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诡事·龙泉地府 (八)毒牙 毒牙 8

昆仑王1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size][/URL] 片刻,木门“呀——”地一声打开。从里面闪出一个彪形大汉,冲着安塔上下打量,一脸戒备。 “干什么的?”对方瓮声瓮气地喝了声。 “住店的。”安塔短促地回了句,“怎么啦?” 对方继续注视着他,恶狠狠道:“回你的房间去,别乱跑!” 安塔听罢,心里有些不快。望了望对方,冷冷地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片刻,木门“呀——”地一声打开。从里面闪出一个彪形大汉,冲着安塔上下打量,一脸戒备。

“干什么的?”对方瓮声瓮气地喝了声。

“住店的。”安塔短促地回了句,“怎么啦?”

对方继续注视着他,恶狠狠道:“回你的房间去,别乱跑!”

安塔听罢,心里有些不快。望了望对方,冷冷地说:“我吃撑了,在这溜达一会……”

对方一听,硕大的身体噌地转出门口,两腿摆开,双拳互击着,慢慢朝安塔逼近。

“过路人,别好奇,回你的房间去。”

安塔望见这幅模样,心中疑惑。但身在外,他实在不想惹是生非。于是撇下对方,自顾自走回房间。

就在他转身关上房门时,余光中望见大汉还站在黑暗里,紧紧地盯着自己。

躺在床上,安塔心中忐忑。脑海里还在惦记着走廊尽头的那扇木门。惦记着那股异常的味道,还有那个凶神恶煞的汉子。

半躺在炕上,安塔不觉有些迷糊。刚刚就要进入梦乡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悠远的惊叫声。

安塔在黑暗中猛然睁大眼睛,侧耳细听。

又是一阵。

这回安塔听利索了。这是一个女人的短促惨叫声。

安塔一个骨碌从床上蹿起。拽起手电和步枪就往门口跃去。拉脱门拴,无声地推开木门。

走廊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响。

想起刚才那阵惨叫,安塔再也忍不住了。他闪出身子,疾步来到蓝蓝的房门前,伸手敲门。

敲了几下,房间里传出大熊的怒吠声。接着,是真迪的高声询问。

“是谁呀?”

“真迪,是我干爹。快开门。”

真迪听到干爹叫门,嘟哝着爬起身来。一边的蓝蓝有些疑惑,赶紧披衣坐起,朝着门外大声叫嚷。

“深更半夜的,你喊什么呀?”

听到蓝蓝说话声,安塔一下安定下来。看来刚才的惨叫声和她无关。

“你们没事吧。”

“没事,刚睡着,干爹你有事吗?”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睡。”

安塔说着,垂下步枪,打着手电慢慢往自己房间走去。走到瓦加的房间时,安塔忽然看到大胡子的房门虚掩着,不禁有些留意,随手推开。

手电的光束雪亮,照到炕上,却看不到大胡子的人影,只有一条薄被凌乱地堆在上面。再仔细一看,他的步枪也不见了。

安塔一惊,抬起手电,四处扫射。

炕前的地面上,落着一件火红的大围巾。安塔俯身捡起,端详了一下,马上就闻到了一股异常的味道。

他马上就想起之前在走廊里闻到的那股味道。两者应该是同一种气味。

安塔登时有些惊诧,同时感到有一股暗风迎面吹来。仔细检查,发现炕头的窗户已经打开。微风吹动着窗扇,嘎吱嘎吱地像个不停。

安塔疾速跃上炕头,探出头去朝外面张望。但外面尽是荒山野林,根本望不见瓦加的影子。

这个大胡子,多半是跳窗户出去了。这么晚了,他这是唱的哪出呢?

正在纳闷,忽然外面走廊里一阵喧哗。片刻,几个大汉闯进瓦加的房门口,堵住了安塔的去路。手中各自端着长短家伙,马灯的光束,在黑暗中闪烁晃动。

“不许动!”来人冲着安塔猛喝一声。

安塔一惊,持枪相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