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诡事·龙泉地府 (八)毒牙 毒牙 5

昆仑王1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看到这里,他带着大伙,驱马直往河滩赶去。

教授坐在马背上,摇摇晃晃,手里一直就捧着他那张地图。安塔见状,心中隐隐发笑。这个教授真是好玩,这么辽阔的东北地区,哪能光凭一张地图就能走遍的。

“安塔,地图上没有标注这里有小镇啊?”果然,梁教授望着眼前的景致开始发问。

安塔走出几步,头也不回地对他说:“教授,你真的以为一张地图,就能把东北一草一木都描上去吗?”

“恩,那是那是……”教授想了想,连连称是,“这种无名小山沟,根本不值得一提。”

说话之间,一行人渐渐靠近那片河滩。安塔走在最前,纵马试探着走了几步,转眼就趟了过去。大家顺着他的足迹,一一过河。

安塔等大伙上岸以后,让瓦加带着大伙走在后面,自己和教授率先朝村口走去。

还没到村口,迎面望见这边的河道边都被木板围起。就在路边的一处进出口,有一块巨大的圆木被一劈为二,树在门口,上面写着三个金色大字——胭脂沟。

安塔“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原来这里就是威名远扬的东北胭脂沟金矿。

梁教授见状,更是感慨不已。

十九世纪末,传闻有个鄂伦春猎人在此掘穴葬马,发现许多金苗。他在老沟河底随手捞起一把河沙,河沙含金量竟然近半。这一消息很快在俄罗斯的阿穆尔、西伯利亚、中国的黑龙江等地传开,经过鉴定,这种河沙中含纯金87.5%、白银7.9%,其他杂质4.6%。从此这个地方便开始了漫长的开采活动。据说刚开始的时候,多是些偷偷越境过来的俄国人偷采。后来清政府接管金矿,开始统一开采。据说采金量已经达到百万两。如今这个地方归满洲国所辖,继续开采。整个河道的泥土听说已经被翻了好几遍了。

两人沿着金矿的围墙转悠了一段,小声议论着这里的典故。片刻,拨转马头,径自朝村口走去。

这个村落,全是些薄板钉成的小木屋,简易破败。陈旧的积雪几乎要把房顶压塌。木屋前面,堆积着很多过冬的干柴,被人堆码得整整齐齐。各家的房门一律紧闭,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些歪歪斜斜的烟囱里,在不时冒出一些烟气,总算让村落显示出一丝生机。

再往前走,开始有几家小点和吃铺,另外还有一些卖各类工具的小店。天色将晚,店铺里已经亮起了各类油灯。闪闪烁烁地,在昏暗的暮色里隐隐晃动。

两人继续策马前行。走到一幢木屋跟前时,忽然听见门内传出一阵喧哗,隐隐还夹杂着几声女人的尖叫。

安塔一愣,顺手勒住缰绳,辨别着声音的出处。

正在这时,跟前的一扇木门,忽然被人从里面“嘭”地踢开。随即,从里面飞快冲出一个人影,披头散发,惊叫着就往安塔的马头上撞来。

安塔一惊,迅速狠拽缰绳。马匹嘶叫着一别脑袋,总算没让对方撞倒。

那个人影跌跌撞撞着从安塔的马头下面跑过,身影娇小,慌不择路。同时,安塔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胭脂味道。

是个女人。

与此同时,木门里面紧接着又冲出几条迅猛的人影,乱哄哄朝着前面那人追逐而去。嘴巴里面还在胡乱吆喝着。

“抓住她,别让她逃走——”

前面那个女人,就在三四个男人的追逐吆喝声中,踢踢踏踏地沿着村落中间的大道上落荒而逃。她的一头长发散乱着,几乎遮住了整张脸。只顾了身后的追兵,没注意到前面还有一大帮人迎面而来,猛然就撞在了第一匹马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