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逃犯 正文 第十章 危机突至

碧海莲蓬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size][/URL] 很快,这些灰色的小动物就来到了近前,绕过管一鹏迎向狂奔而来的牛群,这是一群从各个阴暗角落窜出的老鼠,管一鹏用声音让它们感觉受惊的牛群对自己的种群造成了威胁。方圆五里内的老鼠们全都蜂拥而至,为了种族的生存延续,对牛群发起了不计生死的攻击。老鼠们或跃上牛背肆意啃咬,或爬上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


很快,这些灰色的小动物就来到了近前,绕过管一鹏迎向狂奔而来的牛群,这是一群从各个阴暗角落窜出的老鼠,管一鹏用声音让它们感觉受惊的牛群对自己的种群造成了威胁。方圆五里内的老鼠们全都蜂拥而至,为了种族的生存延续,对牛群发起了不计生死的攻击。老鼠们或跃上牛背肆意啃咬,或爬上牛头一阵乱抓乱咬,或迎着牛腿直接撞上去碰个血肉模糊,牛群在突如其来的袭扰下,场面瞬间大乱。奔跑中的牛群狂乱的甩着脑袋,想要把爬上牛头的老鼠甩掉,蹄子徒劳的踢踏着地面,对管一鹏的追击逐渐停顿下来,拥挤在一起的奶牛们疯狂的甩动着脑袋,在摆脱老鼠的撕咬的同时也对同伴造成了惨重的伤害,不断有奶牛不支倒地,随之就有成群的老鼠蜂拥而上,群而噬之。已经逃到安全地域的管一鹏转头看着这个场景,差点吐出来,一群奶牛和成群结队的老鼠搞出一片血肉模糊,谁也想不出的惨烈不堪。因为靠近外围铁丝网的壕沟很适合老鼠的生存,所以方圆五里的老鼠数目就很可观,因为数目多,一时间居然占了上风,管一鹏本想靠这些灰乎乎的东西替自己阻挡一下牛群的追赶,好让自己有时间处理一下裤腿上的红色污渍,却没想到出现了蝼蚁食象的场面,正犹豫要不要转头救下这些奶牛时,监狱方面已经接到警报出动了狱警赶来控制场面。

高压水枪很快就将老鼠们冲散,惊恐中的奶牛被麻醉弹击倒拖回。管一鹏对冲过来的警卫开口解释,没等话出口,一记警棍砸在脑袋上,一下子就把他给砸晕了。等管一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囚室内,他开始冷静下来思考,今天平头男溅到自己和张大狗身上的水怎么会出现红色污渍,惹得牛群发疯似的攻击,而溅到其他囚犯身上就没事呢,管一鹏想起平头男子在‘不小心’溅水给自己时左手似乎想要捂住水管把水堵住,结果水从他指缝间更加强劲的喷射出来。管一鹏突然间明白了奥妙所在,那只左手根本就不是为了堵住水流,而是为了把红色药剂加入水中,水流裹挟着红色的药剂喷到管一鹏和张大狗的腿上,等水分逐渐挥发,红色的污渍就在两人的腿上形成了,等奶牛回圈看到了两人腿上的红色,自然会疯狂的攻击两人。妈的!管一鹏恨恨的想,老子刚利用蚊海战术收服了张大狗,马上对方就利用受惊的奶牛来清理门户顺带干掉自己,够狠够迅速。看来张大狗充其量就是顶在最前面的一只小卒子,在里面主事的另有他人。

管一鹏在狭小的禁闭室独自思考的时候,张大狗的尸体被收拢到一堆,那已经不能称作尸体,完全是一堆烂肉块。赵监狱长黑着脸,看着带队的管教,看架势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才解恨,半天赵老头才挤出一句话,通知家属来看过后立即火化,安排善后。让张大狗监舍其它的人到审讯室候着,这事我亲自查。被张大狗的惨死吓得浑身哆嗦的大小苗,罗小蒙他们被带到审讯室等候监狱长的亲自问话。小苗颤抖着声音问大苗,“哥,你说会不会是鹏哥弄得鬼搞死老张的,你看他想让蚊子叮我们就有成千上万的蚊子围着我们咬,今天要不是莫名其妙那么多老鼠钻出来估计那群疯牛早把他顶成烂筛子了,他能招来蚊子,就能招来老鼠,搞不好这些牛也是受他控制,演了这么一出戏!其实他一直记恨咱们前面搞他,所以根本没打算放过我们,听说这些公子哥从来不受气,有仇必报的。”大苗瞪了弟弟一眼,说,“不说话会死啊,要是让姓赵的听见了死的更快!”旁边黑子插口说,“他说他不是赵东俊,他叫管一鹏。”刘燕飞撇撇嘴,“你听他瞎咧咧,没听监狱长说嘛,他就是把自己女朋友玩成植物人的赵东俊,在那胡搅蛮缠是想脱罪,你们还当真啊!”旁边几人连忙点头,张大狗一死,管一鹏又被关在禁闭室,看样子脱不了干系,要再担上一项谋杀罪,就直接可以环首死刑了,这刘燕飞似乎又找回了老大的感觉,说话也有些左顾右盼意气风发的味道。

