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六章(2)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刘坤坐在车上,看着于晴追出来,她嘴角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开车的小刘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是你战友?这么高兴?” “甚过战友。”刘坤转过头。 陈风站在三分队门口,里面的站岗值勤的兵不时的瞄向这边,两个站岗的兵有些难办的互相看着,终于一个杵着另一个军衔较高的兵打眼色,那个军衔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刘坤坐在车上,看着于晴追出来,她嘴角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开车的小刘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是你战友?这么高兴?”

“甚过战友。”刘坤转过头。


陈风站在三分队门口,里面的站岗值勤的兵不时的瞄向这边,两个站岗的兵有些难办的互相看着,终于一个杵着另一个军衔较高的兵打眼色,那个军衔较高的极不愿意的走过来,回头看了他的同伴一眼。

“陈队长,不是我们不让你进去,是我们队长下了命令了。”走过来的兵战战兢兢的说。

“哪个队长下的令让他出来!”陈风看着离他两米远的小兵。

“队长说了,陈队长回来没有好好招待室他的错,改天一定找个好地方补上,今天就算了。”小兵说着。

陈风双手叉腰,这动作在基地看起来有些不雅,他问那执勤兵:“我就见见我的队员。”

其中一个兵难办了,他一张脸苦的五官都快拧在一起了,他看看同伴,再看看掐着劲儿的陈风,骂自己点背找了这个时间站岗值勤

执勤兵摇摇头,大声宣读命令:“队长有令,不让陈队长踏进三分队地盘半步。”

陈风气结的挠挠脑袋:“行,我找别的队员来叫她们出来。”

“队长也说了,只要是一分队的都不让进。”后面的执勤兵补充道。

“我说祝浩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啊?”他实在气不过了,冲宿舍楼大喊。合着他练兵都是给别人练了!

楼上几个兵透过窗户看着陈风在外面“罚站”,窃窃私语。

“我说兄弟,别紧张,过来过来,”陈风叫过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兵,执勤兵胆战心惊的上来,陈风搂住他的脖子,“我就看看她们,要不你把她们叫出来?就在你们这圣地大院里面,我就在外面,绝不越雷池一步!”陈风拍着胸脯担保。

小兵摇摇头,陈风还满怀希望的看着他:“就一会儿。”

小兵挣开陈风的胳膊,他担心一会儿陈风把他的脖子拧断,还是摇摇头。

“我说你怎么跟你那队长一样的死心眼儿呢!”陈风彻底挫败了。

小兵看见副队长出来,下意识的往副队长那里靠靠。

“李子敖你过来!”陈风冲出来的李子敖喊道。

李子敖跑过来,看着陈风脸上扭成麻花的表情:“怎么了?急火火的。”

“我来看看我的队员,你的兵连门都不让我进。”陈风可找着发泄的对象了。

李子敖看看后面那俩站回原地的兵,一脸的理所当然:“哦,不让外人进辖区是规矩。”

“我是外人吗?我什么时候成了外人?”陈风戏剧性的说。

“人家今年新来的,别为难人家。”李子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陈风有火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大门前发,他涎下脸笑着说:“你叫她们出来,我就在门外,说两句就走,都已经是你们的人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你真以为我能拿着绳子把她们捆回去啊?”

“她们现在也不在队里啊,今天跟一半人去军事博物馆参观了。你让我现在把她们找回来吗?”李子敖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风。

“什么!他们说祝浩不让我进的,不让一分队的进。”陈风指指后面站岗的兵。两人赶紧说:“队长让我们这么做的!”

李子敖耸耸肩:“我是不知道。”

“你让祝浩给我等着,我收拾不趴他。”他撂下话转身就走。

李子敖转身看着那两个执勤兵,扑哧的一下笑出来,祝浩队长真是会折腾人。

陈风回到队里,闷闷不乐的往休息室的椅子上一坐,王辉走过来看看他,陈风没搭理他,王辉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是没反应,重复了两遍,陈风终于烦了:“干什么啊?耍猴呢?”

