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山:书道概论> 第一章 第六节 道与 法的关系

在当今书界存在着极其怪异的现象,书法家到处都是但问及书史,理论,评判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这种现象极为常见。几日前某与一位号称书法家的先生聊天,不料此公突出惊人语:——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书法评论家。


某惊呼怪不得当今世界家师人孚于世,原来是这样来的!细想父兄辈脸朝黄土背朝天至盖棺尚未定论成个农学师!!!!


某以为家者先聚三元,“精,气,神”后聚三才“天,地,人”无此三元三才者不足以称之为家。


我们之所以谈论书道完全是受所谓书法所害,何为,因为太多的人不知道法有所宗,那便是道!亦有拿着毛笔写钢笔字的,亦称书法家,于是乎一夜之间书法家便地都是却很少有人在乎艺术家这个称谓了,何为?某公死后可以被盖棺定论为书法家,画家,再作上几句蹩脚的诗歌于是乎便是诗书画三绝而横行于世——


自网络滥行于世之后,更多的书法家现世,,更多的人认为练三四个月的魏碑,五六个月的隶书,年来的草书便可以登堂入室以家自称了.


前几日有一个小型的笔会,所聚不过余人而已.但也算济济一堂.有位榜书俱乐部多次发函而不屑一顾的老先生也在应邀之列,据说此公熟练榜书凡二年矣,其造诣程度绝对可以不做第二人想.但笔一挥竟然是右军笔法,某不尽为失望——


众所周知,所谓榜书必是魏碑,想来那位老先生以为字为榜,却忽略了榜书之所以为榜的妙意所在了.如果此公以榜书家穿行于世不知道要带坏多少进取中的青年.想来这是所有书家以及学生家长所不愿看到的.瘦山则更是唏嘘良久,愿天下月师者千万不要误人子弟,国之幸甚民之幸甚.


吾友绍穆书,画,刻均通,一日午后闲叙却引发了本人与书法界交火.


某以为书法本无法,唯书而已.如果真的有法也是个人对书道的见解而已.或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或各依已见各取所长,若书有法则书道会进展沉滞不前,故书法二字是绝不可取的,更何况古人之法不可法,万法归宗,宗是什么?宗就是道就是自然!弃道而就法今人之愚昧无极也!


记得一句很有名的话听作”——天不变,道亦不变——“这句话曾被狠狠批判过,何为?因为这句话确实有很的语病.天如何会不变?今日之月绝非昨日之月,今日之你我则绝非昨日之你我——天地人均以变而为道,书若有法变耶不变耶???变则非法,不变则违道.想来这就是目前中国书法之困境了.座守旧法不如起而论道.


我们在前面提到过精,气,神三个字,许多书家都喜观书写,据说当年米南扬米公靠着这三个字在日本卖,一时迷倒了太多的日本人.当然,这三个字写来简单但如句解析,想来多数人不知所云其实很简单,首先个精字:


本人每年要参加多次笔会,但渐渐被一种氛围所困感,书家们奋笔疾书但精品极少.何为?终于有一天一位老友告诉了我几句心理话:”——所谓笔会不过是充充样孑,人家也不见得欣赏你的作品,只是为了炒作——“.笔者当然是五雷轰顶.想想古人留下来的太多精品想必是未顾及这一层,我们当然不能和右军先生及颜柳区赵相比拟,但对书道一般性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如果没有又如何谈法呢?或许此法本身就是非法.所谓”精”的意思无外是宁缺勿滥,而太多书法家们则是盗用文字以资形式而已.


“气”,字一途在书家看来事关重,此气首先必须是正气,.在前一节中我们谈到过严嵩和严蕃父子在书写一功上的诣,其文字之规整线条之蔓妙绝非颜柳欧赵能比,但又因其敏感词语诈阴险误国弄权却使其名字难入雅。


又如太子向柳公权请教书写之道时,柳公权坦然答道:“——心正则笔正——”这正是书家们必须修炼的。否则即使金很银满屋而百年后不存一字也!!!


“神“在五千年的精神盛宴中文字一直是不可或缺的主题。当年苍颉造字,鬼哭神泣。何为?文字的出现使得鬼神们无所遁形,那么文字的神在哪里呢?某以为我们必须努力回到创字之始。寻找象形字——只有在象形字的基础上才能与伟人们比肩,创造出惊心夺魄的神来辶之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