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六章(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下车。”目的地到了,5号战场是一个山地和废旧工厂结合的复杂地形。本来在这里进行突击难度系数就高,现在队长又整出这么一出。看着队长已经在前面等着大家,队员们紧张有序的下车站好队。

“今天的规则我想大家已经清楚了,我不重复了,前方一百米就开始进入战区,大家开始行动!”陈风把手里的九五上膛。

队员们也照做,几个人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因为大家知道,队里有三颗不定时炸弹,保不齐在什么时候能爆炸。

干刚进入战区,一发子弹贴着一个侧翼队员耳边飞过,全体队员立马就近掩护,徐青林透过瞄准镜看到一个趴在树上的蓝军,精准的点射之后那个队员身上冒出了白烟,他又仔细观察了附近,发现没有威胁之后挥手示意队员往前推进。

大家按照队形推进,看起来还是很默契,但是从几个队员的眼神中能看出他们的分神。

“注意集中精力,发现内鬼毫不犹豫的开枪!”陈风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几个分神的队员马上集中所有的精力警戒。

“B点方向树丛有异动,小心。”王辉的声音从二级传来,负责B组的队员向那里靠拢,空出来的地方被后面的队员补上来。

“一只刺猬。”王辉的声音让人感觉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好啊,你发财了。”陈风的声音传来。

突然C点的队员开枪,大家迅速反应过来,几发子弹扫过树叶,一个浑身和他们和装备差不多的队员跑过去。

“目标向东南逃窜,小子挺厉害的,只看见拿着手枪。”耳机传来汇报声音。

“继续警戒,已经进入敌人的埋伏圈。那人是二分队的鲁阳,号称‘枪栓’。”陈风的话让大家加倍警惕,毕竟在一个大队里生活,彼此之间还是听说和较量过的。

“是让别人把他栓了吧?”王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陈风把枪收紧:“集中注意力,两点钟方向有异响。”

几声枪声传来,一个队员身上冒出了白烟,他坐到地上,按照规矩他连话都不能说,其余的队员四散开,看着那个队员看着周围,不甘的寻找着打他的对手。

“分成四组分散行动,自发配组,这样下去没等到主战区全部报销了。”陈风通过耳机下达命令,耳机传来应答声,陈风和王辉赵刚还有两个少尉就近组成一组,“随时汇报你们的情况。”陈风等几个人往前推进。

“你是内鬼?”赵刚有些开玩笑的问旁边的少尉。

少尉明显有些紧张:“你再说我先把你毙了。”

“哦。”赵刚继续警戒前方,陈风若有所思的看看后面的少尉。

“卫光南,只要你觉得谁是内鬼随时可以开枪。”陈风对后面的少尉说。

少尉回答:“是。”突然朝侧上方开枪,一个浑身扎着草的人开始冒烟。

枪声不断从耳机里传来,汇报着对方和己方的伤亡人数,临近中午的时候,双方都还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兵力。

“就地调整,轮值警戒。”陈风找了个比较安全的掩体,坐下来。

卫光南和赵刚警戒,他们从枪里的瞄准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陈风看着卫光南的背影,随便抓了一把草叶无心的拨弄着。

王辉坐下来看着陈风饶有兴趣的玩草:“为什么整这么一出?”他不解的问。

“你们平时都对彼此深信不疑,这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你们已经互相了解并且在战斗中互相托付,都经历过战斗吧,因此你们不敢忽视任何人尤其是战友的生命,因为失去他们的同时也表示你的生命也已经失去一部分,你们习惯了默契,习惯了托付,可是未来战场不是你们几个人的,也不是单纯的几个个队的,大规模的精工,高烈度的战争,精密的仪器就能冲花你的头脑。正义,邪恶,明争暗斗,卧底,埋伏,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在短的你们想不到的时间内发生,万一你要和失散的别的集团军的战友汇合,你们怎么融合?还有你万一与队友失散如何融进别人?在战场上遇见失散的不认识的战友,如何分辨他们是不是敌人特别的安排?这都是未来可能面对的?过度的相信和过度的不信任都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给己方带来失败之果,信任和背叛往往在一念之间,这要看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如何,这些你们想过吗?”