“耍猴,耍大猴。”王辉把手抬到别处,做了个看看下没下雨的姿势。

陈风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接着耍。”

“哦。”王辉莫名其妙的答应,其他队员使劲忍着笑,竭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哎呀——你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陈风反应过神,跳起来,王辉见势不妙马上挑着空地就跑,陈风几步追上他,几个别手把他按住就削,王辉传出夸张的痛苦的叫声。

“队长,下手轻点!他可是狙击手。”赵刚手里拿着一把牌不愿放开。

老于瞥了一眼那边,笑着摆弄自己的模型。


“大家兴致不错啊。”政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看着里面闹腾的队员。

“政委。”“政委你好。”队员们纷纷站起来。

政委抬手示意他们坐下,陈风也不那在扑腾了,王辉整理一下被陈风抓乱的衣服,最后一个说:“政委。”

“我来看看大家怎么样,这些日子你们经历的够多了,队里没怎么关心你们,也是我这个做政委的失职啊。”政委找了一张空椅子坐下。

大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嘴上说着没有没事。

“调走你们的三个队员是不是不太高兴?”政委环视大家一圈,最后停留在陈风身上。

“还好。”半天之后徐青林别扭的说出俩字,其实大家心里还是比较介意的。

政委笑了:“还好是多好?叫我说就不好,把你们的人抢走,给了三分队一个大便宜,不好!”政委看着一个个口是心非的脸。

大家笑了,政委也呵呵的乐了:“我今天来就是告诉大家一件好事的,明年国际上有个突击比赛,大队很看好你们分队,这次去呢,大队长的意思也就是从一个分队里挑,一改往年那种每个分队挑尖子的做法,这也是大势所趋,明年的比赛就主要是配合,一个人强不能代表一个集团强,但是个人的能力也是关键。所以呢,大家收收心,好好准备。”

队员们心里一阵兴奋,他们互相充满信心的鼓气。

“不过不可轻视,其它分队的实力也不差。”政委看着有些飘飘然的队员。

陈风满怀信心的看着政委:“我们会尽一分队所有的能力。”

“很好,加油!”政委满意的看着周围浑身精武之气的队员。


晚上,陈风在宿舍里泡脚,徐青林门敲敲门进来:“队长,这是前段时间的训练安排,还有下半个月的。”

“哦,”陈风拿过文件夹看了看,“增加机动作战能力,还有水陆协调能力。安排的不错啊。”

“有些是大队长安排的。”徐青林如实说。

陈风努了一下嘴,翻过一页:“大队长费心了。”

徐青林看着陈风认真的翻阅文件,小心的说:“队长,你上次让我看的资料,那里面关于怀疑高建的东西真的确定吗?”

陈风抬起头,把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扔,走到门口看看,然后关紧门:“百分之八十是真的,有些照片是我和肖锐跟踪拍的。”

“那么于晴之前的卧底陆江华也可能是他害死的?”徐青林紧张起来。

陈风不否认:“肖锐说她脖子上有一个不明显的针眼,抬上救护车的时候还有气息,但是进了急救室就声明死亡了,在救护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

“为什么确定就是高参谋,那可是个副师级的参谋啊!”

“所以不能随便指出他,如果没有有力的能把他拉下马的证据,最后失败的就是我们,另外还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政府人员参与进来,拔出萝卜带出泥。”陈风把脚从水盆里拿出来,“那毛巾扔给我。”他指指徐青林旁边椅子上耷拉的毛巾。

徐青林扔过去,陈风准确的接住“我该怎么做?”他有些不明白,即使自己知道了这一切,但是现在大队长和陈风都没给他明确的暗示。

“等着,我也在等着——”陈风打了个哈欠。

徐青林骇然的看着他。

“我说你别那么紧张成不成?偷我资料时候的胆子哪去了?”陈风看着板正坐在那里的徐青林。

“我那叫执行命令,咋用那么个难听的字?”徐青林放松一些。

“好了,我亲爱的徐副队长,我错了,现在请您放松一些,明天早上我要拉练。”他脑袋凑近徐青林。

徐青林有些气结:“你才回来几天就忍不住手痒了?”

