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冰冷的湖水里,封闭的冰层下,有个人贴着冰面缓缓游动着。偶尔翻转身来,把一张惨白的脸贴着冰面,瞪眼望着天空……

这样的景致,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而这幅画面,马上又让安塔和肖德想到刚才发现的那些奇怪水泡,不禁面面相觑着,有些心悸。

今天这个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邪乎。

三人一时沉默,呆呆地望着冰面发愣。

“肖大哥!”身后忽然一声高叫,凭空响起,打破了沉默。三人的心脏猛地一缩,跳得老高。回头一看,只看见有个六十上下的男子急匆匆走近。

“哦,原来是纳古斯兄弟。”肖德伸手拉住对方。转过身来,马山又朝安塔挥手。

“安塔猎头,这位就是你要找的纳古斯鱼把头。纳古斯,这位是安塔猎头,鄂伦春族的一个大猎头……”

安塔微笑着上前,退下手套,跟他握了握手。

“这位是梁教授……”肖德继续介绍。

“哦,你们好……”纳古斯握了握安塔的手,后又把手伸向教授。

此时的梁教授忽然惊起。他望着纳古斯,连连后退,一脸惊骇!

“你……你……”

纳古斯伸长了手,却看到教授瞪着眼睛,紧张地望着他,语无伦次。不禁有些奇怪。

“教授,你怎么啦?”安塔望见它这幅模样,赶紧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

梁教授紧紧拽着安塔的胳膊,抬手指着纳古斯,颤抖着声音,道,“安……安塔,刚才我在冰面下看到的,就是这张脸!”

这话说得安塔和肖德都跳了起来。两人望了望莫名其妙的纳古斯,又看了看满脸惊恐的教授,莫衷一是。

“教授,你没事吧。”看到最后,安塔还是愿意怀疑教授的眼神,“他是纳古斯鱼把头,你可别胡说!”

“我,我没有胡说。躺在冰面上朝我瞪眼的,就是他!”教授推了推近视眼镜,竭力争辩。

事实上,梁教授刚才的确看到了这张脸在冰面下瞪着自己看。但现在安塔和肖德把头两人明显不相信自己的话,这让他万分焦急起来。

安塔暗暗叫苦。看来今天这事,不是这个鱼把头有问题,就是梁教授有问题了。

“肖德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纳古斯一时被弄得不知所措。

肖德也感到这个教授有些怪异,他冲着纳古斯把头挥挥手,示意无妨。转而把他拉到一边,问:“纳古斯兄弟,你那网屋里的事,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纳古斯一听,登时又悲又愤:“不知道啊,这帮混蛋,不仅炸了我的网屋,还把我的老兄弟给杀死了!哎,我怎么跟他们家人交代啊……要不是你让人通知我,我那会还在湖上忙呢。昨天夜里,我连夜帮着把老人的尸体收敛了一下,改天挑个时辰,好好把他葬了。哎,我对不起老人家啊……”纳古斯说起这事,马上双眼红润起来。

“是啊,人命关天的事,这可怎么办好。”肖德按着老兄弟的肩膀,同情地说,“不过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这毕竟是意外,你也不想这样的。”

“对了肖德哥,我怀疑一个人。”

“哦,你说……”

“马三龙!这个胡子头目,今年在我这边猫冬呢。昨晚网屋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会不会是他跟人里应外合做的呢?”