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诡事·龙泉地府 (八)毒牙 毒牙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六个。”

老妇朝他们翻了翻白眼,随手抓起一把钥匙,丢在开裂了的柜台上。哐啷声把一只蜷缩在柜台边的老猫惊得窜落地面,一溜烟消失在昏暗的角落里。

“拿去,六个单间……”

安塔接过钥匙,皱了皱眉头:“有几个人合住的房间吗?”

“没有,这全是单间。”老妇说罢,奇怪地瞪了安塔一眼。随后回过头,让另一个妇人把他们朝里面带。

走过柜台时,蓝蓝把帽檐围了起来,露出了长长的头发和脸面。

“怎么还有姑娘?”老妇站在柜台里,惊疑地望着她。

“怎么,你这家客栈,还不让住女客人吗?”安塔打心眼里讨厌这个老妇。见她多嘴,便逼视着她,短促地喝了声。没等老妇搭腔,拉着蓝蓝,迅速离开。

“哼,少见,真是少见……”老妇往桌角敲了敲烟杆,望着他们的背影,嘀咕几声,眼神中透着一股惊奇和鄙夷。

妇人把他们带出后门,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拴着好几匹马。院子的对面,居然还有长长一整排的木房子。看上去这个客栈还真不小。

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老妇端着马灯,带着他们走进一扇房门。里面还是一个大客堂。屋子里有几个粗大的汉子坐在那抽烟,大声说着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便争执起来。一时间客堂里乱作一团,有几个人甚至相互扭打起来。

老妇见到打架,不敢走近。带着大伙站在客堂一角,一直等稍事平息,这才继续朝里面的一条长廊走去。

安塔警惕地打量着这个地方。见走廊两边后很多房门。房门之间的间隔很小,应该就是一个个单间了。

老妇指着六个房间,丢下钥匙,便离开了。

安塔走进房间,里外打量了一下。房间很简单,一个小炕,一床薄被,一副桌椅,一盏油灯,几只碗碟。

随后他依次走到其他人的房间看了看。蓝蓝一个人住有些害怕,想要让真迪跟她一个房间。安塔想了想,就让真迪去了。末了还让大熊也歇在他们房间里。万一有事,大熊也能应付一阵。

转回自己房间时,安塔忽然在走廊里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这股味道中,既有男人的汗烟味,还夹杂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气味。吸到胸腔内后,令安塔隐隐感到几丝莫名的悸动。

这家客栈的晚饭居然是送到每个客人的房间里来的。安塔吃完以后,走出房间,见大家相安无事,独自在走廊里来回转悠。

走廊里只有一盏油灯亮着,一眼望出去,走廊黑洞洞的,不知道伸向何处。安塔的鼻腔里再次闻到那股气味,不禁有些留意。他深深地呼吸着,努力辨别着。

走廊的尽头,一扇黑糊糊的木门紧闭着。而那股奇异的味道,却渐渐有些浓厚。安塔估计,那股气味,多半就是从这扇房门里透散出来的。

他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腰里的猎刀。停下脚步,望着木门,打量了一会。

过了片刻,他迈开步子,继续靠近木门。

门内,隐隐有股暗暗的窸窣声传出。

“得——”

安塔正在凝神倾听,忽然身后的走廊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安塔警惕地旋转身子,把后背靠在墙壁上,扭头朝声响发出的地方望去。

有扇房门微微裂开一道口子。门缝内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安塔紧盯着那道门缝,严阵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