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枪声 正文 七、大溃败

文僧堂主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size][/URL] 七、大溃败 “发什么楞,还在想那个日本小娘们儿?”余永志一脚踢在陆汉成的腿上,打断了他的回忆。自从余永志知道陆汉成的艳遇后,不知道是出于羡慕、妒嫉,或者是醋意,说话总是酸溜溜的,“古典美人”在他的嘴里也变成了“日本小娘门儿”。 陆汉成一跃而起,拍拍屁股上的土: “走,谁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


七、大溃败

“发什么楞,还在想那个日本小娘们儿?”余永志一脚踢在陆汉成的腿上,打断了他的回忆。自从余永志知道陆汉成的艳遇后,不知道是出于羡慕、妒嫉,或者是醋意,说话总是酸溜溜的,“古典美人”在他的嘴里也变成了“日本小娘门儿”。

陆汉成一跃而起,拍拍屁股上的土:

“走,谁的命都是命,咱们也撤!”

陆汉成带着全连弟兄,沿着曲曲弯弯的壕沟,撤出阵地,然后直奔中华门。

一进城门,才发现若大一个南京城,已变成一座巨大的难民营。大街小巷,挤满了逃难的人群。通往下关的公路上,一辆满载败兵的汽车被一辆慢腾腾的马车挡住了道,一个军官掏出手枪,逼着车夫靠边让路,任车夫怎么哀求都不行。军官的举动犯了众怒。旁边一个挑担子的楞小伙扔下行李,一扁担就把他的手枪打掉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狗日的,都这个时候了还耍威风。有种的去打日本人啊,哼,养条狗还知道看家护院呢,你们披着这身老虎皮,就为了欺负老百姓呀!”

陆汉成听见这些话,就像被人扇了两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他真的没弄明白,几十万军队楞是没守住一个南京城。南京是首都,是国家的象征。眼下连首都都丢了,这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吗?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狂怒的叫骂声和哭喊声。陆汉成走近一看,原来是附近一所伤兵医院撤退时扔下了大批带不走的重伤号。那些浑身缠满绷带、缺胳臂少腿的伤兵爬在路上,像一道白色的障碍,阻断了交通,哀求人们把他们带走。可是,这个时候了,谁还顾得上他们呢?人流在稍稍停顿了片刻之后,又开始蠕动。那道“白色的障碍”在惊慌的脚步前显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瞬间便被冲得七零八落,不少伤兵被活活踩死。

汹涌的人流把陆汉成和他的连队冲散了。最后,只剩下余永志跟他在一起。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

“汉成,这么多人,我担心咱们就是到了江边也过不了江。”余永志已经是第二次提起这个话题了。

“到了江边再说,活人总不至于让尿憋死嘛!”

“我敢断定,我们到了江边也绝对找不到一只船。”

“实在不行就游过江北去。”

“那么冷的天,不淹死也得冻死。”

“那你说怎么办?总比呆在城里被鬼子杀了强。”

“我出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有屁快放,说。”

“咱们换身衣服,你先跟我溜回上海,然后再想办法归队。”

“逑,你这是让老子跟着你当逃兵啊,不行。”

见自己的意见被断然否决,余永志不再说话。但是,在出挹江门的时候,陆汉成发现余永志不见了,他孤身一人摸到了江边。

果然不出余永志所料,江岸上全是人。陆汉成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麇集在长江西岸和南岸的溃兵有10万之众。

别说船了,连一块木板都找不到。许多人等船无望,情急之下只得跳进滚滚江流,凫向对岸。灰蒙蒙的江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一些不会水的军人站在江边破口大骂:

“他妈的,当官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只顾自己逃命,把我们丢给日本人!”

正当陆汉成束手无策之际,听见有人在叫他:“陆连副,陆连副。”他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连队的三个士兵,划着一只用电线杆子扎成的木筏,朝他驶来。

木筏很窄,刚好容下四个人。他们用手,用军用小锹作桨,吃力地向对岸划去。

陆汉成这个人虽说大小也是个官,但是从来不摆官架子,重义气,讲感情。士兵们偶尔遇到难处,只要找到他,身上有十块钱,绝不只给九块九。而且最让大家服气的是,陆连副不贪财,不怕死,所以在全连士兵中威望很高。全靠平时积攒下的人缘,关键时刻,这几个士兵才会伸出援手。换成其他喝兵血的长官,早被扔到长江里喂鱼了。

与其说是划船,不如说是顺水漂流。陆汉成坐在木筏上,屁股和腿全没在水里,寒气刺骨,冻得浑身都有些麻木了。

说来也怪,这种时候,陆汉成却想起了在东京和原田友美银湖泛舟的情景……


尽管陆汉成和原田友美都很注意保密,但是,他们每周日在原田家见面,由陆汉成帮助友美小姐学习中文的事还是在同学中传开了。这天又是周末,陆汉成收拾停当,正准备出门。寝室的门被人猛的一脚踹开,山口雄进双手插腰,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两只血红的眼睛瞪得老大,像是在喷火。陆汉成平静地走了过去:

“山口班长,请你让开,我要出去。”

“你又要去原田家吗?”山口雄进几乎是在吼:“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原田家也是你们支那人随便能去的地方吗?”

