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捍卫者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方舟计划(一)

叮格00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URL] 第二十七章 方舟计划(一) 时间回到50年前。 这是在地下250英尺处的战时总统2号指挥中心,位于俄亥俄州的乔治敦市郊区。 拱顶的圆形会议厅里,柔和的人造太阳光均匀地洒在每一个角落,温度、湿度和气流全由智能系统控制。中间的全息成像平台气派而又极富人性化,照顾到了各个角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二十七章 方舟计划(一)

时间回到50年前。

这是在地下250英尺处的战时总统2号指挥中心,位于俄亥俄州的乔治敦市郊区。

拱顶的圆形会议厅里,柔和的人造太阳光均匀地洒在每一个角落,温度、湿度和气流全由智能系统控制。中间的全息成像平台气派而又极富人性化,照顾到了各个角度是视觉感受。舒适的座椅呈现自然高低的半环形散布,间隔宽松,一改呆板的直线式密集排列。完美的设计理念和昂贵的建造成本,使它成为当时美国最豪华的会议厅。

早到的国会议员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在闲聊天,不少人在猜测着今天会议的主题,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疑惑、神秘的表情。

通常情况下,国会的听证会、咨询会都是在白宫举行,除非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机密事宜,才会选择在这里。

“沃尔克先生,能给我们透露一点内幕消息吗?”30来岁的托尼微笑着说,他是议员中长得最帅的一个,共和党的首脑之一,典型的“鹰派”人物。

沃尔克肥胖的身躯在沙发上扭动了一下,从鼻孔里哼哼道:“无可奉告,你应该去问总统。”元老级的沃尔克,一向瞧不起这帮盛气凌人的“小家伙”。

托尼又说:“这里没人比你知道得更多,你可是德高望重的元老,连总统都得惧怕三分。”

显然,托尼的话题满足了沃尔克的虚荣心。他从嘴里取下那只硕大的雕花烟斗,其实他根本不抽烟,叼烟斗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卖弄架子的习惯。他听着罗伯特·托尼的恭维话,看着其他人都向他围过来,心里怪得意的。懒懒掀动了一下眼皮,说道:“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前也经常遇到,用不着大惊小怪,这是政治家们故弄玄虚的一种宣传手段。记得有一次也是把大伙儿请到这里,结果讨论的是牛排涨价的问题。”顿时周围响起嘘声和笑声。

沃尔克最喜欢这种效果。他很为自己的幽默洋洋自得,但他的心里却在说:哼,我在出任财政部长的时候,你们这些家伙还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货币的定义呢!

一道侧门悄然无声地打开了,时任美国总统的巴哈迪在国防部长老贝朗(贝朗的父亲)的陪同下走进大厅。两个人的表情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呆板。他们一进来,议员们纷纷对号入座,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巴哈迪走到讲台前,清了清嗓子:“先生们,大家一定感到奇怪,我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干什么?”

“该不是讨论牛排涨价的问题吧?”下面一个人嘀咕了一句,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请闭上嘴,现在不是幽默的时候。”托尼正色道。

“谢谢,托尼。”巴哈迪感激地朝托尼点了点头,接着说:“近一个时期来,一种可怕的谣言在我们中间扩散,我想在座的诸位都已经听说了。目前,政府的财政上有一个缺口,具体说,就是由我批准的一笔1500亿美元的特别预算,当然,这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些自以为有正义感、责任感的人,怀疑这笔巨大的资金已经变成了我的私人存款,或者用于损坏国家利益的勾当。毫无疑问,这种猜测没有任何根据。可是,这种绘声绘色的渲染,的确在我们中间引起种种不安。这是那些早已觊觎总统宝座的人所期望的。把我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不,是让我灰溜溜地滚下去,对,灰溜溜的。”巴哈迪作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引起了一阵讪笑。

“可是你无权越过国会,这笔经费足以打两场局部战争了!”沃尔克用力拍打着沙发的扶手,严厉地逼问道。这是他当财政部长时养成的职业性敏感,尤其是他不能忍受巴哈迪不把他放在眼里。

“是的,我不想否认这一点,这也是我今天请大家到这里来的原因。”

听了此话,顿时会场里一片义喷的叫骂声,像一枚深水炸弹投进了平静的港湾,占国会三分之一席位的共和党人大有乘机发难的动向。

巴哈迪十分镇定地说:“沃尔克先生,我非常尊重您的资历和责任感,我也十分感谢各位为捍卫美国民主自由而表现出来的勇气。但是,我更尊重我们神圣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光荣历史,尊重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我想强调的是,我在执行国家紧急状态下的总统特权!是的,问题的实质是,目前谁也不相信我们国家处在了危急关头。然而,这的确是迫在眉睫的可怕现实。”巴哈迪环顾了一下会场,接着抛出了他的“王牌”:

