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轻生女孩跳楼现场:两看客打赌是否会跳

zbwcy 收藏 55 9744
导读:[img]http://img2.itiexue.net/1361/13615322.jpg[/img] 93岁老人周泽骅冲着楼上喊:“不要跳,不要跳,有什么事情回家和妈妈讲讲,就都解决了。” 有人抱着肩膀、面带笑容地围观,有人大喊“你爽气点,要跳赶快跳”,甚至有人为“跳或不跳”立下赌约。他们花几个小时围观那个坐在高处的21岁女孩,一点点耗尽她对生命最后的留恋。只有93岁的他,挥着苍老的手臂,用尽力气发出一点嘶哑微弱的声音:“不要跳,不要跳!” 没有人知道从何时开始,女孩爬到了五层楼的窗台外。 在8

上海轻生女孩跳楼现场:两看客打赌是否会跳

93岁老人周泽骅冲着楼上喊:“不要跳,不要跳,有什么事情回家和妈妈讲讲,就都解决了。”

有人抱着肩膀、面带笑容地围观,有人大喊“你爽气点,要跳赶快跳”,甚至有人为“跳或不跳”立下赌约。他们花几个小时围观那个坐在高处的21岁女孩,一点点耗尽她对生命最后的留恋。只有93岁的他,挥着苍老的手臂,用尽力气发出一点嘶哑微弱的声音:“不要跳,不要跳!”

没有人知道从何时开始,女孩爬到了五层楼的窗台外。

在8月23日上海这个安静的老式居民区里,曾经有人在匆匆经过152号楼时抬头看过一眼,“擦窗户的吧。”那人嘀咕了一声就走开了。直到12点多,住在一层的金老太出门倒垃圾时,看到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坐在5楼的窗台外,双脚在空中晃荡着。

老人突然意识到,楼上的姑娘正打算跳楼。“好邻居,侬勿要跳哇!”老人惊慌地用上海话大声喊着。

下午1点半左右,接到报案几分钟后,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呼啸而来。距离女孩脚下十几米的草地上,巨大的救生气垫被放在上面。

一个女民警从6楼的窗户里探出身子,不停地和女孩讲话。他们还将一瓶矿泉水系在绳子上,从窗户外递到女孩身边。但是,女孩“从来没有理睬过”。

她在窗台上整整坐了四个多小时。大部分时间,她只是用右手紧紧攥住镶在窗框上的把手,另一手拿着手机,“打打、哭哭、停停”。女孩脸上带着种“累极了”的表情,有时,她会将头倚在窗户上,茫然地看着地面。

“有人跳楼”的消息迅速蔓延,围观的人越聚越多,下午3点钟左右,现场的围观者已近两百人。有些是这里的居民,有些则是接到电话后从邻近的小区或商铺里跑来的。

紧接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在了救援现场。

一个中年男人打着赤膊,趿啦着拖鞋一脸笑容地站在一旁。另一个已经头发灰白的女人回忆起,自己先是在家里嘟囔了一句“看什么看,要跳就跳啦,我们家的人看都不要看的。”但是没过多久,她就成了152号楼下看客中的一个。还有人中午先来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又去菜市场买完菜,继续回到这里围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个穿着白T恤、黑色长裤的女孩仍然坐在窗台上,除了偶尔打电话,换一下腿的姿势,她几乎再没有什么动作。

上海当地一家媒体的记者沈戬接到市民的爆料电话后,在下午两点左右赶到现场。那时的他感觉到,旁边已经有人“等急了”。大部分人都从来没有在小区见到过这个女孩,他们嬉笑着议论起这个已经走到生死边缘的陌生人的职业和相貌:“长得不错嘛,是不是选错路啦”。

当时的气温接近34摄氏度,楼下那些已经站了几个小时的人开始“不耐烦了”。

“好下来嘞!走下来要么跳下来都可以的。”有人笑着说。

“你爽气点儿,要跳赶快跳。”也有人抬头向楼上喊。

现场有人嬉笑着向木然的女孩做出“勾手”的姿势。在沈戬当天拍摄的视频里,围观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视频里模糊地传来类似“跳啊”的声音。

