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论“无头苍蝇”的中国教育


一、“拔苗助长”式的教育理念

在人才培养的理念上,中国的思维本来是十分清晰的――毛泽东早在五十年代就提出了“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方针,后来邓小平便“超越”了前人,“三个面向”吹响了“中国教育向现代化进军的号角,突出了中国的“特色”。更有甚者,一些不知名的“家”们,更是“火上浇油”,在“三个面向”的基础上再来个“突飞猛进”――什么“在中学阶段‘消灭’一门外语”;“计算机从娃娃抓起”变成了“外语从娃娃抓起”。你说,中国准备培养什么样的公民?准备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广东考试院更是开历史之先河,率先在高考推行英语“‘全民’听说”考试,大有“三年实现全民衣食住行说英语”之势。你说,“普通话”还有用么?别再嚷嚷什么“保卫粤语”了。你说,我们这些官居教育要位的“家”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纳了闷了!我们这些官员们是不是有点低能,还是太过“高能”了?我就不相信这几个“决策者”们就那么的弱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弄不懂――我们要不要十三亿人民都精通一门外语?我更不相信那几个“决策者”们就那么的“高能”――能精通七门外语。不知我们的考试院长们究竟现在还记得几个英语单词?我们也不必总拿他们几个考试院长们“开涮”了,就连教育部的主管官员恐怕也不是用英语做报告的。那么,是什么东西在作祟?是什么东西使得“决策者”们如此的疯狂?

人,尤其是到了某一层次的人,“政绩”那可是最要命的――“政绩”等于前途,“政绩”等于“品位”,“品位”等于财富。你说要不要命?哦,我明白了,他们并非在搞教育,而是在搞“前途”,在搞“品位”。若不是这样分析,你怎样理解高考中好端端的“标准分”计算方式要恢复成“原始分”?是“原始分”更准确?更能评价学生或教师的劳动效率?难道我们这些“决策者”们真的不懂卷面分数跟试题的难度有直接的关系?若是这样的话,不知他们的“品位”是不是与“政绩”有太多的联系了。要是“政绩”与“品位”没有联系的话,那么他们所追求的“政绩”岂不成了装点门面的“花瓶”了么?我看也只能这样解读了。

“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理念真的过时了么?“三个面向”超越了“德、智、体全面发展”?“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便是邓公红极一时的教育方针。我从文字的本义及其延伸义都作了一些比较分析,怎么就看不出来里面有“德”的含义? 连“爱祖国,爱劳动”这么朴素的公民意识培养都没提到,更别说“忠于党,忠于祖国”这些大课题的东西了。至于“尊老爱幼”,“遵纪守法”这些传统的东西更是无从谈起,怪不得现在有那么多“偷吃的猫”。“三个面向”里面可有对中华后人体质的要求?要什么“体质”?难道你不懂“四两博千金”,你说“偷”得快还是“赚”得快?你没见过街上的“三只手”那速度?说来说去,我看“三个面向”还是不如“德、智、体”这个老掉牙的东西!

如其探讨什么“教育理念”,倒不如说说“教育的目的”更实际些。我们中华的学校教育(不仅局限于中华的学校教育),其根本目的应在于“提高国民素质”,而非“精英培养”(当然其中不乏精英的出现),这便是任何个国家,任何地区教育的根本目的或者可以说是方向。每个社会公民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但并非每个公民都有成为精英的可能,况社会也不需要百分百的公民成为“精英”。因此,当前“从娃娃抓起式”的外语教育要求与现象,是不是有点“精英教育”的嫌疑?广东考试院“全民式”的高考“听说”指令的下发,是不是有点“猪也要讲英语”的嫌疑?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竭尽了我们这么多正副处级、正副厅级以上高官的“智慧”?且不说中学生的“奥赛”浪费了多少的教育资源,且不说现在小学六年级数学难倒了多少的家长,单就“从娃娃抓起”的英语教育就强占了一个人有限的学校教育时间的三分之一。你说,我们怎么就不可以用这些“宝贵但被强迫教育”的时间用于更适合未来公民发展的方面?而是用于背那95%的公民根本用不着的3500个英语单词(这还不包括上窜下跳时态语态及“听说读写”的四项技能要求)?就算我们的“精英”们,如我们的胡总,清华毕业,能否不依赖翻译而可与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元首们自由对话交流?可见,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没有人可以“修”到“不求人”的境地。既然明知不可为,为何偏要“赶鸭子上架”?你说我们这些“决策者”们是否有点“白痴”!

