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




我们把爷爷的担架安置好,然后就和杨大挤上一辆越野车。杨大好奇地问:“良蛮子,你那个担架上装的是啥?”

我笑了笑,说:“没有啥子。就是你幺舅公当年的一个战友,你幺舅公把他的尸首挖了出来,洗得干干净净的,说是要送到袍山上去安葬,说要和他当年的战友们睡在一起。”

杨大目瞪口呆,打了我一头,说:“良蛮子,你现在咋跟王强一个样,越整越玄了!”

我哈哈一笑,也不解释,却问:“王强也来了?对了,上次我和他到玉泉山基地开会,会上不是只说了到时候进攻是由武警和12军的机步团负责么,怎么你们也要上?”

他点了点头,一脸严峻,说:“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们是一周前才突然接到命令开过来的;不只是我的团,就是军区的特种大队也都来了。你幺舅也来了。”

我一阵大笑,说:“你们整得热闹呢!杨大,你给我说实话,这回是不是我大舅亲自负责指挥?我爸做先锋,你和我幺舅他们做小兵?”

杨大看了我一眼,一边点头一边没好气地说:“小兵个毛。良蛮子,你信不信?去年我要是在台湾上了岸,就凭自己这个团,老子就可以一直打到台北城下。我怎么也想不通,攻这么个山头,竟然还要这么多的部队。武警不说了,你想想,就12军的两个机步团,再加上我的主力团,还有军区的特种大队,那是什么阵势?而且现在连你爸都亲自出山了,还亲自担任先锋。良蛮子,你说,要是把这个阵势放到去打台湾,我估计就是李登辉那个龟儿子都要吓得尿裤子。对了,良蛮子,你晓得到底怎么回事不?我们听到武警说是联合军事演习。”

我有点奇怪,说:“演习个铲铲,这可是真的要打仗。对了,杨大,你们难道都还没有进行战前动员么?我大舅他们都还没有给你们说么?”

杨大摇了摇头,说:“还没有。我问过王强,他也不肯说,就说我们团到时候做预备队,我们也不晓得他们在搞什么鬼.....”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得军师一声大喝“停车”,我们赶紧停了车。军师指着路边不远处的一道小沟,对我说:“林良,你看,你看那个土包是不是很奇怪?我刚才好象看到那个土包在动。”

我转头一看,只见沟边一个土包冒了出来,冒得并不高,就象骆驼的驼峰,我仔细一看,果然在缓慢移动,不过速度很慢,上面又长满了青草,如果不仔细看,那是很难察觉的。只是军师时隔这么多年,又回到袍山,心情那是非常地激动,一路上也不和我们说话,就在那里看着他当年熟悉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发呆,却偶然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土包。

我一声冷笑,想不到这样大白天都还有骷髅在地下土遁,而且离地面还这么浅,在地面上都冒出个包来,估计是这个骷髅功力不够,被拉来凑人数的;毕竟,战场上真正的高手那可是屈指可数。就如昨天晚上,连小强他们都扎了好几个土遁时在地面冒出包来的骷髅。

我朝陆百川使了一个眼色,拿上武士刀,说:“陆大爷,我们下去。对了,杨大,你们别过来,小心吓倒你们。”

但杨大却还是带了几个人跟了上来,竟然还对我说:“良蛮子,你一天到晚就尽给我玩玄的。你以为老子是吓大了的?”

我没有理会他,看到走得快近了,我赶紧回头示意杨大他们噤声,然后和陆大爷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我看准时机,一跃而起,一把就将刀插入土里,然后顺势一挑,顿时一个忍者骷髅就被拉了出来,被我用刀拖着在空中飞了一圈。我顿时就听得杨大他们在那里惊叫。陆大爷和我配合多次,已经轻车熟路,直接就是一刀下去,砍掉了忍者骷髅的脑袋,然后我再挥刀将这个骷髅砍得稀烂。整个过程,眨眼之间完成,包杀不包埋。等我们做完这些,回头再看杨大他们,我靠,还主力团呢,竟然好几个人都是吓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陆大爷见杨大也兀自在那里目瞪口呆,腿脚发软,就很是生气,上去就是一巴掌,骂:“幺娃子,这都是你带出来的兵?你简直在丢你幺舅公的脸。我们袍哥人家天不怕地不怕,还怕这个死人东西?你给老子雄起!”

