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陆压道人又将五行遁灭妙术传给镇元子,说道:“我这术施展,叫那人参果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须得用金器敲打,那枝上的果子方得下来。打下来须用瓷器盛放,若用木盘沾之即枯。还要用水化开,方能食得。那魔帝不知这些玄机,便抢了人参果树,也吃不得那果。”

镇元子依旧是愁眉苦脸,说道:“观庙被魔帝霸占,魔帝吃不得那果,弟子今后也休想去吃。老师传弟子这法,又有何用?”

陆压笑嘻嘻道:“休急,休急。魔帝占你五庄观也只是几年的事。等到仙界大劫过去,那魔帝连骨头渣也不会剩下,这人参果树还不是你的。到时那人参果你爱怎么吃,想吃多少都由你去。”

镇元子闻言遂喜,问道:“不知这天界大劫何时能过,魔帝何时能灭?”

陆压嘻嘻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到那时候,你自会明白。”

说罢叫声:“吾去也!”化道长虹望空而走,倏忽不见。


却说群魔身陷那“袖里乾坤”,东一头,西一头没深没浅地乱走,却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

申公豹道:“那镇元子本事原也稀松平常,不知怎地竟能弄出这幻境来困住吾等。”冥河老祖道:“许是有高人相助。”

那魔帝是如何神通?能用幻术把他困住当是什么级数的高手!

姬风说道:“施这幻境的也不知是何方神圣,道行深不可测,连朕也觑不出门道。吾等本在万寿山的顶上,与其这样乱撞,不如等那幻境消失。”众魔道:“正是此理。”于是皆聚集一处坐等。

这一日的工夫说快也快,忽见天空一暗接着一明,那什么日月星辰,灿烂银河,大河名川,峡谷盆地统统不见,脚底下依然还是那万寿山。

那魔帝道:“护法左使,你且下去探路,看看是何方高人敢助那镇元子?”申公豹叫一声:“喏”,把那飞蛇一按,降落在那五庄观。

不多时,申公豹回来禀报:“为臣去到那观里,只见观内空无一人,并没有什么高人。”姬风问道:“那人参果树可在?”申公豹道:“后院内有株大树,树上挂满婴儿状的果子,想必便是那人参果树。”

众魔笑道:“许是那高人乃是过路的,帮了镇元子一把却有始无终。那镇元子没人撑腰,只想到逃跑,连他家的人参果树也顾不上了。”

姬风道:“既是如此,诸位随朕下去看那果树。”


众魔纷纷按下云头,到了五庄观直扑那后院。

却见好大一座院落:奇花与丽日争妍,翠竹共青天斗碧。九曲回廊,亭台楼榭。那院的正中,一株大树足有千尺高,七八丈合抱粗细。那叶儿似芭蕉模样,那果儿状如孩儿五官四肢俱全。风过之处,颠头晃脑手脚齐动栩栩如生。

那姬风一见便欢喜,把那大手一伸,“天魔抓”施出,手臂骤伸出千尺去摘那果儿。

要说魔帝的天魔抓,那是抓神是神抓仙是仙一抓一个准。哪知这次摘那人参果,那果儿便像生了根纹丝不动。姬风心想好生蹊跷,再换一枚试试。又将那魔手伸向另一枚果儿。哪知这次与刚才一样,竟没把那果儿掰下。

“这究竟是怎生回事?”姬风勃然大怒,铁青着脸问那些妖魔。众魔却哪里知道,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个个目瞪口呆。

还是那申公豹道:“这果树熟时能结三十枚果子,为臣打听到镇元子自个吃了一枚。且点点数,看那枝头上是不是少了一枚果子?”

众魔忙不迭去点果子数,一点果是二十九枚。有人道:“这果儿镇元子既摘得走,咱们如何不成?”

姬风大吼一声:“把这五庄观的土地给拘来,问个清楚!”