陈风的话通过耳机让每一个人听到,队员们加紧警戒,看着身边可能是内鬼的战友,每个人的心都沉下来,他们把自己最大的本事都拿出来。

“各组汇报。”陈风对着耳机说道。

“二组还有三个,挂了两个。已经到达工厂后面的山地上。”徐青林的声音传来。“三组还有一个,牺牲四个。”另一个声音传来。

“就剩你一个啦?坚持啊!”陈风苦笑一下。

“我发现了一个内鬼,就在我们小组。”刚刚汇报的队员接着说,“剩三人的时候我借口上厕所,其实找了个地方隐蔽,结果他把队友杀了。”

“徐晓波吧?不错,继续推进,一个人。”陈风赞赏的看了看回头看过来的卫光南。

“怎么样?还不错吧?”他捂住话筒对身边的战友说。

“五组还有四个人,正在赶往工厂,约莫五分钟到达。”听到已经杀了一个内鬼,大家明显放松了不少。

“七组还有五人……”汇报声音不断传来,陈风往后靠了一下,听完汇报之后,他有些轻松的说,“现在已经清除一个内鬼,你们继续朝目标推进。在工厂外面找好掩体,等待集结后发出攻击命令。”

应答声传来,陈风看看自己队里的人:“我们队是人数最少的还坚持到现在。”他耸耸肩。

“有的队已经全军覆没了。”王辉提示他,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让他有些难受,“连个口粮都不配发。”

“这不是看你们在关键时候的应变能力吗!”陈风抓过一根草嚼着,“我告诉你那些全军覆没的肯定有信不过身边的战友的。”王辉复杂的看着他。

他嚼着草站起来:“走吧,我们的位置已经落后了,在三点前赶过去,要不然你们晚上就在这过吧。”

“晚上给饭我就在这过。”王辉有些戏谑的看着他。

“我拉两只没喂食的老虎给你。”陈风拿起枪组好队形往前推进。


终于到达工厂外围,透过望远镜和瞄准镜打击依稀找着剩下的几个队友。

“汇报人数。”陈风对着耳机说。

“二组还有两人。”徐青林的声音传来。

“三组还有一人。”那个叫徐晓波的战士自己硬是闯过来了。

“五组还有三人。”

“……”

粗略的统计一下数字,还剩下十二个人,面对前面的工厂,以现在的人数拿下的确有些难度。

“所有人向731点会合,进行总攻。”陈风带着队伍往预定地点赶过去。

看到剩下的人,大家眼中更多了怀疑和猜忌,现在是最后的总攻阶段,稍有一点闪失就有可能任务失败。

“徐青林带三人从后面进攻,我带三人从前面突击,那个王辉,你带三人从右面的阳台靠近,随时增援。”陈风给剩下的人作指示,大家看看重新组起来的队伍,还有两个内鬼就在其中,这样的组合更加深了对他们的考验。

“没有问题就开始行动。”陈风说。

“队长,为什么打乱原来组合?”徐青林有些不解的问。

“哪来那么多废话,进攻!”陈风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

徐青林带着人往后面走,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后面的兵们惊讶的看着他,赵刚现在跟他们一组。他不解的问:“怎么了?”

“放弃原计划,队长突进后我们从他后面跟进。”徐青林想起了什么,他关掉通话器。

一个中尉把枪口抬高:“战场抗命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可我们中间有内鬼。”徐青林一扬眉毛。

“你不是内鬼。”赵刚也关掉通话器。

“我要是内鬼我不会主动暴露。”徐青林调整手上的枪口。

剩下的三人互相看看,跟着徐青林走另一条道。

下山的时候,徐晓波最后一个下来,徐青林掏出带有消音器的手枪抬枪对准了他,另外两个人惊讶的抬起手中的枪对着徐青林:“你干什么?”

“你该问问他是干什么的。”徐青林手中的枪口没有偏离位置。

“你的意思是他是——”赵刚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晓波,“他一个人一路上杀过来的啊。”

徐青林看看四周:“三个人,一个内鬼把另一个人杀了之后身上的烟不到一秒钟就会发现,陈风带的队员不会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吧?一路上一个人过来竟然没有遇到过一个敌人的阻击,二分队的人都是草包啊?明显是对方已经通知了。”手上的枪突然响了,徐晓波身上冒出浓烟,他干笑着坐在地上,虽然有规矩不能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足以证明了徐青林的判断。

“老徐,你厉害。”他们扔下徐晓波在原地冒烟,跟着徐青林走另一条路。


陈风和几个队员跟进,路上掉了一个,他们按照既定路线朝目标进攻。

王辉带领的小组也突围进去,现在就徐青林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关键时刻越来越近,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徐青林杀的那个内鬼大家还不知道,看着身边的队友,大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徐青林那组还没上来?”陈风问身后的中尉,中尉摇摇头。

“真奇怪了。”陈风在一个柱子后面找到个位置掩护,对着通话器低声说:“徐青林回话,报告你现在的位置。”

耳机那边一片寂静,陈风有些无奈的看看身边的队友:“继续前进!”

