不值得,因此,在陈启礼告别式中,吴敦特别制作了一部片长11分钟的激光视盘,叙述陈启礼的一生,也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对吴敦来说,这也许是他仅能献给这位老战友人生中最值得的告别礼物,也代表对于他的无尽思念。


这部以《终于要回家了》开头的影片,纪录陈启礼从江南案被判无期徒刑之后离乡背井11年,同时以香港移灵回台北的全程纪录为主轴,穿插陈启礼生平的照片,包括最好的朋友、儿子,还有和妻子陈怡帆的合照,都浓缩在11分钟的纪录片里面。 11月8日,台湾最大黑帮“竹联帮”前帮主陈启礼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台北举行。当天上午,来自岛内外政、商、学、演艺界人士,及黑帮分子、亲友等逾万人,在追思会现场排队致哀。


整场告别式在绵绵阴雨中进行5个多小时,其中让外界颇为玩味的是,大部分黑道头目为了避开警方视线纷纷低调现身,甚至赶在天没亮时前往,但台湾政坛上有头有脸的高层人物,却毫不避嫌高调登场,其中包括民进党大佬柯建铭、台“立法院长”王金平、新党主席郁慕明和各路“立委”、“议员”等一干人。


但熟悉岛内政治生态的人都对此见怪不怪,一位无党籍“立委”就表示:“不管哪个政党都一样,全都接受黑道分子的援助,连陈水扁也一样。


告别仪式万人诀别 黑道白道一齐露脸


陈启礼的遗体上个月从柬埔寨运抵台湾后,“竹联帮”就表示要以最高规格来办这场号称“黑帮世纪丧礼”的告别式。8日当天,“竹联帮”动员了500多名“志愿者”在现场招待和维持秩序,一律黑西装、白衬衫装扮。和黑帮有交情的三家丧葬公司,还特地送来8名年轻女礼仪师协助仪式进行,整齐的手势和动作让媒体都觉得新鲜。会场旁并设有医护站和流动厕所,以备不时之需。


上午8点,告别仪式开始,由陈启礼生前皈依的海明寺悟明法师主持诵经。在此同时,已有不少南北各路黑帮弟兄前往排队,警方则出动上千兵力在一旁监控。为了避免警察干预,出席的各黑道帮派当天均未带帮会旗帜、穿帮会制服,司仪在主持时,也把帮派名称改为公司行号,黑帮头目则改称“董事长”。


下午两点,8辆奔驰礼车、3辆大型游览车组成的浩荡车队,开至台北市立第二殡仪馆。随后10名“竹联帮”中生代堂主扶灵,陈启礼长子捧灵位率队前往火葬场,遗体火化后骨灰随即送往海明寺。


当天,台湾黑道上叫得出名号的帮派全部露面,如“四海帮”、“牛埔帮”、“天道盟”等,香港地区、日本的黑帮也纷纷前往。黑道给足了面子,白道也毫不输阵,到场的政界人士中最受注目的是柯建铭和王金平,他们一个是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一个是台湾“立法院”院长,这两人都被列为治丧委员会荣誉主委。柯建铭就表示,他和陈启礼本来就是多年的老友,他名列治丧委员本来就是很自然的事。


同时新党主席郁慕明、“立委”刘文雄、蔡豪、周守训、林文郎、罗志明,台北市议员李新、陈玉梅等都一一出席。台北市议员李新说,他在年轻时就结识陈启礼,固定两三个月一起吃饭小聚。


一同坐牢结下交情 陈水扁替黑帮写状子


台湾政坛的高官跟黑道关系黏糊到什么程度,听陈水扁老婆吴淑珍一句话就能体会几分。当年陈水扁女儿出嫁,有媒体问万一“驸马爷”欺负他女儿怎么办,吴淑珍立马放出狠话:“如果女婿对女儿不好,就找黑道把他砍手砍脚!”