“各位,国防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有几个数据我想足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中国的海军力量已经具备了全球作战的能力,只是他们不承认。他们的战略潜艇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我们,航潜舰的数量和我们相当,航母数量达到了5艘,虽然少于我们,却在太平洋形成了绝对优势,这让我们苦心经营的岛链防御体系形同虚设。更让人忧心忡忡的是,他们在缩减陆军规模的同时,特种作战部队的人数却在快速膨胀,几乎是我们的1倍。还有其他一些敏感的数据,我就不多说了。我想,这种结果所预示的潜在危机,足以让每一个有责任感的美利坚公民坐卧不安。两年前,国防部就有了分析预测,其结论是可怕的,照此下去,再过5—10年,我们的百年全球战略体系将彻底崩溃,连最后的战略空间——太平洋也得拱手相让,美国将沦为二等国家,把在国际事务中享有的决定性发言权交给中国。”

巴哈迪说到这里,会场上一片哗然。

“不知道各位议员先生们有什么感想,我是连续几个月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我相信中国人,还有俄罗斯、德国、日本、印度和以色列人,他们也没有睡大觉。”

会场上渐渐安静下来。这是巴哈迪总统的本领,或者叫技巧,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用逻辑思辩的力量征服和控制国会的情绪。

“因而,我们应该有个对策,”巴哈迪朝老贝朗看了一眼,老贝朗露出会意的微笑。“于是,国防部向我呈报了一项十分庞大计划,它的份量和构思远远超过了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我运用总统的特权批准了这项目计划。”

“你应该事先提交国会审议,这种擅自决定国家命运的行为应该被制止!”沃尔克几乎是在咆哮。

“在美国的历史上这样的先例有过不止一次,民主有时也需要铁腕。”罗伯特·托尼与沃尔克针锋相对。

沃尔克肥胖的下巴哆嗦着:“你没有资格和我谈论美国的历史。”

“但我有资格行使一个议员的权利,你不能阻止我。”

“好了,大家别争了。”巴哈迪伸出双手,作了一个安抚的手势,然后意味深长地盯了沃尔克一眼。

“托尼先生的话使我们回忆起一件往事,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100多年了,却依然影响着我们今天的生活,”巴哈迪略一停顿,接着说:“我想,在座的诸位也许多少知道一此关于‘12.6’失踪之谜的情况,这种资料在当时属于国家A级机密。“

沃尔克撇了撇嘴:“别故弄玄虚了,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老贝朗彬彬有礼地站了起来:“总统阁下,请允许我来回答沃尔克议员的提问。”

巴哈迪总统笑了笑:“当然可以。”

老贝朗拢了拢整齐的头发,故意不去看沃尔克:“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有人指责总统故弄玄虚。其实,这恰恰暴露了他的浅薄和狂妄。”

老贝朗这迎头一“棒”,把沃尔克打懵了,他大概没想到老贝朗的反击会如此犀利,脸胀得通红,却没能说出一句有份量的话。

看到沃尔克的窘态,老贝朗开心极了,可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样庄重、严肃。他不去理会沃尔克,继续说道:“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对于中国的潜在威胁,卡林总统在100多年前就向我们发出了忠告并采取了必要的对策,而我们当中的有些人直到现在还执迷不悟,这正是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

沃尔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各位先生请稍候,”老贝朗示意播放视频资料:“为了帮助诸位更深刻地了解当年发生在卡林总统时代的事情,我们先看一段影像资料。”

大厅里的灯光逐渐暗淡下来,议员席上雅雀无声。

几道光柱闪过,中间的成像台上出现了一片渺无人烟的大沙漠。全息影像的立体效果,使人如身临其境。老贝朗充当临时解说员:“这是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撒哈拉玛干沙漠,著名的丝绸之路曾穿越这里。但无情的风沙吞没了这朵绚烂的东方文明之花,把这里变成了死亡大海。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米沙列依地区。”

画面上一具具人、畜的遗骸,半掩半露,白骨森森。

随着摄像机镜头的推移,远处的一个小黑点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座孤零零的城堡式建筑,断墙残壁,满目疮痍,像立在沙海中的墓碑。

“相传这里是楼兰古国都城的遗址,埋藏着无数的金银财宝,几百年来,它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无数梦想淘金发财的冒险家,但却没有一个人获得成功。”

