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二十八章:敌人造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那天晚上,正值我们排站夜岗,而从班长升为排长的血腥王好像是对我们这个班新兵太多不是很放心,并没有让我们看守正仓库。而是让水生他们班去看守,而我们班则是看守在仓库左边的两个用帐篷搭乘的一个仓库,宋班长又把我们分成两部分,每部分由两个老兵带领我们几个新兵看守,后来我们看守的是最边上的四号仓库。

其实我原来问过宋班长,怎么一个新兵班长能一下就升到作战部队的排长呢,宋班长则小心的告诉我,小子,别乱打听,部队上这碗水深着呢,我也是听我的那些战友说,你的那个新兵班长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排长来头鬼着呢,提说在这之前就是一个侦查大队的排长,只是因为得罪了人,才被赶了出来,所以也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以前焕发精神的一个人也就变得颓废起来了,要不是现在要打仗了,部队向他这样的人,不然,可能早已经复原回老家了,

让我疑惑的是什么人跟血腥王有这么大的仇恨,把人家的一声都毁了。不过,按照血腥王这样的脾气,得罪很多人也是很正常的。

说实话,就这五六个人看守这么一个仓库还是有点困难的,作为负责人的我听从了老兵吴福生,张大庆的意见,把六个人分为明哨跟暗哨,也就是用两个负责看守住仓库的正门,其他的几个人全都作为暗哨,在仓库的三方都放上一名暗哨,在把最后一个人蹲守在仓库里。

我把二狗安排四号仓库的最右边,原因是在四号仓库的最右边四十米外就是一片林子,我跟两个老兵经过考虑后,认为我们这个仓库要是作为越南人的对象,越南人最有可能进攻的方向就是从那片林子过来,那片林子简直就是一个天然屏障,把二狗放在那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别看二狗平时不讲话,就是一个闷葫芦,但其实他是最机警的一个人,跟狗一样,嗅觉强的很。

而我,把自己安排在仓库里面,不是我怕,而是我作为最后一道墙,如果外面被干翻了,那林面的事情也就只有靠我了。

今晚的夜色很暗,十几米外就看不见了人影,大概是深秋快到了,所以月亮也没有,只有呼呼的风声,这样的晚上是敌人最爱的夜晚,也是我们最担心的晚上。所以我特意强调大家要格外小心。

藏在仓库一个帆布包的我,稍微挪了挪僵硬的身子,说实话,尽管是在南国,气候相对暖和,但是深秋就这样趴在地上,身子直接与地面亲密接触,日子还是不好过,我的胳膊肘由于是托着枪,好像感觉到这东西就不是自己的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多少时间了,我只知道我们晚上9点就从二排手中接过防守任务,我就一直趴在你这里,刚开始还能把小羊子数到三千多只,来计算时间,三位数以前数一只羊算一秒钟,四位数就是两秒钟,但是数着数着就晃了。

说 实话,现在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怎么说呢,就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虽然在 训练中也遇到过这样的蹲守,但是这次毕竟是真的,我们遇到的也并不是伪装成越南人的战友,而这次,则是真正的敌人,残忍不堪,嗜杀成性,狡诈阴险的越南人。

在=漫漫黑夜中,我尽量调节着自己的心情,回忆着过去,说实话,在没有上部队以前,我根本不会向过去发生的事情,可自从上了部队以后,我自己发现自己总爱想着过去发生的事情,不管以前发生的什么,总是在脑海中过滤着,今晚,我又想到了春菊,想着他的话,想着她的身子,想着他白花花的奶子,想着她给打手枪。不知不觉下体也立了起来。

正当我想得入迷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两声微弱的蛐蛐声,这是我们的暗号,看来,真的有鱼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蛐蛐声响了三声,有三个人。

。今晚二狗就藏在那片林子边上的一棵大树上,这样的目的是为了能够更加的看清敌人的动向,虽然这么黑的晚上是看不清人的,但是隐隐的人影子还是稍微能够看到的。

二狗全身挂满了树枝,当然树枝上还有茂密的树叶,就蹲在那棵树的一个分叉处,茂盛的树叶根本就把他与黑暗融为一体,正当他用贼亮的眼睛盯着前方树林的时候,从树林的左侧外传来几声树枝折断的声音,声音虽然很小,但是从山里出来的二狗清楚的知道,这个声音跟风吹树枝刮出来的声音有很大的不同。

二狗把眼光转到发出声音的左侧,果然看见几个影子在穿行着,二狗在对方没有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把数清了来人共有三人,虽然在夜晚看不清是敌是友、,但还是要把这个把消息传给石头他们,二狗心心里想着,而这个蛐蛐声,其实就是暗号。

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从左侧方穿行到二狗所在的那棵大树下,刚开始即使是心态很好的二狗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被他们发觉了,后背吓出一生冷汗,心情紧张的要死,但是二狗还是没有发出一声动向,在黑夜中静静的观察着这几个人。

这几个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二狗,而是悄悄的摸索到二狗藏身的大树下,这时候,二狗看清这几个人穿的是我军的军服,但是我军早有规定,特殊时期,到了晚上一律不可乱串,敢乱闯军军事重地着者,一律可以当作敌人枪毙。这几个人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这三个人,好像并没有听从安排,而是偷偷摸摸的跑到仓库来,也不怕死。看来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坐在前面的一个长脸汉字突然对着后面的两个人说了什么,由于太远,

二狗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当后面一个人突然提高声音又对长脸汉子说道什么的时候,二狗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这三个人根本不是自己人,而是冒充自己人的越南鬼子,虽然的热门穿着我军的衣服,但是说话的语音跟语调根本就是在广播里听到大骂中国人的越南口音,看来这几个人真的就是越南来的敌人了。

二狗又紧急的向我们发了一个两短一场的鸟鸟叫声,暗号的意思是越南人已经进入了圈子。

长脸汉子似乎在对自己的两个同伴商量着什么,但是其中一个矮小一点个子的那个越南人好像并不是很同意长脸汉子的观点,并且好起了争执,但是最终矮小个子还是屈服了长脸汉子。

在三人商量好后,有开始往前行,前行的方向正是仓库的位置,看来这几个人真的就是来干我们的粮仓的。

在三个人走后没有多久,二狗爷爷悄悄的趴下树来,跟在了这三个人的后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