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六十四。 风驰电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噗噗噗噗!”一串子弹击中了艾欧里亚的前胸,艾欧里亚身子一晃后退了好几步,可他坚持着没有倒下,怒吼着又打出一排子弹,直到把那辆向他射击的坦克打爆,才俯下身子,借助街垒的掩护,迅速更换了光谱胸甲里的防弹陶瓷片。子弹被光谱挡住了,但随即一颗炮弹飞了过来,把艾欧里亚藏身的街垒掀翻了,两个预备十师的士兵被炮弹炸的飞了起来,他们可没有全套光谱护身,当场阵亡!另一辆坦克也吱吱嘎嘎的转过炮口,眼看就要喷出火焰,好在阿鲁迪巴眼疾手快,调转枪口一顿猛扫,弹幕瞬间穿透了八九式坦克薄弱的侧甲,把坦克炮塔打成了漏勺,里面的车长炮长也被密集的子弹撕成碎片。但阿鲁迪巴也是遭到了重点照顾,如影随形的歪把子立刻跟了过来,子弹擦着阿鲁迪巴的光谱头盔掠过,他急忙卧倒,换个地方再倾泻子弹。毕竟好虎难抵群狼,一挺M-134压不过十多挺歪把子的同时开火。

“不行,不能这么打!”主动要求留下指挥阻击的吴求剑喊道,他虽然惊讶于M-134足以对抗坦克的强大实力,但也明白,机枪是不能和装甲硬拼的,你的火力再猛,也猛不过火炮。

“迫击炮!”吴求剑大喊道。

“在!”几个头戴M35头盔的八十八师士兵抱着两门迫击炮冲了上来,这还是我让生化战士给他们留下防守中华门的呢,想不到他们一路扛到了这里。枪是士兵的第二生命一直就是中国军人的信条,步枪尚且如此,何况火炮!?

“让我来!”金牛十凑了上去,他觉察出这正是自己带来的那门。

“咚!咚!咚!”迫击炮打响了,但由于曲射的缘故,迫击炮对坦克的命中率极低,只是炸飞了几组机枪射手。

“敢死队!跟我上!别给咱八十八丢脸!”一个身材彪悍的上尉见状,抱着一把手榴弹带头冲了出来,斜刺里,几个抱手榴弹的士兵也应声而出,敏捷的向坦克扑去!

“机枪掩护!”艾欧里亚一声呼喊,猛地站起身来举枪扫射,尽管生化战士深信人权说,既不赞成人肉炸弹的方式,但此刻他也明白,这样的情况下,是不能够阻止那些敢死队的,自己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帮助他们,减轻他们的无谓伤亡。几个金牛战士也受到了感召,奋不顾身的站了起来,端着MINIMI不计弹药的猛烈扫射。

“迫击炮,继续射击,把炮弹全部打光!”吴求剑歇斯底里的大吼着,抢过一支司登式也开始疯狂扫射,若不是阿鲁迪巴死死地拦着,他早抱着集束手榴弹也加入敢死队的行列了。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上尉拼命的跑着。他的速度快得惊人,简直不像人类,以至于日军的机枪射手都难以适应,弹着点纷纷落在了他的身后!而旁边的日军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被技战术优良的狮战士一个接一个的点射撂倒在地。

在狮战士的精确点射和金牛战士的疯狂扫射之下,只见日军如波开浪,分作两边,上尉借着被机枪撕开的那条大路飞奔而来,坦克手似乎也被吓呆了,丝毫没有机枪扫射的意思;看着越来越近的坦克,上尉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意,他纵身跃起,大鹏展翅一样,单足一踏侧面履带,敏捷的跃上了炮塔,一把拉开了坦克的顶盖,狠狠地把冒着烟的手榴弹像灌篮一样灌进了坦克炮塔里,随即把盖子一盖,一个纵身鱼跃跳了出去,就地一滚站起身来,马不停蹄得窜向另一辆坦克;他的背后,之前那辆坦克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

“好身手!”吴求剑原本以为他会和敌人同归于尽,还在为他惋惜呢,可是看他几个兔起鹘落,连炸三辆坦克却毫发无伤,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人是谁?真是个好样的!”心说没听说八十八师还有个这么了得的人物啊!