欺压那些山神土地众魔最是在行,常常吆来喝往当奴仆使唤。便有妖魔念动咒语,便有那五庄观土地急急前来施礼。

“你这土地,可知这人参果为何摘不得?”姬风厉声问道。

那土地浑身发颤道:“这果子原本也摘得,每次见镇元大仙摘也无意外,不知何故这一次却摘不下来。镇元大仙的手段,小神如何知道。”

冥河老祖喝道:“那镇元子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土地哭丧着脸道:“昨日我见镇元大仙在这树下诵动真言念念有词,什么乙木丁丁,辛金当当,也不知他念的什么。他这么一念,这果树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镇元子还有如此手段,叫魔帝得了果树却吃不成果子,众魔都是大跌眼镜。

那镇元子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想必问那土地也是白问。姬风便喝道:“问你无用,你且去吧。”那土地战兢兢退了下去。

姬风便问那申公豹:“护法左使,前日你说吃了人参果可以让朕功力突飞猛进,如今这果树抢到了,人参果又吃不成,为之奈何?”

申公豹把眼珠一转,说道:“镇元子既然在树下施了法,必有破解之道。不如叫一人变成树叶候在这里,咱们暂且班师。那镇元子见吾等退去,必要来看他家果树。就偷看他如何把人参果摘下,陛下再如法炮制便是。”

这句话简直就是守株待兔。要是那镇元子一天不来,这人参果就一天不能吃;要是那镇元子一年不来,这人参果就一年不得下肚。要是那镇元子一百年不露面,变成树叶者就要在此空等一百年。关键就看镇元子忍不忍得住。

姬风沉思一阵,说道:“也只得如此。”便喝一声:“哪位爱卿愿意在此等候?”

说到底姬风目前的班底太弱,精通九转玄功如意变化的就那么两个——申公豹与冥河老祖。那申公豹精明过人不会在这里傻等,冥河老祖一听姬风问起便知道这份苦差要落到自己身上。

冥河老祖便似那魔界大多数人不会玩心眼,当即说道:“为臣愿往。”

姬风便道:“如此便辛苦爱卿了。待到事成,朕自会按功行赏。”

于是冥河老祖摇身一变,化为一只碧油油的树叶挂在枝头,群魔随姬风离开五庄观回那灵鹫山。


刚刚落足,便有打听人间战况的精细鬼从河东回来,报告魏都平阳方面的消息。

原来自京索一战项羽大败之后,痛定思痛接受了钟离昧的主张,一方面整军备战,一方面派出使者出使各路诸侯大玩政治。

“我西楚兵精将强粮草战械无数,项王武功盖世所向无敌,那刘季早晚要被项王所灭。跟着刘季反我项王,必然是身死国灭。大王何须犹豫,与那刘季一刀两断划清界限便是。只要尊项王为天下霸主,项王便会承认大王的王位,认可大王所据的地盘。”楚国使者这么对各国诸侯说道。

他项羽玩政治,汉王刘邦也在玩。长袖善舞本是刘邦所长,汉国派出的使者穿梭往来于各国,络绎不绝。

“项王放杀义帝天理不容,且暴虐成性。他这么答应承认大王王位是缓兵之计。待到我家汉王战败,西楚铁骑便会踏平你们都城。与汉王结盟推翻暴楚才是大势所趋。待到大事已定,汉王与各位诸侯共坐天下。”汉国的使者这么说道。

自项羽戏下分封,大浪淘沙,而今二十几位诸侯王少了一半。

现在的诸侯阵营中,铁板钉钉子坐在项羽这一边的有燕王藏荼,临江王共敖。齐王田广与西楚上柱国范增签订盟约,已倒向项羽这一边。九江王英布受汉国使者随何说服,背楚投汉,正在与楚军交战。韩王信是刘邦所立当然与刘邦穿一条裤裆,他兵微将寡守不住颍川,干脆把兵权一交,三万韩军都归汉国大将军韩淮楚节辖。

剩下的赵国,魏国,衡山国三路诸侯便成了楚汉双方争取的对象。

英布的老丈人衡山王吴芮却没有跟着他女婿走,对楚使汉使都是盛情款待却并不表态。按说吴芮是项羽所立,他这么模拟两可的态度,项羽岂会容他?