“碰——”的一声枪响,身后的中尉冒了烟,陈风朝那边凭着感觉放了两枪,上面一个梁上的死角位置冒出一股烟,陈风看中尉一眼,对剩下的人说:“小心了啊——”

全队的人继续朝目标推进,其实现在离目标越近心中的那根弦也越紧,那个内鬼极有可能会在最后的时候给本来的已有的胜利致命一击。

“有没有可能内鬼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击毙了?”少尉紧跟在陈风后面。

陈风不说话,用手势提醒他继续推进。

一个枪口从走廊尽头探过来,少尉敏感的把枪口对向那里,王辉从后面闪出来,少尉有些欣慰之后是紧张,陈风示意他们并队。

王辉并入队伍,这个时候从后面传来被故意放轻的脚步声,陈风问王辉:“上来的路有多少人?”

少尉趴在地板上仔细听着:“估计有两人以上。”

“没人。”王辉朝一个角落开枪,其余的队员也补过去几枪,那里也冒了烟。

“估计一下对方的战斗力。”陈风对王辉说。

王辉粗略的计算了一下:“预计剩余有战斗能力最少在十五人以上,就算包括徐青林的队伍,我们也处在劣势。”

“那就用咱们的劣势打垮他们。”陈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示意大家隐蔽。

徐青林带着人上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几把枪一起对着那里,然后同样型号的枪也对准了过来。

等看清对方是自己人之后,徐青林笑了,他收起枪:“我看后面的地势不太好,就从正面突围了,战场违令了。”他看着后面的赵刚和中尉,后两者有些尴尬的看着上面的人,但是手上的枪没偏离位置。

陈风把徐青林拉上来,说:“我的决策也不一定是对的,临时应变,很好。”

徐青林上来,等下面的人都上来后,他笑着看着自己的队长,手上的消音手枪忽然响了,后面上来的中尉和少尉惊讶的看着徐青林。赵刚把枪口对准徐青林,跟徐青林一组的中尉上来阻止他:“他不会是内鬼。我们已经杀了一个内鬼了。”

赵刚放下枪,疑惑的看着满脸微笑的陈风冒烟。

徐青林把手枪收起,在掩体后面观察了一会儿说:“队长,得罪了。”

陈风耸耸肩,按照规矩是不能说话的。


“我知道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就从你知道徐晓波一个人推进的时候我听出了端倪,我相信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可能一个人到达目的地,但是徐晓波到达的时间是最早的,而且他身上的弹药几乎没有用,还有他的两个队友的问题,我想他说我们都不会犯吧?估计是太紧张了没编好。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我们分开,为的就是减少我们的战斗力,之后你故意最后一个晚到,为的是让敌人有时间调整自己,您这招真高啊,我差点让你骗了。不过你就是在徐晓波的时候你露出了马脚,一个队长竟然分不清这样的错误,那个时候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徐青林露出一个王者的表情。

陈风朝楼梯下面走下去,他得回“战死者集中营”了,下楼梯的时候他竖起右手的大拇指,脸上挂着欣慰的笑。

“战死”的人在一片空地上等着,从下一个“战死”的人嘴里打听最新的情况,等看到陈风过来的时候,几个人惊讶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谁能把这位称为“龙卷风”的一队队长给开了?二分队副队长被徐青林开了,他走过来迎接陈风,陈风找了地方一屁股坐下来看着战区。

“你怎么能挂了?”二队副队长惊讶的看着陈风,他揉揉眼睛以为看错了。

陈风解下身上的装备:“我怎么就不能挂啊?”

“谁挂的你?”二队副队长惊讶的问。

陈风看了他一眼不说话,看这自己队的“烈士”:“谁是内鬼站起来!”

徐晓波和另一个上尉站起来。

“怎么挂的啊?”陈风眼睛又回到战区,猜测着那里发生的情况。

徐晓波先说话:“报告队长,我是被徐副队长发现的。”

陈风点点头,上尉回答:“报告队长,我是被蓝军挂了。”

“说的是啥,干个内鬼容易吗!”他看着二队副队长,“我也是让我的副队长挂的。”他一脸的无辜表情让二队副队长浑身发毛。

“你说的是徐青林吧?连你都毙了还有谁他下不了手?”二副队长也看着战区。

“看着吧。”陈风看战区的时候多了几分意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