众人正在哪里窃窃私语,审讯室的门打开了,赵监狱长走了进来,看着他们,脸上露出讥笑的表情,说,接着说吧。刘燕飞从开始的慌乱中回复过来,咬咬牙站起来说,报告监狱长,我要揭发管一...哦,那个赵东俊!赵老头哦了一声,说,你不怕他报复吗?刘燕飞大声说,怕,但我更怕会成为第二个张大狗!,今天的事情完全是这个赵东俊搞出来的,他记恨入狱以来张大狗欺负他,所以今天让奶牛把张大狗顶死了!赵监狱长的脸刷的就青了,骂道,放屁!奶牛能听人的话去杀人吗?你再给我胡说八道就到农场挖土方去!刘燕飞抖了一下,壮着胆子说,报告长官,我没有胡说,这个赵东俊确实能和动物说话,我们身上的疙瘩就是他找来很多蚊子咬的,不知道咋的,那些蚊子很听他的话。今天您也看到了,张大狗被牛顶死了,他却没事,还不是因为突然冒出很多老鼠替他挡住了牛,所以我们怀疑今天的事情根本就是赵东俊自导自演的。赵监狱长转头看其他几个人,众人忙不迭的点头附和,赵老头也有些动摇了,想了想说道,事情是不是这样我会查清楚的,不过今天这事赵东俊铁定脱不了干系。

禁闭室的小铁窗被打开,赵监狱长的脸出现在那里,管一鹏站起来想和他讲讲自己的看法,赵老头一摆手说,你不用花言巧语,张大狗今天死在畜牧场跟你肯定有关系,我想你可能也只是想教训一下他,没想到弄出了人命,如果你坦白交代,我可以考虑向法官求情,到时按误杀罪顶多就是加几年刑期,你觉得怎么样呢?管一鹏有些生气,开口回答道,不怎么样!您不知道我也被受惊的牛群攻击吗?我也是受害者,你不去调查真正的凶手,反而一口认定我是罪魁祸首,凭什么啊?管一鹏越说越激动,您以为世界上就您一个好人吗?需要您来挽救正义吗?拜托您不要被自己的正义凌然感动地失去理智,我跟张大狗的死没有任何关系!我再说一遍,和我无关!说道最后已经是愤怒的呐喊了。赵监狱长冷笑一声说,罪恶在灭亡之前总是最疯狂的,就像你现在这样。管一鹏鼻子差点气歪了,没等他再次说话,赵老头又不慌不忙的说了,刘燕飞他们几个已经提供了证词,而且有其它犯人已经通过管教告诉我可以提供证物,说是可以证明你谋杀了张大狗。你就想想吧,看是坦白从宽,还是等我把你送上绞刑架。说罢转身离开,铁窗‘况’的一声又关上了。管一鹏在听见赵老头最后几句话时,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够狠啊!估计对方早就估计到可能出现只杀死一个人的情况,所以环环相扣,如果有一个能侥幸从畜牧场逃生,那么接着就可以诬陷逃走的那个谋杀了死掉的那个。这样就可以合法的除掉自己顺带清理掉任务失败的张大狗。

管一鹏突然感觉危机四伏,局面一下子变得凶险,刚才还在庆幸得以从死亡边缘逃脱,没想到一转身离死亡更近了。不用问对方已经安排人在栽赃自己了,搞不好很快就会在自己的囚室里搜到足以致自己于死地的东西。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抢在这位正义的监狱长之前让他丧失调查此案的权利,甚至被调离此处。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正直的人,管一鹏虽然对他有点不满,却也不想和他对立,但现实逼得管一鹏不得不和他拼个头破血流。如此一来,就只能和那个人合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