杨大还没有回过神来,我赶紧上前拉住陆百川,说:“陆大爷,你也别怪杨大。他们都没有玩过这些,不象你老人家,十来岁就提起脑壳耍。杨大,你还不快点叫人把那破烂收上来,到时候我们好拿到我大舅那里去请功。”


看到杨大他们还心有余悸地坐在车上发呆,我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开骂:“杨大,你他妈的经常给我狂吹你的主力团,就你们这个屁熊样,见个骷髅就吓得屁滚尿流,主力个鸟!小心老子告诉我幺舅,让他罚你去养猪。”

杨大顿时满面通红,半天才咬了嘴唇低声问我:“良蛮子,你,你是说我们就和这个东西打仗?”

我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一脸冷笑地看着他。杨大呆了一阵,终于恢复了平静,说:“他妈的,老子豁出去了。良蛮子,你回去给你姐说一声,就说老子绝对不会给她丢脸。”

我顿时哈哈大笑,拍了他一巴掌,说:“这才象是我姐夫的样子嘛。你以为我姐夫是那么好当的?那肯定得提起脑壳干的。你这个时候都还在念着我姐,说明我姐没有选错人嘛。对了,杨大,你放心,有老子在,你不会有事的。当初我去香港,你说要派特种部队来救我,我可一直都记着呢。这次就当还你的人情。等打完这一仗,元旦和我姐结婚的时候,老子送你一个大红包。”


大舅的指挥所就在袍山对面的一个小山上,正面就是白果林。两山之间是一片洼地,显得非常空旷。这里就是战场,与我们在山外面看到的就完全不一样了。树林里到处都是帐篷,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到处都是架着机枪的掩体。

我们刚下车,就看见王强飞奔了过来,一把抱着我,就开始嚷:“你大舅说你一定会来的,想不到你还真的来了。”

我笑了笑,说:“你们肯定是早就把我给捏死死地了。我嘛,就是个给人家白跑腿白打工的命。”

王强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对了军师就是立正敬礼,说:“程部长,想不到你也来了。”王强也见过陆百川的照片,对这个从袍山上活下来的大爷更是无比敬佩,一边敬礼一边说:“陆大爷,你当年把我们家杨大爷撵了几匹山,我和良蛮子可都是从小就听说了的。”

大家都大笑了起来。陆百川一脸得意,说:“我们袍哥人家,那可不是吹的。”


指挥所里不但我两个舅舅和父亲都在,还有副总长,内卫,总参,国安的几个大头,都是我在玉泉山基地见过的。我幺舅和父亲,还有军区的几个大头们都是全副武装,竟然还戴了钢盔。一大群人里,只有我大舅穿的西装,在那里看起来不伦不类。我果然没有料错:莫说在情报系统,就是放在整个军队,也没有几个人能和我大舅争这个前线总指挥的位置。

幺舅则一把抱住我,竟然说:“良蛮子,你不是说过要在山上等我们么,还说要给我们好看?你今天怎么就跑到我们这边来了呢?你幺舅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也还没有看到过一枪未放就跑过来要当俘虏的,何况还是你良蛮子。”

我见大家都在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心头就有点着恼,却故意说:“你们怎么把指挥所放在这里?这里树林这么密,你们都不怕人家用火攻么?我咋就想起了当年彝陵之战的刘皇叔了呢?”


刚才我和军师过来的时候,看到两山之间的这片洼地,我们就断定那些忍者骷髅肯定都埋伏在这里。因为,袍山易守难攻,只有这么一个方向可以进攻。公路从白果林中间穿过,水泥地基很硬,骷髅们根本无法土遁过去。公路下边的白果林,也到处都是很高大的树木,地下那肯定是树根盘错,交织如网,骷髅们也很难钻过去。所以它们就只能隐藏在这片洼地里。洼地很空旷,土质也很松软,还有一条小河从中间穿过,非常适合忍者骷髅藏身。洼地东西长约1000米,南北相距也都在500米以上,隐藏几千个骷髅根本不成问题。

