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谍战:影子 正文 十六节

生活在记忆中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size][/URL] 云山是连绵于湘鄂赣三省的幕阜山脉的一座小山,主峰虽然不高,但却纵深连绵,东起九江境内万家岭,西至咸宁境内通山,树高林深草密,即便是藏身百万大军其中也难寻踪迹,就别说是一支红军游击队了。也正是倚仗着深山密林的天然屏障,和对革命事业坚定不移的信仰,红军游击队才能够在三年游击战中坚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


云山是连绵于湘鄂赣三省的幕阜山脉的一座小山,主峰虽然不高,但却纵深连绵,东起九江境内万家岭,西至咸宁境内通山,树高林深草密,即便是藏身百万大军其中也难寻踪迹,就别说是一支红军游击队了。也正是倚仗着深山密林的天然屏障,和对革命事业坚定不移的信仰,红军游击队才能够在三年游击战中坚持下来,成为国民当地方政府的一块心病。

三年来,江石州守备大队和靖卫团对云山红军游击队的围剿,真的应了老三的那句话,不仅连个蚂蚁窝都没放过,甚至连一只鸟都不允许从山里飞出来。然而,英勇的游击队员们并没有屈服,甚至在完全失去上级领导的情况下,以大无畏的共产主义精神顽强地支撑着,即使战斗至弹尽粮绝的绝境时,也从不轻言放弃。

从一大早出发几近中午时分,吴起燕和陈大娘还没有找到游击队的踪迹,越往山里走,就越感到阴冷潮湿,虽说是初夏,却也让人不寒而栗。

“大娘,我们的方向是不是错了?”

陈大娘心情成重地摇了摇头:“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方向。记住,我们要找的,就是地上连一根可以吃的野菜、野草都没有的地方。唉,这些年来,可苦了那些孩子。”

吴起燕明白了,在山里头,大凡可以用来充饥的东西,都被游击队员们吃光了,只要地上还有能吃的植物,那么就可以肯定不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大娘,你一直住在山里,就从来没见过他们吗?”

“怎么没见过,上个月还见过他们的通讯员,只是这几年的斗争太残酷,不仅游击队里出过叛徒,就是山里的老百姓也有告发他们的。因此,他们从不主动和外界接触,我呢,没有得到工委的通知,也不敢与他们联络。”陈大娘无可奈何地说道:“那个通讯员我认的,大家都叫他‘三毛子’,是从德安那边逃荒过来的孤儿,后来被游击队的龙政委带到了队伍上。那天他从我家门口过,看到他饿得头重脚轻的样子,忙递给他两个菜粑,佯装只当他是个要饭的。”

吴起燕眼里含起了泪光:“说不定就是您那两块菜粑救了他的命。”

陈大娘摇头道:“他没有吃,而是小心翼翼地塞进了怀里。我知道,他是要带到山里去,让更多的同志…….唉,本想多给他弄些去,但又怕引起他们的误会。”

“那你没有见过张必克同志?”

“没有,他进山的时候没有走这条道,后来我听后山的老乡说过,十多天以前,有个国军军官从他们那里进山了,估计就是他了。”

“那咱们赶紧往前找。”

陈大娘点了点头,别看她五十多岁了,但身子板挺结实,脚步也快,好在吴起燕也是农村出来的姑娘,否则还不一定能够跟上她的脚步。

钟云惠和赵传凯走了半天,才刚刚来到陈大娘的家门口,钟云惠一看这山间还有个草棚,就当是找到了游击队的营地,立即准备掏出手枪,赵传凯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还早着呢,这才刚刚进山,这里住着一位姓陈的大娘,以编竹篮为生,隔三差五的在码头和车站都可以看到她。游击队要是呆在这里,还不早给灭了。”

说完,他一屁股坐在门前的石磨上,喘着粗气地望山上看。

钟云惠站在他身边:“老三他们呢?”

“从后山进去了。”赵传凯走到屋檐下的一口水缸前,拿起葫芦瓢舀了瓢水喝了几口:“他经常上山,又是本地人,知道从哪来走跟容易找到游击队。”

钟云惠跟了过去:“那他这不是在耍我们?”

“耍什么耍?他是不想让我们抢了他的功劳。”赵传凯冷笑道:“哼,也好,本来这帮游击队就不好对付,让他逞能去,我呀,还得留着精力准备对付日本鬼子呢!死在抗日战场上是个英雄,死在这里算什么?”

钟云惠回身坐在石磨上:“这么说,我们今天到这里来主要是游山玩水了?”

赵传凯笑道:“是不是觉得和我一起索然无味呀?要是上官能来,想必钟上尉一定是神采飞舞吧?”

“你还别说,过阵子我还真的会邀他一块来这里走走。”钟云惠站起身来:“别闲着了,继续搜索。”

他们刚走不久,小刀疤带着其他几个行动队的队员也来到了陈大娘的家门口,小刀疤往石磨上一坐:“来,弟兄们,大家在这歇歇,给咱们的队长一个机会。”

大家会意地一笑,其中一个队员色迷迷地凑到小刀疤跟前:“哎,组长,那钟上尉光着屁股的样子一定盖世无双,咱们得跟近点,万一队长要真的和她滚进了草垛里,那我们也不至于错过那美妙的一刻呀?”

“去你小子的,你就不怕长鸡眼?”

说着,大家又哈哈一笑。他们休息了一刻钟左右,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崔岩火急火燎地赶了上来:“哎,小刀疤,队长呢?”

小刀疤回头一看:“吔,不在站里值班,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有急事。队长呢?”

“在前面,正和钟上尉散步着呢!”

“哦。”崔岩找了块草地坐下:“我跑不动了,你派个兄弟去喊队长,就说站长让他们立即赶回去。”

就在这时,天空“轰”地一声打了个闷雷。

小刀疤望了望翻滚的乌云:“要不说咱们站长神机妙算呢,知道要下雨了,怕咱们兄弟给淋坏了。小猴子,快赶几步追上队长,就说站长命令我们回去!”

“是!”小猴子立即快步赶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