屏幕上风卷沙飞,号称“沙漠之舟”的一头骆驼倒毙在沙丘旁,几名探险队员依然坚定地前行。

“也许是这里的自然条件太恶劣了,早年探险取宝者无一人生还。100多年前,我们的一支探险队开进了这片荒漠,开始寻找神秘的楼兰古堡。这就是那支探险队的全体成员:詹姆斯-金,威廉-斯洛克、皮特-卡玛,一个来自威斯康辛州的金发姑娘,这是他们的队长,肯尼迪·沃尔克,我们尊敬的沃尔克议员的曾祖父,还有3名退役的特战队员。”

看见探险队员的脸庞依次在画面上闪现,黑暗中沃尔克发出一阵呻吟:“啊,我的上帝!”

“他们出发后的第3周,便和大本营失去了联系。风沙抹去了他们的一切消息,就像世界上根本不曾有过这样7个人。这使人想起当地民间的一则传说:古堡里卧着一条护宝的黑龙,凡是有幸走进古堡的人,都将被它一口吞掉。”

摄像机镜头从不同的角度扫视着古城堡的全貌,回廊曲折,沟壑纵横,断壁嵯峨,毫无一点生气。

“我们的卫星监测器,没有再发现他们的踪迹,他们就像水珠一样在那里挥发掉了,这的确是让我们感到痛心而又十分蹊跷的事情。接着政府决定着手调查此事,又派出了两个调查小组共16人,去了那个地方。”

画面切转。交替出现调查小组从两个方向向米沙列依地区搜索的画面。从画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情况,只是当古堡缓慢推向人们的面前一刹那,图像骤然消失了。

“是的,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搜索小组遭到了和探险队同样的厄运。即使当时做了周密的准备,防护手段和通信手段都是一流的,还是无济于事。”

会场上骚动起来,人们为这一系列的情景而咋舌。

沃尔克的声音格外刺耳:“嗷,我的可怜的曾祖父,他像所有无意中闯入秘密基地的寻宝人一样,被人像猪狗一样干掉了。”

“镇定一点,尊敬的沃尔克先生,现在我们是在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不是让你在这里歇斯底里。”罗伯特·托尼极不耐烦地说。

“你小子少管我的事情。你家里也许没有人死在外面,你们这些泡着牛奶长大的蠢猪,根本不懂得如何尊重别人。”

“这不需要你教我。”

“我可以让民主党人教训你,哼!你以为你们干的罪恶勾当没人知道,对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别装糊涂,谁都知道休斯不可能死于神经错乱。这还不明白?”

“那只能说明你的脑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了。我看你最好还是别提起这件事情,以免自己下不了台。”

“哈!恐吓吗?我们沃尔克家族见过的世面多了,我可不吃你小子这一套,我就是要让总统解释清楚。”沃尔克越发激动起来。他虽然不是民主党人选出来的国会议员,但他出于对老贝朗等人的不满,总是在帮着民主党人说话。他知道巴哈迪永远不敢把他怎么样。

他又提高了嗓门嚷嚷道:“不要拿100年前的事情来哄小孩子,还是面对现实问题。休斯参议员的死因鉴定,是不是用美元换来的?这与你们所谓的庞大计划有没有关系?”

提起休斯的死,会场顿时哗然,一片嗡嗡嗡的议论声。

巴哈迪稳重地看了看会场,等议论声稍稍平静之后,大声说道:“我希望大家不要分散注意力,休斯的死与今天的主题毫无关系。我可以保证,我们不会防止任何人到法庭上出示证据,当然如果有证据的话,这是每个公民所享有的权利和义务。但是,今天,我们必须把眼睛紧紧地盯住东方。我们真正的威胁在那里,大家最好把贝朗先生的话听完。”

全息影像关闭,会场平静下来。

老贝朗的声音开始变得沉重:“‘12.6’失踪之谜,到现在为止虽然没有全部被揭开,但是,我们的几位异能大师已经将它的大致轮廓描述出来,他们看见米沙列依地区有一个巨大的四维空间入口,像个黑洞。入口附近的残留信息表明,至少有60多人从这个入口被送进了四维空间,这其中包括我们的人。我们从另一个渠道得到的情报证实,中国军方曾有一个‘双鱼计划’其核心项目就在那个地区,情报上说他们是在转移一批战略人才和智力资源,甚至包括核弹头。换句话说,当我们还沉浸在虚拟空间的时候,中国人则已经跨入四维空间,这就说明我们在一些重要领域已经被甩在了后面。”