至于大舅他们为什么不把士兵们的营地设在洼地而要设在树林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洼地到时候将用来做为直升飞机的着陆场。因为,大舅他们如果攻下袍山,要运输“天字一号”,肯定首选直升飞机。至于我开玩笑说的火攻,在这个季节,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而且袍哥阴兵们也根本不可能离开袍山,跑到这个小山上来放火。

我,只是玩笑而已。因为,我需要一个气氛。否则,我的计划,就可能前功尽弃。


果然,大家听到火攻,都笑了起来。副总长直接就笑了说:“良蛮子,人家说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但以我看啦,你比那臭皮匠还要厉害,臭皮匠晓得啥子火攻嘛。”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笑过后就进指挥所开会,一个个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不苟言笑。我交代陆百川好好看到爷爷的担架,不能让任何人动,更不能对任何人说。等一切安排妥当后,才和军师进入了指挥所。

当我看到父亲的时候,就很想告诉他,那担架上就是爷爷的尸首,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不知怎的,只要一见到父亲,我就会想起如月,心里就很纠结,就很窝火。但,现在袍山才是压倒一切。我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纠结的问题。

大舅看了我,竟然笑了说:“良蛮子,你到香港怎么样了?找到你爷爷的头颅没有?”

我心头一凉,顿时明白过来,其实我一直都还在大舅他们的监视之下。我赶紧打出十二分精神,说:“我爷爷的头颅已经找到了,现在就放在金华山上的那座道观里。我这就是下山来找你商量,看能不能让我把爷爷送上山,好和他的那些弟兄们呆在一起。”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我和杨明德离开广州的时候,我还是让杨小毛带上了那个假头颅,就是希望在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能够扰乱大舅他们的眼线,好让我安全送爷爷上山。要知道,这个时候袍山肯定被围得水泄不通,没有大舅他们的允许,我根本就不可能把爷爷的头颅送上山。大舅他们对“天字一号”是志在必得,怎么可能会让我把爷爷送上山?那他们不是自找麻烦!

大舅一张脸阴晴不定,明显是对我将信将疑。这个时候,父亲却说话了,他说:“那先让王强带人过去,把头颅接过来再说。”

大舅点了点头,叫过王强。我只好叫过军师,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和王强一起去。军师心领神会。等他们出去以后,我想了想,说:“大舅,其实今天我来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情况要给你们说。你们有大麻烦了,因为现在日本人也要进攻袍山。许叔叔上次说的那些日本骷髅,我们昨天就遇到了。昨天晚上我们就杀了20多个,就在刚才我和杨大来的路上,我们又宰了一个。不信,你们可以去问杨大,那个骷髅就在外边,你们可以去看。”

但,他们竟然一点都不吃惊,当然更没有激动得跳了起来,与我先前的设想完全不合。我顿时打起鼓来,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一下,我只好把他们看到,听他们解释。


他们果然知道了。

原来,进攻袍山的计划一直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但在一个月前,负责监控的内卫就发现有时候地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动。他们到处检查,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我父亲来到这里。上次父亲和母亲闹翻以后,领命来到这里做先锋。第一个夜晚,他就发现了骷髅的动静。和我昨天晚上一样,他也用一根树枝做成梭镖,从地里扎出了一个忍者骷髅,当场就把所有人给吓了一大跳。父亲他们当时没有准备刀,惊慌之下,只得开枪。可那忍者骷髅经过药水秘密炼制,并非血肉之躯,子弹只是一穿而过,根本无法杀死它。一个战士惊慌失措之下,当场就被骷髅用武士刀给砍死了,还有一个战士重伤,一条胳膊没了。最后,关键时刻还是我父亲利用武功,成功从骷髅手中夺下武士刀,才砍掉了骷髅的脑袋,杀死了骷髅。后来,连续几个夜晚,父亲就带了人守在一条必经小道上,又成功杀死了五十多个骷髅,但也牺牲了十几个战士。

事态严重,所以袍山出现忍者骷髅的消息被严密封锁。为了以防万一,一周前大舅他们又调来了杨大他们的主力团,还有军区的特种大队,到时候由我幺舅亲自指挥。

大舅死死盯了我,说:“良蛮子,我知道你很熟悉这些骷髅。你能告诉他们,怎样才能杀死他们?”