二、“邯郸学步”的“海龟”杰作

不知道是不是“番邦”的水土有问题,还是我们的“海龟”们的愚昧,喝了几年的“洋墨水”,感觉“中国的月亮也比不上人家的大”(我在此并没有摈弃学习外国先进科学技术的意思)。看到美国孩子学习英文那个先进的模式,惊讶得眼珠子差不多都要掉了下来。你看人家的那个“说”呀!简直就不得了!没等老师布置任务,“嘟嘟嘟嘟嘟嘟嘟”,孩子们就“嘟嘟”开了!你看我们的课堂,老师催了半天,我们的孩子就是“嘟”不出个屁来!这还不是我们这个“哑巴”英语的教学模式造的“孽”?“病根”找到了,“药”也就得下了,因此我们的“海龟”们便从大洋彼岸“拿”回来了“专治”“哑巴”的“灵丹妙药”――“新课程标准”+“新教材”,冀望“龙的传人”个个都能象大洋彼岸的“阿哥们”那样“嘟嘟嘟嘟嘟嘟嘟”。我也曾佩服过“客家”的“阿哥们”,怎么我就“艾”不出人家“阿哥”的那个“艾”味道?不过一个民间笑话倒给出了“海龟”们带回的“灵丹妙药”的真谛。听说一个山里人到了城里亲戚家,看见人家的电灯那个亮呀,简直“馋得流口水”,相比自己那个煤油灯,何止无地自容哟!临走前,山里人偷偷将亲戚家的电灯“借”了。回到家里,便学着亲戚将电灯吊在饭桌上面。可是到了晚上,怎么也不见“借”回来的灯象亲戚家的那样发光发亮。你说,我们的“海龟”们是不是有点象笑话里的山里人?你说大洋彼岸的“小阿哥”们能象我们的孩子那样“嘟”“普通话”,那样“嘟”“白话”,那样“嘟”“黎话”、“艾话”吗?他们有没有必要象我们的孩子这样“嘟”我们的“中国话”?大洋彼岸的“大阿哥”们有没有象我们的“大阿哥”们这样鄙视他们的“小阿哥”们的“哑巴”“普通话”?要说“自卑”的话,我确实为中华的“大阿哥”们这种愚昧而偶感民族的悲哀。要是出洋留学都学了个这么个东西,我劝诸位还是不要将你们的“阿哥”们送出“喝”那个“洋墨水”了,要不你们的“小阿哥”们将来感觉你这个老爸不如那个“洋老爸”,将你“休”了的话,那时“哭鼻子”可晚了。那未必,或许会给你带回个“洋老妈”呢!

三、“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杰出“贡献”

我们的“大阿哥”们为了“小阿哥”,可谓绞尽了脑汁,终于搞出了个“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第二十二条可不是闹着玩的――“学校、幼儿园、托儿所不得在危及未成年人人身安全、健康的校舍和其他设施、场所中进行教育教学活动。”看着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不得”,我真的有点无奈的感慨――一为“大阿哥”们“爱护祖国花朵”那个“认真”,二为“小阿哥”们的“幸福”,谁说不是呢?捧在手里怕捏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你说这些个“小阿哥”们是不是有点“八旗子弟”的味道,还是有点象我们的“末代皇帝”?可是调皮的“小阿哥”们也不体会“大阿哥”们的良苦用心,该“蹦”时还是“蹦”,不过这可苦了我们的学校,可苦了我们“为人师表”的“大师”们了。哪个“小阿哥”“蹦”掉了门牙,“蹦”断了胳膊大腿,别说“蹦”掉了“八字”,光前面几个“门牙”、“胳膊”、“大腿”已够他们“喝一壶”的了。赔礼道歉?那算个屁!你们那的办学条件可符合“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你们的地板可够平整?你们的桌椅可有防范于未然?你可有什么“预案”?没有几千几万,哼哼!休怪老子不客气!你说,我们的校长是愿意给“修理”一下还是“慷”一下公家的“慨”,捐出几千几万息事宁人?要是“小阿哥”们在校时间(注册之日起至放假到家之时止),“蹦”掉了“八字”,那可是“吃人命”了(这在旧社会很时兴)!没有几十万你甭想溜。你说,这块“净土”经得起这般折腾?因此,为“保护未成年人”,郊游取消了!为“保护未成年人”,自修取消了!为“保护未成年人”,凡一切威胁到“小阿哥”们安全的活动自动退出学校教育的日程,要不谁负得了这个责?谁愿意拿自己的“乌纱”开玩笑?但人算不如天算,你校长再高明也高明不过“上帝造人”,他给你弄个“隐性心脏病”,看你校长老师还有什么法子。听说某校长就因为这个东西当场给“修理”了。何止?公安特警都出动了,要不这个学校也就没了。好像我们读书时没有这个事,不知是不是那个什么“法”造的“孽”?要是我们的“小阿哥”们象现在这么个“保护”法,不知万一“山姆大叔”的炮舰在中国某一海岸登陆时,“大阿哥”们可否让他们的“小阿哥”去“顶一下火”?长此以往,中华休矣!不,你甭吓唬人,至多亡国,绝对不会亡种,因为人家还要下人服侍呢!孙子有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倒要咒骂几千年前那个“兵魂”了,怎么让人家学去了他的“毛招”,硬“吃”了几千年后中华“大阿哥”们的心?不过这可不是他的初衷,他也未必算到“山姆大叔”竟得到了他的精髓,而自己的子孙却成了扶不上墙的“阿斗”。