所有人的思维被老贝朗的话引向严峻的现实。

“事实也正在告诉我们,当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达到1:1.6的时候,当月球和火星表面冒出了中国基地的时候,以及他们的特种作战部队在世界各地的反恐行动中大出风头的时候,我们早就应该意识到,那个东方睡狮已经完成了她的百年复兴,她真的醒了。”老贝朗用悲怆的眼神扫视着在场所有的议员们。

“难道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任凭中国人指手画脚?”托尼激愤之情溢于言表。

“不!”老贝朗的右手有力地往下一劈,“从历史上看,不论世界政治格局怎样变化,都没能改变美利坚的中心地位。我们在经历了美欧、美苏、美日主宰世界的历程之后,迎来了美中对抗的时代。同欧洲、苏联、日本相比,中国是一个更富于想像力和创造性的国家,也是一个更加难以打交道的对手。我们同中国的较量,是一场长期的消耗战。上个世纪中叶,我们是怎样从欧洲败退的?我想诸位一定不会忘记。我们没有能在巴尔干半岛站住脚,而德国人则是以逸待劳,不用一兵一卒,收买了塞尔维亚人。而我们却拿不出这么多钱,我们战线太长,我们是被活活拖垮的,我们不能重蹈椱辙!如果美利坚合众国在我们手中沦为二流强国,那不仅是美国历史的悲剧,更是我们个人的耻辱。我想,大家对此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我们应该拿出具体的行动来。”听不清是谁的声音,七嘴八舌,群情激愤。

“说的没错,必须要有实质性的行动来捍卫美利坚的荣誉和地位。这个1500亿的特别预算,就是我们具体行动的重要步骤,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伟大计划,由于事关国家命运,需要绝对保密,巴哈迪总统决定动用总统特权。事情就是这样。”

“能扼要说明项目的性质或内容吗?”沃尔克逼问道

“一个巨型的水下移动实验基地,外加一个新人种的培植项目,合起来我们把它叫做‘方舟计划’。”

“等等,你说的新人种是什么含义?”

“一种具有完美复合基因编码的人造人。”

“我们要这种东西干什么?哼哼,让这个人造人来当美国总统吗?”

会场一片笑声。老贝朗借着喝水的机会,用犀利的眼光扫视了在场的人,心想,美利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帮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人造人即便不当美国总统,也要把这帮清谈误国的家伙统统换掉。

“只要他效忠美国宪法,击败了竞选对手,这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巴哈迪总统对这种无聊的嘲笑感到厌恶。

“‘方舟计划’中的人造人项目当然是用于军事目的,他可能对政治毫无兴趣。”老贝朗接着补充说,“我们根据‘方舟’小组提供的DNA模型,在黑洞巨型计算机模拟器上进行了实验,结果令人振奋。人造人的徒手攻击破坏力是普通人的50—70倍,如果各种武器相结合所产生的攻击破坏力将达到几百上千倍。各位可以想象,美利坚一旦拥有这样一批完美忠诚的战士,在这个星球上还有谁能对我们构成威胁?”

“如何保证这些人造人不会攻击美国?”有人一针见血提出了质疑。

“这个问题如同质问西点军校的特维尔将军,他如何保证他的所有学员毕业后都绝对忠诚于他的校训,永不背叛一样。而事实上,谁也无法做出这样的保证,重要的是我们对这种极端情况能够提前充分地预估,有应对的措施。”

“赞同。不过听起来这个叫‘方舟计划’的项目时间不会太短吧?”沃尔克似乎勉强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们预计5—8年可以完成。如果上帝不反对,也许时间会提前。”

笑声,掌声。巴哈迪总统走过来,紧紧地和老贝朗拥抱。

这次秘密的听证会,是“方舟计划”第一次在美国政界高层正式披露,也是关于“方舟计划”最早的可查证的相对翔实的背景资料。从这以后,美国国防部不遗余力地加紧了“方舟计划”的实施。

然而,项目的推进并不像事前想象的那么顺利。问题是出在决定意识和性格的第39—91号密码段的破译遇到了麻烦,许多的源代码组合似乎不代表任何意义,其游离变换的空间很大,并且找不到确定波动边界的约束码组合。这个瓶颈使项目陷入了僵局,加上中间经历了两次大的经济衰退,项目在整整30年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半停滞状态。

直到30年后的某一天,哈佛大学的海德教授公布了他领导的生物遗传小组的最新成果——《39—91号密码段的破译》之后,“方舟计划”才有了最后的实质性进展。

这时,海德小组的核心成员,中国的生物遗传工程专家朱云雅教授被美国国防部锁定,成为“方舟计划”的关键性人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