膛线 第一卷 退役 第九章 演习初

海猎潜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URL] 白鲸已经回来了三个月了,三个月的时间,白鲸已经把这些小子训练的基本成型了,虽然说比不上最开始的一连,但是对于他回来之前还是有很大的改善的,毕竟从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就可以完全的看得出来一个连队的精神面貌,而且虽然白鲸不要求士兵们非得把内务卫生弄得每天都像是有领导来检查一般的有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白鲸已经回来了三个月了,三个月的时间,白鲸已经把这些小子训练的基本成型了,虽然说比不上最开始的一连,但是对于他回来之前还是有很大的改善的,毕竟从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就可以完全的看得出来一个连队的精神面貌,而且虽然白鲸不要求士兵们非得把内务卫生弄得每天都像是有领导来检查一般的有模有样,但是至少要看着干净利落,即使是这样最轻松的管理,士兵们的内务卫生已然很整洁,而且就训练来说,别看一连的95%的都是新兵蛋子,但是一连的训练量要是其他的几个连队的总和,但虽然训练量加大了,但是士兵们除了初期感觉到有些劳累之外,没有其他的情况出现。

当然在这样强大的训练强度之下,没有出现缺席,病假等等的情况,还是处于白鲸的理性化训练,白鲸把自己从德国学到的一些基本的训练模式放到了这些新兵的身上,在国外的那种有奖有罚的模式,是最适合现在这样的大学生士兵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们知道,不论什么事情都是付出劳动之后的辛苦得来的,这样的训练方式,就可以达到了一种目的。

那就是,在训练的时候玩命的训练,当然在安全的范围内,休息的时候畅快的休息,有空的时候,白鲸也与战士们在校场上拉个歌,拔河,打个篮球什么的,这劳逸结合才是最好的训练方法。

也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白鲸已经和战士们达成了一片,一边的段松峰都不得不佩服白鲸了,想当初自己来的时候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和这些战士有个和睦相处的环境,但是白鲸仅仅三个月就让这些士兵老老实实的听话了,真不愧是王牌啊,有一套。

现在的战士们都知道,自己的连长是一个笑面虎,当他生气的时候,一定是笑的,但是高兴的时候就不一定是生气的样子,如果看到白鲸平静的不能在平静的时候,那只有一个选择是最好的,赶紧跑到营部拉教导员出来解围,不然的话,全连就要一起跟着倒霉了。而在平常的时候战士们经常跑到白鲸的房间里,偷个小酒,摸盒烟啊,这些事情是在正常不过了,虽然白鲸都知道,但是也没有太在意,要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说明,战士们真正的把自己看成自己人,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管理连队。

白鲸一般情况下是不生气的,跟士兵们一起笑笑这是经常事,但是一旦生气了,如果没有人马上承认错误的话,估计全连的人跟着那个人一起倒霉,关于这个白鲸早就跟他们打好预防针了。

一个人犯错一个人抗,但是谁要是怕受罚就憋着不说,那就全连人跟着你一起受罚,大家都是生死战友,那就是一个团队,发生了错误不只是一个人的责任,只有共同承担才更加像一个集体。这就好比坦克的履带,一节履带坏了,坦克当然无法继续进行;再则像舞龙队,一个人动作不到位,这条龙都不会成行。

“营长,这次的演习,我们营还是作为先头部队,你看,主攻给谁?”姜刚在一边看着正在沙盘上琢磨的刘翔元说道。

“给一连怎么样?”刘翔元说道。

“我也认为应该给一连,毕竟最近三个月的成绩你我都看到了,这一连的成绩可算是直线上升啊,我看距离以前的一连虽然还有些距离,但是已经不远了。”姜刚笑道。

“我认为,无论是做事还是带兵都不能只看以往,要向前看,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我坚信,一年之内,现在的一连的战斗力一定是以前一连的几倍以上。”正说着,白鲸推门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营长这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念鬼啊,说到就到啊。”姜刚笑道。

“老白怎么样?对这次联合演习有什么看法没?”刘翔元问道。

“老样子,红打蓝,输赢导演定,看军输几次,红军天天输,这样的演习没意思了。”白鲸笑道。

“没办法,上面就是这么规定的,其实我们谁都知道,就照战斗力来说,蓝军大红军就像老子收拾儿子一样简单,可是没有办法啊,上面就是这么规定啊,人家好装备好技术的,失败两次没什么,倒是这边装备技术都不行,在苦练几年下来就是失败的话,估计士兵们心里都受不了。但是这次的胜败上面不管了,完全靠部队的实力了。”刘翔元无奈中带这样一点欣喜的说道。

“呵呵,现在受不了,一旦战争打响就能收得了了?如果我是蓝军这样的演习我不打,没意思,必胜的仗打成必输,这无疑是对一个指挥员的侮辱。所以这次演习我们一连不参加。”白鲸说道。

听完白鲸的话,刘翔元姜刚先是一阵惊愕,然后都苦笑摇头。

“老白,你要知道,一连始终都是我们营的编制,上面让我们作为先头部队上去,这个命令式无法违背的,如果可以不战,我何尝不希望战士们多休息两天呢?但是这演习虽然说是给领导看的,但是也是在一方面检验士兵这段时间的训练成绩的,所以……”刘翔元为难的说道。

要知道白鲸的资格可比他老得多,如果把白鲸弄急了可就不好办了,这一连的战斗力刚上来,他在撒手不管,那这一连可就白瞎了,一连战斗力提升,他这个做营长的脸上也有光啊,一连已经沉默了很久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爆发,还不参加,这不是浪费呢吗。

“营长,我也知道我说的谁都办不到,但是既然你把主攻的任务交给了我,那么我就请你把一连的指挥权也给我,让我单独调配一连,我可不想输的太难看了。以往的演习,红军的先头部队,基本上都是炮灰,对于红军来说,坦克,炮兵,空中打击才是主要的,所以前面的步兵说白了,就是吸引对方的眼神而已。”白鲸说道。

“好啊,给你自主作战的权利,但是你小子要给我保证,吧一连的气势给老子打出来,别像小段似的,你尽管放手去做,上面有雷我跟教导员给你扛着。”刘翔元笑道。

“好的,那就看我的了,我虽然不能改变整个演习的结果,但是我还是可以改变他们对于红军侦察兵的看法的,这次红军要崛起了。”白鲸笑着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拿走了姜刚怀里的一盒中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