台湾独有的“立委”和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体制,需要大量金钱和影响力,无形中给了黑帮向政坛渗透的可能性。台湾黑道借此深入政界商界,逐渐“漂白”,而台湾政治人物为了获得黑道势力的支持,也与黑道大哥建立“暧昧关系”。这些台面下的事平时深藏不露,但在黑道重量级大哥的葬礼上,前来祭奠的台湾政要之多,便可见一斑。


台湾第二黑帮“四海帮”帮主陈永和,在1996年曾利用帮会势力公开支持前“监察院长”、“立委”陈履安竞选。同年,陈永和去世,当时“反黑金”口号喊得山响的台北市市长陈水扁,赠送挽联,并挂在灵堂中央。时任“总统府秘书长”吴伯雄、“外交部长”钱复、高雄市长吴敦义等台当局高官,以及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及许多“立委”等纷纷送来挽联或亲自前来上香告别。


据台湾媒体报道,“四海帮”与陈水扁颇有渊源。1986年,陈水扁因“蓬莱岛案”被判入狱,关押在台北看守所,与“四海帮”兄弟伍传戚同住一屋。因为同样被国民党当局治罪,陈水扁和伍传戚颇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于是在伍传戚的吩咐下,狱中的黑道弟兄都没有刁难和殴打陈水扁。陈水扁对此甚为感激,出狱后他主动为伍传戚写状子上诉,这件事在当时的台湾黑道还一度被传为“江湖佳话”。


2003年,“牛埔帮”帮主张乃富去世。在公祭仪式上,陈水扁和吕秀莲所送的挽联特别显眼。遗照上方还有陈水扁和时任“行政院长”游锡堃的题字。“治丧委员会”由各帮派人马及台当局政要组成,其中主任委员是“立法院长”王金平。讣告上蓝绿阵营各党派主席均榜上有名,台北市各选区“立委”、市议员的名字也一个没有漏掉,各党派也都有代表参加公祭。赶往现场搜集黑道分子罪证的警察,看到台当局政要也现身公祭仪式后,一个劲儿嘲笑自己“搞错了对象”。


新闻链接: 台当局扫黑走过场


岛内这些黑帮的触角无所不在,从乡下的基层村里长选举到市议员选举,甚至对“立委”、市长乃至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都有一定影响,自然成为岛内各政党拉拢的对象。


每到选举,台当局也会进行扫黑,但这只是给民众做样子,抓一些黑社会的小兄弟,而不会真正触动有势力的黑道大哥,甚至还要用这些黑道大哥为自己服务。一位黑道兄弟说:“选举扫黑,当局说是清跑道,但我们真正有影响力的兄弟根本不必理会或跑路,因为候选人需要我们,会设法维护我们的安全。有的兄弟自己跳出来参选时,警方还要派员保护他。”即使因扫黑而逃到海外的黑道分子,也不忘关心岛内的选举,在选举期间便打电话回台湾,向亲朋好友拉票,支持他们的候选人。有些黑道人物还交代在岛内的小兄弟前往候选人处捐款或暗中客串保镖天府早报3月29日报道 最近台湾最热的新闻是什么?——许绍洋涉黑帮案件;最近台湾最卖座的电影是什么?——黑帮片《艋舺》。这个巧合让“黑帮”成了台湾娱乐圈最热的话题。近日就有媒体报道称,周杰伦2007年曾露脸竹联帮(台湾黑帮)龙头老大陈启礼的葬礼,更与“黑道公子”陈楚河是好友关系。


记者经网络查阅得知,台湾竹联帮已故龙头老大陈启礼就是陈楚河的父亲。此次艺人许绍洋涉嫌黑帮殴斗一案中,所关联的黑帮势力也正是竹联帮。记者向一名台湾媒体同行了解情况得知,2007年,陈启礼的葬礼是台湾最受关注的黑帮葬礼,“当时周杰伦以陈楚河好友的身份出现在葬礼灵堂20分钟。”周杰伦、陈楚河因拍摄电影《大灌篮》相识,并成朋友,“陈楚河也有份参演,而电影的投资老板吴敦,据传也曾是竹联帮的中坚分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