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龙宝经 正文 第九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6.html


“高,万兄此词比兄弟的诗更胜一筹,兄弟甘拜下风。”诗文天赞道。


艾老魔本不通诗词,可一听此词暗含对自己的敬意,“文”指施天文,“久”自然是自己了,顿时“魔心大悦”也附和道:“万少侠不仅为人精明练达,而且才华横溢,文采**,真是今日武林后辈之典范呀!”


黑风三凶也凑趣说:“施兄,万兄真不愧为我辈之楷模呀!”


施、万二人连连拱手,心中洋洋得意,表面谦恭客气,心中却得意非凡,听着这些赞词颂歌,美滋滋的十分受用。


三人互相吹捧,池边人俱都暗笑不已。


“诸位兄弟,想不想听笑话啊?”丐帮众人回头一看,帮主不知何时驾到,正倚在一株柳树下,不怀好意地看着施、艾那帮人。


丐帮弟子知道这位懒帮主主要消遣别人,当下大声附和:“洗耳恭听、洗耳恭听。”柳川风故意装腔作势地咳了几声,讲到:“从前,有四个人,三个年轻人,一个老头,乃是忘年之交,俱自持才华横溢,互不服气。一天,正当春光明媚之时,三人相邀出游。行至一幽静处,但见不远处两山夹歭,隐约现出一雄伟的城墙,城墙垛口依稀可见。四人诗性大发,相商以城墙为题吟诗一句,凑成一首,以所作诗句优劣评定高下。老者先摇头晃脑地吟道:“远看城墙锯锯齿。”年青人甲迫不及待续道:“近看城墙齿齿锯”乙傲慢地说:“越看城墙越齿。”丙不屑一顾地吟道:“不看城墙不齿锯。”吟罢,四人鸣鸣自得,都以为此诗不同凡响,真乃千古绝句。这时,忽听身后哭声大震,四人回头一看,见一陶粪的老翁顿足捶胸,嚎啕大哭,其状骇人。四人不解,忙问其故:“老丈因何恸哭?”老人哭声渐止,仰天长叹后痛心疾首地说:“老天爷呀!今天真令我激动伤心哪!可叹我陶粪王陶了大半辈子的大粪,就是没碰上你们四个人肚里这么臭的货!”柳川风用真气催动,将声音传出老远,池边群豪听得清清楚楚,俱都哈哈大笑,心道这柳川风可真有三步七(有一套),损人还拐弯抹角。


施天文、艾平久等人明知这是再阴损自己,但当着众人,一发作,无疑自己打自己的脸。因此四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几双眼睛齐地瞪着柳川风,简直要喷出火来。丐帮众人更是捧腹大笑,眼泪都笑了出来。就连左再丐帮弟子旁边的李老头也禁不住对柳川风颌首赞许。


到底艾老魔老谋深算,自知非柳川风、胡杨的对手,扯了扯施、万二人衣袖道:“先别呕气,办正事要紧。”二人一想不错,待得到宝经,管你什么帮主、长老,还不统统轻松搞定。


几人重新盯着宝图,又苦思起来。突然万玉杰眼睛一亮说:“莫非那东西藏于池底。”众人一拍大腿,暗道不错,这里可没有比水底更安全的地方了。四人刚张罗着要下池取经,早已引起池边众人的警觉。名人庄四大杀手飘身挡在身前,阻住去路说道:“想取经,先过了名人庄这一关再说。”风摇生怕他们下去先得宝经,因此拦住去路。艾老魔、施天文诸位自然不是省油的灯,心知废话无用,不如先除去这几个人再说。话不投机,当场动手,八个人顿时战作一团,周边群豪暗察情势,心中料到了八九分。早有聪明人奋不顾身抢先向池内跃入,那知双脚甫一离地,便给旁边的人一刀戳倒在地。此时众人都猜到经再池底,但谁也不愿意先下池,因为只要下池,定然成为众人刀剑、暗器的活靶子。不一会儿,池边已躺下几具尸体。群豪你一刀。我一剑,不一刻各帮各派便战作一团,每一派都不愿意别派先下水,因此拼命阻拦,上百名武林人士就在这美丽宜人的金明池畔挺刀弄剑杀在一起。鲜血染红了池边的碧草,渐渐的向池内蔓延。戒嗔、明光见状,连呼弥陀佛、无量天尊,出言请群豪冷静一下,看在武林同宗同祖的份上,不要伤了和气。但此刻情景,谁还顾上你什么少林主持、武当掌门的身份面子。不久就有人也向二人攻击,二人只好无可奈何地加入战团与众人混战。一场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武林肉搏战就这样开始了,呼声震天,战况空前。大家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光别人,前去找经。这场战事是如此惨烈异常,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从早上杀到傍晚尚不罢休。《江湖风云史》上有词为证:


