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海天崂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四章: 海天崂山(1)


崂山是山东半岛的主要山脉,它耸立在黄海之滨,高大雄伟、巍峨挺拔。古人对此山曾有过如此的赞誉——天上人间,海上崂山!

要是说到崂山峻秀和绮丽的风景,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地有一句古语高度评价这座海上名山:“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

由此,足可见其之壮美秀丽。山海相连、山光海色,正是崂山风景的特色。

论起到青岛的旅游项目,在栈桥、汇泉湾、八大关之后,则必然推崇崂山。来青岛不去崂山,可谓白去此美丽的海滨城市一游。

但是,在青岛还有一句民俗笑谈,好像是存心在拿这座海上名山在寻开心,那就是:“来青岛不游崂山是小傻瓜,去青岛游了崂山是大傻瓜!”

不知道这个调侃的说法究竟是源于何由?也不知它所说到底是何意?反正,我们全体五队学员都已经义无反顾地铁定要做上一回“大傻瓜”了!

公元一九八五年五月四日,这是一个注定要载入史册的日子!也是青岛市民和海军航空机务学校全体官兵永远铭记在心的一个难忘时刻!

早上七点,晨光阴沉,五队全体人员已提前起床、快速洗漱后开始早饭。

在队列行进前往饭堂的时候,我发现:西边的学员六队和后排楼的学员七队那里也刚完成列队集合,几个区队正在向他们队的食堂走去。

见此情形,我不禁在想:看来,利用“五四”青年节这个时间组织这场“高强度体能训练”的,不单单是我们学员五队一家。

直到今早吹哨起床前,我们还都为今天能否顺利前往崂山游玩而感到担心!因为,连续不断、淅淅沥沥地已下了二天又加大半夜的春雨,就快把我们渴望前往崂山游览的希望给彻底浇灭了。

在五队的所有人中间,心里最着急的当然还是刘畅!因为担心不能成行,整个下半夜的时间他都没睡好,几乎是每隔一个小时,他就会爬起身、探出头向窗外雨中的夜空中张望,迎着细雨,努力寻找着那迟迟不愿露面、能给他一点晴天希望的星星!

刘畅昨天已和女友周芳约好,今早他们分别出发,在崂山脚下再行会合,为二人这次难忘的青岛相会写上一个完美的感叹号!

为了帮助刘畅他们实现这个计划,爱凑热闹的梦兰不仅是积极要求陪同周芳一同前往崂山游玩,同时,还说服了家中的妈妈,由她爸爸那辆“拉风”的“皇冠”豪华轿车专程护送二人前往崂山。

有如此稳妥的安排,原本小有担心的刘畅就更加放心了!

载运我们五队官兵的公交大客车驶往崂山的一路上,虽然窗外依旧是细雨蒙蒙,但一点也没消减我们的热情。刚劲雄壮的队列歌曲和温情婉转的流行歌曲在我们口中交替唱响,不断从行驶中的大客车车厢里飘荡出来、洒向郁郁葱葱的田野,年轻人的青春本色和张扬个性在这绿色遍野的五月间尽情绽放!

当时,崂山游览主要有二条路线:一条路线是从太清宫开始登山,经蟠桃峰、明霞洞、上清宫、龙潭瀑,再沿八水河下山;

另一条路线则是逆向沿八水河而上开始登山,经龙潭瀑、上清宫、明霞洞、蟠桃峰、太清宫,最后在太清宫下的海边结束。

(当时,崂山还没有设置缆车,也没开发出其它的旅游线路。)

通常,旅行社带团旅游都会选择走第一条游览路线,但也有少数散客或对这一带相对熟悉的人士会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走第二条线路。

我们此去崂山,借用的是“共建单位”——青岛公交二路的大客车,司机经常跑崂山旅游线路。加上学员队每年都会在这个季节组织学员前往崂山游玩,队干部对这条线路也是烂熟于胸。因此,我们此次崂山游览的登山起点就首选在太清宫的海边停车场下车上山。

这是一条最佳的游览线路,因为,走此线路,不仅可以游遍崂山上的大部分景点,此外,当我们下车登山游遍山上景点,吃过野餐中饭,下午经龙潭瀑沿八水河下山时,载运我们的大客车就会沿着环山公路径直行驶到位于八水河下游的临时停车场。届时,我们就可以直接由此乘车返回航校了。

来到崂山脚下,大客车停靠在太清宫前的停车场里,各区队在路边整队集合后,区队长向我们重申了需要注意的群众纪律和登山时必须遵守的安全注意事项,同时,要求各班尽可能地相对集中活动,下午三点前务必到达八水河下的集合地点。

交待和安排完毕之后,几位区队长和队干部就说说笑笑地离开了停车场,寻地方打“够级”去了。

对于每年都最少要来一次崂山的他们来说,辛苦费劲地陪着(准确地来讲,应该是“看”着)我们再爬一次山、受一次累,真的是没有一点儿的乐趣和必要。

身边没有了干部们的跟随和监管,这当然也是渴望彻底自由放松的我们心中最大的期望!