而叫嚣的人们与女孩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几米。

就在这位记者的身旁,两个中年男人甚至设立了“赌约”:“她肯定不会跳,不信我跟你打赌,跳了,晚上我请你。”这些人都让沈戬觉得,自己并不在一个跳楼现场,而更像是在一个“热闹的片场”。

然后,就在抱着肩膀围观和起哄的人们来不及注意的一个瞬间,女孩从5楼坠落。

“砰”,一声巨响。

颤颤巍巍地举起竹竿般细而苍老的双臂,不断来回挥着,“不要跳,不要跳”

人们怀疑,女孩是被起哄声推下楼的。

上海一家媒体的记者邬佳文在女孩坠楼前的几分钟到达现场。他还记得人群中曾经传来一个轻松的男声:“这才多高啊,跳下来也不会死。”

而在沈戬一年零两个月的突发新闻报道生涯里,8月23日已经是他第六次接触跳楼现场,“几乎每一个现场都会有起哄者,但这次的人数特别多”。

除了女孩自己,也许再没有人知道,她最终坠楼是否与地面上人们“跳啊跳啊”的喊声有关。

毕竟,很多人都曾想尽办法营救女孩。周泽骅或许是所有营救者中最特别的一位。这个瘦高老人的住处距离152号楼不远。他今年93岁,头发和眉毛全都白了。这个虚弱的老人几乎每天都在复制同样的生活,坐在轮椅上被保姆推到小公园里和老街坊们聊聊天儿,或是在家用放大镜读读当天的报纸。

他每说几句话,都要伴以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的耳朵也不灵光了,有时,想要与他交谈的人不得不凑在他耳边大声地重复自己的问题。但8月23日的下午4点,他却仍从楼上的邻居那里听到了有人想要跳楼的消息。

坐在那辆钢圈已经生锈的轮椅上,老人来到了152号楼楼下。人太多了,他不得不站起来,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蹭着,直到警戒线前。他看不清女孩的相貌,只见到她“穿了一双运动鞋,脚在窗台下晃”。

周泽骅焦急地冲着楼上喊:“不要跳,不要跳,有什么事情回家和妈妈讲讲,就都解决了。”

可这个早年患了肺气肿的老人,尽管每说一句话都恨不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却只能传出一点嘶哑微弱的声音。他担心,“声音不大,不知道女孩子听见没听见”,于是就颤颤巍巍地举起竹竿般细而苍老的双臂,不断来回挥着,“不要跳,不要跳”。

老人担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5楼。一个目击者回忆起,当时现场有不少人都在楼下大声喊着,想要劝慰那个“想不开的女孩子”。

一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小男孩一直大叫:“姐姐,你不要跳啊!”但当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把灰色的喇叭递到孩子面前时,他却害羞地将脸藏进了妈妈怀里。

而80岁的金老太自打发现了这个女孩的跳楼意图后,整个下午就从没有放弃劝解。

已近百岁的周泽骅仍然在不停地向女孩来回挥手。他整整站了15分钟,直到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人们还记得,保姆将轮椅上的老人推回家去时,他仍旧努力地回过身来,冲着女孩的方向不断地挥手。

整个社会正面临跳“道德之楼”的问题,我们将要选择的,是跳下去,还是拯救自己?

沈戬在152号楼现场拍摄的视频,不但捕捉到了人群的哄笑和“跳啊”的声音,也捕捉到了老人周泽骅颤巍巍摇动着的手臂。这段视频在新浪微博上被转发了两万多次,在优酷网上的点击量则已过百万。

有人看到这位93岁老人“身后尽是嬉笑的脸,等待别人鲜血换取瞬间刺激的看客”。也有一个北京女孩想起自己曾在公司大楼见到的跳楼场景:“(人们)在底下笑着等她跳,还有人起哄催促快跳。当女孩被救下后,散去的人群意犹未尽,骂声一片极度失望。”

