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刘坤今天到医院取药,远远的看见上次的那个秦朝阳,这次他正在拿着一摞单子检查。刘坤慢慢走上去,在他身后重重的拍了一下,秦朝阳吓的差点把手上的单子洒落在地上,回头看见是刘坤,他笑了:“吓死我了,你又来啦?”他说完这句话觉得有些不太恰当,这是在医院。 “嗯,给你们医院送钱你不欢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刘坤今天到医院取药,远远的看见上次的那个秦朝阳,这次他正在拿着一摞单子检查。刘坤慢慢走上去,在他身后重重的拍了一下,秦朝阳吓的差点把手上的单子洒落在地上,回头看见是刘坤,他笑了:“吓死我了,你又来啦?”他说完这句话觉得有些不太恰当,这是在医院。

“嗯,给你们医院送钱你不欢迎?”刘坤开玩笑的说。

“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秦朝阳咧开嘴笑了。

刘坤看着秦朝阳手上厚厚的单子:“你很忙吗?是不是我打扰你了?”

秦朝阳赶紧摇头:“没有没有,这正好也快到我下班的时间了,一起出去吃个饭吧。”他有些笨拙的邀请刘坤。

刘坤把手上的医药单子偷偷塞进口袋,说:“我请你。”

“我还不至于让女士付钱吧?”秦朝阳很绅士的说。

“上次我们医院发生的案子你来了吧?我老远看见你了。”秦朝阳给刘坤倒了一杯水。

刘坤说:“是啊,还牺牲了两个同事。”她想起这事就有些难受。

“对不起。”秦朝阳抱歉的说。

刘坤摇摇头:“没事。”

“我打听了,还有两个抢救过来的警察,现在正在加护病房。”秦朝阳说。

“情况怎么样?”刘坤有些担忧的问他。

秦朝阳喝了口水:“还是那样,我们24小时监护,进去的医生都派了专人。”

刘坤低头喝水。

两人谈了很多,不知不觉到了下午的上班时间,刘坤要回刑警队,临走时秦朝阳问她:“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刘坤回头如实说:“不错啊,年轻有为。”

秦朝阳笑了,这不是他要的答案:“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说了啊。”刘坤有些莫名其妙。

秦朝阳扭了下头想说什么没说出口,刘坤看车来了,她挥挥手告别:“我要上班了,再见。”

“再见,跟你一起很愉快!”秦朝阳挥挥手。

刘坤在车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才想起今天的药没拿,看来只有过几天了,这时手机在口袋中响了,她打开,是秦朝阳的信息。

“做我女朋友好吗?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刘坤看着信息沉默下来,过了能有五分钟她回过去。

“我不适合你,你那么优秀找个更好的吧。”摁下发送键,刘坤有些难受。

一会儿信息又回来了:“我发现了,你就是适合我的。”

刘坤有些笑了,但是笑得有些悲伤:“我真的不适合你。”

“我相信直觉,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为什么拒绝?”刘坤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半天她回过去,也许这样能让他就此放弃。

“我有病。”刘坤发出这条信息的时候眼眶有些发潮。

没有一分钟信息就回过来了:“我知道,那天我违规打听了,对不起。”

“你知道我得的什么病吗?你会后悔的。”刘坤回过信息。

“我如果错过你会更后悔,让我照顾你,好吗?”对方的语气坚决。

刘坤看着信息看着窗外发呆,老天弄人啊!

过了一会儿信息又发过来了:“相信我,我是医生。”

刘坤温馨的笑了,她忘了自己多长时间没有这种笑了,她合上手机,不管。

信息再也没有发过来,刘坤下午一直在苦苦思索医院枪击事件的头绪。等到晚上的时候她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信息:“答应我,如果三十分钟之后你不回我就认为你答应了,相信我,我们一起努力。”

刘坤一看上面的信息时下午四点发的,现在已经五点半了,她有些哑然,回过去:“我刚看见你的信息。”

“可我已经视为你答应了,人民公安,不要出尔反尔啊!”对方明显有些调皮的无赖。

刘坤笑了,自枪杀事件之后她第一次这么笑了,她没有回信息,因为她不确定是不是已经喜欢上这个人,不确定以后会发生什么。


武警分队休息室里——

一个急火火的女兵不顾军仪的跑进来,撞开门就冲于晴这边过来。

她努力让自己喘匀气。

“你火上房的干什么?”于晴从杂志里抬起头,看着李岚憋气的样子。

“王队长,王队长在大队长办公室发飙了!”李岚终于说清话了,她一屁股瘫在椅子里。

于晴扔下杂志就走出休息室,自从上一次执行任务回来之后,两个分队最近经常在一起配合训练,听到王志文没有前兆的闹事,于晴感觉有些不对,休息室的兵们也跟了出去,让于晴喝了回来。

于晴急火火的朝沈国办公室走去,还没到沈国办公室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王志文的声音,以前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人都牺牲了还得审查,以后谁还愿意干活!”

办公室外面站了几个军官,几个人互相看看,过往的人想极力看清发生了什么,但是没人敢靠近。

沈国的也生气了:“你以为我愿意啊,不是案情有了变化吗!清者自清!”

“你让我怎么跟战友说?告诉他们他用生命来保护国家资料最后还要落个罪名?”王志文更大声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只是调查!”沈国不知拍了什么东西。

于晴叫过那个少尉:“司排长,发生了什么事?”