见区队长和队长他们向着停车场一侧的饭店方向走远了,我便压低嗓音向班里众兄弟交待道:“哎,各位兄弟,我看,还是大家各选对象、自由组合结伴登山去吧。”

说完这句话,我又故意提高了嗓门,以不远处队长等几位干部能够听到的音量,大声要求道:“千万不能在下午集合时迟到!都给我记住了,是下午三点准时。听清楚没有?”

“清楚——了!”班里的这帮小子巴不得我有如此一说。等我一宣布解散,他们就怪啸声声地作了鸟兽散,寻各自的老乡和好友搭伙行动去了。

干部走远、众人散尽,李建国、杨少波、刘畅和我等四个人很快在路边一棵大树后聚在了一起。此刻,因为还有“要事”在身、佳人要等,所以,我们并不急于上山,而是故意落在大伙之后。

四个人在这处不大的停车场周边四下寻遍,也没看见周芳和梦兰二人的身影。于是,重新聚在一起的大家分析:“这俩‘傻丫头’,一定是跑岔了或是还未到达”。

不过,此时,我们心里并不十分着急或有所担心,因为,她们二人是乘专车前来,肯定是走不丢的。

这时候,我和李建国会意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开口冲着杨少波和刘畅二人说道:“老刘、少波,依我看,还是你们四人‘二对’搭伙开心地去玩吧。我和建国老兄也就不做‘电灯泡’在这里干晾了!不仅耽误你们谈情说爱,在一旁还看得直眼馋!”

可我这番话还没说完,就马上遭到了刘畅和杨少波二人的坚决反对。

杨少波嚷嚷着首先叫道:“哎,老李,那怎么能行呀!说好一起行动的,你们两个老兄怎么能临时变卦了呢?”

刘畅也着急地说道:“不行、不行。老李,绝对不行!我和杨子四个人、二对,走在路上实在是太扎眼了。有你们二位在,人多一点,不小心遇到干部时,还指望着你俩给我们打打掩护呢。”

此时,杨少波说的话可以不去理会,但刘畅说出的这番话倒是一个非常有道理而且也不好进行拒绝的理由。作为好兄弟,我和李建国当然也不希望他俩碰巧就被多事的干部或战友碰见而因此倒霉!

于是,试图开溜无门的我和李建国就无奈地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闲扯等待。而心里着急的刘畅和杨少波二人在再三叮嘱我们不能私下开溜后,便一道朝着太清宫下面的海边方向去寻人。

漫不经心地等待了足有二十分钟,随着杨少波唧唧歪歪的秃拉舌头嗓音传来,终于看见周芳、梦兰、刘畅和杨少波四个人吵吵嚷嚷地从海边方向走了过来。

待他们走近了一问,原来,这俩小嫇早就到了,在等候我们一会未果后,不想站在这停车场里傻等,二人干脆就跑到距此不远处的海边照相、戏水去了。

就这样,等到我们六个人汇合在一起从山脚下开始登山时,队里的其他战友早已跑得是踪影全无。

看见四下除我们几人之外别无他人,一贯谨慎、本分的刘畅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他和周芳手拉着手亲密地私语,渐渐就落在了大家的后面。我们另外四个人则是很识趣的相互谈笑着走在前面。

沿山路拾阶而上,此时,天空中又淅淅沥沥地落下雨来。

这老天可真是的,都已经下二天的雨了,怎么还一点都不体谅人地下个不停呢。原指望青岛市区有雨,远隔几十里外的海边这里侥幸能遇上个大晴天,看来,也是不能指望了。真后悔,出发前没按区队长的要求带上雨衣和其它雨具。

对于下雨已有充分准备的刘畅,此时,不声不响地从挎包中掏出了带来的雨衣,他让周芳和梦兰顶在头上合伙用。结果,却被怕麻烦的梦兰笑着拒绝。

看到我们其他人都一副“视死如归”的豪壮模样,刘畅只好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和周芳共同搭肩将雨衣顶在头上,作“风雨兼程”状。

这时,正在用军用挎包挡在头上给梦兰遮雨的杨少波,抬头发现上方不远处的山路边有一大块凹进的山岩处好似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遮雨凉棚,就连忙吆喝大家加快速度并拉起梦兰向前猛跑过去。

等到大家加快脚步跑到近前一看,惊喜地发现:此处还真是一个临时防风避雨的最佳去处。

来到巨岩之下,我注意到:这里,还摆有一个小食摊。只见,一位精瘦利落的中年男子正在摊前忙碌着,他卖的是崂山著名海产小吃——海底冻菜做的凉粉。

众人眼前的这位摊主娴熟地从红塑料桶里盛出一块块软软如果冻一般透亮的凉粉,然后,加上蒜蓉、芝麻、酱油和辣椒油等,还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其它作料,用勺子快速地拌了一拌,于是,一碗晶莹剔透、清凉诱人的小吃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禁不住透明软化的凉粉加上各种作料飘散过来的诱人香气所吸引,梦兰嚷嚷道:“好香呀!饿死了、饿死了!‘坏蛋’杨少波,快来请大家的客。”