“他叫刘长春。”旁边一个士兵告诉他。

“什么!?”吴求剑这一惊吃得不小,短跑大王什么时候也来参军啦!刘长春的百米最好成绩是10秒08,在当时是世界冠军的水平,被这样速度惊人的对手杀到近前,日军的坦克算是倒了大霉。但是其他敢死队员可没有这么好的身体素质,他们有的只是一腔热血和不怕死的信念,在交叉火力的绞杀下,能够得手的只占少数。

“上!”艾欧里亚暴喝一声,端着M-134冲了上去,看到刘长春惊人的表演,高傲的狮子座战士是绝不会服输的。生化战士纷纷跃出街垒扑了上去,阿鲁迪巴打完了一条弹链之后,干脆直接抡起了最拿手的工兵铲。

“杀!”吴求剑大喝一声,几乎所有的国军将士也都怒吼着冲了出去,所有人的热血都被烧的沸腾了起来,这种气势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指挥官,指挥官,母舰呼叫指挥官!”我正在指挥调集军车转运伤员,耳机里突然传出了悠妮的声音!

“悠妮悠妮,我是指挥官。”我赶紧半蹲着打开笔记本,旁边还有孙立人呢,不必担心指挥问题,而且据可靠消息,先锋军第三营顶住了中华门的日军,暂时也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指挥官,您制定的黑名单第二号人物位置已经确认,他的位置是光华门外,坐标XXX,XXX。”黑名单就是定点清除行动详细清单,其中二号人物顺理成章的就是谷寿夫了,他是除了朝香宫鸠彦之外的第一大刽子手。

“哦?很好,给我接童虎。”我心说原来进攻光华门的是第六师团的啊,干掉谷寿夫正好可以逼他们退后。

“堡垒一号随时待命。”悠妮办事效率就是高,不一会就传出了童虎的声音。

“童虎,还有剩余弹药吗?”

“报告指挥官,机枪子弹剩余22%。”听他这么说我略微一皱眉头,这也太少了吧!

“你们马上对光华门外坐标为XXX,XXX的区域发动空袭。”我信心不大充足的发布了命令。

“是!”童虎倒是不含糊。


与此同时,被悄悄列入黑名单的谷寿夫现在正在跳脚呢,眼看着部队好容易攻入了城内,却被支那人又赶了出来,怎能不生气?怎能不郁闷的发狂?第六师团指挥所里,大小军官都噤若寒蝉,听着谷寿夫的怒骂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都是废物,饭桶!你们是大日本蝗军的耻辱!”谷寿夫暴跳如雷,一点都不知道厄运即将降临,“一群拥有坦克的部队,居然被步枪手榴弹打跑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谷寿夫说到激动之处,揪着部下的领子,几乎把他臭名昭著的有着超级口臭的大嘴贴到部下的鼻子上大吼,那个倒霉的军官几乎当场就被熏昏过去。

忽然,空中传来了飞机轰鸣声,一下子刺激了谷寿夫的神经。自从朝香宫鸠彦被炸死之后,日本派遣军一干大小军官都对这种轰鸣声神经过敏了。

“支那人!防空,防空!”一个哨兵大声吆喝着,话音未落,密集的子弹就扫了下来,哨兵顿时被弹幕撕成了碎片,旁边几个举着机枪对空开火的士兵也被波及,手舞足蹈的全身冒着血箭栽倒在地。

“师团长,快走!”在可恶的人也会有忠心耿耿的部下,几个宪兵拖着谷寿夫撒腿就跑。


“机长,那边有一堆人,好像是个大官!”李桂丹举着望远镜说道,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童虎并不答话,直接调整好朝向,飞机如同高高跃起扑向猎物的猛虎,气势汹汹的追了上来。

“开火!”李桂丹命令道,底部球形炮塔立刻喷出了鲜红的火舌,密集的子弹打在地面上,弹着点腾起片片尘土,一直向前延伸,好像脚印一样快速的朝着谷寿夫逃跑的方向追去。

“快跑!”一个宪兵偶然回头一看,看到了这个惊人的场景,吓得魂不附体,顾不上去拖谷寿夫,拼命地撒丫子狂奔。慌乱之下他都没想到只要往旁边一跃就能躲开弹链,只是一味的拼命狂奔。但是人怎能跑过飞机?不断延伸的弹着点还是追了上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