四、“净土”之争

净土,原指清净国土、庄严刹土,也就是清净功德所在的庄严处所。若用“净土”来比喻校园,那可是深通佛道之人的杰作,也可算功德一件矣!诚,今日之校园,何处见净?自“教育产业化”理念的出笼,这可成了“唐僧肉”。你看那个饭堂的老板,肥的可要流油了!你看那个教学楼、实验楼、宿舍楼的老板,哪个没有千八百个万?哪个没有几个娇滴滴的“阿三阿四”?你看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那个什么集团,硬是用“彩印”、“塑封”的名号,竟然将原一块几毛钱的课本弄到了十块八块一册,且一年要“小阿哥”们消化四五本。你说,十三亿中有几个亿的“小阿哥”?你说那个什么集团会有几个“阿三阿四”?虽然政府现在不掏“小阿哥”们的老爸的口袋了,但那些“大大阿哥”们的“左口袋”里的“咚咚”是不是偷偷的溜进了“右口袋”?

随着“教育产业化”理念的深化延伸,各路“神仙”各显神通,硬是在“净土”取得了立“锥”之地。“大亨”们也成了“慈善”家,个个一掷亿金,“民办”学校拔地而起,中华之“文艺复兴”呼之欲出。听说“番邦”也有教会办学,我们路子可有“前车可鉴”。殊不知,那些“慈善”家们可没有做“赔本买卖”的习惯。你看那个什么“碧桂园”,你看那个什么“英文学校”,你看那个什么“封闭学校”,除了几万甚至十几的学费,衣食住行,样样俱到,一条龙服务,那真可是“产业化”了的“净土”哟!不过我们也不要总是“眼红”那几个“民办”的贵族学校,我们的国有大学还不是一样在“产业化”?少则五六千的学费,多则以万来算,加上每月几百的伙食费,你说小户人家的“小阿哥”们可有再受教育的权利?你说“贫二代”们能否搞出个“不贫三代”?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小家子的“老九”们没有气力腰缠万贯,但捣弄个“文凭”也不是什么难事。谁敢说“读书无用”?没有个本科文凭(最好是硕士博士),你要弄个“公务员”什么的,恐怕就不行咯。所以呀,你敢说“老九”不可发财?你别小看“老九”们手中那支不敌千军的软笔,一两分之差就能让你“大阿哥”们掏几千甚至几万的腰包。看你还敢说“读书无用”么?

看来,“唐僧”之肉真是无人不可食矣!你看,卫生、物价、宣传、公安、监察、纪检,哪路神仙是不吃人间烟火的料?要是“净土”中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哼哼!“净土”“拔毛”那是很给脸面的了!要不“净土”里的“大阿哥”们岂不悠哉游哉?也正因此,“净土”中的“大阿哥”们方有唯唯喏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敢有越雷池半步之“创举”,以保头上来之非易之乌纱――那可是半生之投资哟!哪个不理解?莫非人人都是在中南海的围墙里长大的不成?