群雄对垒,个怀魑魅魍魉。热血染碧,杀气冲天。日夜舞枪,黑天弄棒。四下里漆黑一片,八方里乱作一团。刀剑乱刺,难分敌我,血光逬溅,那辩善恶。只杀得仇气冲云霄,星月两茫茫,金明池畔好一场武林大恶战。


摧心恶魔屠善,丐帮众人和李老头均退出老远,没有参战。柳川风与李老头一来二去,说得甚是投机。柳川风早已看出李老头必有重大来历,只是一时苦思不出。他必知这班武林人士已经杀红了眼,任何劝阻都已经无效,只有鲜血才能使其冷静。因此索性放任不管,与丐帮众人退至李老头的小屋内,静观事态的发展。


群雄杀至半夜,满天星斗已然升起,光芒眨眼。池畔众豪已经死伤大半,只剩下少林武林精英分子及名人庄四大杀手,四大美女,施天文,艾平久,万氏双杰几人仍在拼命争斗,一个个汗流浃背,血头血脑的疲惫之极,就连峨嵋恨心大师也被乱剑加身而亡。此时坐在场外的屠善突然站起,大喝一声:“住手”。这声吼暗含少林派神功绝学狮子吼,众人本是强弩之末,吃此一吼,不由各自住手,几名功力尚浅的少林武当弟子竟被振翻在地。屠善又道:“诸位拼了这么长的时间,想必也累了,从那儿来回那儿去,别在这儿碍眼,老夫要动手取经了,快滚罢!”众人闻听此不讲道理的言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道老子斗了半天,命差点儿赔上,你一句话就让走,想坐收渔翁之利,什么玩意儿呀你!


屠善一察众人情形,心知群雄不服。得意的说:“老夫摧心狂魔,嗜食人心。魔僧屠善是也,那个不忿,放马过来,老夫保证用心魔大法美美的招待一番。”场中众雄内心一凛,倒有不少人吓得不轻。毕竟这老家伙太过邪乎!恶人终究是有人怕的。就像不吃人头李大嘴一样,只凭敢吃几口人肉,便名列十大恶人。屠善专吃人心,比李大嘴有过之而不及,又有几人不惧。


戒嗔大师见少林弃徒屠善显身,自持非其对手,心中不愿与此等人作无谓之争,当下与明光商议一番,二人随率众离去。


屠善见剩余几人仍无离开迹象,心中十分不悦。不耐烦地说:“怎么,你们几个还想与老夫夺经嘛?”


艾平久并不答话。此人心道这屠善功力超绝的邪乎,我恐怕不是其对手,不如等名人庄的人与之争斗,消耗他一部分功力之后,届时动手老夫便多了几分胜算,计议已定,默默不语,退在一旁,冷眼旁观。


名人庄的人可不像艾平久那样攻于心计、城府极深,他们一向眼高于顶,天是王大,我是王二。因此风摇道:“不错,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好,有种,今日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名人’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屠善气乎乎的说。


风摇低喝了一声道:“动手”话音刚落,雷轰一摆手中天风闷雷混元棍,大棍夹千钧之势直向老魔砸去;雪压雪花飘逸柳叶刀挽起团团刀花合身连人带刀向屠善小腹削去;霜欺一顺独门兵刃黑木日月石,秋风扫落叶,直扫屠善下盘。风摇更是抽出轻易不露的天下第一软剑回风戏柳断肠剑,剑光连吐,见机地封死了老魔闪避的退路。四人招数快似闪电,急若流星,配合默契,一气呵成,简直毫无破绽可言。四美女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想此番屠善性命难保取经之事易如反掌。


那知他们全错了,就在四条兵刃似粘未挨屠善身躯之际,屠善狂笑道:“这份功夫,虽然不差,但老夫却又不看在眼里。”里字尚未出口,猛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不退反进,直抓雷轰迎面击来的混元棍,顺势一引一带,迎上了雪压的连人带刀,“噹”地一声大震,雷轰只感一阵大力传来,虎口剧痛,撒手倒跃出圈外。与此同时雪压身子凌空,被混元棍一砸,收势不住,直坠而下,正碰上霜欺的日月石,以下被击个正着,惨叫一声,跌于屠善脚下,屠善顺势一脚讲雪压踹出,撞向霜欺的胸口,霜欺眼见雪压飞来,不忍伤他,双臂一接,二人抱作一团,滚出圈外。风摇的回风剑更是连屠善的衣边也未碰一下,只因他出剑的目的意在封杀屠善的闪避之处,而屠善根本原地未动,剑势自然走空。屠善乘风摇吃惊分神之时,挥手打出一记无声无息的劈空掌,正中风摇肩头。风摇只感一阵剧痛,有若千斤重锤直击而下,嘴角渗血,眼前金星乱跳,摇三摇,晃三晃,栽倒在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