“再说明天给你多加个两万米。”陈风把毛巾扔回椅背上。

徐青林站起身告别,嘴里骂着“妖怪”走出陈风的宿舍。

不给你们加点压力你们能在失去我的时候还能正常运作吗?陈风拿过训练计划看着,在有些地方做了一些调整。

第二天陈风如约给诸位队员加餐,早上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来的时候陈风从后面的越野车上跳下来:“大家辛苦了,先去食堂吃饭吧。”

队员们哀怨加愤慨的往食堂走去,陈风和徐青林最后走进食堂,看着狼吞虎咽的队员,说:“多吃点啊,早上吃饱些。”队员们对他的关心用眼睛表示他们的感激,可下面的话让他们再也不会对面前这个人渣有一根毛儿的感激了:“吃完这顿大家今天就没饭了哈,得等晚上七点以后了。”

队员们惊讶的抬头。

“我决定给大家来个挑战训练,”陈风用一种无辜加天真的表情说,“一会儿我们进行实战演习,对手是二分队的,本来今天人家是跟三分队对抗的, 是我厚着脸皮要求换的,为的就是给大家一个惊喜。”这“惊喜”让大家脸上涌上一阵红潮,可奈何各个都是顶天见日头晒的汉子,唯一的红晕也被赭色的皮肤掩饰起来。陈风不以为然,继续说,“一天时间,5号作战基地,方圆两公里都有敌军,作为红军,我们的任务就是拿下中央指挥中心,还有,没有给你们分发口粮。大家多吃点。”陈风无害的看着他们。

队员们赶紧往嘴里填东西,厨师用可怜兮兮眼神的看着狼吞虎咽的队员,吩咐炊事兵多弄点好的上来。

“你说队长怎么回来就给咱们这么一个见面礼?”王辉扶着赵刚,他摸着肚子,吃的有些发撑。

赵刚抱着枪看着队长乐呵呵的往车上装东西,他不想活动,接下来的一天有的他活动的。“你说他是不是阎王派来收拾我们的小鬼?”他看着陈风把最后一个望远镜扔进车里。

“还小鬼,我看就是牛头马面。”王辉拄着自己的枪。

“枪是你们的武器,是用来给你当拐杖的吗?登车出发!”陈风冲这边喊着,王辉赶紧把枪上肩跟着队友一起跳上车。

在车上的时候,大家看着陈风的车从自己的这辆中巴旁边超过去,有些郁闷。

走到一半的时候,徐青林手里拿着一把纸条走到车厢中间,扶着一个座位靠背,举起手中的纸条说:“给大家宣布一个决定啊,这次作战计划我们和二分队的商量过了,在我们中间有三个内鬼,临时抽签决定!也就是说,你们中间有三个人是对方的人,也就是说你们中间谁都有可能成为内鬼,现在开始抽签,抽着红色标记的签的人就是内鬼。大家保密,不准在下面查。”

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情愿的抽一张徐青林手中的纸条,然后半遮半掩的看看自己的标签,因为涉及每个人,所以大家脸上都没有明显的表情。

司机回头看了眼徐青林,心里暗自庆幸没参加这样的演习。

“好了,大家都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现在我说明,我们的频道相通,也就是在作战期间大家没有秘密可言,有的是你们的经验和你们的反应能力,内鬼听好了,二分队队长不知道你们谁是内鬼,你们也有可能在半途中被蓝军击毙,二分队队长要我带话啊,如果你们能阻止红军进攻,二分队队长有赏。”徐青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这句话没能引来预期的喜剧效应,现在大家看谁都是一种怀疑的表情。

到下车前,队员们一直互相看着车里的人,希望从谁的表情里找出破绽,可惜,一样的训练有素,一样的期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