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故事之二 长不大的小马

春天的狂想2011 收藏 4 5132
导读:小马名为“小马”,其实不小,年纪比我还大一岁,长着一副娃娃脸,只是皮肤有点黑,今年应该快四十岁了吧。他于90年代初从警校毕业后,从特警、管片民警到刑警,可以说是样样都干过,成绩谈不上,也没有出什么错。与他共过事的人们谈起他,几乎是一个看法:他似乎“长不大”。下面几个故事也许可以看出些许端倪。 小马和我同事时,大家在一个探组的办公室里面办公。他的办公桌里面似乎是个杂货铺,今天掏出几个苹果,忽然如入无人之境的啃了起来。明天翻出一个电热杯折腾着泡一杯鸡蛋煮方便面,然后嗖嗖的一扫而光。有一天我们几个在办

小马名为“小马”,其实不小,年纪比我还大一岁,长着一副娃娃脸,只是皮肤有点黑,今年应该快四十岁了吧。他于90年代初从警校毕业后,从特警、管片民警到刑警,可以说是样样都干过,成绩谈不上,也没有出什么错。与他共过事的人们谈起他,几乎是一个看法:他似乎“长不大”。下面几个故事也许可以看出些许端倪。


小马和我同事时,大家在一个探组的办公室里面办公。他的办公桌里面似乎是个杂货铺,今天掏出几个苹果,忽然如入无人之境的啃了起来。明天翻出一个电热杯折腾着泡一杯鸡蛋煮方便面,然后嗖嗖的一扫而光。有一天我们几个在办公室,他从办公桌抽屉抽屉里面又翻出一面小镜子,端详了许久自己的容颜,突然问坐在他后面的同事小林:“小林,你是不是发现我最近黑了?脸色不太好呀?”小林一听,马上故意捉弄他说:“是哟!我发现你不对头呀!你脸色发黄,按照中医的说法来看,是不是肝脏有问题?前不久我一个同学就是脸色不好,到医院去了,立马就发现是肝癌晚期,昨天就“拜拜”了!你可要注意呀!不信,你问下八戒,你脸色是不是很难看?”我忍住笑,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了“是哦!的确要注意!”。他听后,又仔细看了半天自己的脸,慢慢脸色变得很沉重,但也没有说什么。从第二天早上吃早点的时候开始,我就看见他拿小勺子将外面小吃店送来的肉饼汤上的一层油舀起,在一勺一勺的直接泼在办公桌下面的地上,然后才吃那碗依旧油乎乎的肉饼汤。没有几天后,他办公桌下面就油咧咧的一大片了。在食堂吃起饭来,他也不再抢先往自己碗里死命扒拉桌子上的红烧肉之类油重的菜了。有时办案审讯进行的稍微晚一点,他就说:自己好难受,要先休息。搞得中队长东方都觉得他忽然变得有些莫名其妙。我和小林则私下笑的捂肚子,知道他是因为我们的那一席话,才犯了疑心病:真以为自己的肝脏有问题了。我们俩赶紧又“好意”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定要拿个最终结论。过了几天,我还在办公室的时候,他从外面乐颠颠的跑回来,手里拿着一张单子,说:“没有事情了,全部都正常。”我看了看,果然是市内一家专业医院的化验单,里面显示小马的肝脏各方面指标都很正常。可又忍不住开玩笑说了句:“现在医院经常会误诊,你担保这个诊断结果就不会是误诊呀?!”他一听,立即笑不起来了,脸色又变得很沉重,想了想,将信将疑的说:“你说的是有道理!看来,我还要多跑几家大医院检查一下!”好家伙!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小马先后跑了三家大医院去做相同的检查,在得到最终一致的诊断后,才完全放下了心。这之后,他虽然红烧肉也多少会吃了一些,但已经养成早点喝肉饼汤时一定会泼掉漂浮在上面一层油的一个“好习惯”了。所以,他办公桌下面始终还是油咧咧的。


刑侦队里面流传着一个关于工作状态经典的“自我评价”的段子:“刑侦队是三分之一的人干活嗷嗷叫,三分之一的人偷懒睡大觉,三分之一的人屁颠“跑龙套”。”小马大概就是这里面所说的最后一种人,他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有10多年的时间,他跟什么样的的嫌疑人做笔录材料,都不会超过3页纸。简短一些的话:连头带尾也就一页半纸的内容。我跟他同事的时候,记忆中他没有单独主办过一起案件,每次都是帮助组里的同事一起协办案件,最多做点次要的笔录材料,干些去看守所关关人,跑跑分局审批一下材料之类打下手的事情。一次,我们探组抓了好几伙盗窃嫌疑人,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抽不出人手。因此,中队长东方安排他负责分别主审两个携带钢丝钳偷盗自行车被抓现行的嫌疑人。从下午一点多到四点多,他的讯问笔录只写了一页半不说。令东方气得火冒三丈差点吐血的是:当他来到审讯室时,竟然看见小马坐在那里一只脚架在一只椅子上面,一只手撑着脑袋,在那里闭目养神,乍看其中一个嫌疑人蹲在他对面,看样子是在接受审问;再仔细一瞧:而另一个嫌疑人却在一旁蹲着为小马捶腿按摩。一向不怎么发脾气的东方见状,马上劈头盖脸的狠狠大骂了一顿小马。小马则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正好这时我已经把自己手上的案子攻下来了,让别的同事做接下来的工作后,东方又让我把小马手上没有干完的这件案子接了过来。结果不到一个小时,这两个偷盗自行车的嫌疑人就交待了结伙多次盗窃摩托车的犯罪事实,随后还带我们到其住处起获了还没有来得及销赃的两辆被盗摩托车。我与小马押着嫌疑人到作案现场在对案时,一路上小马兴高采烈的很,下午挨骂时的蔫劲消失无影无踪,好像没有发生了什么似的。


小马后来调离了我们中队,去了我们辖区一个城区派出所当治安巡逻警。前年夏天的一天下午,我到市内一家医院看望一个朋友。在医院门口,正好碰见在那里出警浑身披挂着巡逻民警那套值勤装备的小马。他耳朵上不知什么时候还夹了根香烟,笑呵呵的跟我打招呼。闲谈中,我了解到他仍没有结婚,还在不断“恋爱中”,我不禁问他:“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呀?”他听了立即虎着脸,说:“我还年轻呢!就结婚干什么!”我忙打哈哈,回了一句:“是哦!革命青春永远年轻呀!”


其实,我心里说:小马,你哪里是年轻呀!你就是“长不大”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