项羽还真不敢把吴芮怎么办,原因是衡山国乃西楚与南越的屏障,要用吴芮提防随时会兴兵北上的南越大军。

南越武王赵佗有五十万军马。虽然封关绝道不踏中原半步,虽然刚刚历经丧子之痛与诸公子争位的****,可如今风波已过,想争夺太子之位的公子都被那赵镇的亲妹子——南海公主赵青一剑斩杀,那储君立了赵镇之子王长孙赵胡。野心勃勃的赵佗随时可以挥军北上,在面临刘季这个大敌的项羽背后狠狠插上一刀。

吴芮的任务就是防备赵佗,哪怕楚汉两军战得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他的任务还是防备赵佗。

再说那赵国。

彭城大战联军战败之后赵军迅速撤离东郡,给出的理由是刘邦当初送来的张耳人头是假货。

假货真货那赵国大将军陈余早就一清二楚,联军攻打彭城节节胜利时他不把真相揭露,联军一败就将老底大白与天下,这颗人头在他手中算是用绝了。

“刘季不靠谱,项王不念旧日之仇愿与大王修好,承认你赵王的地位。赶紧投向项王这一边。”西楚国的使者接踵而来。

刘季不靠谱,他项羽就靠谱?当初把赵歇赶往代国的又是谁?

赵国君臣对楚国使者玩的把戏一眼就看穿,都知道项羽这是要先干掉刘邦再来收拾自己。

但刘季若灭掉了项羽,自己是不是也成了他收拾的对象?

右丞相广武君李左车便道:“项羽是虎,刘季是狼,虎与狼皆不可共事也。不若两不相帮,隔岸观火看他楚汉争斗。待两国斗得元气大伤,我赵国便可挥军一击,天下可得。”

于是赵歇拒绝向项羽称臣,保持中立。

最后轮到那魏王豹。

且说彭城大战魏豹不战而退,把萧县大营让给了楚军,致使联军措手不及一路路地被楚军击溃。那汉国大将军韩淮楚早就咽不下这口恶气,极力主张灭了魏豹报此大仇,顺便把河东纳入自家版图。后来军师张良等人分析局势,认为不可树敌过多,决定还是要拉拢魏豹。

彭城一战魏军的实力几乎没有受到多少损伤,魏豹的十万大军还有九万之多,灌一下水,还是号称十万。

于是汉国使臣去往魏都平阳,联络魏豹继续反楚。

“魏豹,咱俩还是兄弟吗?”

“哈哈,怎么不是兄弟,我魏豹就跟着你刘季混了。”

“咱们的盟约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只是汉王要帮小王收复我魏国故土。汉王你做得到吗?”

刘邦立彭越为魏相国在大梁扎下根基,其实就是要削弱魏豹。魏豹非常的不爽,一味向汉使打着哈哈。

不爽归不爽,魏豹还没有胆子与刘邦闹僵公然投靠项羽。看看地图就知道,汉军攻略河内河南,屯大军于颍川,已对魏国造成了包围之势。魏国在汉国,赵国的夹缝中生存,几乎没有一点对外扩张的余地。若是学赵歇保持中立,只会死得快。

汉国使者还未走,楚国的使臣已经到来。

“魏豹,项王赏识你。跟着项王,绝不要把自己卖给刘季!”

“多谢项王赏识。项王能把我魏国旧日的地盘还给小王吗?”

“等灭了刘季,就将你魏国故土归还。”

“小王不要空头支票,只要现钞。”

于是乎谈判的结果,楚汉两国使者都打不开僵局,但仍不肯放弃魏豹这颗棋子。


那精细鬼说完,姬风道:“魏豹首鼠两端,麾下有十万大军,若倒向汉营,那刘邦实力凭空增长。不知诸位爱卿有何主张?”

那些脑筋还未进化完全的小妖小魔哪里拿得出什么主张?这问题还是要申公豹来回答。

只是插手人间战事不那么容易,现在只要魔界一有风吹草动都会被仙界知晓施展手段加以破坏,前番魔帝已同仙界斗过几次法都落了下风。

那申公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道:“要那魏豹不倒向刘邦不难,只须如此,如此……”

欲知那申公豹又出了什么主意,请继续追读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