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诡事·龙泉地府 (八)毒牙 毒牙 1

昆仑王1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查干湖渔民常年在冰面上劳作,对付冬季落水者,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安塔和教授被大伙抬进屋子,扒光之后,马上被安置在了火炕的被窝里面。然后,有人小心地在手掌上蘸些白酒,替他搓揉全身。是搓揉手脚耳朵,然后是四肢胸口,直到擦拭的部位有些微微泛红了,他们再加大搓揉的力度,并且喂给每人一小口的白酒。做完这些,就让落水者躺在被窝里,恢复元气。

安塔苏醒之后,瓦加带着大伙进来看他。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问纳古斯鱼把头的情况。

有人告诉他,纳古斯把头死了。

落水者一共七人,但只救活了六人。

随后,安塔起身,见梁教授也已经苏醒,此时正猫在被窝里哼哼唧唧,连声喊冷。伙计们熬了热汤端上来。安塔喝了以后,自感肚内有一股热气涌上,寒意登时就驱散不少。

他随后又来到隔壁,一眼望见纳古斯安静地躺在门板上,神色安详,等待着家族来人把他带走。

肖德说,纳古斯本不会死。他一生都在查干湖上捕鱼,四季如此。大冬天下水摘个挂子什么的,对他也不算难事。就这么在湖里浸一下,怎么可能会丧命……

安塔不禁疑惑,追问肖德,那这次他怎么会苏醒不过来。

肖德扭过头,沉默地望了老伙计一会,喃喃说他不是被湖水冻死,而是万念俱灰,伤心致死……老伙计呀,好好的,跟儿子团聚去吧。

安塔一听,心中一凛。仔细想想,也觉得有些道理。

而纳古斯和他儿子的死,却让他们刚刚获悉的线索又彻底断了。现在,他们又该到哪里去获知弟兄们的去向呢?那些高丽人接下去会到哪去?

这次落水虽然无碍,但却元气大伤。安塔只感到浑身无力,头重脚轻,于是便听从了肖德的劝告,安心在网屋里多呆了一天,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身离开。

昨晚上吃饭时,真迪想起在湖面上捡来的那只野兔。四处寻找,总算在门背后找到了它。但此时,野兔的身体已经被一层诡异的白色绒毛掩盖。

看到这个景象,安塔和瓦加全都暗声惊叫起来。

绒毛已经很长,细细密密,纠缠着把野兔包裹得严严实实。这幅景象,让大家马上就想起了唐吉死后的恐怖模样。

安塔问真迪,这兔子是哪来的。真迪如实告知。

听完真迪的叙述,安塔沉吟起来。

这两只野兔是被阿郎咬伤后跑道湖面上毙命的。那么这一层绒毛,会不会跟阿郎有关?安塔想起唐吉临死时曾经提到过小孩两字,那会不会他当时也被阿郎咬伤过?而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被阿郎咬伤,身上就会长出这层诡异的绒毛来?

联想到真迪在惊马槽附近的野狼坳里遭遇过这个狼孩,而唐吉恰好也是在惊马槽附近被人发现昏迷。安塔这么判断,还是有道理的。

安塔听说当时冰面上还有一只野兔,马上让瓦加带着真迪去找找看。两人出门一阵寻找,把另一支野兔也带回网屋。

但这只野兔的身上,却没有半点绒毛。

这不免又让安塔疑惑起来。看来刚才自己的推测,并不准确。

蓝蓝在一边思考了很久,渐渐地看出一些端倪。

她分析说,这些绒毛,应该是一种罕见的菌丝。这狼孩的牙齿多半有毒,不仅能让猎物昏死毙命,而且还会让其滋生这种菌丝。至于这两只兔子为什么一只长毛,而另一只没长,这跟它们所处的环境有关。这种菌丝,应该只在温暖的气温下才能生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