说罢,她那里还等得及人家完全将凉粉拌好,早就把小碗抢到了手中,自己胡乱几下拌好,急不可耐地崴一勺放到嘴里:“哇!好清凉,好美味呀!”说完,就有滋有味、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我们是早晨七点钟吃的早饭,距当前已过了三个多小时时间。看见梦兰这小丫头吃得如此开心,众人的肚子也都不争气地“叽哩咕噜”叫了起来。既然没有人出言反对,又可以借此拉远和前面五队大队人马之间的距离,那就都垫垫肚子、尝尝鲜吧。

这用海洋植物制作出的独特凉粉,味道和口感还真的就是不错,清凉、爽口、抵饿还能解渴。几口下肚之后,我好奇地询问摊主:“请问师傅,你这凉粉的口感很独特,是用什么做成的呀?”

摊主笑着指了指桌角上一堆乳白色如乱麻一样的烘干草状植物,告诉我:“这是本地深海里一种叫做海底冻菜的植物。打捞上来,放在锅里熬,一直熬成粘稠状,等冷凉了,就是这凉粉了。春天吃这凉粉可以提神醒脑,在夏天吃一碗清凉的凉粉,不仅可以消暑、止渴,还可以清热和解毒。”

闲聊之中,摊主还神情得意兼有些自豪地告诉我:“告诉你,海军同志,在我们青岛地区流行这样一句俗语,叫做:‘没吃过崂山海底凉粉的,就等于没去过崂山,而没去过崂山的,就等于没来过青岛!’”

听他这么有所联系地一说,我不由得会心地笑了起来。低着头,吃着凉粉间,心里禁不住在想,这:“去青岛不游崂山是小傻瓜,去青岛游了崂山是大傻瓜!”看来,今后还要加上这么二句了:“到崂山不吃凉粉是小傻瓜,到崂山吃了凉粉是大傻瓜!”

如果把这二段笑谈串起来说,那:到青岛又到了崂山,到崂山又吃了凉粉的,那该是什么样的大傻瓜呢?哈哈、、、

大伙都赞不绝口地吃着、议论和玩笑着,不知不觉已是半碗凉粉下肚。

这时候,杨少波端着手中的凉粉,悄悄溜到了我身边。他故意避开正在和周芳说话的梦兰目光,压低嗓音且面有难色地匆忙对我说道:“老李,赶紧借给我二十块钱,江湖救急!”

原来,这小子是身上没有钱了呀,难怪刚才梦兰提议大伙停下来让他请客吃凉粉时,我看到平时一贯爽快的他,一脸苦大仇深、很不情愿的表情。

既然是“江湖救急”、救兄弟出“水火”,那我可得替杨少波撑起这个面子来。

正当我准备把裤兜里几张零碎钞票不敢细数就偷偷塞给杨少波的时候,梦兰却像个无处不在的精灵般一下子跳到了我俩的面前:“杨少波,你在干什么?李哥,就不要借钱给他,让他自己付钱。他没钱,就留在这里给人家到山下去挑洗碗水。大骗子,活该、活该!”

看来,淘气不饶人的梦兰这是在存心想让杨少波难堪的。她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就是借此报复一下杨少波那晚在铁道边救她时冒充绝症患者的那个善意谎言。

在他俩像小孩般吵吵闹闹地打着嘴仗和我被拉扯着左右为难的时侯,另一边的周芳已不吭不响地把凉粉钱给付掉了。

转头看见周芳抢先付了大家的凉粉钱,梦兰就更不乐意了,她顽皮地追在身后咯吱着杨少波,非要他把刚刚吃下的那碗凉粉都给吐出来不可。

面对眼前这个顽皮刁钻、得理不饶人的“小辣椒”,一贯头脑灵活且自夸很有整人歪招的杨少波也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和多智。他扔下还没吃完的小半碗凉粉,自找台阶地说了句:“我老杨好男不跟恶女斗!三十六计走为上喽、、、”然后,拔腿向山上跑去。

此时,雨小了很多,大伙笑着跟在这二个“大小孩”的身后继续沿山路向上攀登着。

我们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这时候,周芳对我和李建国二人说:“昨天晚上,梦兰和我说了半夜的悄悄话,谈论的话题几乎都是杨少波!看来,这个小嫇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她计划今年复读、明年重考,等上完几年大学后,杨少波也该退伍了,到时候,他们就在青岛结婚。另外,好像梦兰的爸爸已经在青岛为杨少波安排好了退伍后的工作、、、”

听周芳继续说着有关杨少波和梦兰的话题,我心里想:看来,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的梦兰,一下子就对杨少波这个半夜跳出来救自己的男子汉全情投入了。不过,说实话,大家都觉得眼前这二个长不大“小朋友”的脾气、禀性还真是难得的相般配。

众人沿着山腰上的青石板山路蜿蜒而行,一边是惊涛拍案的碧海云天;另一边是郁郁苍苍的青松怪石,随着烟雨萦绕,我们仿佛置身于一种诡秘而缥缈的幻境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