司排长说:“关于薛排长的一等功申请,好像不知为什么出了问题。”

于晴皱紧眉头,推开门。几个军官见状赶紧让开。

“我敢保证薛凯的清白,有什么就审查我好了。”于晴看着里面红着眼睛斗着的俩老虎。

“于晴,你来干什么!”王志文很意外于晴的出现,他狐疑的回头看看沈国。

沈国急得把领带都扯松,喘着粗气,他不耐烦的说:“看我干什么,我没找人叫她。”

王志文显然不想让于晴知道,他过来想让于晴回去,于晴打住:“我也是当事人,只是我还活着,应该配合。”他绕过王志文走进去。

门口的人捏了一把汗,今天是开眼了,谁也没见过这俩人发这么大的火。

“看什么啊?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沈国冲门口吼道,门外的人刷的一下消失,不亚于紧急集合的速度。


于晴过去关上门:“沈队长,我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薛凯的记功申报问题,上面说他开车的时候故意放慢车速,浪费了时间增加了押运的危险系数,属于重大疏漏。”王志文不去看沈国。

“怎么说?”于晴心里也冒出火,但是她压制下来。

“预计是两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在无外因的影响下多跑了十五分钟。”沈国整理一下自己的领带。

于晴深深的喘口气:“我是押运队长,记我的过就好了。”她平静的说。

“有追踪录音想记你身上就记你身上啊。”沈国火气还没消。

于晴沉默。

王志文还不依不饶:“他也是谨慎,他参加过多少任务他心里清楚,要觉得他不称职别派他去啊,出事了知道推卸责任了!”

“你!”沈国指着王志文,气的说不出话。

“王队长,这话太过了。“于晴阻止王志文说出更过激的话。

王志文不说话,就是和沈国横起来了。

“这事再说,为什么突然出了问题?”于晴想缓和一下两人的气氛。

“在你们的车上发现了定位器,也就是前两天在医院的那个罪犯说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在那么巧的时间里撞上,定位器不知道谁按上去的这是一个疑点,还有为什么薛凯会无故比原计划晚那么长时间。”

“押运哪都能在准确的时间里一分不差的到达!”王志文气呼呼的反驳。

“你给我闭嘴!”沈国的声音都开始冒火了,这架势下一秒俩人就干起来了。

“好啊,老子不干了!”王志文气呼呼的看着沈国,全然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再说一遍!”沈国低声问,他突然低下去的声音更吓人。

王志文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这么干谁还能干下去!”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沈国气呼呼的喘气,这还没完,“来个人!”他走向门口大声冲走廊喊着,不一会儿一个传令兵过来,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三个人。

“关他俩星期的禁闭!”沈国指着王志文说。

于晴一想这哪里成,在这队还没听说过关像王志文这样级别军官的禁闭,她竭力阻止沈国:“沈队长,请仔细斟酌,有话好说。”

“你看他像有话好说的样吗?”沈国指指王志文,后者倔强的站在那里。

“关就关。”王志文主动走出去。

沈国彻底爆炸了,王志文走后他一屁股坐到沙发里,于晴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无奈。

“于晴,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不要告诉其他人。”沈国忽然感觉有些累了。

于晴也感觉到沈国的疲倦,她应了一声退出办公室,带上门。


她没还问为什么忽然中间出了这样的变化,几个军官看她走出来想上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于晴敷衍几句把他们打发了,她绕过更多的人群,来到后面的训练场,几队兵正在训练,于晴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他们,也许王志文发火是对的,当一个战士付出了生命去保护一件东西的时候还要遭到怀疑,那么活着的人怀疑的不仅仅是人了,那会动摇他们心中支撑着他们的信念,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于晴。”一个人坐到身边,于晴抬头,惊讶的发现竟然是刘坤。

“刘坤,你怎么来了?我是说好久不见。”于晴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刘坤亲切的看着她:“我来送东西的,刚刚听说沈队长发火了,没事吧?”

“没事,王志文被关了俩星期的禁闭。”于晴想到王志文倔强的脸叹气,真不知道他从禁闭室出来还会不会固执己见。

“为什么?”刘坤惊讶的问。

“薛凯的事,申功有些问题。”于晴如实回答。

刘坤看了一眼训练的士兵:“于晴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事不是那么单纯的,如果一个人真的没错的话就算强加也没有用,反过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信任薛凯吗?”

于晴想到那天薛凯执意不接受抢救的情景,坚定的点点头。

“那就好。你看至少我们还信任他,也就说明还有很多人信任他。有的人做事开始是会受到怀疑的,但是等大家明白之后大家都会肯定他,这样的人做的这种事比一开始我们就认为是对的更伟大。相信大家,慢慢时间和结果会还薛凯一个公道的。”

于晴看着刘坤温暖的笑,想了想,最后脸上露出一个笑。

“你当卧底的时候不是也是这样吗?”刘坤拍拍她的手,从兜里掏出一个百合花状的胸针,“送给你,一直没送给你什么礼物。”

于晴想拒绝的,最后在刘坤的硬逼下颤颤悠悠的接过,惊喜的说:“这不太好吧,我也没送过你什么礼物啊!”

“你好好的就好了。”刘坤搂住于晴的肩膀,看着于晴手上的一道伤疤眉毛皱了皱。

“谢谢,我只能这么说了。”于晴同样搂住刘坤的肩膀。

“好了,我该回去了,我还在上班时间。”刘坤忽然站起来。

于晴也站起来,刘坤已经往前门走了:“回去吧,别送了。”

于晴挥挥手:“常来看我啊!”

刘坤没转头挥挥手。

于晴看着手里的胸针,刘坤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百合。忽然她想到刘坤刚刚说的卧底的事情,不对啊,她怎么知道的?除了陈风和陶思然以及几个负责的长官知道,刘坤怎么会知道的,她拔腿追上去,可是只看见一辆警车驶出大院,她在隔板后面看着车驶远,想着刘坤说的话,把胸针好好的收拾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