一切正如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万俊人所说:“这绝不只是哪一个小社区独有的问题”。同样,也并非哪一个城市独有的问题。

早在2003年5月9日的湖南省湘潭市,41岁的男子姜建民爬上一座五层建筑的楼顶,想要跳楼自杀。几名消防官兵登上楼顶,试图展开援救。

营救人员的劝解曾经对姜建民的情绪起到安抚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楼下的围观者越积越多,已经接近2000名。就在营救进行的同时,楼下却不断地发出欢呼、起哄声。有人吹着口哨,有人高喊“跳楼,跳楼!我脚都站麻了,再不跳我就走了。”

姜建民被喊声激怒了,他捡起身边的砖头向楼下砸去。

三个多小时后,姜建民在一阵阵喊叫声中向营救人员作了个揖,拱手致谢。然后背过身去,猛喝了一口白酒,纵身跳下,最终不治身亡。

而当他的身体重重地砸向地面时,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了一阵掌声。

跳楼现场这样刺耳的起哄声几乎从未断绝,它曾出现在2007年的海口和成都,2009年的成都和上饶,2010年的鞍山,以及,2011年的上海。

在万俊人看来,“很多人都以为别人的灾难与己无关,甚至觉得看到他人灾难是自己的幸运,但假如你就处在这灾难之中又怎么办呢?”

“社会现在非常危险,人们已经没有羞耻感,没有好恶观了。”这位教授重重地叹了口气,“整个社会正面临跳‘道德之楼’的问题,我们将要选择的,是跳下去,还是拯救自己?”

几乎每一个人都承认现场有人起哄,但没有一个人声称自己参与其中,所有人都在指证他人

最终,女孩瘦弱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救生气垫上,然后又被弹向旁边的排水沟,被送上救护车时,“脸上都是血”。

围观的人群中先是传来一阵惊叫,紧随其后的,是只有短短几秒钟的静默。

当时围在现场的人们,大多是在第二天的新闻里拼凑出了这个女孩的信息。她今年21岁,在安徽长大,目前在上海一所大学读大三。从5月份起,女孩租下152号楼的一个小房间。情感纠纷让她走上了窗台。

除了一处骨折和脸部擦伤,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她很快就出院了,并回到一直租住的小屋休养。她仍然是原来那个爱美的女孩子,因为脸部受伤,还曾紧张地追问急诊室的医生“将来会不会留疤”。

眼下,人们并不知道,4个多小时犹豫后的最终坠楼,是否与楼下的起哄声有关。一位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警方和居委会“两个喇叭对着响”,人声嘈杂,“下面即使有个别人说这样的话,上面肯定也听不到”。这名工作人员同时称,女孩最终不幸坠楼,则是因为“体力不支,摔了下来”。

但女孩那坐了59个小时火车赶到上海的父亲记得,女儿入院后曾经打来电话,用虚弱的声音告诉自己,“我胳膊受伤了,从楼上跳下来了”。后来,这个一直红着眼圈的父亲想要追问下去,女儿却“不吭声了”。

如今,这个曾经平静的小区因为起哄声而成为了舆论的焦点。记者在这里找到了十几个当时在现场的围观者,几乎每一个人在与记者聊起时,都承认现场有人在起哄,但没有一个人声称自己参与其中,所有人都在指证他人。

一个在街边买菜的女人说:“12点多有个神经病在叫的,就是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警察都叫她不要叫,后来就没有叫了。”旁边的几个人随声附和:“对对对,就是那个捡垃圾的。我们都叫她不要跳。”

不过,也有人说,“附近一个开小店的在喊,还有些什么人?不认识。反正不是我们。”

“她跳了我们有什么好处啊,大家都要将心比心。”旁边一人紧接着大声发言。

就在女孩家的楼下,当两三个人议论起这事时,人们就像被一块蜜糖吸引着的蚂蚁,迅速地聚集在一起。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里,就聚集了十几个人。讨论的声音大了起来。人群中,一个短发女孩担心地将食指放在嘴前:“嘘,女孩子回来了,别再刺激到她。”

一个长卷发的中年女人抬起头看了看5楼的窗子,继续大声说道:“她不会死的,她要死,早就死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yutaimin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daoer1999 在第6楼的发言:
跳楼者怎么就没人谴责?想死就快点死,难道不是为了尊重跳楼者的心愿?