我哈哈一笑,说:“我今天过来,就是来帮你们的,就是和你们合作的。不然,到时候你们腹背受敌,麻烦可就大了。”

没有想到,大舅也是哈哈大笑,说:“良蛮子,你不要说得那么动听。你恐怕也是想借我们之手,帮你爷爷他们消灭这些骷髅吧。”

大家立刻哄然大笑。我没有想到大舅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事,很是尴尬,只好说:“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两家也是同舟共济,先把日本人解决了再说。我们两家,怎么说也毕竟还是一家人嘛,下来一切都好商量,一切都好商量。”

大家都在点头。


我指了指地图上的这片洼地,说:“刚才来的时候,我和军师就判断那些骷髅就隐藏在这下面。因为,这是它们进攻袍山的唯一藏身所在。但它们现在具体有多少人数,我不大清楚。”

这个时候国安许叔叔站了起来,说:“上次我们在玉泉山基地开会后,我就叫整个国安系统都动了起来,到处追查这些日本过来的骷髅下落。我们根据海关记录,最后统计下来是接近5000具。我们一个个核对这些骷髅最后落脚的地方和企业,只找到了不到1000具骷髅的具体下落。其他的骷髅,那些日本人都找了各种借口说不知道,有些日资企业竟然还伪造了合同和收据,就是要搪塞我们。”

我想了想,说:“许叔叔,你的意思是说,可能有4000具骷髅来到了这里?”

许叔叔一脸阴沉地点了点头。4000具,我日,这个数量也太吓人了吧!我刚才看到那些年轻的士兵,有些脸上甚至都还稚气未退,也许他们高中刚毕业就参军来到这里。他们还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还没有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但他们,现在将要面对一场异常残酷匪夷所思的战争。

或许,他们中间都还有人听个鬼故事都还要吓得捂紧被子。要知道,连杨小毛那样的洪门大爷,都还被吓得瘫痪在地,害死自己的爷爷。他们,不怕敌人凶残,毕竟那是活人。但一具凶残的骷髅,对他们来说,的确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能力和想象能力,还有接受能力。

我真的只有摇头苦笑。但,我不会畏惧。


我笑了笑,说:“现在你们手里有三个机步团,一个特种大队,还有武警机动部队,兵力已经有七八千人了,那也足够了。这些忍者骷髅虽说有四千之众,但从我昨天晚上和他们交手来看,也是武功高低不齐,良莠不济。我估计最能打的骷髅,也不到一半,最多也就只有两千具左右。只要你们能够想办法把那两千具普通的骷髅给搞定了,其他那些武功高强的骷髅就是攻上袍山,也不一定能占得了我爷爷他们的便宜。”

幺舅问:“那,良蛮子,我们怎么才能搞定那些骷髅?我们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父亲那样的本事。实话给你说,你幺舅我能不能打得赢一个骷髅就很难说,何况这些骷髅,我们开枪根本都不管用。”

我点了点头,说:“开枪肯定不管用。我们平常开枪杀人,就是为了打开创伤,让对方血流不止而死。这些骷髅是忍者骷髅,是经过特殊药物炼制的,不是血肉之躯,当然就没有血液流出来。所以开枪只能打个洞,那是不管用的。”

幺舅很是失望,说:“开枪不管用?那怎么办?”

我笑了笑,说:“那还是有办法的。我爷爷当年留下了一些东西,上面就有对付这些忍者骷髅的方法。昨天晚上,我们试验了一下,效果很不错,杀了20多个骷髅,没有一个跑脱。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去准备刀剑,梭镖和红缨枪这些。到时候就可以用梭镖和红缨枪把骷髅从地下扎出来,然后用刀砍掉它们的头颅。这些忍者骷髅必须要用铁器砍掉它们的脑袋才能杀死,其他的办法是不管用的;到时候你们准备好了,我可以教你们。”

大舅立刻下令准备。这里离以龙泉宝剑著称的龙泉并不算太远,而且整个江浙地区生产这些兵器的厂家也很多,估计很快就可以准备好。


副总长好奇地问:“良蛮子,你刚才说什么忍者骷髅,那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把这些骷髅是日本伊贺忍者秘密炼制的来历说了一遍,大家顿时是听得目瞪口呆。我继续说:“我爷爷说过,说忍者可以利用土遁把这些骷髅运到远处。但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这些骷髅从日本运到中国,那它们又是怎么来到袍山的?金华山三个月前就开始戒严了,任何人都进不来。那忍者们又是如何控制这些骷髅进来的呢?如果他们躲在金华山外,那距离也太远了点吧。所以我怀疑有忍者跟随这些骷髅一起进来了,就是为了可以随时控制这些骷髅,可以就近指挥这些骷髅土遁和对袍山发动进攻。”

