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三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陈雨德在回到军营后,见俘虏都在喝粥,他奇怪的问分粥的人:“这些都是谁叫的?”

那人见是陈雨德,敬礼后回道:“是岳大夫叫的,她说他们也是穷苦人出身,不要为难他们!”

陈雨德开始还在想哪个岳大夫,后来想起来叫这个的只能是岳萌,也只有她会这么做,他拍拍分粥的队员说道:“那你继续,我走了!”陈雨德在离开操场刚准备会去睡觉时,祝福德就在会议室门口喊道:“老陈,过来,有事情商量!”

陈雨德只好拉住进过他身边的一个队员说道:“让炊事班给我弄完面来,送到议事厅去!”他到里面时,陈德华、祝福德、杨以军和陈加洋夫妇都在,等他进去后,祝福德就对门口的卫兵说“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去!”对卫兵说完话,他又转头向陈雨德,“陈老大,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回来的人说,有人找我们的茬!”

“我正想跟你们说这件事的,我们这次在博树被偷袭,那些土匪都是被一个叫冉老板的人收买的,可是究竟是谁,这些小喽啰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土匪的老窝在哪了,我正想跟你们商量一下,我跟张老三准备干掉土匪,找出幕后的黑手,不然怕是没到辛亥革命,我们就得有人死伤!”陈雨德见他们都知道了,他就把跟张一森商量好的跟他们说一下。

“对,干掉这些王八蛋,不然还以为我们还欺负的!”杨以军本来留守就无聊,听到这话兴奋的说道。

“那些土匪的老巢,都在些什么地方。短时间里能不能拔掉;我怕我们没多少时间!”祝福德没有说打,而是问了土匪的老巢。

“这个不用担心,这些土匪的老巢都在阆中东北一带的山里,很容易打!”

“那我没问题了,不过……”祝福德的话被敲门声打断了,“不是说过,没有命令不需人进来吗?”祝福德皱着眉头说。

“不怪、不怪,可能是送面给我的,我还没吃晚饭,”陈雨德走到门口,果然是一个炊事班的人端着一碗面在门口,他接过后对那人说道:“行,你回去吧,碗到时候我自己刷!”说完就进去了,那个炊事班就是那个在操场给土匪分粥的队员,他本来还以为陈雨德只是一个小军官,没想到确是大军官。门卫间他还不走,就上前说:“哎,我说,兄弟,该走了,这里是禁区了!”

陈雨德端着大瓷碗回到会议室时,其他人都在讨论到底怎么打,他坐到椅子上,也不管别人操起筷子吃起来,等他刚吃完一口,祝福德又问他:“那什么时候打?”陈雨德一嘴的面,不清楚的说:“先别急,咕咚(这是陈雨德在咽面)……明天我会跟杨湘说,得到杨湘的同意后,老二你还得带人去支援老三,老三那里还不到150人,你得再带一些人去。”

“我去吧,老二可比我会训练新兵,他留下来训练新兵!”杨以军见这次可能又没自己的事,连忙说。

陈雨德听杨以军说训练新兵,他奇怪的问:“什么新兵,我们不都是老兵了吗?”

“杨湘没跟你说?”祝福德看着县衙的也奇怪的问,“是这样的,杨湘在你走后的第二天就贴告示说,新招兵丁1000人,不过这次不在阆中招了,到苍溪、南部、昭化、剑州、巴州招兵,不然军营里早就满人了!”祝福德见陈雨德摇头后,就把招兵的事跟陈雨德说了一下。

“怎么回事,不是说等我们回来再招的吗,怎么提前了?”陈雨德不知道杨湘想做什么,他就问留在阆中的几人,毕竟他们知道的比他要多。

“可能跟巡警有关,我听那些送菜的人说,乡镇的巡警和各个县城的巡警都被掉走了,现在县城和乡镇就靠衙役和乡丁维持治安!”陈德华说道。

“不要担心,明天杨湘肯定跟你说,别忘了,那些新兵可是要我们训练的!到时候,让老二来个思想政治教育,保管那些兵都听我们的!”杨以军见陈雨德在为招兵的事担心,就打诨。

“也是,好了,我回去了,不然明天我这背又要疼半天;你们留下商量一下,明天吧这些土匪押到城里,做一次献俘的戏,到时候杨湘会派人来的,你们就是想辄让那些土匪安静的进去!”背部的一阵阵隐痛,陈雨德知道自己的回去趴床上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啊!”祝福德拉住陈雨德说道。

“也没事,就是把外面的那些包袱扔给杨湘;这些家伙在我们这里吃喝可全算我们的,叫给杨湘可就是算他们的了;对了,我们带回来的那个箱子放哪了?”陈雨德忽然想起自己带回来的那一万两银子。

“哦,放库房了,里面是什么,怎么那么重?”陈德华也想起来了,那箱子是他自己亲眼看见抬进去的。

陈雨德望了望门口,他低下头说:“里面是一万两银子,这可是我们以后跑路的资本。”其他人看他这样也跟着低下头,听到陈雨德这话,都低声的惊呼;“还有,如果我们打下土匪老窝,最起码还要有入账,所以啊,这匪啊,我们非剿不可。”

陈雨德的话刚说完,杨以军就说道:“对,这土匪必须剿,不然我们没钱走也没法走!”