如果真的想死,早就好跳了,既然不想死,就别出来作秀。浪费大家时间,浪费公共资源。

最讨厌这些叫嚣者要死要活的人了。特别是哪些通过要死要活来作秀,达到自己目的的人,更是可恶,应该制定一个法律,哪些要公开寻死的人,必须让他们死成功,哪怕当时没死成,事后也必须达成他的心愿,让他速死。

说这话的还是人嘛,哪些想自杀的人其实都很孤独,他们需要别人的关心,起码90%的都不想真死,这时候如果有人稍微关心一下就能拯救一条生命。

哪些冷漠的看客们,你们如果活得够长的话,你们也会有失意的一天,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再为自己喝彩吧!

人生不如意,十有七八九,一碰到失意的事情,就要死要活的,这样的人,还是死了干净,真正要死的人,手脚都是很快的,而且也是很秘密的,就怕自己死不了。而那些在公开地点,寻死觅活的,其实都是在吓唬人,打心底是不想死的,最好你们去哄哄他,给他点好处,这样的人,死了比活着要强的多,中国什么不多,就人多,死几个人中国无所谓,没必要去挽回。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很残酷的,但是祖训: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牢记心中,必定不会去自杀,真的必须要提前夭折,也要轰轰烈烈,怒杀千百贪官之后,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32楼诡静

人都有良心!想必人真的跳下来后,他们的良心也不会好受!晚上也会睡不着觉!人不怕没车、没房、没工作。怕就怕没了能让自己称之为人的根本,大家不用生气咒骂了,相信那些人总有一天会知道自己失去了多么珍贵的东西!

很简单的,报警,出警,铺设安全气垫,隔离观众,隔离媒体....

这个世界没有人不珍惜生命

这个世界却有很多无聊的看客

那些无聊围观者,回头看看,没准下一个更高的楼上坐着的就是你最牵挂的人

那些记者,收起你的长枪短炮吧,他们坐的虽然很高,他们很多却是这个社会的弱者,他们需要的是你的双手,而不是你精彩的图片报道.......

那些公务人员,拿出些你的暴力,驱赶开那些无聊看客和亢奋的记者,给这个人一个清静的空间,无论他是生是死,让他有所尊严....

 以下是引用daoer1999 在第6楼的发言:
跳楼者怎么就没人谴责?想死就快点死,难道不是为了尊重跳楼者的心愿?

如果真的想死,早就好跳了,既然不想死,就别出来作秀。浪费大家时间,浪费公共资源。

最讨厌这些叫嚣者要死要活的人了。特别是哪些通过要死要活来作秀,达到自己目的的人,更是可恶,应该制定一个法律,哪些要公开寻死的人,必须让他们死成功,哪怕当时没死成,事后也必须达成他的心愿,让他速死。

说这话的还是人嘛,哪些想自杀的人其实都很孤独,他们需要别人的关心,起码90%的都不想真死,这时候如果有人稍微关心一下就能拯救一条生命。

哪些冷漠的看客们,你们如果活得够长的话,你们也会有失意的一天,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再为自己喝彩吧!

这是当代中国人没有信仰的具体表现,93的老人劝说女孩:“不要跳,不要跳,有什么事情回家和妈妈讲讲,就都解决了。”是因为老人30岁以前,生活在信奉儒家思想的年代,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几十年前,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把中国传统信奉的佛道儒三教,还有外来的宗教都打翻在地,踏上一脚,传播另一种连传播者自己也不信的信仰,殊不知,毁灭容易,建设困难,现在中国人除了钞票,很难相信其他了,于是,一切思想、行为都没了规范,闭上眼睛天就黑,事物都没有了好坏的标准,大家都随心所欲,跟着感觉走,这是我们这个民族近一百年来最大的悲哀。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