五、命运多舛的“老九”

恐怕没有几个卓有成效的知识分子还记得八十年代的“知识分母”了,我在此由衷哀叹的“老九”,并非认字识墨的达官贵人,更非腰缠万贯的门生们,而是指辛勤耕耘这片“净土”,而又累历磨难蹂躏的“知识分母”!不知是上帝弄人还是什么的,为人师表者总是那么的命运多舛!有幸家中祖辈含辛茹苦的栽培,要不我真的还体会不了“分母”们的腥腥血泪。不知是阴差还是阳错,倒霉的总是“老九”们!“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唯有“三寸不烂之舌”的“老九”们言多必失呀,哪有“句句真理”,或“一句顶一万句”的修为?况上帝弄人,偏在节骨眼上尿急!若非命鬼作弄,人家怎么完成百分几的“右派”指标?这一“急”可真“急”出了妻离子散!世上有几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还不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为了幼子,同样为了这个“同林鸟”,有多少的“分母”忍痛割爱,挥泪斩“姻缘”,远走“岭南”!手无捉鸡之力的“老九”与前辈们的子弟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琅跄走完了血泪斑斑的人间沧桑。油尽灯枯时,孩提的梦想,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豪情壮志,与风烛残年的举步唯艰,贫病交加的凄凉交相辉映。哎,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呀!苍天呀!你何止不公呀!你既捏造了经纶满腹的“老九”,何以假手于人,毁之于一念之间?苍天呀!你是在造孽呀!既天不要文,何以诞仓颉?既诞仓颉,何不佑“老九”?你崇尚“弱肉强食”,你可还有“好生之德”?既有“好生之德”,何有“反右”荼毒未已,“十年浩劫”又至?人生有几个十年呀?我们的血肉之躯岂可与你老不败金身相比?你耽误了多少中华子孙宝贵的年华?你埋没了多少中华英才?十年进退,十年生死,那可是生死攸关,成虫成龙的黄金季节呀!你辱我中华百年,百年的奇耻大辱呀!至此,为了中华几千万屈死的冤魂,我不得不仰天长哭――哭咒你这个“老不死”不得好死,断子绝孙!

“老九”呀“老九”!你师承“孔丘”,与其一脉相承。是否“君子固穷”?七国之旅,颠沛流离,陈蔡李代桃僵阳虎,险步黄泉;郑国遭袭,茫茫如丧家之犬;“天子”弃,庶民逐,楚狂辱,是你不离不弃,始终坚持天地人伦之道,中华文明才得以传承,得以光大。你功在社稷,功在天地,中华子孙没齿难忘汝丰功伟绩!

星动天移,时空转换,终于唤来了中华之春,“老九”们才得以二十年的喘息,端稳了上天赐予的“铁饭碗”。然,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为了中华之“发展”,红旗上的“斧头”――“工人阶级”首先成了遗弃的“包袱”。现在,同盟军“老九”,听说也要与企业的“斧头”一样实行“退休保险”,要混在大字不识几个的“斧头”里,到保险公司去排队领取那三五百的活命钱。理由是,“人生而平等,退而平等,死而平等”。所有的“包袱”卸去了,“国家”自然就轻松了。谁说不是呢?把家里的老人孩子都“卸”了,“丁克”人家焉有不轻松之理?不过“国家”还是有个“包袱”――公务员。这可不是包袱,这才是“国家”的“真谛”,这才是“国家”的“灵魂”。要是“国家”没有了“灵魂”,那就“国将不国”了!人家茂名的“大阿哥”还嫌“灵魂”不够多,还要多创造几个“灵魂”呢!你看电白县原只供一个“灵魂香炉”,前些年硬是“一分为二”,将另一个“灵魂香炉”塞给了电白的土著居民。我说呀,也不是“包不包袱”的问题,而是你“老九”命中注定该有此劫,要是你们都是“国家”的“灵魂”,都是“国家”的“真谛”,你“老九”手中有“叱咤风云”的“尚方宝剑”,我相信你“老九”断不会“消”自己的“差”,断自己的粮。因此,我再也不敢诅咒上苍,唯独祈求皇天保佑命运多舛的“老九”们,风烛残年能衣食无忧,子孙满堂,共唱中华和谐、昌盛之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