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围网在水下行进中被陷住的事,有是有,但极少发生。

但如果真的走不动,那就得“穿草鞋”了。

所谓穿草鞋,实际上应该叫栓草鞋。是指围网在进入到这样的地段时,需要在网边网底垫上一捆捆谷草,便于围网在塘泥上滑动。这个时候,就会在冬捕队中站出来一个叫“打串连”的人。

他会立即抄起一根五六米长的“串连杆子”,杆子的一头带钩,钩上一捆谷草以后,顺着问题区域的冰眼把谷草带入湖水中去,完全凭借感觉和经验,将谷草垫进网下的不平处。这手本领,不是一般人所能为的。

但如果渔网不是被湖底淤泥所陷,而是被一些石头,树桩等硬杂物钩住的话,穿草鞋就可能无法奏效。这个时候,就要用另一种绝招,那就是“摘挂子”。

今天这张围网所遇见的问题,穿草鞋就没办法解决。

望见这个结果,肖德沉着脸,观察了一会拉网的大掏绳子。远处的马拉绞盘来回动了一阵,大掏绳子紧绷着,还是没法扯动大网。驱马的伙计不敢用力过度,生怕把围网扯破。只得朝鱼把头高声招呼。

“把头,绞盘动不了!”

肖德伫立在下网的“青口”处,听到吆喝,朝身后果断地大喝一声:“摘挂子”。

登时人群中站出来一个大汉,一阵扒拉,就把自己给脱得精光。随后一仰头,喝了小杯白酒,上下搓揉了一阵,站到“青口”处。

“下!”肖德暗喝一声。

“好嘞!”大汉答应一声,纵身跃入冰冷的湖水里。

野外是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湖水也已接近零度。一个光着身子的人,纵身跃入冰窟窿里,并且还要憋一口气,潜入湖底去查看围网的状态,排除问题。这样的绝技和方式,简直就是在用性命相搏。

随着“摘挂子”的下水,冰面上的人各自放下手中的活,伫立着鸦雀无声,等待“青口”处的消息,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与此同时,那边的安塔也正扶着纳古斯,好言相劝。

“大叔,你别难过了,自己保重吧……”安塔说了几句,却感到这些话苍白无助,对于一个老年丧子的人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的娃呀……”纳古斯悲痛欲绝,搂着僵硬的尸体不肯放松。

几个渔民想把尸体拉开,但被纳古斯死死拽住。

“大叔,你儿子是被高丽人害死的。”

“高丽人……那是些什么人?”老人哽咽着抬起头。

安塔便把高丽人从废墟一路追赶,并躲在他网屋里作恶的事简单说了下。

纳古斯一听,瞪大了眼睛,直直地望着安塔。

“所以……大叔,我非常想知道高丽人要找的地方在哪。到时候我们守在那边,或许就能撞上他们,这不仅能阻止他们破坏,你多带些人去,还能为儿子报仇。另外,我也有机会截住我的兄弟们……”

纳古斯听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大叔,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需要知道这个。”

正在这时,“青口”那边忽然一阵欢呼。原来是那个“摘挂子”的勇士一跃而出,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