这个时候父亲点了点头,说:“昨天晚上我们在守骷髅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活人,就是,就是你说的那个忍者。我想活捉他,可他很快就服毒自尽了。”

我想了想,说:“恩,那就是了。我们假设一个忍者可以指挥一百个骷髅,那4000具骷髅,就必须得有40个忍者来指挥和协调。他们现在和骷髅一起隐藏在地下,就是在等待时机。到时候进攻时间一到,他们就会从地下钻出来,对袍山发动进攻,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趁他们还在待命之机,提前对他们发动进攻,争取先发制人,先消灭它们一部分再说。现在离进攻时间还有三天两夜,我们应该还有机会。”

大家点了点头。副总长说:“那,良蛮子,等兵器一到,你就给我们做示范,教我们如何杀死这些可怕的骷髅。我们现在就下令,让各部队抽调精锐,组织突击队,跟着你学杀骷髅。”


出来休息的时候,几个领导都去看望了陆百川,都对担架非常好奇。陆百川按照我先前说的,就坚持说是自己战友的尸骨,要归葬袍山,回答得滴水不漏。但我看大舅和父亲的表情,就知道要想真正蒙混过关,只有等到那个假头颅来了才有可能成功。

幺舅见我对父亲很冷淡,就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良蛮子,如月的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未必还要迁怒你父亲一辈子么?如月那真的是意外,你要报仇也应该去找那些炸飞机的人啊。”

我淡淡一笑,说:“幺舅,如月的仇我已经报了。至于其他的嘛,其他的,以后再说吧。对了,幺舅,我最近一直都在外面忙,燕子到川大读书,我都没有来得及去看她,去照顾她,实在不好意思。”

幺舅笑了起来,说:“良蛮子,你不晓得,燕子为了到川大读书,当时把我们骗得好惨,一直都蒙在鼓里。我和谷雨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呢!现在燕子去了成都,我们也无可奈何,想管也管不到,只好听天由命了。”

我笑了笑,说:“幺舅,燕子都上大学了,还用得着管那么紧么?燕子胆子是有点大,但也绝对不至于给你们闯什么祸吧!”

幺舅叹了一口气,说:“我也知道,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她母亲走的早,我深怕她哪天出了个什么事,那我以后如何去见她母亲啊?”


燕子胆子很大,大得让我们目瞪口呆,更是让幺舅差点抓狂。

下午的时候,王强和军师就把假头颅送了过来。爷爷离开重庆出川抗战的时候,父亲还不到一岁,后来也只在照片上见过爷爷,大舅和王强也是在香港见过爷爷的照片,他们根本都不知道井上信介会做假。当下一见玻璃容器里的头颅,我父亲就扑了上去,抱着容器就大哭了起来。大舅和王强也终于信以为真。大舅说:“良蛮子,马上就要开战了,你爷爷的头颅就先放在这里,我会安排人好好保管的。你放心好了,等事情一结束,我绝对完璧归赵。”

他奶奶的,你这个大舅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我心中顿时一阵冷笑。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简直要发疯。我父亲要发疯,我幺舅要发疯,我更是要发疯。甚至连军师,都开始在发疯!


因为,我母亲来了,带着十来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大叔大妈们来了。看到这些人走路都趾高气扬耀武扬威的样子,再看到内卫几个领导都在那里热情招呼,我就明白,这就是当年曾经风云一时不可一世的特勤处。

燕子来了,带着那把菊之刀来了。

白面也来了,带着黄玲来了。

真是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他妈的来了。

一见到黄玲那眼里跳动的火焰,我简直恨不得立刻就抢过燕子手里的菊之刀,把自己一刀了事。因为,这是什么地方啊,我真的很是心虚。

幸运的是,黄玲并没有真的扑上来,就在那里羞红了脸,望着我笑,连眼睛里都全是笑意。白面倒是扑了上来,抱着我就是一拳,问:“老良,你把我爷爷拐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