“我去什么地方,和你毫无关系。我再说一遍,请你让开。”陆汉成朝前走了几步,逼视着山口雄进,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让开?你要问问我这拳头答不答应!”山口雄进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咆哮着,唾沫星子飞了陆汉成一脸。

其实,陆汉成和原田友美之间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原田友美觉得这个中国小伙子虽然性情内敛,深藏不露,却仍然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无处不在的锋芒。也正是这一点,引起了原田友美的好奇。她想了解陆汉成。在潜意识里,陆汉成比她认识的许多日本男人,比如山口雄进,要深沉得多,有内函的多。

而陆汉成呢,刚开始完全是一种被动的交往。从他的所受的教育和自尊心来讲,他并不愿意交结权贵。令陆汉成没有想到的是,原田友美是个现代知识女性,她不但漂亮,而且心地善良,平易近人,气质高雅。所有这些渐渐打消了陆汉成的戒心。陆汉成开始把原田友美当作自己的一个朋友。和原田友美在一起使他感到很开心,一壶茶水就可以聊上大半天,似乎他们之间有着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两人之间很平常的友谊,却引起了山口雄进的嫉恨。在东京,原田家族和山口家族是世交,也是姻亲。两大家族通过联姻,不断强化、巩固着各自在产业界和军界的地位。原田友美和山口雄进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在旁人看来,山口雄进顺理成章地将成为原田家的女婿,原田友美自然是山口家的儿媳妇。对于这一点,山口雄进自己从来都是深信不疑。他觉得以美貌和才学扬名东京上流社会的原田友美肯定会嫁给自己,因为除了显赫的身世和富裕的家境外,从小学起,他就是班长、年级的体育部长、优等生。他长这么大,一直被阿谀与奉承、赞美与鲜花所包围,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从小就渗透了他的骨髓。山口雄进自认为自己是男人中的极品,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超越自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半路上却杀出个陆汉成。

伤脚的旧仇未报,又添夺爱之恨。怎不让山口雄进恨得牙根儿疼?

冷不防,气昏了头的山口雄近扑面一拳,正好打在陆汉成的门牙上。陆汉成“呸”的一口,半颗门牙连同血水吐在山口雄进脸上。没等山口雄进回过神来,陆汉成一个“黄龙出洞”,抢上一步,右拳击向山口雄进的胸口。山口见势不妙,急忙后撤,欲躲过拳锋。哪知陆汉成这一拳只是试探性的,如果对方毫无防备,虚拳就会变成实拳。眼下见山口雄进退步后移,陆汉成收住拳势,右臂内弯,刹时间拳变成了肘。然后紧紧跟上一步,右肘狠狠击打在山口雄进的胸膛上。山口雄进躲过前一拳,却没能躲过这后一肘,连着几个趔趄,重心失衡,栽倒在地。周围看热闹的同学开始起哄,很快,日本同学和中国同学分成两派,相互攻击、打口水仗,各自成为山口雄进和陆汉成的拥趸。

山口雄进从地上爬起来,半边脸蹭破了,几道血痕和尘土混在一起,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他之所以还能站起来,还得感谢陆汉成手下留情。陆汉成在攻击他的时候只用了三分力。因为陆汉成并不想把事情搞大,只是想给他个教训,不要再随便欺负人。

山口雄进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而且是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大和民族的自尊和贵族血统的优越感让山口雄进变成了一头狂暴的野兽,他甩掉上衣,光着膀子,又朝陆汉成猛扑过来。陆汉成正准备应战,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冲到他们中间,紧接着响起原田友美气愤的斥责声: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还是学生呢,野蛮!”

所有的人都楞住了。山口雄进和陆汉成像两只打得筋疲力尽、被主人关进了笼子的斗鸡,不再嚣张,也不再嘶鸣,只是默默地舔着各自身上的伤口。山口雄进气咻咻地拎起自己的衣服,恶狠狠地瞪了陆汉成一眼,扬长而去。

原田友美轻声问陆汉成怎么回事,她正是因为到了约定的时间不见陆汉成来,才到学校来找他的。陆汉成苦笑着摇摇头,无言以对。

这件事过后,连着几个星期天陆汉成都借口时间紧张,要温习功课准备考试,没再去原田友美家。相反,山口雄进却找到原田友美,要求她断绝同陆汉成的来往。原田友美气愤地指责他没有权利干涉自己的私生活。山口雄进气懵了,他大吼道:

“友美小姐,我告诉你,你是属于我的!为了尊贵的山口家和原田家的荣誉,我绝不允许那个支那猪横插在我们中间。”

刚开始,原田福美直还以为山口雄进是因为腿上的伤才和陆汉成过意不去。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才知道事情是因为自己所起。她涨红着脸,毫不客气地说:

“我也告诉你山口君,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属于我自己。”

“这么说,你真的要跟那个支那猪好?”

“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你和汉成君都是人,你把他称作猪,那你又是什么呢?”

“他就是个猪,支那猪。猪!猪!猪!”因为愤怒,山口雄进的脸已经扭曲。他冲着原田友美吼叫着:

“你要是跟了他,也会变成猪婆,一个支那猪婆!”

原田友美脸气得刷白,她拉开门,朝着山口雄进喝斥道:

“请你离开我们家,我再不想见到你这张可恶的嘴脸!”

山口雄进冷笑着对原田友美说:

“友美小姐,你会后悔的!”说完,他气呼呼地冲了出去。

山口雄进认为自己,包括山口家族遭受了奇耻大辱。他把所有不满、怨恨、愤怒全都记在了陆汉成的账上。

那年中秋节,阳光明媚,枫叶如火。原田友美特意邀请陆汉成到附近的银湖划船。碧绿的湖水中散布着点点轻舟,陆汉成摇着桨,平静地听原田友美讲述着她同山口雄进吵架的经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