杨以军的话还没说完,陈雨德就起身,他边走边说:“行了,你们还是想着怎么安顿操场上的那些家伙吧!”走出门口的陈雨德也不管几人答不答应,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陈雨德是被张清远弄醒的,张清远天没亮就到了,他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陈雨德房间里叫醒陈雨德,陈雨德本来想说这件事我已经让祝福德他们办了,可是看着张清远兴奋的样子,他只好起来。等陈雨德收拾好时,祝福德他们都起来了,陈雨德看到土匪从营房里出来时,他估计肯定是岳萌的主意;等祝福德过来后,一问,居然是陈德华的意见,他也不知道陈德华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起床号吹响了,那些本来安安静静的营房忽的一下都打开门,连平常的时间一半不到都集结完毕;原来昨晚祝福德他们后来把今天献俘的事告诉那些军官后,所有人回去后又对手下说,这下所有人都睡不着了,虽然都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去,可是只在说书人口中出现过的献俘仪式,自己可能亲自参与,都兴奋的早早起来,碍于军纪所有人穿好衣服后都静静的等起床号。

早操、吃早饭、训练等一系列雷打不动的过程后,陈雨德他们通告了参加这次献俘仪式的单位编号,被选中的欢欣鼓舞、没被选中的也鼓掌致意;张清远见到保安队之间居然没有其他军队那种相互拆台的现象,又对陈雨德等人高看一层。部队选好后,陈雨德以自己背上有伤想退出这个仪式,没想到张清远说道:“这件事,大人已经告诉我了,他说陈队长可到城门跟大人一起观看,不必随保安队行动!等会会有人来接陈队长的!”

陈雨德见这样,知道自己这次是无论如何逃不掉了,他就对张清远说道:“好的,那在下去换套衣服。”说完陈雨德就告辞离开。

陈雨德到城门时,杨湘、张剑侯、赵冰岩、唐百万和一些其他的官员乡绅都已经在城门搭好的台子上了,陈雨德的到来让那些乡绅一阵骚动,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杨湘叫过去了。杨湘见陈雨德走到身边后,他就对陈雨德说:“雨生啊,等今天献俘结束后,派300兵丁进城维持治安,影不影响保安队啊?”

陈雨德知道这可能是与巡警被调有关,他知道自己现在还在人家手里,拒绝的话就是翻脸,他只好说道:“可以,大人。”

“好,那就把那些跟你回来的那些人先行进城吧!”杨湘见陈雨德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他知道陈雨德还是听从他的命令的,就再试探的又提条件。

“可以,等献俘结束我就下令!”陈雨德又是快速的答道。

“来了、大人,来了。”杨湘还想说话的念头被张清远的话打断了,原来已经看到保安队押着土匪过来了!

这次保安队也不知道是谁的注意,来的时候,前面是跟陈雨德回来的两个军官带着,100人的方阵,所有人都把刺刀上好,背在右肩上,土匪在中间,旁边的保安队员是端着枪,最后又是100人的保安队方阵。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的民众开始都被前面的经过战斗的保安队员身上的气质吓的鸦雀无声,不过等见到那些垂头走路的颓废时,所有人都大声的叫好起来,这些普通的人可是被这些土匪祸害的最惨的人了!

在真正看到几百人的土匪后,那些乡绅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陈雨德和经过的保安队员;他们是见过保安队的军训演练,可是他们认为这些人最多比巡防队厉害一点,没想到保安队是真的抓住了300多人的土匪。

整个献俘仪式大概有一个小时,那些土匪也都被关进大牢;在结束后,又是换着称呼却没换内容的酒宴,这次献俘收获最大的可以说是杨湘,他已经在想着怎么想赵尔巽报告这次剿匪结果,想着自己的顶戴可能要换一换了;第二收获的就是那些做生意的人,他们都在心里打定主意,要让保安队尽快扩编,到时剿灭川北甚至是四川的土匪后,自己就再也不用怕那些对手收买土匪,讹诈自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